016 捣乱分子
作者大熊2017-03-01 19:153,454

  会议厅里开始陆续上人,在座的员工都异常安静,可能是因为隔壁就是集团老总的办公室,所以大家都不敢放声。

  两点四十左右,会议厅里大概坐了二十多个人,和我预想的最低人数相比,少了整整三十个。

  二百多个座位,只来了二十人,真不知道那个洛雨熙到底宣传哪去了!

  打开投影屏上的ppt,我准备先放一个热身的小短片。

  洛雨熙在这时走近大厅,双手抱怀的冲着我说:“今天只能来这么些人了,不是名师讲堂,大家都不想来!我也只能帮你到这了!”

  她两手一摊,好像帮了我多大忙一样!

  无所谓,就算只有一个听众,我也照样能讲的风生水起。

  洛雨熙一走,我就开始了我的培训课程,一开始大家的状态都很疲乏,似乎很难投入,但在经过了两轮的语言游戏之后,纷纷参与了进来。

  这个开头还是不错的。

  课程讲的正尽兴,底下人的情绪也高涨了起来,不过就在我完全投入的一刻,台下的人纷纷开始走神,大家不约而同的朝着会议室门口看。

  远远的,隔着玻璃门,一个小小矮矮的身影徘徊在那里。

  我定眼一看,这不是阮北北嘛!他真的在这?

  我还以为是自己产生幻觉了,结果,门那头的阮北北不停的在在门口跳高,企图伸手去勾门把手,嘴里还不停的放声大吼:“瑶瑶开门啊!我是北北啊!”

  原来真的是北北……

  我十分抱歉的对着屋里的员工鞠了一躬,“不好意思,是认识的孩子。”

  台下人的眼光格外异常,就好像见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一样。

  我尴尬的走下台,开了门,摸了摸阮北北的小脑袋,问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啊?你来这里做什么?”

  阮北北眨了眨他的大眼珠,“我是来谈判的!”

  谈判?一个小屁孩,能来谈什么?估计是跟着父亲来谈生意的吧。

  我没多想,从兜里掏出两块糖,塞到他手中,“你在外面等我一会儿好不好,我这边还有课没讲完。”

  阮北北冲着屋里看了一眼,理直气壮的说:“我进去听你讲课不行么?”

  我想了想,“那你能保证不添乱吗?”

  他连续的点着小脑袋,“当然!”他伸出小手指,“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我掩嘴笑了笑,“看来你的身体是真的痊愈了,看见你活蹦乱跳的样子,我就放心了。”

  我把阮北北抱进了屋,让他坐在第一排的位置。

  回到讲台后,同在座的员工们解释了一下,希望他们不要介意课堂上突然多了一个六岁小朋友。

  我以为大家会笑笑而过的,可奇怪的是,从阮北北进屋开始,在座的这些人就拘谨了起来,表情也跟着严肃了起来,和刚刚课堂上互动的样子,完全是两个状态。

  问题出在了哪?难道他们对小孩子很反感吗?

  我重新开始授课,台下的人依旧聚精会神,只不过,我再次开始要求互动时,竟然没有人配合我了!一个都没有!甚至,有些人开始偷偷玩上了手机!

  这到底是闹哪样?难道阮北北有让人放松的魔力吗?

  正纳闷呢,突然,会议室门外断断续续的响起了嘈杂声,渐渐的,那个声音向这边靠近,直到那声音传到了耳边,我蓦然发现,会议室的门外,站满了公司员工!

  男的女的,年纪大的年纪小的,人多的数不过来!

  他们好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目光灼热的就快将我引燃。

  这到底是搞什么?刚才还没人来呢,这么一会儿就来了几十号人?

  我走到会议室门口,随手拉开门,冲着那黑压压的人群说:“你们是来听课的吗?”

  那些人有的点头,有的不说话,但眼神,都是统一的打量和惊讶。

  带头的那几个女生直接走到我身边,讨好的说:“我们是来听课的,刚……刚忙完,嗯,刚忙完。”

  我将门大敞开,邀请他们进屋,“那就进来吧,不过我已经讲到一半……”

  话没说完,外面的人一窝蜂的就闯了进来,一个接着一个的,这人流量压根就没停下来!

  以至于……在接下来的十分钟内,屋子里的二百多个座位,全部坐满!

  竟然坐满了?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台下的阮北北也惊诧的咽了咽喉咙,冲着我说:“瑶瑶,你人气好高啊……”

  这和我的人气有关系吗?

  而这时,在阮北北说完那句话以后,整个会议厅霎时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北北身上,继而落到我身上。

  我们两个好像成了台上台下的怪物,神奇的很……

  更让我惊讶的是,阮北北的座位周围很自然的留出了四个位置,没人去坐,好像是大家自觉避让的。

  这公司到底在搞什么?员工都是神经病吗?

