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亲子活动
作者大熊2017-03-01 19:153,779

  还没来得及惊讶,这小鬼就把我拉进了屋,然后牛气哄哄的冲着一屋子的家长和小朋友大声喊:“我妈妈来了!我都和你们说了,我妈妈肯定会来的!”

  阮北北偷偷在我的手里抠了一抠,示意我打个招呼。

  这家伙人小鬼大的,抠的我是真疼啊!

  我点点头,向着屋里的人问了好,“大家好,我是北北的妈妈,我叫……”

  我突然就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我叫什么?天啊,我哪里知道阮北北的妈妈叫什么!

  阮北北咳了一声,转移话题,拉着我就往屋里去,“妈妈,我的位置在里面。”

  我尴尬的冲着大家笑了笑,灰头土脸的就进了屋。

  刚坐好,班主任老师就走到我面前,递给我一本轻薄的签到表,上下打量着我说:“北北妈妈你好,我是这个班的任课老师,帮我签下道吧!”

  我拿过签到薄,低头写字的同时,撇了阮北北一眼,小声嘀咕:“喂!你妈妈叫什么啊!”

  他给了我一个苦瓜脸,“Idontknow!”

  “what!”

  这个小鬼,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硬着头皮,我直接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温芯瑶”三个大字。

  老师看了一眼,接着在我的脸上继续打量,那表情是又生涩又怪异,好像我是什么怪物一样!

  突然,老师苦笑了两声,“北北妈妈可真是年轻啊!”

  可不是么,我才22啊!22!

  莫名其妙就给一个六岁孩子当妈了!

  阮北北在一旁插了嘴,“我妈妈年轻吧,其实她都30多了。”

  我很狠瞪了他一眼,胡说八道!

  小鬼偷笑,然后不停的挪着屁股下的椅子往我身边蹿,他的小手搭在我的裙子上,凉冰冰的,“瑶瑶,一会儿我们要做亲子活动,你要帮我拿第一!我都和小伙伴们打过赌了,你一定要帮我!”

  我随手将打包的那杯花生热饮放到他手中,“你的小手怎么那么凉啊!快把这个喝了!”

  他对着吸管唆了一口,“所以你一定要帮我拿第一!”

  “好好好!包在我身上!”我拍了拍胸脯,跟着举起拳头和他做了个顶拳。

  身后的家长一脸诧异的看着我俩,的确,这样的母子关系,也的确是奇怪了点。

  经过老师的介绍,我才知道,所谓的亲子活动,其实有很多项目,什么搭雪片啊,智力竞答啊,户外袋鼠跳啊,以及游泳投篮比赛……

  每一项,都是身体力行的考验。

  看来,这一天是势必要累死在校园里了。

  一开始,我和北北配合的并不默契,但经过两个项目以后,慢慢找到了契合点,我也渐渐了解了这个小鬼的优势和弱势。

  几轮下来,我们暂时领先。

  进行到最后一项游泳投篮时,我格外叮嘱他要小心,毕竟泳池里的水不浅,虽然他很会游泳,但也还是要注意。

  投篮的是孩子,家长负责拿着篮筐。

  我们相隔五六米远的距离,大家都玩的很尽兴。

  可正当我以为我们两个势在必得的一刻,意外发生了。

  阮北北不知道是因为小腿抽筋还是什么原因,突然就沉下了水面,整个人平躺的往下坠,一点预兆都没有。

  我发现他不对劲的一刻,急忙往他的方向冲,可跑到跟前时,孩子已经昏迷了。

  我疯了一样的抱着他的身体往岸上去,所有家长和老师也急成了一团。

  阮北北,你可千万不要出事,你千万不要吓唬我!

  我压着他的胸口不停的做着急救,而这时,本该先去找校医的班主任,突然给阮北北的爸爸打了电话,老师的声音带着哭腔,好似阮北北落水,如同世界末日那般。

  而更奇怪的是,老师的强调,柔的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绵羊。

  等着她挂了电话,老师走到我身边,狠狠的推了我一把,怒目道:“你根本就不是北北的母亲!我刚刚就在怀疑你了!”

  我一时哑言,但现在,似乎并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

  我弯身就抱起了北北,冲着身后的家长问:“医务室在哪?医务室在哪?”

  其中一个家长指了指右手边的一栋矮楼,“在那边,快去!”

  我一路飞奔的向着医务室跑,而身后的老师则不停的和我撕扯,“你把北北放下来!你根本就是冒牌的母亲!”

  我哪里还听的进她在说些什么,脑子一片空白的情况下,只想让北北快点苏醒。

  到了医务室,医生开始给北北做急救,我站在门口,心情急躁而糟糕。

  老师拉着我的手臂,推向一边,“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冒充北北的家长!”

  我真是懒得同她对话,穿着一身湿漉漉的泳衣靠到墙边,一边平复着慌张的心境,一边祈祷北北没事。

  而这个老师,突然变脸般的冲着我冷笑两声,“现在的女人可真是疯了,为了能嫁入豪门,不惜去利用一个孩子!哼,如果北北出了事,我看你怎么和他父亲交代!”

