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出轨了吗
作者大熊2019-11-27 13:453,739

  我揉了揉眼睛,以为是自己看错了,顾致凡的衬衫这么会出现在这个女人的身上?我们俩明明才刚从民政局领证出来,怎么可能在这里碰见?

  再说,以顾致凡的性格,也不会与这种女人有瓜葛!

  想着,我觉得这事应该是碰巧,只是碰巧遇见了一样的定制衬衫……

  可是,我越这样想,越觉得自己是在自欺欺人,这世上,明明就不会再有第二件这样的衬衫了。

  我胸口憋着一口气,谭霄羽却已经和门口的那个女人对骂了起来,谭霄羽的嘴皮子硬,所以一直占了上风。

  我想上前阻止,可当我同门口那个女人碰面的一刻,那女人的眼神当即就发生了变化,好像是抵触,又是惊讶。

  很明显,她在看到我的一刻,慌忙的就打算离开。

  谭霄羽看她要走,一把就抓住了她身上宽松的衬衫,可也就是这么一抓,我彻底确定,这衣服就是顾致凡的。

  没错,顾致凡此刻就在我隔壁的房间,他在和我领完证的半个小时内,同这个衣不遮体的女人,上了床。

  我突然不知道应该做何反应,此时,我应该是拉着谭霄羽和我一起进去捉人的,可是,我竟然懦弱到,连步子都迈不出去。

  我就定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那女人挣脱开谭霄羽的手,然后跑回了房间。

  “砰!”隔壁关了门,而我依然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谭霄羽骂骂咧咧的走了回来,她嗅了嗅手上的味道,喊道:“妈的,老娘从来没闻过这么刺鼻的香水味,刚才就应该直接把她撂地上踹一顿!恶心死了!”

  她走过我身边,直接进了洗漱间,边放水边说,“我说我的大宝贝啊,你今天要怎么庆祝啊,你现在都是已婚妇女了,不打算请我吃点好的么?”

  我无望的冲着门口发呆,眼神禁锢在空气当中。

  谭霄羽察觉出了我的失常,湿着手碰了碰我的肩膀,“你发什么呆呢?被刚才那个女人吓到了?哎呀没事啊,那女的就是瞎咋呼!你不用害怕!”谭霄羽关了门,拉着我往床边坐,“你等我一会儿啊,我换身衣服,马上就跟你走!这酒店的破隔音,老娘我再也不来了!”

  只是,这话一落,隔壁间就再一次响起了女人嗯嗯呀呀的声音。

  “啊……老公,你好讨厌啊!”

  “嗯……啊……”

  此刻,我听着那些不堪入耳的声调,脑子里自动浮现出,顾致凡汗流浃背的模样。

  甚至,我可以想象到,他是如何在那个女人的耳边厮磨,如何的说着,我爱你。

  那声音刺穿着我的神经,刺穿了我坚持了三年多的感情,以及……我刚刚领到手的结婚证……

  伴随着那一阵接着一阵的声响,我忍受不住的哭出了声,我捂着自己的嘴,尽量让自己不发出声音。

  换好衣服的谭霄羽发现了我的不对,立马惊讶的坐到了我身边,“我的天啊,你怎么突然就哭了?不就是让你请我吃顿饭吗?你哭什么啊!”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和谭霄羽解释,我怕一旦事实被揭穿,谭霄羽就会抄着家伙去隔壁间砸门,我知道她一定会心疼我,也一定会帮我出气。

  可是,这一刻我竭尽可能的去保持着理智,我不想让自己狼狈的出现在那个女人面前,更不想以一个失败者的身份,去承认我老公出轨的事实。

  虽然,这场刚刚萌芽的婚姻,已经失败了。

  我抹了抹眼泪,强笑着,“没事啊……我就是突然觉得自己不再是单身,有些难过而已……”

  谭霄羽一把将床上的枕头砸到了我头上,“你丫的,什么狗屁理由!行了,吃东西去!”

  她拉着我就往屋外走,当我经过隔壁房间时,心口还是很狠的沉了下去。

  谭霄羽毫不知情的冲着门口踹了一脚,很狠骂道:“叫那么大声,怎么不去拍片啊!死女人!”

  她撇了一眼房间的门牌号,走到楼下吧台时,直接告诉前台,12楼的某某房间,有人在卖、银。

  我跟着谭霄羽一路恍惚的出了酒店,上了车以后,我特意给顾致凡打了一通电话。

  电话是在六七声以后接通的,顾致凡那头真的是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而我却在电话里,听出了他呼吸的急促。

  “喂,宝贝,公司的事结束了?”

  “……”我没说话,静静地等待他的陈述。

  “怎么不说话?你现在在哪里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佯装平静的询问,“你在哪了?”

  顾致凡迟疑了片刻,“我现在在回家的路上呢!我们刚领完证,我当然要回家等你了!”

  我在心里冷笑了一声,“你现在走到哪了,我开的车,我去接你吧!”

  顾致凡即刻推辞,“我这马上就到了,你就别来接我了,等一会儿我去附近买些菜,今天给你做好吃的。”

  我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心里满满的,都是对顾致凡的嘲讽。

  突然,电话那头响起了一阵噪响,听着好像是酒店保安一类的人,闯进了屋。

  我猜测应该是谭霄羽刚刚在前台举报的事,被酒店受理了。

  那头,顾致凡慌忙喊道:“好了老婆,我这边进菜市场了,特别吵,我一会儿打给你啊!”

