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偶遇阮修辰
作者大熊2019-04-03 15:583,490

  婆婆和车主谈判的过程里,顾致凡一直守在旁边做评断,谁都没想到,婆婆最后会狮子大张口,向车主索要十万元的手术费。

  最后因为婆婆的态度实在太蛮横,车主出于无奈,向警局报了警。

  顾致凡一开始还站在婆婆那边的,后来发现人家报警,立马变身墙头草,说是要私下和解,意思是让车主少赔点钱,毕竟是他先开车撞人的。

  我一听,这顾家人当真是没有三观!

  是,车主撞人的确不对,但是人家已经带着大嫂在医院里里外外的做了检查,付清所有医药费不说,还主动赔了三千块的抚恤金。

  这还不够吗?

  我真不知道他们母子俩到底要作死到什么程度。

  后来事情越闹越僵,搞得医院的院长都被迫出面,也真是够丢人的。

  院长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在得知婆婆的事情之后,见面的第一句话就以专业的态度表明了大嫂的卵巢肿瘤和人家车主没关系。

  可婆婆是真的不知天高地厚,冲着院长就凶了起来。

  “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医院里面有黑幕,你们都是窜通好的,就是想合起伙来欺负我一个老太太!你以为我在医院没认识的人吗?我亲家就是这医院里当官的!我现在就让我亲家出面,好好和你们算账!”

  这话一落,我当即慌了神,她是神经错乱了吧,她想害死我妈么?和她说话的人可是院长啊!医院最大的领导,她竟然拿我妈当挡箭牌!

  我立马就在病房里给我妈打了电话,让她现在有多远就躲多远,省的被卷进这场战争里!

  门外,婆婆指着我就喊:“温芯瑶!你马上给你妈打电话,让她下来帮我说理!我就不信了,他们仗着人多就能欺负我们了?”

  我站在原地没动,心里不禁的呵呵……

  婆婆看我没反应,再一次冲我喊了过来:“我让你给你妈打电话你没听见啊!你是想让这些人气死我吗?”

  我看着她那副肮脏的嘴脸,两步走到门口,直接喊出了心里话:“做错事的人是你!大嫂出车祸,车主已经仁至义尽了,卵巢肿瘤和车祸能有什么关系,你能别借机诬赖好人吗?还想找人帮你说理?你觉得你有理可说吗?”

  话落,婆婆气的上气不接下气。

  顾致凡看我公然和婆婆做对,冲着我就喊了过来:“温芯瑶你疯了你!你和我妈喊什么!”

  我指着自己的胸口,“我疯了?我看疯的人是你们!你明知道你妈做错了事,还要这样包庇她,你知道你们有多可笑多无知吗!一个卵巢肿瘤都能赖到车祸的头上,那我倒是要问问,是谁怂恿大嫂来的城里,如果她今天没来,会在火车站出车祸?会闹出这么多无厘头的事?”

  我冷笑:“你妈讹诈车主的事我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反倒是大嫂来城里的事,如果不是大嫂亲口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妈竟然想让别人住进我的新房!”我死死的捶着胸口,“我好端端的一个房子,莫名其妙的多了你爸妈和你哥哥嫂子,你觉得这是人办的事吗?那是我的房子,她有什么资格这么做?她有什么资格!”

  话说到这,我已经彻底失控,声嘶力竭的呼喊声,让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而我也猜得到,此时的自己有多狼狈,多面红耳赤。

  顾致凡这次也的确是被我激怒了,他两步站到我面前,指着我的鼻梁斥责:“家里的事你少在这儿说!你别忘了,那房子的房产证上还有我的名字!家里住谁,我说了算!”

  我嗤笑,“你说了算?顾致凡,你可真够不要脸的,我家的房子你拿一分钱了吗?那房产证上之所以会有你的名字,都是你和你妈抢来的!别把自己说的那么好听,你就是个吃软饭的凤凰男!”