  我翻开教案,打算重新讲课,可这一刻,我已经拿不出刚刚那会儿的平静心态了,总觉得这二百个人,不是冲着培训来的。

  课堂上的气氛渐渐变得诡异,我心不在焉,而那些员工的聚焦点似乎也不在授课内容上,大家都在私底下窃窃私语,搞得我好像是什么稀有物种一样。

  倏然,台下的阮北北从座位上跳了下来,他走到讲台边,踮着小脚就拍了拍讲台的桌面,然后冲着台下的人说:“你们别说话了行么,北北都没办法讲课了!”

  顷刻,会议厅里鸦雀无声,大家直勾勾的看着北北,然后直勾勾的看着我。

  似乎没人对北北的行为作出批判,也没有人制止这个孩子的莽撞。

  我脸色尴尬,点着头对台下的人道歉,然后下台抱起北北,走向了会议厅外。

  我小声在他耳边嘀咕:“不是说了不要捣乱吗!你这个小鬼头,怎么这么不听话!”

  阮北北搂着我的脖子就要往下蹭,“瑶瑶你放我下来!我保证不添乱了,保证!”

  鬼才会信你这个小屁孩!

  我抱着他就出了会议室,放到墙边后,指着他的小肚子说:“靠着墙壁站好,不许乱动,也不许乱跑,等我讲完课以后,我带你去找你家人,听到了吗?”

  阮北北一脸委屈,抓着我的肩膀就开始撒娇,“瑶瑶,我真的不会再添乱了。”

  我再次从兜里掏出两块棒棒糖,放到他手中,“你在这里乖乖等我,糖吃完了,我就出来了。”

  北北信以为真,“那我快点吃。”

  重新回到会议厅,屋里的人又一次聚集到了门口,大家貌似对我和北北的一言一行都非常感兴趣,就连我教育小孩子,都格外上心。

  我尴尬的站到门口,说:“我们可以上课了吗?”

  员工纷纷回了座位,台下一片唏嘘。

  真是搞不懂,这些人到底是不是来听课的。

  重新开始上课,秩序渐渐恢复正常。

  可今天似乎注定了要一波三折,就在我重新开始授课后,会议厅的门口又一次被人打开了。

  我以为是北北,结果,是洛雨熙。

  她看向我的时候,神色复杂,那怪异的目光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好像我做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并且让她很不爽!

  她的状态,比台下的员工还邪乎。

  我哪里知道她这个时候出现是为了什么,结果,谁都没说话呢,门口就又冒出了北北的身影。

  北北嘴里叼着棒棒糖,扯着洛雨熙的衣摆说:“北北在讲课,你能不去打扰她吗?你这样随便进出,会扰乱她思路的!”

  洛雨熙低头看了一眼北北,即刻,眼神变得宠溺,“哎呀小北北,你也在这呀……”

  她也认识北北?

  洛雨熙弯身就要去抱北北,结果北北嫌恶的推了她一把,“你这个怪阿姨,你要干什么!”

  屋里的人哄堂大笑,谁都没料到北北的反应会这么大。

  可洛雨熙没算完,她走进会议厅的角落,拿着刚烧开的热水壶就去倒水,回头对北北说:“阿姨给你冲奶茶喝吧!”

  此刻,我完全被洛雨熙的举动搞蒙了,难道她有事想求北北的父亲?

  北北没理她,径直从会议厅的角落里拽出一个小板凳,然后走到讲台一侧,举着左手对我说:“瑶瑶你上课吧,这次我肯定不捣乱,我也想听课,你都好久没去我家里给我讲课了!”

  是啊,我被你爸爸高薪辞退了,想讲也讲不了了。

  我长呼了一口气,“好吧,乖乖坐在这里不要动。”

  我继续讲课,而另一边冲好奶茶的洛雨熙就走到了北北身边,她一手拿陶瓷杯,一手举着茶水杯,抵到北北手边时,笑脸盈盈,“小北北,阿姨给你冲的奶茶。”转头,她将茶水放到我手边,冷冷道:“这是给你的。”

  我没说什么,接过杯子点了点头。

  可北北却一脸嫌弃,伸手就将杯子推到了一边,“我不喝!”

  结果就是这么一推,那杯子直接就砸到了北北的身上,滚烫的液体顺着北北的脖颈就流了下去。

  刹时,会议厅里尖叫声一片,如同发生了重大火灾那般!

  我推开洛雨熙就去抖北北的衣服,北北是被热水烫到了,在他感知到疼痛的一刻,撕心裂肺的放声大哭。

  我急忙将孩子身上的T恤换下,抱起他就往洗漱间冲。

  可谁知,这时,会议室门口蓦然出现了一个高大凛冽的身影,他冷冷的站在原地,宽厚的手掌摊在我面前。

  耳边,是他浑厚冷漠的声音:“把孩子给我。”

  我记得这双手,这是阮北北父亲的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