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医院风波
作者大熊2017-03-01 19:153,547

  挂断了顾致凡的电话,我抑郁的一句话都说不出。

  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隔了十分钟以后,父亲的电话打了进来。

  一张口,就是噩耗。

  父亲说母亲突发心脏病,现在正在救护车上。

  慌乱之下,我没有等阮修辰回来,直接冲出酒店,打车就去了医院。

  看到母亲的一刻,她正虚弱的躺在病床上,父亲守在旁边,寸步不离。

  我冲进病房,可身后,突然响起了咚咚声。

  回头,是顾致凡拄着拐杖进了屋。

  他的表情很复杂,似乎在隐藏着什么。

  我不理解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就算大家都同在一个医院,他也不会消息灵通到知道我妈突发了心脏病。

  我转头走到父亲身边,“爸,是你让顾致凡来的吗?”

  父亲回头看了一眼顾致凡,当即怒火冲天,他起身,一把将顾致凡推到了门口,“你和芯瑶妈到底说什么了?为什么她一挂你电话就开始犯毛病!你到底和她说了什么!”

  我没想到,父亲竟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但听着父亲的意思,母亲犯病住院,应该是顾致凡导致的。

  我不可遏制的冲到他面前,使尽全力,“是你把我妈气成这样的?顾致凡,你到底要折磨我们家人到什么程度你才肯算完!”

  顾致凡没说话,绕过我走到母亲和父亲身边。

  他看了看仍旧在床上虚弱的母亲,继而转身对父亲道歉:“爸,我没想到妈会突然心脏不适,我只是说了一些她想知道的事而已。”

  她想知道的事?

  我一把扯过顾致凡的肩膀,“你什么意思,你又和我妈说了什么!”

  顾致凡撇过头,面色沉重。

  而这时,病床上的母亲突然开了口,她半眯着眼,扯住了我的衣摆,“芯瑶……”

  顾致凡见我母亲还有意识,立马冲到床边,嘘寒问暖,“妈,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好点了么?”

  母亲无力的点点头,“没事了,让你们费心了。”

  顾致凡眼神真切,“那我今晚就陪在这,多个人也能多份照顾。”

  我见顾致凡要留下,直接拒绝:“不需要!你有多远就滚多远,别出现在我家人面前!”

  顾致凡一脸无奈,他侧头看向我母亲,似乎在寻求母亲的帮助。

  而这时,父亲突然走到顾致凡身边,他拽住顾致凡的拐杖,推着吼道:“你出去!这里有我和我女儿足够!不需要你!你给我出去!”

  幸好,临危时刻,父亲还是站在我这边的。

  可这时,病床上的母亲似乎有意要挽留顾致凡,父亲见母亲昏了头,直接发了火:“如果不是他给你打电话,你现在会进医院?这事你少插手!”

  父亲推着顾致凡就往门外去,顾致凡则像个癞皮狗一样,死活就是不肯走,他极力表现出一副想要尽孝的诚恳姿态,妄图感动我父亲。

  可惜,我父亲根本就不吃这一套,而且从一开始,他就看不上顾致凡。

  终于,膀大腰圆的父亲将顾致凡锁在了门外,门锁关合的一刻,我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可是父亲的余气还没消,他转头看向我,斥责道:“这就是你嫁的好人!再这么下去,我和你妈早晚被你给气死!当初我就不让你和他结婚,现在呢?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父亲甩手就坐到了沙发上,他点起一根烟,满脸的失望,恨我不争气。

  我伸手将他点燃的烟抽走,扔到烟灰缸,“爸,该戒烟了,对身体不好。”

  父亲瞪我,“养你这么个不省心的女儿,身体好才怪!”

  我知道父亲怨我,也知道自己这些日子闯了不少祸,我打了一杯温水,递到他手边,“爸,别生气了。”

  父亲低着头,语气依旧蛮横,“照顾你妈去!”

  我走到病床边,抓了抓母亲的手腕,冰凉冰凉的,一点温度都没有。

  我掖了掖她的被角,关心道:“还难受吗?现在感觉怎么样?”

  母亲摇了摇头,五个手指开始用力,她的眼神迷离,但意识却很清醒。

  “芯瑶,你和妈说实话,你和致凡,到底怎么了?”

  听到母亲的询问,我一时语塞,我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去刺激母亲,所以只好打起了马虎眼。

  “这些事等你病好了,我们找个时间慢慢聊,好吗?”

  可母亲的眼睛里一瞬间盛满了泪水,她的身子小幅度的抽噎着,哭出了声。

  “芯瑶,你和我说实话,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在外面和别的男人生的……”

  什么?

