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家长见面
作者大熊2017-03-01 19:143,254

  决定让双方父母见面的这晚,我直接和母亲坦白了我怀孕的事,母亲的反应和我意料中的一样,惊讶、激动、感慨、落泪,但好在,她是支持我和顾致凡这桩婚事的。

  我知道父亲这辈子最疼爱的人就是母亲,所以,我只能通过母亲来劝说父亲,并向他表明我同顾致凡结婚的心意。

  接下来的这一周里,母亲几乎是从早到晚的劝说,软的硬的手段都用上了,最后,才好算劝动了父亲。

  父亲勉强同意了双方家长见面的事,而我心里清楚,父亲松口,就代表这桩婚事板上钉了钉。

  虽然我和父亲仍旧处在冷战阶段,但我感觉的到,他还是希望我能幸福的。

  双方父母正式见面的这天,我带着父母以及顾致凡,一起去了机场迎接。

  听着顾致凡的描述我才知道,公公和婆婆一共是辗转了四个地方才来的市里,致凡的家在偏远农村,因为交通不方便,出来一次,要几经周折。

  接到公公婆婆时,我直接拉着他们上了车,我父亲开了一辆宝马载着我母亲,我开了一辆小高尔夫带着顾致凡一家。

  只不过,前往目的地的一路,我还是听到婆婆说了几句让人心里不痛快的话。

  “儿子,这芯瑶怎么开这么个小破车啊?我看她爸那个车就挺大,怎么,她爸对她不好啊?”

  顾致凡在一旁轻声咳了两下,示意不要再说了。

  到了酒店,我让前台开始准备上菜,一开始我以为公公婆婆会不自在,但是上了桌,才发现婆婆的嘴皮子,比我想象的要溜多了。

  婆婆一直保持着满脸憨笑的模样,在大家彼此问过好以后,她冲着我父亲有意无意的问着:“芯瑶她爸啊,我听致凡说,你家里开了一个食品工厂,那是不是有很多钱啊?”

  提到钱,桌上的人多多少少有些不自在,但看着婆婆那面善的模样,当真让人觉得她可能就是有口无心。

  我父亲虽然对这桩婚事不看好,但出于礼貌,他一直保持着还算客气的态度,“还可以,最近行情不太景气。”

  接着,婆婆又把话题转向我母亲,“芯瑶妈呀,听说你是医院的主刀医生,那以后,是不是我们家里有谁生病了,都可以找你啊?我听说,现在这个医院都可黑了,要是没个熟人什么的,都容易出人命的啊!”

  我母亲尴尬的微微笑了笑,没解释,只是否定的摇了摇头。

  十分钟后,饭菜陆续上齐,大家纷纷动筷,婆婆却又有意无意的和我父母谈起了婚房的事。

  其实在此之前,我父母就已经决定,既然要结婚,就一定要体体面面的结,婚房暂时会由我父母这边出,因为顾致凡家里拮据,也实在拿不出什么钱。

  正好父亲在城北郊区有一套小复式,刚好可以用来给我和顾致凡结婚用。

  而婆婆,竟打起了房子的主意。

  婆婆在餐桌上的大致意思是说,顾致凡作为他们家里的小儿子,所有积蓄都用来供致凡读书了,不过好在致凡争气,留在了城市的大企业里。

  而婆婆想表达的是,反正顾致凡以后都是要留在这大城市的人,那婚房,是不是应该写上顾致凡的名字。

  这话一出,我和我父母都尴尬了,因为那房子并不属于我和顾致凡,而是父亲前几年买的,完全就属于我父亲的个人财产。

  而且公公婆婆并不知道,顾致凡现在的工作,其实是我求着父亲帮忙打点的,如果不是父亲出面,他也不会进到世界五百强的企业里去。

  父亲没说话,脸色开始有些发青,我母亲见势态不对,急忙接了话:“房子的事暂且放放吧!咱们商量一下酒席的事。”

  这时,坐在一旁的顾致凡脸色已经有些发红,大概是面子上过不去,他开始圆场,“酒席的钱由我们家出吧,我和芯瑶已经预定了一家比较好的酒店了,后续的事我妈也会帮着打理。”

  听到这,情绪低沉的父亲应了声,“那就先这么定。”

  这顿饭不太愉快的结束时,顾致凡带着公公婆婆去了楼上的酒店房间。

  我跟着父母去往停车场提车。

  一到车库,父亲把我拉到了一边,脸色严肃而不满,“温芯瑶,我问你最后一次,你一定要和那个臭小子结婚吗!”

  我看着父亲凶煞的表情,笃定的点点头,“爸,我都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了……”

  父亲狠狠的叹了口气,“不争气的东西!”

