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殷勤的渣男
作者大熊2017-03-01 19:145,805

  临近中午十二点,顾致凡回了家,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胡乱的翻着手里的教案。

  他见我已经回来了,立马殷勤起来,“宝贝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公司那边请完假了吗?”

  我侧头撇了他一眼,看着他两手空空的进了屋,平静道:“不是说去买菜了么,怎么没见你拎东西。”

  他这才发现了自己似乎忘了什么,脸色稍有尴尬,缓着又开始解释,“啊,我刚才是去菜市场来着,后来我妈给我打电话,说是要去看看办酒席的地方。”他脱鞋进了屋,“怎么了,我听我妈说你今天不太高兴?她选的地方你不喜欢啊?”

  我没抬头,自顾自的翻着手里的教案,“一桌不到一百块的酒席,你觉得能是什么样?”

  顾致凡没言语,双手轻轻拿捏着我的肩膀,试探着,“我妈只是想帮着我们省钱,所以没有顾虑太多,要不这样吧宝贝,酒席的钱我们自己出,让我妈象征性的拿一点,这样她就不会太计较婚宴的地点了。”

  我抬头,尽量让自己冷静,“好啊,钱你先帮你妈垫着,其它的事以后再说。”

  我起身往卧室走,顾致凡就跟了上来,他从后面抱住我的身子,声音浑厚轻柔,“怎么了老婆,一进屋就黑着脸,今天在公司受气了?”

  对,我的确是受气了,公司的匿名邮件事件就够让我头疼了,而更刷新我三观的是,此时此刻抱在我身后的这个男人,在和我领完证的下一秒,立马就和别的女人上了床。

  如果换做另一个女人,大概已经闹着第二次去民政局了吧?

  我挣脱他的手,转身就往卧室走,顾致凡是要跟上来,可就在这时,家楼下突然传来了一阵鸣笛声。

  就好像是鸣笛给某个人听的。

  我在卧室窗口偷偷向下瞥了一眼,结果,竟然又一次看到了那辆奥迪A4。

  我重新走到客厅,发现顾致凡正准备往阳台的方向走。

  我心里一沉,情急一刻,脱口而出,“你去阳台干什么?”

  他突然定在原地,想了小一会儿,“去拿昨天晾晒的衣服,怎么了?”

  我佯装无谓的勾了勾嘴角,“没什么,就问问。”顿了,我继续道:“对了,我一会儿要回我妈那里,今晚你自己住吧!”

  顾致凡不解的看着我,“怎么了宝贝?我们才刚领完证,你去你妈家住什么?”

  听到这句,我真的很想问问他,我们才刚领完证,那你和别的女人睡什么?

  “我想她了,去看看。”

  这时,顾致凡一把拉住我的手腕,他死死的拽着我,语气诚恳,“芯瑶,你到底怎么了?怎么我一进屋,你就一直对我冷言冷语的,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么?你和我说啊,别自己藏着,这样对孩子也不好!”

  说真的,如果不是顾致凡提醒我,我大概已经忘了,我现在是个有身孕的女人,我的肚子里还怀着他顾致凡的孩子,可是,顾致凡却已经出轨了。

  一时间,我的情绪难以控制,我回过头,死死的盯着他。

  我是有很多话要问的,可话到嘴边,又不敢开口。

  突然,家门口在这时响起了门铃声,铃声一阵接着一阵,很是急促。

  我转身走到门边,可门开的一刻,竟然看到了那辆奥迪车的女主人,也就是顾致凡的小三。

  我真的不能理解,这个女人的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明明前一刻还在宾馆看见过她,下一刻就主动送上门了?

  我回头看了看顾致凡,佯装对门口的这个女人不熟,只不过,回头的一瞬间,我还是察觉到了他眼神里的不安和恐惧。

  这时,小三开了口,“哎呦,不好意思啊!我是来找我男朋友的,不小心敲错门了!对不起啊对不起!是我搞错了!”

  小三的声音娇嫩而发着贱,我知道她是故意来找茬的,所以也没打算就让她这么走。

  我站到门口,假装对着她上下端详,“你等等……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刚刚……在酒店宾馆?”

