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我知道你难过
作者大熊2017-03-01 19:154,146

  天色渐黑之时,我和谭霄羽分别,一个人去了市中心医院,探望母亲。

  一下电梯,整个走廊里,响起了尖锐刺耳的嘶吼辱骂声。

  我脑袋发麻,怎会不清楚这个声音是谁。

  刚刚还和她通过电话呢,这一会儿就要见面了。

  我壮着胆子走出电梯,转身,看到了三米远处,正在撕扯的顾致凡和婆婆。

  两个人不知在争吵什么,彼此都面红耳赤。

  我站在原地没动,一时间不知道是应该往前走还是往后退,但心想着他们既然出现在这,就应该是来找我父母,或是来找我的。

  三秒之后,顾致凡率先发现了我,他停止争吵,目光骤然犀利。

  婆婆在看到我的一刻,冲着身子就要往我身上打,顾致凡紧跟在后头,巴掌落脸的前一刻,他扯开了婆婆。

  “妈!你冷静一点行么!”

  我没看错,这一次,顾致凡竟然主动阻止了他的母亲,更惊诧的是,他竟然让他的母亲冷静!

  我本来还紧张着,现在却没那么害怕了。

  婆婆使劲挣脱着顾致凡,捶着他的后背说他不孝,“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这个女人都把我们顾家害成什么样子了!她把我的亲戚朋友送进了监狱啊!你让我以后可怎么活啊!怎么活啊!”

  婆婆坐在地上开始哭,声音特别大,似乎是想惹来什么闲杂人等的关注,然后利用舆论,来指责我。

  可惜了,这一层的特护病房,全部都是隔音门,为的就是给病患一个良好的休息环境,如果病人有需求,可以在屋里连线护士房的视频,甚至连话都不用讲。

  要不从她开始哭闹到现在,走廊里根本就没有几个人关注她,除了开着门的小护士多看了几眼,然后便匆匆忙忙的去查房了。

  我就木然的看着她在地上打滚,哭的那叫一个惨绝人寰,生动形象。

  以前有一种职业叫什么来着,对,哭丧!特别适合她!

  顾致凡此时已经控制不了婆婆的情绪,不论怎么哄,都无济于事。

  最后他实在没辙,只好站到我面前,低三下四,“芯瑶,亲戚的事我听我妈说了,这事是她做的不对,但是你能不能帮我和警局的人好好解释。我妈得知他们要被拘留,现在整个人都崩溃了,如果这事传到老家,以后我们顾家……”

  我打断他的说辞,“这件事你和我说没用,想解释,就去警察那里说,到底是私闯民宅还是蓄意偷窃,都和我无关,我能做的,就是保护我的房子,保护我的财产。”

  顾致凡的脸色即刻晦暗,但他并没有发火,而是强忍着继续恳求。

  “他们弄坏弄丢的东西我来赔,家里的损失也由我来承担!行么?”

  我笑道:“他们弄坏弄丢的东西?顾致凡你什么时候开始玩上语言文字了?弄丢?他们那可是明目张胆的偷啊,你还给我来了一个弄丢?你觉得现在是钱的问题吗?”

  他不说话,地上的婆婆突然停止哭闹起了身,她抡着胳膊就往我的方向冲。

  我做好了反击的准备,但眨眼的那一秒,顾致凡挡在了我身前,他用身子抵着婆婆,任由婆婆挥着拳头厮打。

  婆婆停手,对顾致凡失望至极:“你这是做什么!你难道没听见她刚刚说的话吗!她就是有意把我的亲人弄进监狱,她这个贱人,她……”

  “妈!你别说了!”

