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 收拾恶人
作者大熊2017-03-01 19:154,460

  从小区里离开,我和谭霄羽就站在小区的保安室门口。

  我的手机已经被婆婆摔的面目全非,一通电话打不出,也没办法报警。

  我借了谭霄羽的电话,问了一个熟人如何起诉入室抢劫这一类的案件。

  挂了电话以后,我把电话塞给谭霄羽。

  她还在气头上,只要一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事,就气的直咬牙直跺脚。

  “怎么办,你到底要怎么处理。”

  我想了想,如果就这么单纯的报警,因为婆婆是我的家人,不管我怎么解释,警察都会觉得这是我们自家的矛盾,就算真的要处罚她,也没办法罚的我心里舒坦。

  现在要做的,就是取证。

  我搞不动婆婆,但我可以从她带来的那些刁民身上下手,要是能把他们弄进监狱里呆上几天,等着这些人一回乡里,顾家的颜面也就彻底失尽了,我看他们以后还怎么有脸来城里,更别说来我家里大放厥词!

  谭霄羽第一次觉得我脑子还算灵光,决定这么做的时候,她给她爸打了电话。

  伯父在市内有一个建筑公司,建筑公司里自然会有成批的工头和工人,既然我们两个弄不动那十多个人,那我们就找能弄的动。

  而实施这个计划,就必须将婆婆支开,只要她不在场,剩下的那些野蛮人,也就有口说不清了。

  失去了进入这个房子的借口,再加上被他们砸烂的家门和搞乱的室内摆设,想解释也解释不清了。

  为了能把婆婆支开,我好声好气的用谭霄羽的手机给她打了一通电话,我说我要好好和她谈谈。可是,她不仅不同意,还直接挂了我的电话,骂了我很多脏话,甚至拒绝接听。

  我和谭霄羽没办法,想来想去,只能用最后一招,也是迫不得已的一招。

  停掉家里的水电,逼迫婆婆来联系我。

  现在的天气少说也有三十五度左右,如果断了家里的水电,没了空调,我们看他们一屋子的人怎么活,到时候不用我联系婆婆,她自然会来找我!

  查到了供水供电公司的电话,我托熟人帮我把家里的水电全部暂停。

  此时我和谭霄羽就躲在保安室的附近,隔着不远,能看到家里的状况。

  没过二十分钟,别墅里断断续续的传出了喧闹声,婆婆以为是整个小区都停水停电了,还特意去隔壁家问了一嘴,结果人家不但不待见她,还让她赶紧从这个房子里出去。

  因为他们实在是太吵了,已经严重到了扰民的地步。

  婆婆吃了闭门羹,回了别墅以后,没多久,谭霄羽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我一看,是婆婆打来的。

  还真是,非得拿出点杀手锏,你才肯服软。

  第一通我没接,第二通我也没接,我非要让你们尝尝被热气熏蒸的感觉,让你们知道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故意拒接电话的一个多小时里,我和谭霄羽回了她的车,我俩一边吹空调,一边吃后备箱里的水果,心情好的不得了。

  这时,手机再次来了婆婆的电话,我觉得她被折磨的差不多了,就接了起来。

  出奇的是,这次她竟然没有朝我吼,态度异常的端正。

  “芯瑶啊,你现在在哪呢?”

  我一看她态度这么好,我就拽了起来,“你有事说事,别和我拐弯抹角!”

  她顿了一小会儿,说:“你把物业的电话给我一下,我有事要找他们!”

  哎呦,心思还挺细腻,电话一来不直接说家里没水没电,竟然拐着弯的管我要物业电话,怎么,怕我不给她电话,就让她这么渴着热着?

  她还真够了解我的。

  可惜了,物业他们根本不关这些破事!

  我没给她好脸,冷笑着说:“我说您这脸变的可比翻书都快!前一秒还要整死我呢,下一秒就心平气和的给我打电话了?怎么,你要物业的电话,是要修门啊?那我告诉你,小区物业还没发达到那种程度,你要是想解决,那我给你个电话,绝对药到病除!”

  婆婆在那头没说话,我顿了两秒,“你打110,警察叔叔会帮你!”

