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又见面了
作者大熊2020-01-02 10:166,528

  他回过头,完全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怎么了?不上车么?”

  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想来想去,还是不要说比较好,可能就是哪家不小心掉下来的,或者……是哪家恶作剧……

  我勉强的冲着他笑了笑,“没事。”

  跟着上了车,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这时,手机来了短信,竟然是婆婆发来的。

  “后天找个时间,我们单独见一面。”

  我看着屏幕,思索了片刻,“好,地点您定吧。”

  我想,婆婆要求和我单独见面,应该是想和我拉近感情吧……

  同婆婆见面的这天,我故意穿的朴素一些,因为婆婆本人很节俭,我怎么也要在她面前落下个好印象。

  会面的地面在酒店附近的一家中式餐厅,准时抵达时,婆婆已经在里面等我了。

  我急忙入了座,笑着说道:“等了很久吗?点餐没有?”

  婆婆撇了一眼桌角的点餐牌,“点过了,东西太贵,就点了两道菜,少吃点,反正也不饿。”

  我顺势往餐牌上看了一眼,上面写着一盘拍黄瓜、一盘花生米、两碗米饭……

  我咽了咽喉咙,大概是婆婆这人平时很节省吧……

  婆婆推给我一杯柠檬温水,说:“你现在身子骨特殊,少吃些油腻的,这样对孩子也好!”

  听了婆婆的话,我心里还算温暖,可这状态没持续多久,她就开始教育起我来,“芯瑶啊!你说你,我家致凡娶你真的是便宜你了,你看,你们小两口这还没结婚呢,就有了身孕,这要是传出去可多不好啊!要是在我们老家,你都是嫁不出去的主儿!再说,现在还不确定你生的是男是女,你说你要是生了个女孩,那得多丢人啊!”

  话毕,我一脸的茫然的看着婆婆,我是当真不知道她说这番话的目的是何在,难道我怀孕还怀出了错了?而且,就算我生的是女孩,有什么不好?女孩还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呢!现在奉子成婚的那么多,我又不是因为怀孕而去逼婚,她这么说,着实让人心里难受。

  我心里犯浑,接着,婆婆又讲了起来,“行了,我就不和你兜圈子了,我这个人就是心直口快,其实有些话我早就应该和你说的,但双方家长见面那天,我为了给你俩留面子,就没提!”

  婆婆咽了一口柠檬水,抬头看了我一眼,继续道:“我儿子致凡,可是我们老家的光荣,你未婚先孕的事,在我们老家可是大忌!这要是说出去,我以后就不用抬脸做人了!我想了想,为了我儿子的名声,我打算让你们把孩子生下来以后再结婚办喜宴,到时候就说刚结婚那会儿喜宴没办成,后来补上的!这样我儿子就不用被人说闲话了!”

  婆婆的眼神犀利而尖锐,我听着这无法理解的言论,目光涣散而迷茫,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她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婆婆见我不说话,突然又软了口气,“不过,你要想让我儿子马上和你办婚礼也行,但我有个条件,你爸送你们俩的那个房子,必须写上我儿子的名字,这样也算是给我们一个安慰。否则你这未婚先孕的事传出去,我儿子了成什么,随随便便的小混混了吗?他从小到大就特别优秀,我可忍不了别人这么说他!”

  终于,我听懂了婆婆话里的意思,说来说去,只是想在房产证上加个名字。

  我知道婆婆爱财,但没想到她会用这么狗血的理由来要挟我。。

  我心里一寒,低沉的应声,“您的想法我会考虑的,也会和致凡商量……”

  婆婆一口咬定,“致凡他知道这件事,他没意见,现在就看你,只要你同意,我们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大不了就忍受老家那头的白眼,反正我做这些都是为了让你们小两口好!”她叹了口气,“哎,现在的女孩子,怎么就那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真是的……”

  我冷冷的抬头,心里已经奔跑过无数头草泥马,我当真没遇见过这么让人心寒的事,为了加一个名字,竟然说出这种话。

  我实在是坐不住,起身就准备去洗漱间。

  婆婆看我要走,立马拉住我的手,“你干嘛去啊,菜还没上呢!”

  “我去洗漱间,很快就回来。”

  婆婆松开手,“啊,那你去吧。”

  从座位离开,我的心情格外沉重,我压抑不了心里的怨气,在洗漱间拨通了顾致凡的电话,可当我向他问及婆婆所说的那件事时,他竟然和我保持沉默。

  我一口就喊了过去,“顾致凡你什么意思,如果房子上不加你的名字,你就不要我和孩子了吗?你明知道那房子是我爸的,你……”

  顾致凡连忙解释,“亲爱的你别误会,我沉默不是说不要你和孩子,是因为我妈脾气倔,她岁数大了,我真不想惹她生气,你也知道,我妈没什么文化,所以在物质这方面特别较真!你别生气好么?”

