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婚纱
作者大熊2017-03-01 19:152,915

  阮修辰能在这里出现,是我怎么都没想到的。

  眼泪在他的衬衫上蹭的差不多了,我抬起头,沙哑着问:“你怎么会在这?”

  他模样无谓的指了指我母亲的病房,“我一直在里面。”

  我瞪大眼,“你刚刚在偷听我讲话?”我绕开他就走到了门口,推开门的一刻,屋子里空荡荡的,只有何管家在里面帮忙打扫卫生,我回头问:“我爸妈呢?他们人哪去了?”

  这时,屋子里的何管家闻声走了出来,端着身子说:“温小姐,刚刚您的电话一直打不通,阮总担心你,所……”

  他的话还没说完,阮修辰冷冰冰的瞪了他一眼,好似是何管家说错了话,而且错在了“担心”这两个字上。

  何管家重新解释,“您的电话一直打不通,阮总有急事找您,所以才来了医院,想着您应该在这。”

  我抹了抹脸上的泪水,义正严辞道:“什么事!是有合同需要我翻译吗?还是什么?”

  阮修辰冷然的看了我两眼,目光里的情愫很难说清,他从窗台拿过我的手机,端详着已经碎的四分五裂的屏幕,转手递给了何管家,“给她换一个。”

  我一看,这怎么能让别人掏钱,急忙推辞,“不用帮我换屏幕,一个屏幕挺贵的,我自己抽时间会去修的!”

  阮修辰很不屑,拎着我的衣领就往病房里去,还回头交代了何管家:“我说的是换手机。”

  何管家偷笑,“知道了阮总,我马上回来。”

  被阮修辰强制性带进了屋,他把我按在了沙发上,随后扑了扑手掌,好像是嫌我脏的样子。

  我管不了那么多,急切的问,“我爸妈呢?他们去哪了?”

  阮修辰指了指楼下,“在做检查。”

  我这才放了心,身子放松的同时,直接就仰进了沙发里。

  即刻,我又坐直了身板,“那你找我做什么?”

  他没正面回答我,反而问了我今天白天的问题,“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当你助理的事?”

  他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眼色。

  说实话,这一刻的我是有私心的,如果这问题放在今天早上,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拒绝他第二次。

  但是现在,我动了歪心思,我想借着去阮修辰公司的机会靠近顾致凡和洛雨熙,我想报复他们。

  只要我一想起他们刚刚缠绵的样子,我心里的恨,就如同篝火那般烧灼着我。

  “我同意!我当你的助理!”

  我笃定的点着头,迎上他的目光。

  可他大概看出了我心里的那点计谋,目光里闪过几丝不信任,继而微微点了点头。

  “下周正式上班,24小时听从我的命令。”

  我眼皮发软,牙齿扣着下嘴唇,“是像何管家那样吗?”

  他摇头,“比他负责的要多。”

  我的头顶一片黑暗,忽然下起了狂风暴雨。

  现在后悔还来的及么?

  这时,他突然起身,看着架势应该是要走。

  我跟着送到门口,接着问:“现在就走吗?你还没告诉我,你今天找我是因为什么事?”

  他上下打量我一眼,“没事了。”

  没事了?合着今天来,就是问问我考虑好了没有?

  我被他噎的一句话说不出,只得点头,“好吧,那我送你到楼下。”

  跟着阮修辰出了医院大门,何管家把车开到了门口。

  眼看着他进了副驾驶,突然又下车折到了我面前,他身材挺直的站在我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眉头微蹙,眼神冷峻深邃。

  他似乎是有话要对我说,但彼此相视三秒,他忽然伸手轻托着我的下颚,手指轻点着我的唇角,又松开了。

  他回身,上车关门。

  留着我在夜风里,肆意的凌乱。

  刚刚发生了什么?我下巴很脏吗?

  这时,何管家从驾驶座的位置下了车,他手里拿着崭新崭新已经开封的手机,递到我面前。

  “温小姐,电话卡已经帮你安好了,直接用就可以了。”

  我点着头,“多谢了,以后会卖力给阮总工作的。”

  何管家慈祥的笑了笑,既而多问了一嘴,“温小姐现在还是已婚吗?”