  我蓦然的听着这些话,这一刻才明白,原来她是在计较,计较我是为了某些目的才接近的北北。

  是啊,我的目的很简单,只是想踏踏实实的做好一名培训老师,赚着我心心念念的汗血工资。

  我没回应她的那些闲言碎语,靠着墙壁蹲下身,将额头埋进了臂弯里。

  老师来回在门口踱步,神色格外的焦急,急到会让别人误以为,她才是北北的亲生母亲。

  十多分钟过去了,医生打开了房门,松了口气说:“孩子没事,刚刚是因为发烧昏迷才溺水,这会儿温度有点高,我给打了一针静脉,估计一会儿会醒过来。”

  我心里即刻放下负担,起码没有生命危险。

  老师冲进了屋,坐到北北身边就是一顿握手加心疼。

  我一句话也说不出,心里是满满的自责。

  刚刚在活动前我就应该察觉到的,北北的身子忽冷忽热,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为什么就没有想到呢!

  那孩子那么认真的做游戏,只是为了拿到一个第一,然后向别人证明,自己很厉害,自己的妈妈也很厉害。

  他真的很努力,就算发烧难受,也依然很努力。

  这时,走廊尽头突然出现了两个行色匆匆的黑影,看着那渐渐变得高大的身躯,我心里一悬,即刻背对着他们转过了身。

  虽然没看到正脸,但我猜测着,应该是北北的父亲来了……

  倏然,身后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全身变僵硬的同时,慢慢回过头,一睁眼,发现是何管家。

  我松了一口气,好在不是北北的父亲。

  何管家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说:“温小姐,你怎么能……”

  我惭愧的低下头,“对不起何管家,这件事是我疏忽了,对不起……”

  除了对不起,我还能说什么呢。

  何管家叹了一口气,侧头往屋子里看了看。

  屋内,一个高大俊挺的身影站在床边,那人伸手轻抚着北北的额头,小声的和医生进行着交谈,行为举止之间,都流露着一股成熟男性的味道。

  那男人就是阮北北的父亲,沉稳而厚重,虽然没看到正脸,但仍能感觉到他气场的强大和严肃。

  我能感受到他作为孩子家长的担忧,虽然表面上不强烈,但湖底早已掀起了波澜。

  而那个老师,不停的围在北北父亲的身边,一言一词的说着事情的整个经过,她的眼里含着心疼北北的泪水,嘴里则是对我无限的苛责。

  我看着屋子里的这一幕,经过一系列思想挣扎后,第一想法是上前和北北父亲道歉,可刚迈出一步,何管家就在身后拉住了我,劝导说:“温小姐,你就不要进屋了,阮总现在的情绪一定很不稳定,如果你现在去,是会惹麻烦的。”

  “可是我……怎么也要和他道个歉吧……”

  何管家摇摇头,“你先去换身衣服吧!等着一会儿离开时,我给你打电话。”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妈妈装的泳衣,只得顺从,“给您添麻烦了,何管家。”

  去了更衣间,我快速的吹干头发整理着装,一切都结束以后,我冲到了医务室门口。

  可是,病房里已经不见了北北的踪影,所有人都走了,只剩下何管家一个人等在门口。

  我上前问道:“何管家,北北人呢?”

  这时,何管家递给了我一个信封,这次的厚度比上一次授课时的还要厚。

  他说:“温小姐,按着阮总的意思,以后您不需要再为少爷授课了,这是结算的工资,也是您今天陪着少爷的辛苦费。”

  看着那辞退性质的信封,我根本伸不出手,好像很打脸,又好像很嘲讽。

  我咽了咽喉咙,嗓口异常酸楚,“何管家,这钱我就不收了,北北的事是我照顾不周,很抱歉给你们添了麻烦……”我继续道:“能不能麻烦您替我跟阮总说一声对不起……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当面道歉……”

  话说到这,何管家礼貌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您的话我会转达的,辛苦了,温小姐。”

  何管家一走,我浑身无力的倚靠在走廊一侧。

  隔了好一会儿,那个老师再一次出现在了我身边,她嘲讽的看了我几眼,说:“原来你也是老师啊!怪不得那么懂得抓小孩子的心!可惜了,偷鸡不成蚀把米,想借着讨好孩子的途径当豪门太太,你也太自不量力了!”

  我抬头,看了看这“为人师表”的老师。

  她的长相还算娇嫩,白皙的皮肤下透着微红,身材也还拿的出手,看上去应该是二十七八的模样。不过,她一张口说话的时候,可真够令人诧异的。

  我捋了捋额前的碎发,起身就要走,结果那老师故意伸脚绊了我一下,险些将我弄倒在地。

  “走路的时候看着点,别像个睁眼瞎似的四处乱撞,有些路,不是你们这种整天只会做白日梦的人能走的!”

  我回身,冷冷的冲她一笑,“谢谢你的提醒,你也一样。”

  从教学楼里走出,外面的天彻底放了晴,原本今天晚上还有阮北北的课程的,现在好了,直接被炒了鱿鱼!

  还真是波折的一天。

  我朝着停车场去,结果刚走出没几步,眼前就驶过阮家的那辆绝版迈巴赫。

  车子后座坐着那位阮总,一个轮廓精致而阴沉的侧影,北北躺在他的怀中,似乎还在熟睡。

  他现在一定很生气吧。

  那北北呢,是不是已经退烧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