  我平复着情绪,“那你说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回答她?”

  顾致凡沉默了片刻,“你看这样好不好,明天我们去你爸妈那一趟,让你爸妈把房子转到我们两人的名下,等我把我妈安慰好了以后,我慢慢把房子的钱还给你爸!房子我们不白拿,我们就当房子是借的,好么?”

  听了这话,我心里才算是安稳了一点,虽说这个办法很没营养,但起码让人看到了顾致凡是真的在解决。

  “好,那我们找个时间和我爸妈说说情,就当房子是借来的,以后赚钱我们慢慢还。”

  顾致凡的语气发软,“好了,不要生气了宝贝,我妈就是那个脾气,等我把她送走了,我们好好过二人生活,我努力赚奶粉钱,你就安心在家里养胎。”

  我这才算是得到了安抚,“好,你说话算话,等着过几天,我就去公司请长假。”

  “嗯,乖。”

  挂了电话,我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虽然这桩婚事困难重重,但好在顾致凡是站在我这边的,我也算是安心了一点。

  第二天,我和顾致凡去了我爸妈家,为了表示诚心,顾致凡特意写下了一张欠条,表示城北的那个小复式,是我和顾致凡从父母这里买来的。

  父亲一开始对这事儿有些抵触,但一想到我现在已经有了身孕,而且他深知我们俩是铁定要结婚的,所以,还是同意了顾致凡的提议,并且收下了欠条。

  最后,房产证上写上了我和顾致凡的名字,成了我们夫妻的共有财产。

  虽说我父母对此事一直有所顾忌,但看到我们两个是诚心想把日子过好,也就没说什么,全当是为女儿陪嫁用了。

  当然,我体会父母的用心,他们的顾虑,都是为我好。

  选好日子去领证的这天,我和顾致凡拿到了心心念念的小红本,本来是打算结束后好好庆祝一番,可是一从民政局出来,我就很不幸的接到了办公室的电话。

  说是让我火速回公司,片刻不得耽误。

  从民政局门口告别,我一个人开车回了单位,一上楼,主管领导白姐已经双手抱怀的等在了办公室门口。

  她一脸凶神恶煞的瞪着我,就知道没什么好事。

  我走上前,胆怯道:“白姐……你这么急着找我回来,是需要我代课吗?”

  我所在的这所公司,是一家语言培训机构,专门开课培训各种外国语种。

  当初在大学的时候,我就对语言格外精通,除了说得一口流利英文外,还熟练掌握着日语和西班牙语。所以,我经常是公司里跑腿代课的第一目标,只要是有谁请假,一定会找我帮忙顶阵,不过我也乐意帮忙,因为一节课的费用就将近一千块,多劳多得。

  可眼前,白姐突然将笔记本电脑摆到了我面前,页面上是一封电子邮件,来信人是匿名信息。

  白姐指着屏幕,狠狠道:“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大早上,公司的工作邮箱全部收到了这封匿名邮件!我知道你今天领证,所以我一直不想打扰你,可是,现在事情已经恶劣到公司的领导阶层都收到这封邮件了,你说你要我怎么办!”

  我拿过电脑,看着屏幕上的照片和描述,上面说:

  我,温芯瑶,是一个浪荡不知羞耻的市侩女,为了能和有钱人在一起,十八岁的时候就和陌生男人出入酒店,甚至酗酒耍酒疯!

  上面还说,像我这种不知检点的人,根本没资格做老师!

  我继续向下滑动页面,屏幕上不断的出现了很多照片,其中一张是一个女人趴在一个男人的怀中,背景是酒店和房间的门口。

  但是,照片上的女人,没有一张是露出正脸的!如果非要找出什么和我相似的地方,除了那瘦的像麻秆的背影,再无其他!

  我将笔记本电脑放回领导面前,解释说:“白姐,我从大三的时候就在你这里实习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一定比任何人都清楚。你就单看照片,就知道一定是有人在恶作剧,我怎么可能会闲着没事和别的男人乱搞。再说,我自己有男朋友,也不会去酒店那种地方找别的男人啊!”我心里憋着一股气,闹心至极。

  白姐考虑了片刻,叹着气,“芯瑶啊,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这封邮件,已经闹到上级领导那里了!你说你,正是事业最好的时候,闹出这种事,以后怎么给你安排讲课?你说那些家长要是知道有人这么说你,他们能放心把孩子交给你吗!”