  顾致凡的一声令下,整个走廊都安静了,窗口在这时吹过了一阵晚风,吹的我身心舒畅。

  这是多么美好的一幕,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顾致凡和婆婆顶嘴。

  我向后退了一步,看着他们两个面色狰狞的互相争吵。

  婆婆一直死咬着我的错误不放,顾致凡就强行拖着婆婆往楼梯口的方向去。

  电梯门开的一刻,顾致凡用身子将婆婆挡在门里,然后回头冲我说:“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我一言未发,就这么看着他把婆婆送下了楼。

  电子屏上的电梯楼数逐渐减少,耳畔的争吵声也戛然而止。

  我站到走廊窗边,长呼了一口气,静谧夜色下的晚风,很舒服,很轻松。

  十分钟以后,顾致凡重新上了楼,他的脸上划着两道指甲印,带着一层浅浅的血痂,估计是婆婆失手弄伤的。

  他站到我面前,目光游离在我身边,不敢同我对视。

  彼此的气氛尴尬了很久,我先开了口。

  “说吧,还有什么事。”

  他诺诺道:“我老家的亲戚……”

  我当即回绝,“这件事我做不了主,警察来的时候,所有入室抢劫的证据他们都看见了;偷窃的罪行,也是你那些亲戚亲口承认的,如果不信,你可以亲自去警局调查,我帮不了你。”

  我以为顾致凡会憋不住的同我发火,但这一次,他破天荒的表现的很好。

  “芯瑶,对不起,是我让你受了苦。”

  他的态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反转的?我想了想的,大概是从我母亲因他住院的那一刻开始的吧……加上洛雨熙莽撞出事,当他意识到自己渐渐失去了主动权,态度也越来越低三下四。

  我深吸了一口气,“如果这就是你要说的全部,那就不必了,道歉对于我来说,不过是在伤口上吹了一口凉气,没有任何作用;而对于你,却相当于原谅和解脱,这不公平。”

  他低下头,视线彻底脱离我。

  我觉得谈话到此就可以结束了,转身便往母亲的病房走,可突然,他在身后拉住我的手臂,声音里带着点哭腔。

  “原谅我,我会处理好你和我妈的关系,相信我最后一次。”

  我回过身,目色冰冷,“我做不到!”

  他抬起头,眼睛里噙着不知名的泪,看上去脆弱而真诚。

  “你能做到!芯瑶,我们重新开始,像在大学时候那样,我们每天一起吃饭,一起上自习,一起在睡前煲电话粥,我给你讲好笑的事,你和我分享你事业上的每一个小成就!”他握紧我的手,“那时候的我们不是很幸福吗?我们不就是因为那样的感情才决定结婚的吗?你不能在这个时候放弃我,你要给我时间,我会向你证明我的诚心!”

  是啊,想起大学时相恋的那几年的光阴,多美好啊。

  那时候没有金钱上的纠葛,也没有婆媳之间的纷争,更没有……进了社会以后,形形色色的小三诱惑。

  可是,那只是一座象牙塔,当时的我太过愚昧,没能看清他的真面目,所以才会在进了社会,真正触碰血淋淋的生活时,发现现实的残酷,和人心的不古。

  爱情,哪有那么简单啊。

  我从他的手掌里挣扎而出,看着他满脸不知真假的泪水。

  漠然的质问,“顾致凡,你还记得两年前,我们刚刚热恋那会儿,你去北京陪老师做调研的那段日子吗?”

  他点着头,“我记得。”

  我笑了笑,“那个时候,我们刚恋爱,我一分一秒都不想和你分开,所以在六级考试结束的当天晚上,我用了我一个月的生活费,买机票去北京找你。”

  他的目光渐渐聚集,眼泪静止在眼眶。

  我说:“那时候的我特别蠢,随身带着一小瓶的洗发水,一下飞机,我就冲进洗手间,把自己已经出油的刘海洗的干干净净。我不顾别人异样的眼光,低着头在烘干机的下面,一边想着让刘海儿快点干,一边想着见到你的时候,我一定要美美的。”

  “我那个时候真的特别在乎你,所以在走出机场和你拥抱的那一刻,我甚至忘了,我的行李还留在机场没有取。”

