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赎人
作者大熊2017-03-01 19:153,470

  在医院陪伴母亲的第二天,我从睡梦中睁眼,父亲正在床边喂母亲吃早餐,我一看时间,已经上午九点了。

  从沙发上爬起,我的身上落下了一件男士西服,我揉了揉眼,不是我爸的。

  哦对,西服是昨晚阮修辰借给我的。

  我踉跄着走到我妈身边,还好,她的状态还算不错。

  这时,病房的房门被人推开,一个身穿浅粉色护士湖的小女生声音甜美的冲着屋里喊:“一会儿吃完早餐把东西收拾一下,这间病房马上要给下一位病人用。”

  我一听,我母亲明明还没痊愈呢,这怎么就开始撵人了?

  我走到小护士面前,问道:“不好意思,我们没有要退房啊……”

  小护士笑了笑,“刚刚有人给你们换了双人家居间,还配了专门的护士,我已经通知过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父亲,可父亲更加奇怪的看着我,说:“不是你订的吗?我还以为是你昨晚安排的。”

  我哪里有安排,昨天来医院的时候病房紧张的要命,花高价都订不到好房间,我怎么可能弄到手,况且我妈还是医院的职员,走员工后门都没能好使。

  我摇头,继而对护士说:“你不会是搞错了吧?我们真的没有……”

  小护士摇摇头,“没错的,是一位姓阮的先生安排的,不过具体怎么回事我就不清楚了,我们领导让我过来通知的。”

  阮先生?阮修辰?

  我尴尬的笑了笑,“我知道了,谢谢你。”

  小护士一走,我回头开始收拾病房里的衣物。

  父亲一边搀扶我妈,一边问:“病房是谁安排的?”

  “一个……朋友。”我说。

  父亲倒也没想什么,帮母亲换衣服的同时,嘴里嘟囔着,“你朋友还挺厉害,我昨天托人办病房的事,愣是没办成。”

  是啊,那可是阮修辰啊,有什么事儿是他办不成的。

  给母亲换了病房以后,我整个人都松快了,病房里有两张床,独立的洗漱间,单独的热水,而且还配了一个24小时的特级护理。

  一切都搞定,我去走廊给阮修辰打了电话。

  不过不是阮修辰接的,是何管家接的。

  “温小姐,阮总在开会,要一个小时以后才能出来,要不您晚些再打?”

  我连忙说不,“不了何管家,您帮我和我阮总道个谢吧,病房的钱,我会抽时间还给他的。”

  何管家笑了笑,“原来是这件事,温小姐您客气了,这件事阮总有交代过,钱就不必还了,您如果有时间,多来阮家陪陪少爷,少爷早上还和我念叨您了。”

  “好,等我忙完家里的事,就继续给北北授课。”

  “辛苦了,温小姐。”

  挂了电话,我收拾东西就准备去警局,昨晚答应过顾致凡的,要把洛雨熙赎出来。

  前往警局的一路,我叫上了谭霄羽,她社会路子广,哪里都有熟人,这样能让我省下不少环节。

  一到警局,谭霄羽站大门口给了我一个白眼,“我说你是不是闲的慌?你就直接告诉警察说她偷了你的车,人证物证的,她铁定得在局子里蹲上一阵!赎什么人啊,这样不是便宜她了么!”

  我拍着她的肩膀,“好了,这件事你听我的,别生气了。”

  “行了,我拗不过你,也不知道你一天天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谭霄羽骂骂咧咧的走进了大厅,她直奔一个二十出头的制服小伙而去,交代了几句话以后,让我稍作等待。

  十分钟后,洛雨熙被那个小警官带了出来,她整个人憔悴的不行,脸色蜡黄,脸上的粉卡的一层一层的,假睫毛黑乎乎的啷当在上眼皮。

  看上去好笑极了。

  她一见到来的人是我,脸色立马谨慎怪异了起来,好像见到鬼一样!

  呵呵,难不成还能顾致凡亲自来赎你吗?车子又不是他的!

  谭霄羽上下打量着洛雨熙,然后大声豪气的冲着她说:“你就是那个偷车的贼啊?明目张胆的开着辆红色雪弗兰,还特么不挂牌照,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谭霄羽说话向来稳准狠,特别是她看不上的人。

  我在心里憋着笑,静静地看着洛雨熙的反应。

  果真,洛雨熙挣着身后人的控制,上前就要同谭霄羽撕扯,“你说谁是偷车贼!你会不会说话!你脑子才有病!你特么才是小偷!”

  谭霄羽最受不了别人不把她当回事,她明明是来帮忙赎人的,现在竟然还碰见硬茬子了。

  她一把扯过洛雨熙的头发,骂道:“你特么和谁说话呢!信不信我让你在警局呆上一年都出不去!”