  听到这样的话,我简直目瞪口呆。

  “妈,这些话是谁告诉你的?顾致凡?他告诉你说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

  母亲噎了噎身子,“不然你为什么总把离婚挂嘴边?之前致凡就告诉过我,你最近总和一个有钱人混在一起,他说你最近状态一直不对,所以怀疑你……”母亲哽咽,“芯瑶,你和妈说实话,你怀的这个孩子……”

  我崩溃至极,“妈,顾致凡说的话你能信吗?他为什么要这样说?不就是想博得你的同情,然后让你阻止我离婚吗?”我冷笑,“他是不是还和你说,只要我回心转意,不管是谁的孩子,他都会养?或者说,只要我打掉这个孩子,他还是会一如既往的爱我?”

  母亲的神色有了微妙的变化,我想,我应该是猜对了。

  母亲没说话,我继续同她解释,“妈,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其实婆婆之前就一直怂恿我,让我打掉这个孩子,因为她找人算过,说我肚子里铁定是个女孩。甚至她还逼我吃一些奇奇怪怪得药,我拒绝,她就和顾致凡联合起来打我!”我掀开肩膀上的衣领,“这些淤青,你以为是怎么来的?都是他们一家人干的好事!”

  我喘了一口气,“还有,他说我在外面有人,那是他心虚!他现在,用着我的钱去养小三,甚至……”

  话说到这,我的情绪已经不受控制。

  不争气的我,还是哭了出来。

  而病床上的母亲在听到这些以后,一只手撑着身子,一只手捶着自己的胸膛。

  母亲在自责,我看的懂。

  我抹掉眼泪,“所以那天在医院,你之所以会站在顾致凡那边,就是因为他和你说了这些吗?”

  母亲眼泪簌簌,默认的点了点头。

  “那今天呢?你进医院之前,他又和你说了什么?”

  突然,身后的房门在这时被猛烈敲响,同时,响起了婆婆的呼喊声:“亲家啊!你现在怎么样了?我是致凡妈啊!我来看你来了!”

  我焦头烂额的回过头,恨不得往门口扔一颗炸弹,直接把这对母子炸碎!

  而这时,父亲从沙发上起身,他拿起门口的一把扫帚,开门的同时,面色凶煞的就将扫帚举到了婆婆和顾致凡的面前,“你们马上给我消失,如果不消失,别怪我不客气!”

  父亲的声音浑厚有力,那股闯荡江湖几十年的雄壮男人气概,活生生给了顾致凡和婆婆一个下马威。

  顾致凡懵了,婆婆也懵了。

  我走到父亲身后,冲着他们说道:“怎么?戏还没演够吗?真以为装可怜的哭闹几次,我妈就会站在你们那边?”我冷笑着看向顾致凡,“你就是割断自己的两条腿,我都不会有一丁点的同情!”

  “爸,关门!”

  我爸伸手利落,“砰”的一声就将木质门给关合了,差点把门框里的玻璃给震碎。

  父亲将扫帚放到一边,叹气说:“离婚吧!明天我就让老黄把顾致凡那个混帐东西给辞了,你找个时间去和他办离婚手续,让他们一家滚出我们的视线!”

  父亲的决定永远干净利落,可惜,只有我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有多难办,如果我抓不出顾致凡出轨的证据,那么我和他共同名下的那间婚房,就会被割分为两半。

  房子的市值最少二百万,一半就是一百万,我绝对不可能给他!

  父亲愁眉苦脸,替我做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那房子我不要了,你马上和他离婚,孩子留不留看你,你要是养不起,我和你妈养!”父亲垂着头,呼吸厚重急促,“当初我就不让你和他结婚,你非结!现在好了,出了这种事,你说你下半辈子怎么办!怎么办!”

  父亲说气话的时候,眼神里有责怪,却也有自责。

  而我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明白,父爱或许不温柔,却永远不会让你受伤害。

  我坐到父亲身边,眼里泛着泪光,“爸,谢谢你。”

  而这时,病床上的母亲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我急忙走到她床边,帮她顺气,“好了妈,别哭了,你现在状态不稳定,不要考虑这些事情了,好吗?”

  母亲拉着我的手,委屈而自责,“对不起,是妈妈不够体谅你……如果我早些知道他们家人做的那些事……我根本不会……”

  我抚着她的后背,“没事了没事了,现在不是知道了么!我没事,别担心了,好么?”

  母亲的哭声不断,以至于后期完全没办法张口说话,她的状态真的很不稳定,我和父亲两个人照顾,都有一些吃力。

  忙活到后半夜时,母亲才算安稳的进入了梦乡,虽然她还没告诉我,顾致凡今晚打给她的那通电话,到底说了什么。

  母亲情况好转,我在病房里给父亲打了一个地铺,让他们老两口都能好好休息。

  临睡前,父亲有询问我关于离婚事情的处理办法,我没给出答案,但明确表示不希望他们老两口参与进来。

  因为父亲是个性子急躁的人,如果真的要对付顾致凡一家人,以暴制暴,肯定会适得其反。

  并且,母亲的心脏本来就不好,如果再发生一次急救住院的状况,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毕竟是我自己酿下的苦果,理应由我来承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