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我需要一个助理
作者大熊2017-03-01 19:153,168

  下午和谭霄羽分开,还没准备回医院,我就接到了阮北北的电话。

  一接通,他就在那头耍赖皮,左一句“瑶瑶”,右一句“瑶瑶”,好像我今天不去找他,他就活不起了一样。

  看了看日子,今天的确是正常的补习日。

  和我父亲交代了一下,我打车去了阮家,这个时间的阮修辰应该不在,只要我赶在他回家之前结束补课,就没什么事了。

  抵达阮家,我以为只有阮北北一个人,结果单泰铭也在。

  他穿着睡衣在大厅里玩遥控游戏,狠心的把阮北北晾在一边,根本不理他。

  怪不得阮北北要找我来,估计是太无聊了吧。

  北北见我进屋,热烈欢迎的就抱紧了我的大腿,我的腿上像缠了一只大型考拉那般,步伐踉跄。

  单泰铭见我来了,先是两眼一瞪,随后扔下手柄就往洗漱间里跑。

  我完全看不懂他在做什么。

  阮北北大笑,给我当起了翻译官,“他一早上不刷牙不洗脸的就下楼玩游戏!赖在我家里不走,还不和我玩,他一定是看见你害羞了,才去卫生间洗脸的!真丢人!羞羞!”

  洗漱间里,单泰铭冲着外面大喊:“小鬼头你别胡说八道啊,一会儿给你扔外面的泳池里!”

  阮北北一路小碎步的就冲到了洗漱间门口,一把就拉开推门,大吼道:“谁怕你,男子汉大丈夫,我们决一死战!”

  可是……阮北北拉开门的一刻……里面的单泰铭真的是一丝不挂,好在洗漱间里还没开亮光灯,所以重要部位并没有看到。

  我急忙捂着脸,转过身,“北北你快把门关上。”

  小北北这才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他憨笑着,边挠头边关门,“对不起瑶瑶,我忘了……”

  我脑门上顿时三条黑线,你应该和单泰铭道歉才对啊,小鬼。

  我抱着北北去了大厅的羊绒毯上,把他放好,我将包包里的教案拿了出来。

  “今天你必须把我布置给你的功课做完,结束后我才能陪你玩。”

  阮北北坐立不安,“瑶瑶,不学习不行吗?”

  “不行!”

  “好吧……”

  小家伙垂头丧气,两手抓着卷子,像是要吃人一样。

  我去厨房给他弄了一杯芒果冷饮,出来的时候,单泰铭刚好洗漱结束。

  他一脸潇洒的走到我面前,头发上的水珠还没干,滴滴晶莹的落在胸口,顺势下滑。

  哎,这白皙的肤色,真是让女人都嫉妒。

  他直接拿走我手里的冷饮,笑眼兮兮,“这么体贴啊,谢了!”

  “诶,那是给北北的……”

  可是话刚说完,一整杯的冰镇芒果汁就都没了,一口进肚。

  阮北北看见这一幕,张牙舞爪的飞奔而来,他两手抱住单泰铭充满肌肉的小腿,一口就咬了下去。

  单泰铭面色狰狞,“啊”的一声就倒在了地上,“你疯了啊!小鬼头!”

  阮北北气的小脸通红,“你敢喝瑶瑶给我做的果汁!你敢和我抢瑶瑶!我要咬死你……”

  眼看着阮北北又要下嘴,我急忙拉着他的两条小腿就往后扯,“嘴下留人啊,北北!”

  顿时,大厅里乱成了一片,我们三个像是精神病院里出来的疯子一样,互相打闹互相求救。

  似乎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感觉一下子年轻了十岁。

  闹到没力气的时候,我横躺在地毯上,北北渴的不行,小腿飞快的跑去厨房找水喝。

  单泰铭躺在我旁边,忽然,他一个猛起,直接面对面的悬空在我上方。

  他两只手撑着地,而我就躺在他身下。

  我觉得有些尴尬,“你干嘛……还没闹够……”

  单泰铭一脸的坏笑,“温芯瑶,看不出来你很能疯啊!力气怎么这么大?”

  我盯着他不说话,越来越觉得眼前的距离实在太过亲昵,我推着他的胸口就要起身,结果,那结实的胸膛,和他的正脸实在不成正比。

  他见我没推动,故意动了动胸膛上的肌肉,“怎么,没摸过?”

  我晕……

  我缩着身子就打算从下面逃出去,结果,阮北北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我俩旁边,他手里握着一杯冰镇的矿泉水,“唰”的一下直接倒在了单泰铭的头发上。

  透心凉……

  “你敢欺负瑶瑶!我要告诉我爸爸,让我爸爸收拾你!”