  我发愣,不知道何管家此话何意。

  何管家看出了我的尴尬,急忙解释,“温小姐别误会,只是问问而已。”

  我点点头,“嗯,辛苦您了。”

  等着何管家把车子开走,我站在医院大门口的路灯下,开了新手机。

  手机的电话薄里有两个已经写好的联系人。

  一个阮修辰,一个阮北北,而且都设置成了快捷通话。

  我望着车子消失的方向,心里不由的暖意上扬。

  回到医院的这一晚,我陪着母亲做完了出院前的几项检查。

  回到病房以后,母亲问及了阮修辰的身份,说是今天莫名其妙的就来了医院,说是要找我,但没透露身份。

  我除了解释他是我老板,实在不知道还应说些什么。

  母亲没多问,可父亲似乎看出了什么,等着母亲休息以后,他把我拽出了病房。

  一开口就给我震住了。

  “你和阮修辰什么关系!那可是修辰集团的老总,你和他怎么认识的!”

  我一听,父亲对这个阮修辰还挺了解,估计同是商业圈子里的人,多多少少都会知道一二。

  我吞吞吐吐,“我是他儿子的……老师!嗯,老师!”

  父亲半信半疑,给了我忠告,“你少和这些公子哥混在一起!正是准备离婚的时候,别闹出什么对名声不好的事!”

  我点着头,“知道了爸,他只是我老板,别担心了!”

  父亲即刻反咬我,“别忽悠我!那小子能特意来找你,绝对没安好心!我是男人,我还不知道他们这些小年轻的心思!”

  我推着父亲就往屋里走,“啊,知道了知道了!别瞎想了,人家孩子都有了,而且也不年轻了,三十多岁的大男人,和我一个小兵卒扯什么呀!”

  父亲一边摇头一边叹气,“你给我多留几个心眼!”

  在医院呆到第三天,母亲的病彻底好转。

  办理完出院手续后的这个下午,顾致凡约我去婚纱店挑选婚纱。

  我以为这一行只有我们两个人,结果一到店里,发现婆婆也在。

  我看见她的第一想法就是离开,但顾致凡扯着我的手,说婆婆已经知道自己错了,并且承诺以后绝对不会再伤害我。

  不伤害我?我怎么可能会信?

  他们母子俩演这么一出,明摆着就是想忽悠我,然后再从我身上索取一些什么有利可图的东西。

  他们顾家人,不向来这样么!

  进店,婆婆就坐在沙发里不说话,她看我来了,也只是语气僵硬的问了一声好。

  “你来了。”

  我没理她,朝着婚纱陈列区走了过去。

  耳后,还是听到了她骂骂咧咧的声音。

  “怎么就那么娇气,结个婚还非得买婚纱,这东西多贵!租一个不就得了!”

  “败家娘们!”

  我心里嘲讽着,我要是不让你儿子大出血一次,我都不姓温!

  导购小姐跟在我身后,询问我想买什么价位的。

  我直接摆出了我的要求,“我要你们家的定制款,而且是最好的。”

  这话一落,导购小姐的脸乐开了花。

  可顾致凡可是哭了,他咽着喉咙,感觉好像要了他半条命一样。

  婆婆因为听不懂什么是定制,在一旁静等着接下来的报价。

  我笑着说:“所以,你们这里最贵的多少钱?”

  导购小姐屁颠屁颠的拉着我往里侧的橱柜走,“这是我们的新款,基础款十万,如果有其他的特殊需要,价格会稍微再高一点!都是纯手工的!”

  我回头看了顾致凡一眼,他差点都吓尿了。

  而婆婆,端着那副恶婆娘的架势就要骂我败家。

  没等她开口,我先发制人,“我就要这件,基础款就可以,如果我结婚穿不上这件,那这婚我就不结了。”

  我心底无数遍的嘲笑着,顾致凡,你不是不想和我离婚吗?那好,这一次换我来折磨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