  我沉默不说话,心里格外委屈。

  这时,白姐决定:“这样吧,正好你前两天也说了要和我请婚假,这次我就多放你一阵子,等着这件事情慢慢平息淡忘了,你再恢复正常的工作!”

  我心想,虽然被人诬陷很恼火,但我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结婚,查明闹剧的事,可以慢慢来。

  “好,白姐,我这阵子就安心准备结婚的事,等一切都结束了,我再回公司上班。”

  白姐点着头,随即准备送我出办公室,但临着开门的前一刻,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你等等!”

  她回身,在办公桌上拿起了一个便签,递到我手中,“反正你最近也不需要来公司,我就给你安排一个轻便点的私活儿。公司前天接了一个比较特殊的客户,说是要找一个会英语、日语和西班牙语的培训老师,我看了看,咱单位能拿得出手的,也就你一个人了。这便签上面是那个客户家的地址,对方需要每周培训三次,而且是上门培训。这客户出手挺大方的,一节课赶上你上三次公众课堂了,你好好准备一下吧!”

  我一听,这的确是个好差事,看来,白姐还是爱我的。

  我接过便签,看了看上面的地址。

  “华晨别墅区?”我有点发虚,“白姐……这华晨别墅区可是出了名的富人区!住在这里的人,应该都比我优秀吧?怎么还需要培训老师去教他们……”

  白姐敲了一下我的额头,“你想什么呢!这客户是一个父亲!你要教的,是他六岁大的儿子!”

  “什么?六岁?学三国语言?”

  白姐一本正经,“对,六岁!三国语言!你可给我教好了,我之前听说,那孩子特别淘气,他爸为了给他找老师,已经换了三家培训机构了,光是老师就换了十多个,那孩子特别不听话,你可给我坚持到最后!”

  我一听,一下就没了信心,“白姐……我这刚怀孕,你就让我去伺候小孩子……而且我没教过岁数那么小的,我的教案,都是针对十四岁以上的人群啊!”

  白姐严肃了起来,“温芯瑶,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百里挑一的,把薪酬这么高的活儿交给你,你还要拒绝我吗?”

  我连忙摇头,“不是白姐,我就是……”

  “行了你别说了,这两天就去客户家里报道,别让人觉得你办事不利落!”

  我无奈,只得点头,“好吧,我明天就给孩子的父亲打电话,沟通一下基础情况。”

  白姐摇摇头:“孩子的父亲你就别联系了,便签上的电话是他们管家的,人家可是亿万资产的老板,哪有时间和你沟通情况,有什么需要了解的,你就给这个管家打电话就行了!”

  我点着头,志气全无,“知道了,白姐。”

  从公司一出来,我心情格外沉重,先不说那恶作剧邮件的事,反倒是这请假不成还多了一个重写教案的新活儿,想想都闹心!

  更何况,今天还是我和致凡领证的好日子!

  起身去了停车场,取完车后,我在车里准备给顾致凡打电话,可号码拨了一半,屏幕上就亮起了一串号码。

  是谭霄羽的电话。

  谭霄羽是我最好的闺蜜,从幼儿园到大学,我们俩一直是校友,因为我们俩家的父母特别熟,所以就造就了我们两个铁打的友谊!

  不过谭霄羽的性格和我完全不同,我是那种适当活泼小女人派,她则是豪放不羁女汉子派。

  因为她从小就没人管教,父母常年忙着家里的生意,她经常寄宿在我家,吃我的用我的,几乎和我形影不离。

  不过,即便她的童年少了亲情的滋润,但她从未在物质上有过缺失,叔叔阿姨冷落她的那些年,成功的把谭家打造成了商业巨头。

  谭霄羽家是做大型连锁超市的,全国各地,都有她们家的商业链。

  按下接听键,我直接将手机举到了耳边。

  那头,传来了谭霄羽霹雳般的斥责:“好你个温芯瑶!亏得老娘日以继夜的思念你,你今天领证竟然不告诉我?你是打算彻底失去我吗?你信不信我给你随礼的时候,直接随你一窝老母猪啊!”

  我噗嗤一下笑出了声,“谭霄羽,你怎么又改行养猪了!”

  她哼了一声,“你少和我贫!要不是我昨晚喝多了,我今天铁定陪你去领证,可惜了,让顾致凡那小子得便宜了,我爱了这么多年的温芯瑶啊,就这么离开我了!”