  话毕,那小三的眉目闪躲了一下,而我明显感受到,身旁的顾致凡已经开始紧张发慌。

  我笑了笑,断言道:“没错了,我们刚刚在酒店见过的,我记得你!”

  小三苦笑了两下,表情抽搐,“哦?是么?可是我对你一点印象都没有诶!”

  我知道她是在故意装傻,所以也没给她好脸:“那你应该是忘了,刚刚我闺蜜还敲了你们那屋的房门呢!难道后来没有保安去你们那屋查房吗?”

  小三绿着脸,但即瞬,又恢复了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是啊,我突然就想起来了呢!呵呵,很有意思么!”

  小三的眼神很不自然的挪到了顾致凡的身上,但很快,又收回了神色。

  她满脸高姿态,退着步子就准备离开,“行了,敲错门了,打扰了!”

  我在嗓口轻哼一声,没等她反应,狠狠的关了家门,转身就往卧室走。

  顾致凡跟在我身后,急切问道:“你什么时候还去酒店了?刚刚那个女的你认识?你们在说什么呢?”

  我心里呕着一口老血,顾致凡啊顾致凡,你可真能装!

  “我刚刚去酒店找谭霄羽了,那女人是谭霄羽的隔壁房客。“我回头,故意看着他的眼,“谭霄羽只是觉得她在酒店的时候,假装的太过分,吵到她睡觉,所以就随手敲了敲墙壁,然后,很正义的和她吵了一顿!”

  顾致凡的脸憋的通红,好像一下就听明白了我在说什么。

  我故意道:“你脸红什么?”

  顾致凡被憋的没话说,顿了,转移话题,“我送你去你妈那吧!”

  我直接拒绝,“不了,我自己去就行。”

  晚上开车回父母家,顾致凡执意要跟着,说是一定要亲自送我进屋,他才放心。

  可我并不想让他陪同,因为我今天回家,是打算和母亲谈心的。

  这婚我不想结了,可我又很在乎父母的看法。

  和顾致凡一起进了家门,母亲笑脸相迎的招呼着我们俩进屋。

  顾致凡拎着水果去了厨房,说是要收拾一下。

  我就站在家门口的位置,直直的冲着顾致凡质问:“你不是说看见我上楼就离开么?水果我自己可以洗,你先回去吧。”

  顾致凡停了脚,放下手中的水果,回身走到我面前,撒娇似得捏了捏我的脸,说:“我要看着你把水果吃到肚子里以后再走,你晚上都没吃什么东西。”

  母亲看着这一幕,偷偷掩嘴笑了笑,“还真是新婚夫妇啊,年轻真好。”

  我侧头给了我妈一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等着顾致凡去了厨房,母亲用胳膊肘碰了我一下,小声嘀咕着:“怎么了,你俩今天刚领证,怎么看你不冷不热的。”

  我憋着心里的那股气坐到了沙发上沉默不语,打算等顾致凡离开以后再说出轨的事,否则我怕我控制不好情绪。

  父亲这时从书房里走出,他摘下鼻梁上的老花镜,不屑的看了一眼厨房里的顾致凡,接着对我严肃道:“一会儿你们俩把车子型号定一下,趁着婚礼前把车子买了。”

  我没支声,可厨房里的顾致凡立马就好信儿的走了出来,他手里端着一小盆的车厘子,放到茶几上,笑着说:“爸,车子型号你让芯瑶选就行了,挑个她喜欢的,我就是负责给她开车的,什么车都成。”

  顾致凡笑的洒脱,就好像他真的只打算给我当司机一样!

  我没说话,这时,顾致凡突然起了身,转头冲着我妈说:“妈,你厨房里煮的热水是做什么?我看还有中药在里面。”

  母亲立马想起了什么,“啊,那是我用来泡脚的,刚才忘了,现在应该煮好了。”

  顾致凡手急眼快,转身就往厨房走,“妈你别动了,我来就行了。”

  看着顾致凡离开,我冲着父亲小声道:“爸,车子的事缓缓再说,今天先别提了。”

  父亲大概是看出了我眼神里的顾忌,他向来话少,也就没说什么,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就回了房间。

  顾致凡再次从厨房出来,端着满满一盆加了调理中药的泡脚水。

  他把盆放到沙发边上,回身拉起我母亲,压着她的肩膀就坐到了沙发上。

  而下一秒的场景,着实让我目瞪口呆。

  顾致凡执意的脱下了母亲的袜子,并且有木有样的帮我母亲洗上了脚。

  我不禁在心里冷冷一笑,顾致凡啊顾致凡,你装的可够逼真的!