  “嘟嘟嘟……”电话被中断。

  我看着灰下去的屏幕,心里已经无数遍的确认,顾致凡真的出轨了。

  身旁,谭霄羽一脸茫然的看着我,“你俩说什么呢?我看你怎么满脸衰气的,不会刚领证就吵架了吧?”

  我苦笑着摇摇头,转头对她说:“霄羽,我一会儿直接给你送回家,我今天还有事,所以不能陪你了。”

  她撅撅嘴,“好吧,今天是你领证的好日子,我就不打扰了!”

  “嗯……”

  开车把谭霄羽送走后,我一个人回了家,走到小区院落里,我突然想起了上次被那个女人……哦不,现在应该说是那个小三才对。

  我想起那个小三趾高气扬辱骂我的样子,也想起了她为什么三番五次的出现在我家楼下。

  或许,顾致凡早就出轨了,而我,像个傻子一样,任由他们两个狗男女看着笑话。

  我径直走上楼,开门就走进了我和顾致凡的卧房,我现在才觉得,之前两次回家看到顾致凡慌忙的模样,或许是他把那个女人带回了家。

  我狠狠的将床上的被单和枕头扯在了地上,而当枕头落地的一刻,我突然发现,枕罩的拉锁位置,塞着一个很小很小的纸条。

  似乎是有人故意留下的。

  我打开拉链,拆开了纸条。

  那上面,是小三对我的挑衅:

  “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发现我的存在!你老公真的很喜欢和我睡呢,你这个蠢女人!”

  的确,我真的很蠢,蠢到顾致凡出轨,我都会自我安慰的说着不可能。

  我举起柜子上的玻璃瓶就砸在了地板上,我声嘶力竭的放声大吼,却怎么都平复不了心里的怨恨。

  我死死抓着自己额头,心里的绝望,让人找不到可以解脱的出口。

  突然,兜里的手机来了电话,不过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我平复着情绪,举到了耳边,那头,是一个稍有沧桑的声音,“请问是温小姐吗?”

  我沙哑着回应,“对,我是,请问您……”

  “是这样的温小姐,不知您的主管领导有没有和您说过上门授课的事,我是阮家的管家,我姓何,您叫我何管家就好。”

  我想了想,记起白姐交代给我的私活儿,就是那个住在华晨别墅园区的那个大户人家。

  我礼貌的问好:“何管家您好,授课的事领导已经和我交代过了,我正准备抽个时间主动联系您。”

  “是这样的温小姐,因为我们阮总有命令,说明天就开始给少爷安排课程辅导,您看您一周内的哪个时间段是空出来的,我好酌情安排一下。”

  我想了想,人家给开那么高的工资,还是听从对方的意见比较好,“我哪个时间段都可以的,主要是看客户的需求。”

  何管家稍微顿了顿,“那就这样吧温小姐,我们把授课时间定在每周一三五的下午七点,因为我家少爷的其它时间都规划满了,只有这个时间空闲。”

  “好,就定这个时间吧,我都可以的!”

  “好的,那我们明天见,温小姐。”

  “辛苦了,何管家。”

  挂了电话,我颓丧的靠在了床边,碎地的玻璃片割破了我的脚趾,我狠狠的吐着气,感觉整个胸腔都没办法畅快呼吸。

  我将手里的纸团团成一块,揣进了兜里,起身,去了洗漱间。

  我拿起扫把,一点一点的将卧室里的碎片清扫干净,我知道,我不能这么赤裸裸的去撕破顾致凡的肮脏嘴脸,在没有亲手捉到他以前,我必须保持冷静。

  将玻璃碎片扔到了垃圾桶里,我转身去清洗伤。

  而这时,婆婆给我来了电话。

  接起,那头是她尖锐的命令,“芯瑶啊,我刚刚算了算你和致凡办婚礼的酒席费用,我觉得实在是太不划算了!我今天走了几家饭店,一桌子的饭菜,才要不到一百块钱!这样吧,我下午带你去看看那几家饭店,然后咱们挑一家!你们之前定的那个酒店,给他退了,把定金要回来!”

  我冷笑,万万没想到婆婆会擅自更改酒店的地点。

  之前定下来的高级酒店,是因为考虑到要单独宴请父亲商业圈子里的朋友,那个圈子里的人非富即贵,如果依着婆婆的意思,把婚宴定在小酒馆,那让父亲的朋友们怎么想?

  况且,以我和顾致凡现在的状况,这婚宴办不办也都没意义了。

  我深吸一口气,保持着情绪上的冷静,“我下午有事,你让顾致凡陪你去吧。”

  当即,婆婆破口骂了过来,“你说什么?让我儿子陪我?我儿子是干这种小事的人吗?我家致凡每天工作已经够辛苦了,你可倒好,又是休假又是在家享受的,你怎么那么娇贵啊,就不能学学别人家的媳妇,好好守家,为老公分忧吗!”

  我再一次打心眼里的无奈,顾致凡每天辛苦工作?我看他是每天辛苦的和别的女人上床吧!

  我实在没办法忍受婆婆所谓的那一套“三从四德”,直接就挂了电话,我现在已经够心烦了,如果再让她来烦扰我,我想我可能会彻底失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