  我的眼泪顺势而落,“但是我觉得我做的那些真的好值得,你抱着我的时候,我的脸是干净的,我的刘海儿是带着花香的,我是幸福的,那么,丢了行李又怎样呢。”

  我轻喘着胸口的闷气,“后来我就在想,我温芯瑶,这辈子都不可能那么用力的去爱一个人了,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丢脸的事,除了嫁给你,我都不知道以后要怎么面对那些尴尬幼稚的回忆。”

  我摇了摇头,“可惜,那些我觉得特别骄傲的回忆,都是我一个人的故事。”

  这一长段的自述结束,顾致凡的面色由疑惑到紧张,到舒缓,到回忆翩翩,再到最后的愧疚。

  他企图拉住我的手,我侧身避开。

  他的嗓音颤抖,“这些我都记得,我还记得你为我过的每一个生日,还有我们每一次的短途旅行,还有……”

  我摇摇头,“可是那些我都没印象了,我现在记得的,只有你给我的伤害,还有你扎在我身上的每一根毒针,除了疼,我什么都不记得。”

  他的眼睛泛着湿润,“你以为我不痛吗?我……”

  他哽咽,大概是想不出搪塞我的理由。

  我退着步子就打算离开,他的手机却在这时响起了铃声,第一遍被他挂断,第二遍才接起。

  可能是他太紧张,电话接通的一刻,一不小心就按了免提。

  电话那头,我听到了洛雨熙的声音。

  “致凡!你在……”

  他紧张的挂断了电话,怯生生的看了我一眼,生怕我察觉到什么。

  我知道是洛雨熙,但我没戳破,笑了笑问:“同事打来的么,如果有事,就先走吧。”

  他的神色依旧紧张,手机揣进兜里之后,沉默了小一会儿,突然又对我说:“我今天去咱们举办婚宴的酒店了,会场的布置我已经和那头商讨完,明天我会接你去婚纱店,我陪你把婚纱选定,然后准备典礼……”

  我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交代这些事。

  我反问:“我们已经闹成这样了,你真的还要和我结婚吗?离婚不可以么?其实我知道,你也想摆脱我。”

  说到离婚,他的眼神开始闪躲,手指也紧张的在身侧摩擦。

  我看得出,他即将说出来的下一句话,是假的。

  “因为我爱你。”

  听了这句,我佯装平静的笑了笑,“快走吧,公司不是还有事么。”

  他点点头,一边后退,一边和我道别。

  而我心里清楚,他要去找洛雨熙。

  等着他的身影彻底消失,我撑在窗台一侧,眼神放空的望着楼下昏暗的停车场。

  而我万万没想到,五分钟以后,顾致凡会出现在那里。

  他开着我的小高尔夫,打开车门的一刻,不远处跟着走来了洛雨熙的身影。

  他们两人像是新婚夫妇那般,甜蜜的拥抱在一起,嘴唇与嘴唇相碰,缠绵而痴迷。

  我眼睁睁的看着两人上了车,甚至还在车里亲吻了好一阵,而顾致凡的脸上,带着我许久未见的幸福笑容。

  就像是,回到了两年前,我们机场拥抱的那一天。

  我苦笑着低头,从兜里翻出手机,这一刻的我应该把他们拍下来的,可是我的手机已经碎裂的开不了机。

  我瘫软的靠在墙壁一侧,原来老天爷都不肯帮我。

  我仰着头,尽量让眼泪盈在眼眶不要滑落。

  可是我的视线越来越模糊,最后模糊到看不清天花板的颜色。

  突然,有一双手顺着我的脖颈将我揽进了怀中,我的眼泪啪嗒啪嗒的向下落,浸染在面前的白色衬衫上。

  一片潮湿,两片潮湿……

  直到我慢慢缓过神儿,伸手推开眼前的这个人。

  我才看清他的面目。

  “不你打算对我的衬衫负责么?”

  他沉稳而浑厚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慢慢的,他伸手抹去了我眼角的泪花。

  “想哭就哭,我知道你难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