  母亲当然是感动的不行,立马就有了一种好像养了个乖儿子的感觉,一边满意的笑着,一边拍着顾致凡的肩膀赞不绝口:“致凡啊,你不用帮我洗的,你有这份心我就知足了!芯瑶交给你,我也算是放心了。”

  放心?我看接下来就该犯心脏病了!

  顾致凡认认真真的帮着我母亲揉脚,时不时的还自夸几句,“妈,芯瑶交给我,你就放心吧!我都想好了,等着孩子一出生,我就把工作量调一调,尽量不外出,多在家陪孩子,帮她分担压力。”

  书房里,父亲闻声走了出来,虽然他对顾致凡向来没什么没好感,但一听说要调整工作量来照顾我,即刻一脸严肃的插了话:“你公司最近总让你外出么?”

  顾致凡云淡风轻的点点头,“嗯,刚入职没多久,所以跑外的活儿都是我在做,一开始比较辛苦,不过估计以后能好一点。”

  话落,父亲思忖了少顷,冷着脸:“明天我和老黄说一声吧,让他把你的工作内容调一调,转到技术科,好有时间专心伺候芯瑶。”

  父亲瞪了我一眼,“她现在大着肚子,以后会越来越不方便。”

  听的出,父亲是一直挂念我的。

  顾致凡的眼里闪了两道光,笑着应允,“爸,又得让你帮着操心了。”

  我在一旁看着这滑稽的一幕,说真的,我真是越来越佩服顾致凡的心计了,家里人都清楚,如果没有我父亲的权势撑腰,他压根就进不了那五百强的企业。

  而现在,他为了走捷径,竟然开始利用我父亲对我的感情,而去游说他……

  我心里的那股火本来就没退,现在越看越来气。

  “顾致凡,你工作不是好好的么,我看跑外挺锻炼人的,干嘛急着换岗位?”

  他冲我眨了眨眼,“我不是怕以后没时间陪你么?你都怀孕了,总不能一直来麻烦爸妈吧?”

  我心想,你是怕自己没时间陪那个小三开房吧!

  我没说话,坐在一边往嘴里塞水果,心里无数遍的念叨着让他赶紧走!赶紧走!

  时间大概过了半个小时,顾致凡终于和我父母寒暄完,他看了看时间,主动提出要离开。

  我拿着他的外套递到他手边,“明天不用来找我,我想回去的时候就自己回去。”

  他伸手就要抱我,我转身就往洗漱间去。

  母亲在家口叮嘱他路上小心,不过临着关门前,顾致凡故意冲着书房多了一嘴,“爸,城北那边的小复式,我这几天就要准备张罗了,那我和芯瑶现在住的这个房子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父亲清了清嗓,一百个不愿意,“你们两个自己决定。”

  “知道了爸。”

  顾致凡一走,我从洗漱间走了出来。

  母亲看了看我的状态,站到我身边就是一顿询问,“芯瑶你怎么了?你都和致凡领证了,怎么又突然回家了!”

  一旁,父亲赌气的冲我凶着脸,“我看你这桩婚事能笑到什么时候!”

  父亲转身回房,我心里愤愤不平,拉着母亲就往卧室里去,毕竟出轨的这事比较敏感,父亲那边,我暂时不打算透露太多。

  我将卧室门反锁,看着母亲好一会儿,豆大的眼泪就落了出来。

  母亲见我哭了,即刻就愣了神,“你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抽噎了一小会儿,等着情绪平复,说了实话,“妈,顾致凡出轨了,我今天领完证以后,发现他和别的女人进出酒店。而且在家里,我还看到那个小三给我留的挑衅的纸条。”

  母亲一脸惊诧,那闪灭的眸光里,露着几分不可思议。

  她抓着我的手臂,完全不敢相信,“你是不是搞错了?致凡那孩子不像是会出轨的人啊!他对你怎么样,我们家长都看在眼里。”

  听了母亲这话,我心里那点委屈真的一瞬间就爆发了,谁不相信我都行,唯独我母亲不行!