  即瞬,洛雨熙的气势瘪了下去。

  毕竟她面对的是谭霄羽,论耍流氓的功力,我都不敢不服。

  “不自量力的东西。”谭霄羽拿着手包就朝着洛雨熙的胸口砸了下去。

  转身,她对那个小警官说:“要是我们咬定她就是偷车的贼,够她吃多少年的牢饭?”

  洛雨熙一听,谭霄羽这是要来真的了,慌里慌张的就开始为自己辩解。

  “我没偷车!我不过是帮致……”她停顿,特意看了我一眼,“我不过是帮我同事提个车而已!再说,那车是我同事买的,他能给我作证!你凭什么说我是偷车的贼,我还没傻到开车别人的车在路上逛!”

  谭霄羽拿着手包就继续往她脸上砸:“你不傻?你特么告诉告诉我,开着一辆没牌照的新车在路上乱逛,不是傻逼是什么!”

  洛雨熙抬手就要打谭霄羽,我急忙冲她喊出了口:“是谁告诉你那车是顾致凡的?他说的?”

  洛雨熙没说话,大概是察觉出了这里面的不对,她咬牙切齿的瞪着眼,一声不吭。

  我从包包里拿出买车的单据和证明,本来这些是要给警察做证明用的,现在必须给她清清楚楚的看一看,这车,是我的。

  “洛小姐,你看清楚了,你擅自开走的那辆红色雪弗兰,是我的车。虽然不知道我老公是怎么和你说的,但是,你开走我的车,就是你不对。而且,我现在特别好奇,你和我老公,到底是什么关系?”

  洛雨熙被憋的一句话说不出,她稍有胆怯的看了我一眼,故作镇静:“我和顾致凡是同事,这点你应该知道!提车那天他刚好有事,所以让我代劳!你听明白了么?”

  我看她气势依旧狂傲,提醒她道:“那好,既然你和我老公是同事,那你帮他提车我完全理解,但是,我要问问你,你凭什么开着我的车,去晚宴会场?既然是别人的新车,你提完以后,难道不应该归还吗?”

  洛雨熙的脸涨的通红,的确,在这些铁证面前,她根本没有理由为自己开脱。

  我叹气摇了摇头,“我今天来,目的就是要证明你清白的,但是你的反应,着实让我失望。”

  一旁,谭霄羽冷笑,“真特么不要脸,开别人的车还有理了。”她转头看向我,“芯瑶,你帮这种人开脱,你也够无聊的了。”

  是啊,我是挺无聊的,不过看到洛雨熙狼狈的模样,我倒是挺过瘾的。

  洛雨熙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服了软,“我以为车子是顾致凡的,所以顺路就去了一趟酒店,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她再次强调,“我和顾致凡只是比较好的同事,所以才会帮忙。”

  听她这样说,我突然觉得,她应该是害怕我多想的,即便她之前的一些做法很令人不爽。

  谭霄羽继续在旁边冷嘲热讽,“哎呦,我今天可真是开了眼了,还你以为车是顾致凡的?你作为他同事,你不知道人家要结婚了啊,那可是新车啊大姐!那特么是结婚的新车,你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里坐,你不怕给人坐脏了么?”

  谭霄羽哼声,对我道:“芯瑶,我看你的结婚礼物我也不用买了,你车子里的内饰,我全给你换了得了,我怕车子里面有一股骚味,去不掉!”

  听着谭霄羽的话,我差点就笑了出来。

  说真的,论逢场作戏,没人比谭霄羽更到位,我都快被她说的动容了。

  洛雨熙的脸色难堪至极,但她此时不能反抗,毕竟她现在的自由,掌握在我和谭霄羽的手里。

  我觉得这个下马威已经给的差不多了,转头对那个小警官说:“麻烦您带我们办理手续吧,我们是来作证的。”

  小警官点着头,“好,我马上叫我领导过来。”

  下午两点,所有的手续都已经处理完毕。

  我们三人同时出了警局,临别前,洛雨熙特意问了我一句话。

  “温芯瑶,那辆红色雪弗兰,是顾致凡买给你的?”

  我呸,他那个不择手段的穷光蛋,还能给我买车?

  我笑道:“怎么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她耸耸肩,“我只是问问而已。”

  我看着洛雨熙的神色,突然觉得,她可能一直认为,顾致凡是个小资阶层的男人。

  否则,她不会这么突然的问我这些话,而顾致凡也不会偷偷摸摸的用我的钱去给小三买东西,甚至去欺骗小三说,婚车也是他买的。

  我觉得这件事真是越来越好笑了,看来,我有必要和她澄清一些事情。

  趁着她离开的前一刻,我对她说道:“我老公的父母都是乡下务农的,他和我结婚,是倒插门,他的工作也是我家给介绍的。你和顾致凡那么好,他都没告诉过你么?”

  洛雨熙的脸色即瞬晦暗无光,好似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她抽着嘴角尴尬笑道:“他和我说这些做什么,我们只是同事而已。”

  我心想,看你现在惊讶的样子,应该还不知道顾致凡是个穷光蛋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