  话落,我就挂了电话,我都能想象到她在那头气急败坏的模样。

  而谭霄羽反应更大,捂着肚子就开始大笑。

  等着笑够了,谭霄羽拿起她的另一部手机,看了看短信说,“我爸那头帮我联系工头了,一会儿能来二十多个人,到时候一窝给他们端了!”

  我摇摇头,“先不急,好戏还在后面。”

  十分钟以后,婆婆硬着头皮又给我来了一通电话,不过这次态度就没上次那么好了,一接通就冲我喊了过来。

  就是嘛,这才是她真正的样子,刚刚那么温柔,我都不适应。

  我听着她在电话那头骂了好一会儿,等着她骂够了,最后问我一句,“温芯瑶你个骚货!家里的水电是不是你故意停的!”

  我在这边忍着不笑,“没有啊,明明是家里欠费给停了水电,你往我头上赖什么?”

  婆婆大骂:“那你还不赶紧去给我交钱!你想热死我渴死我吗!”

  我真想说,对啊,恨不得你就这么死了算了。

  我保持冷静,一字一句的说:“你呢,如果不想热死渴死,就自己去交水电费,我估计欠的也不多,也就不到一千块钱,交完了,你就好好住着,绝对渴不死你。”

  我心想,她那么死扣的一个人,别说一千块,一百块她都未必能拿。

  她骂道:“我凭什么给你交水电费!房子你也有份,要交钱也得是你交!”

  我呵呵,“你这时候知道房子是我的了?刚刚和我颐指气使的吵架的时候你想什么了?你都说了,房子是你儿子的,是你的,是你们全家的,那你就去交钱啊!”我冷笑,“对了,还忘了告诉你,这附近啊,最近总闹事,我看家里那门也被砸的是彻底关不上了,要是劫匪发现了你们不关家门,铁定带着一帮人去抢你们!到时候别说家里值钱的摆件,就连你们身上那块八毛的,我看也留不住!”

  婆婆被我说的彻底发了疯,她左一句右一句的骂我,让我交钱修门,让我交水电费;然后隔了一会儿,她又开始讨好,说她一个老人家什么巴拉巴拉的。

  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善变的人,和顾致凡一样,臭味相投。

  后来我实在不想听她说话,就一边和谭霄羽打平板里的游戏,一边把电话外放,声音调小。

  一把游戏关卡结束,电话那头没了动静,我估计她是说累了,我拿起手机,冷静道:“说完了?说完我就挂了,我这电话费也挺贵的!”

  突然,婆婆在那头服了软,“温芯瑶我们谈谈,你刚才不就打电话说要和我谈么!好,我现在和你谈!”

  我一听,这个老太婆终于松口了,我和谭霄羽对视一笑,给她下了个套。

  “好,那你现在来城南的陪你咖啡馆,我现在就在这儿,在这等你!”

  婆婆一听,立马不愿意,“城南?我坐公交就得两个小时,你让我一个老太婆去找咖啡店,你故意为难我呢?”

  我笑道:“那怎么的?你让我交水电费,我还得上赶着帮你吗?拜托,我的好婆婆,你觉得说的通么?”

  她在那头不说话,我继续道:“我现在有身孕,没力气走,只要你来,我就带着你去交水电费,费用我出。”

  婆婆一口咬定,“好!那我现在就去!”

  挂了电话,我和谭霄羽击了掌,这个老太婆,终于上钩了。

  我们俩特意把车子开远一些,坐在车里观察家里的状况。

  果不其然,婆婆是带着大哥一起走的,估计也是怕我耍诈欺负她吧!

  也真是搞笑,我可没她那么低贱下流!