  谈完婚嫁事宜的第二天,母亲陪着我去医院做了一次彻彻底底的检查,在化验单出来的一刻。

  母亲一手拉着我,一手抹着眼泪,“芯瑶,妈妈怎么都没想过,你会这么早就为人母……”

  我将母亲拥入怀中,“好啦!不要哭啦!这是好事,你应该高兴才对!”

  母亲点着头,小幅度的在我怀里抽噎,说真的,这是我第一次见她这般脆弱,脆弱的让我觉得她真的老了。

  从医院走出,母亲因为下午还有开刀手术要做,直接回了办公室准备工作事宜,我一个人开车回了小区。

  走到单元楼门前,我故意在电子门旁驻留了一会儿,倒不是没带钥匙,而是因为家门口的右侧,停着一辆让我有阴影的白色奥迪A4!

  我简直是太过熟悉这辆车了,看了一眼那个车牌号,完全确定这就是昨天险些把我撞倒的那一辆!难到这车主也是我们这栋楼里的?

  想着,我心里一沉,还真是冤家路窄。

  上楼以后,我拿着钥匙开了门,锁头转了半圈,家门就开了,看样子致凡已经提早下班了。

  只是推门而入的同时,我看到卧房里的顾致凡衣衫不整慌慌张张的就冲到了我面前,他的上身裸露着,下身只穿了一条平角裤,额头上布着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就好像做了什么体力活一样。

  他一脸的惊诧,看着我同时,声音紧张颤抖:“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没课了?”

  我没告诉他我今天请假去了医院,仔细端详了他的模样之后,问道:“你怎么了?样子慌慌张张的,怎么搞得一身汗?又做家务了?”

  顾致凡的脸色微红,身体和表情尴尬的同时,突然冲我摆出了他并不太壮硕的肱二头肌,“刚才锻炼身体了,出了点汗。”

  我掩嘴偷笑,“你怎么啦,最近好反常啊,又是做家务又是锻炼的,你以前可没这么勤快的!”

  他随手在沙发上拿起了一件衬衫,语气平静,“为了以后哄孩子做准备,偶尔锻炼一下。”

  “那你可真有心。”我撑着门框准备脱鞋,可他突然抵在我面前,不让我进屋,“你别进来了,我们今天出去吃,我带你去吃你最爱的披萨。”

  可我现在心思不在那,侧身就往屋里走,“不要,明天再吃吧!我今天有点累了。”

  这时,顾致凡脸色阴沉,那变脸的速度就好像我的某句话让他不开心了一样!

  他拉着我的手,就是不肯让我进屋。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感觉奇怪的同时,他一把搂住我肩膀,在我耳边柔声:“我们出去吃吧媳妇,我们都好久没吃过烛光晚餐了!”

  听着他醉人的腔调,我的心一下就软了,我回身重新穿了鞋,打开家门,“好吧,那我们出去吃,我要吃好的!”

  他伸手在我的鼻子上刮了一下,“都听你的!”

  等着顾致凡穿上西服外套,他手脚麻利的就跟了出来,只是临着关门的一刻,我隐约听到了卧室方向发出来的怪声,就好像是什么东西落地了一样。

  我回身,探了探头,“我怎么感觉卧室里面好像有什么动静?你听见了么?”

  顾致凡眼神游离,“是么?我没听到啊?”

  他伸手就去推合家门,我看他样子怪异,立马就掐起了他的右耳朵,调戏着问:“说,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家里藏女人了呀!”

  可正当我以为他会哄着我说不要胡闹的时候,我却在他的眼里,看到了那么一丝丝的掩饰。

  很奇怪,这种眼神,是我从未见到过的。

  他迟疑了片刻,拉着我边下楼边说:“我有你一个就够了。”

  我跟在他身后,一路平静的跟了下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心里慌慌的,就好像家里真的藏了什么女人一样……

  我使劲的晃晃头,清醒的劝导自己,不要瞎想了温芯瑶,顾致凡不是那样的人,不要胡思乱想了!

  出了楼栋,我们俩朝着停车位走去,可也不知今天是犯了哪门子的邪,突然,我的头顶就飘下来了一个类似女人内衣的东西,我眼神快,随即一闪躲,刚好躲了过去。

  低头一看,一条嫩粉色的女人内裤……而且还是用过的……不是晾晒的那种!

  我猛地抬头,以为是谁家不小心落下来的,可抬头的一刻,发现只有我们家的阳台是开着窗的,而其他家,没有一家是开窗的……

  女人的直觉隐隐约约告诉我,应该发生了什么事。我停在原地,叫了停,“顾致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