  哈哈哈哈……幸亏我躲的快。

  单泰铭即刻起了身,他的头发全湿了,发丝里还夹杂着冰块。

  我实在憋不住,放声就大笑了出来。

  单泰铭要去抓北北,我见事态不妙,抱起北北就往楼上跑。

  北北成了指挥员,一边喊“瑶瑶快追上了”,一边告诉我说“快往衣帽间里去!瑶瑶!快!”

  “砰!”我俩成功躲到衣帽间,关了门。

  单泰铭在外面敲了很久,我俩愣是假装听不见。

  北北喘了几口气,歇了小一会儿,突然想起了什么。

  “瑶瑶,我能请你帮个忙吗?”

  看着他认真的小脸,我真是不忍拒绝,“只要不是和单泰铭单枪匹马的搏斗,你说什么我都可以帮你。”

  他眼睛一亮,“你过几天能陪我跟我爸爸去相亲吗?”

  相亲?阮修辰相亲?

  他说:“奶奶给爸爸安排了相亲,奶奶说了,如果爸爸不去,她就不活了。”

  我不解,“那我去做什么呢?”

  他一脸正经的抓着我的手,“你假装是我妈妈好不好?你帮我把那个相亲的女人气走!可以吗?”

  我惊诧,很难想象,这些话是从一个六岁小孩子的嘴里说出来的。

  虽然阮修辰相亲是一件很惊奇的事,但是……让我去捣乱,未免太扯了些……

  我怎么,都不像是能做好这件事的人。

  “瑶瑶,求你了,我不想有一个后妈,我会被虐待的!求求你了!”

  孩子的目光很诚恳,诚恳到根本没办法拒绝。

  我理解小北北心里的恐惧,也理解阮修辰迫于母亲以死相胁的相亲行为。

  可是,这并不是我能插手的事。

  这时,门口突然没了单泰铭的动静,我还纳闷他怎么不吱声了,结果,那头即刻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阮北,你在里面做什么?”

  这雄厚、严肃,不带一丁点感情的声音,除了阮修辰,还会有别人吗?

  他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顿时,我的头皮一阵发麻,我突然想起了昨晚他在医院楼下做的那些事,天啊……脑子都要炸了。

  阮北北一听阮修辰回来了,扒拉着小脚就走到门口,打开门说:“老阮,我把瑶瑶叫到家里了。”

  我向门口望去,刚好对上他的视线,他瞧了我一眼,并没多说什么,一只手将北北抱到了怀里,对我说:“一会儿来我书房一趟,有话和你说。”

  “哦。”

  十多分钟以后,我紧张兮兮的走到了书房门口,单泰铭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身后,他手里拿着个抱枕,狠狠的砸向我的头,笑道:“你又犯什么错了,他刚刚叫你的态度怎么那么严肃!”

  抱枕里的羽毛顺着拉链口飞出了一两片,我摇头,“我也不知道他叫我做什么。”

  他笑着摸了摸我的头,“等你出来,我给你们做好吃的。”

  “好。”

  转身进了屋,阮修辰正端着身子坐在书桌后面,他手里拿着一份合约文件,眼睛在电脑和文件两端来回转换。

  我轻手轻脚的走到他身边,“阮总。”

  他没抬头,随手将整整十页的纯英语和纯日语合同扔到我手中,“把这个翻译出来,不能查阅字典。”

  不能查阅字典?我说中文的时候遇到生僻字还得查阅呢!

  他见我一动不动,抬头严肃着,“等什么呢?”

  我刚要说不让查字典这一条实在太苛刻,结果他突然起身,两步站到我面前,胸口直对我的脸。

  我倒吸一口气,完全预料不到他要做什么。

  忽然,他伸手在我头顶拿下了一片刚刚疯闹时落下来的羽毛,说话的语气很是无奈,“你什么时候能稳重一点?”

  我心想,等我胖了的吧!胖了就又稳又重了。

  他将羽毛放进了笔筒里,转头说:“还不去翻译?”

  我一脸难堪,“真的不能查字典吗?”

  他随手递给我一支笔,“不能,电脑也不能用,我要看你的真实水平。”

  “你要考核我?做什么?”

  他的眉头微挑,眼眸深似琥珀,“我需要一个能力相当的助理。”

  什么?助理?

  零点一秒的考虑之下,我的脑海里即刻浮现出了五个大字:绝对不可能!

  当他的助理,不被累死,也得被挑剔死,绝对短命!

  我拿过笔,一口成交,“好,我一定……好好的答卷子。”

  而且是,闭着眼睛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