  我瞪大眼,就快气的发飙,“妈!我会骗你吗?我亲眼看到顾致凡的衬衫穿到了另一个女人的身上!那衬衫是我给他定制的,你说我可能看错吗!”

  可母亲依旧不相信,甚至觉得我现在因为怀孕而过分焦虑了!

  我简直崩溃,咬着牙原地抓狂,“妈,所以你现在根本不相信我说的话是么?”

  母亲垂了垂额头,显然是顾虑了,但缓了片刻,她还是选择站在我这边,“那你见过他们两个同进同出了吗?你这今天才刚领证,一下就出这么个事……你……哎!”

  母亲叹气,而我也看出了她的无能为力,我颓丧的坐到床边,绝望到谷底。

  这一刻,我才明白,原本打算和母亲商谋划策的想法,是彻底不能实现了。

  因为母亲打心眼里,是对顾致凡有好感的。

  而且,对于我母亲那一辈的老人,如果你现在说打掉孩子离婚,他们一定不会同意!

  绝望之下,我拿着电话给谭霄羽打了电话,她那边一接通,我就直奔主题,“霄羽你现在在哪,方不方便去我家一趟。”

  谭霄羽那边显然有些吵闹,缓了一小会儿,她换了个清静的地方,“说吧!什么事!”

  “你现在开车去我家,赶在顾致凡回家之前到那,你帮我看看,他今晚是不是带了女人回去。”

  那头,谭霄羽一阵惊诧,“什么?他带女人回家?你俩不是刚领证么!他出轨了?”

  我胸口发闷,实在没有从头到尾解释的心情,“你帮我在家楼下看守一会儿吧,我觉得他外面有人了。”

  谭霄羽答应的爽快,“行!我现在就去!那如果我真发现他带女人回家了,我该怎么办?用不用我当场帮你解决了他?”

  “不用,帮我拍下证据就可以了,我现在还没想好应该怎么办。”

  那头,谭霄羽骂骂咧咧,“真特么是看不出来,这个文绉绉表面正经的顾致凡,竟然还玩上这一手了!行了,我现在就开车去你家楼下,等我消息吧!”

  “嗯。”

  挂了电话,我转身坐回了床边,母亲一脸哀怨的叹着气,侧头问我:“如果那致凡孩子真出轨了,你打算怎么办?”

  “打胎,离婚。”我毫不犹豫。

  “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你确定致凡真的……”

  听到母亲犹犹豫豫,我真的是完全的失望,“妈,难道我还要忍气吞声的去为一个变了心的男人当牛做马吗?”

  母亲没说话,眼眶微微泛红。

  而我也没想到,今天的一个试探性的谈判,会谈成这样。

  母亲起身,走到卧房门口,“先确定他是否真的出轨了吧!如果是真的,我和你爸再想办法。”

  我蜷缩着身子坐在地板上,双手抱着额头,一句话也不想说。

  等着母亲出去以后,我完全无力的瘫靠在墙角。

  大概过去了二十多分钟,我的手机收到了谭霄羽的短信。

  “你家的灯一直是亮着的,我以为顾致凡先我一步回家了,结果我等了一会儿,发现他十分钟以后才进的小区!你家是有别人吗?还是那个小三本来就有你家的钥匙?”

  看到这,我心凉了半截。

  我走之前,家里所有灯都是关着的,而顾致凡从我妈家打车回小区,少说也要半个小时。

  这个时间家里亮灯,除了谭霄羽的那种说法以外,我真的是找不到其他的理由。

  这时,谭霄羽直接将电话打了进来。

  我颤颤巍巍的接通,她那头就扯着嗓子大喊,“你下一步到底要怎么办!要是打算上楼捉奸,我就在这等你,陪你上去打死那个鳖孙!”

  我双手攥着拳头,心里发着狠,“你等我,我现在就回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