  婆婆和大哥的身影消失在小区,我和谭霄羽下了车,我在这时给大嫂打了一通电话,让她现在出门呆一会儿,毕竟我不想让一个善良的人牵扯到这场事故当中。

  当然,我没告诉她原因,不过大嫂也没多问,估计是猜到了什么,一句话没说就同意了我的建议,一个人出了门,往小区外的广场溜达去了。

  现在别墅里就剩下那些不知好歹的难民,我和谭霄羽觉得现在的时间差不多了,就让之前联系好的工头来了小区。

  在这之前,我还给小区保安塞了红包,让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钱的确是万能的,从事情发生到最后,保安当真是一句话都没说,就安安静静地在保安厅里的吃东西睡觉,直到警察来了,他都没出来说一个不字。

  那些工人来的时候,一个个都气势汹汹的,他们手里什么都没拿,不过赤手空拳,也够吓唬吓唬那些小老百姓了。

  其中一个领队的工头和谭霄羽问了好,估计是谭霄羽叔叔辈的亲戚,见面的时候格外亲热。

  谭霄羽同大家打过招呼后,直接放话:“各位叔叔哥哥,一会儿进屋以后,你们该拍照的拍照,该检查的检查!我闺蜜家里有不少值钱的小东西,如果发现有谁偷拿了什么,你直接就给他揪出来,最好录个相。咱们做的不是亏心事,如果不是那些人欺人太甚,我也不会让你们过来帮我这个忙,多谢了。”

  谭霄羽身上就是有那股子的江湖英雄气概,和他们交代完,大家都纷纷点头说没问题,说既然是老板闺女的事,就是他们的事。

  的确,这些工队的人,都是跟着谭霄羽父亲十几年几十年的老战友了,我听谭霄羽说过,她父亲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事,就是打江湖不忘兄弟情谊,别看他们是干粗活的,但是每个人手里都不贫瘠,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笔小积蓄。

  十几年呢,他们的天下纯粹是用双手打拼出来的。

  不过说真的,照比这些人,我觉得像顾致凡那样的人渣,真的是白活了!他还不如这些踏踏实实勤恳努力的工人,他除了骗我的钱,骗我父母的欢心,真的没有任何可以拿出来炫耀的优点。

  人渣也不过如此了。

  交代好所有的事,我们就静等证据到手,因为起诉入室抢劫这一类的案子,最需要的就是证据。如果单枪匹马的找警察往里冲,证据没抓到,可能还会落个婆婆的反向诽谤,说我殴打老人,说我以强凌弱。

  还不如直接将人证物证递交到警察面前,谁是谁非一目了然。

  而等着婆婆来回往返的这四个小时里,她所谓的这些“亲戚”,早就已经锒铛入狱了。

  接下来的作战时间内,我和谭霄羽就站在别墅不远处,眼睁睁的看着屋子里的那些人,被打包扔了出来,工人们自称是搬家公司的,说是来收拾房子。

  里面的人口口声声说房子是他们的,还执意不肯让工人们进,可惜他们人力单薄,根本无济于事。

  要不我找这些壮汉来做什么,你们以为人家是吃闲饭的吗!

  屋子里的人一个接一个的被抬了出来,整个小区里乌烟瘴气,辱骂声嘶吼声不断。

  隔壁邻居有走出来看热闹的,不过看到这些刁民被轰了出来,纷纷竖起了大拇指。

  看样子,邻居们也很是讨厌这些人。

  等着人被清理的差不多了,工人们也拍的差不多了,谭霄羽代替我走到了那些人的面前。

  她双手抱在胸前,一脸凶煞的说:“我都告诉过你们了,这房子是我闺蜜的,不是刚刚那个老太婆的!你们不信就算了,现在还敢公然叫嚣?”她把目光挪到了一个小年轻的身上,指着他兜里藏掖的一个艺术品瓷碗,“还有你,偷东西?你知道这个瓷碗值多少钱吗?这一项罪名就够你多蹲几年牢狱了!”

  谭霄羽冷笑,“我告诉你们,警察现在已经在路上了,你们谁要是想怨,就去怨那个该死的老太婆!你看人家多精啊,知道警察要来了,带着儿子就跑了!难道你们还看不出来这里的猫腻?呵呵,这房子根本就不是她的,亏你们还把她当神一样供着!”

  话落,地上的那些人乱成了一片,有想要跑的,还有站起来和谭霄羽说理的,硬说这房子是婆婆的,还说这话是婆婆亲口和他们说的。

  谭霄羽脾气硬,下令让那些工人给他们团团围住以后,放话道:“告诉你们,他们顾家就是个穷光蛋,房子没有车子没有,就连他儿子的工作都是靠舔女人得来的!等着你们从监狱里出来的时候,好好和你们的父老乡亲说一说,这顾家人,没你们看的那么风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