  我笑着说,“好啦,别闹了,你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有事求我帮忙呀?”

  谭霄羽大笑,“切!算你了解我!老娘我现在被困在酒店了,昨晚喝多,把银行卡搞丢了,你来接我一下吧,我在云峰酒店1206了。”

  “行,那你乖乖在酒店等我!谭霄羽大祖宗!”

  “么么哒,祖宗最爱温芯瑶了!”

  挂了电话,我直接开车去了云峰酒店,我估摸着谭霄羽最近应该是又失恋了,否则也不会这么频繁的喝酒。

  到了酒店门口,我一眼就看到了谭霄羽的那辆小跑,艳粉艳粉的,特别扎眼!

  可是,在我无意撇眼的过程中,一不小心就注意到了旁边的一辆白色奥迪A4,如果我没记错车牌号,这已经是我第三次看见这辆车了!

  我一下就想起了那天在小区楼下冲我辱骂的女人,还真是冤家路窄,让人恼火。

  我迈着大步往酒店里走,一到1206,还没敲门,门就开了。

  谭霄羽披头散发的靠在洗漱间的玻璃门边,眼圈黑的和熊猫有一拼!

  我随手往她怀里扔了一袋刚刚在kfc买的汉堡和薯条,“吃点吧!一猜你就没吃东西!”

  谭霄羽缕着头发,一脸卖萌相,“就你最好了,我的芯瑶啊!”

  说真的,其实谭霄羽的底子特别好,如果不是她常年走女汉子的路线,身后一定有大把大把的男人追求她。

  可惜她就是那种天生与别人不同的性子,你让她娇弱,她就能徒手劈断一棵树!

  我走到床边,帮她收拾着地上散落的那些粉饼和口红。

  谭霄羽啃着汉堡,站到我身边,随即指了指床那边的墙面说:“你听,旁边那屋的情侣,从我睁开眼,就一直在做运动,你说现在的年轻人是不是都疯了,大白天的,就那么寂寞吗?那女的叫的啊,我靠,杀猪啊!”

  我忍着不笑,静声听着隔壁房间里的动静,仔细听下来,那女人的声音还真是会撒娇。

  不过,这种声音只有女人听得出,是在假装而已!

  谭霄羽翻了个白眼,突然一脚就踩到了床上,她站到床边,狠狠的锤着墙壁,大声嘶吼:“喂!隔壁的!我说你们能小点声吗!不知道这屋子隔音不好啊!老娘我想睡个好觉都不能睡!你们能不能有点道德啊!”

  话落,隔壁屋当真没了声,我一把拉住谭霄羽,小声道:“你干嘛啊你,人家在房间里做什么是人家的自由!你管什么劲!”

  谭霄羽一横,“凭什么他们能在屋子里大声’嗯嗯嗯’的,我就不能在房间里说话了啊,再说……”

  话未说完,突然,我们的房门就被人敲响,我心里一沉,估摸着是隔壁找上来了,听着那急促的叩门声,还挺激烈的。

  谭霄羽最不怕事大,一个大跳下了床,直接冲到门口,随手就开了门。

  眼前,一个裸身穿着男士衬衫的女人站在我们面前,她的发丝有些凌乱,嘴上的口红如同糊了那般抹的到处都是,脖颈上格外醒目的种着两颗草莓。

  那画风,实在是一绝。

  我端详着她的那张脸,顿时觉得有些眼熟,我还思忖着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突然,那女人开了口。

  “刚才是你们敲的墙吧!我说么,哪个没道德的,去耽误别人休息!怎么,自己没男人要就不让别人开心了?活该你们这种老女人自己睡!扫兴!”女人白着眼,那浑身上下,都露着一股让人厌恶的气息。

  而我,就是在这一刻,想起了她是谁。

  她就是酒店楼下那辆奥迪A4的主人,也是那天在小区里辱骂我的女人。

  我心情一沉,迈着步子从谭霄羽的身后走了出来。

  当我和那个女人面对面的一刻,我明显看到了她眼里的闪躲和紧张。

  我从上至下的打量着她,可是,当我的目光落到她身上的那件男士衬衫时,我整个人如同跌进了深渊那般,完全没了囊劲。

  那件衬衫,是我送给顾致凡的礼物,衬衫的领口处,有两个很小的字母logo,那是我特意要求专柜定制的一件,作为我们恋爱三年的印证。

  可是这一刻,那件衣服,出现在了另一个女人的身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