  凤凰男……这隐匿在我心里太久的三个字,终于被我说出了口。

  对啊,顾致凡他不就是个凤凰男么,之前那么久,我明明早就看清了他的本质,却还是一直在为他开脱。

  犯傻的人,真的只有我自己而已。

  周围,空气在瞬间开始凝结,所有人都在聚精会神的看着这出好戏,谁都没想到,一场碰瓷儿的背后,还有这么狗血的婚姻闹事。

  多讽刺,多好笑。

  我觉得此刻的我已经没办法继续争吵下去了,平复着胸口的怨气,转身就打算离开。

  忽然,顾致凡一把拉住我的手腕,他狠力的朝着墙壁的方向甩去,“嗡”的一声,我的后背撞在了墙面,感觉五脏六腑都快震碎了。

  顾致凡抬腿就要踹我,而在这时,那个一直保持沉默的车主,一拳就砸在了顾致凡的脸上。

  伴随着顾致凡的一声低吼,这两个男人如同猎豹那般,开始了一场没有原由的厮打。

  院长见此景,急忙叫着隔壁房间里的医生出来拉架,在四五个男人的阻止下,才好算把顾致凡和车主阻拦开。

  车主的眼神冒着火光,恨不得一手将顾致凡撕裂。

  顾致凡被打的比较惨,眼睛嘴巴没一处是完好的,不是肿了就是被打出了血,脸上泛着暗红的淤青。

  “打女人?你可真好意思下手!”车主嘲讽的冲着顾致凡骂了过去。

  顾致凡不服气,动着身子就还要上手。

  可惜,他真的是虚有其表,一点力气都没有。

  就算有力气,也应该被洛雨熙那个小三给吸光了吧!

  我走到车主旁边,扶着他的身子就打算去注射室给伤口消毒。

  顾致凡见我帮外不帮亲,狠狠的就骂了过来:“温芯瑶你这个荡妇!你特么给我回来!”

  说真的,这是我第一次听到顾致凡这么不留余地的辱骂我,而刚刚他对我施暴,也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我没回头,扶着车主就下了楼,真的,我再也不想回到这里了,再也不想看见顾致凡和婆婆的那张嘴脸,恨不得直接就在这里和他们断绝关系。

  可现实告诉我,这真的太难了。

  去了二楼的输液室,一个小护士帮着我们做了消毒处理。

  车主貌似是个很能忍的人,不管消毒水有多刺激,他都没什么反应,反倒是那样一种态度,让人觉得他很刚强,同他那有点奶油小生的外貌相比,实在是太不一样了。

  我帮着护士给他做了包扎,随口问道:“谢谢你刚才出手帮我,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他很随意的耸耸肩,模样潇洒,“单泰铭,你呢?”

  “我叫温芯瑶。”

  “多谢你刚刚帮我说话。”

  “谢谢你出手相救。”

  我们两人相视一笑,彼此间的气氛很是轻松,好像就这么自然而然的相识了,虽然过程很狗血。

  做完了伤口处理,我送他到了医院门口。

  “单先生,今天的事实在是给你添麻烦了,我婆婆……其实就是在无理取闹,你直接让警方处理就可以,你做的已经够多了。”

  他背着光线冲我点点头,但刚走几步,又折了回来:“你不走吗?还要回医院?”

  我想了想,现在回去,除了挨骂就是挨打,甚至是更多其他奇葩的事情。

  我说:“我也走,我打车走,你呢?你车子还能开吗?”

  他摇头,“我车被扣押了,因为刚刚报了警,我在等我朋友,要不你和我一起走?顺带捎你一程。”

  我刚要拒绝,结果,横道边立马停下了一辆宾利。

  车子鸣了两声笛,单泰铭冲着车摆了摆手。

  他回头,对我说:“我朋友来了,跟我一起吧!”

  我还没做好决定,结果他直接拉起我的手腕,“走吧,你自己的话,我怕会有危险。”

  我蓦然的跟着他一路前行,心里还是挺尴尬的。

  不过上了车以后,更尴尬了。

  我是怎么都没想到,开车的人,是何管家……而副驾驶上,是阮修辰……

  我一下就懵了,半个脑袋探在车里,身子僵硬在车外,不知道是该进不该进。

  单泰铭从后面推了我一把,催促说:“想什么,上车啊!”

  我一个前扑就趴在了座位上,一声惨叫后,前座的阮修辰冷冷的回头看了我一眼。

  他一句话也没说,也不好奇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反倒是何管家比较惊讶,一脸慈祥的对我说:“很巧啊温小姐,又见面了。”

  呵呵,是啊,又见面了,我就是削破脑袋,也想不到单泰铭的朋友会是阮修辰……

  看来,这个单泰铭挺不简单的。

  我端端正正的在车里坐好,单泰铭随口冲阮修辰介绍说:“这是我一个朋友,一会儿顺路把她送回家就行。”

  阮修辰冷的不能再冷,“知道。”

  我憋着一股气,整个人也是尴尬到不行,等着车子开了以后,我才鼓起勇气的和他说了一句话。

  “阮总,对不起,又给您添麻烦了。”

  阮修辰压根就没搭理我,头都没回,像个机器人一样的坐在那里,我都纳闷,他到底是不是人类啊?

  单泰铭看我俩认识,立马好信儿的问:“你们认识?”

  阮修辰没说话,我在一边点了点头。

  能不认识吗?那可是我的衣食父母啊,我还指着他给我发工资呢!

  那可是我的金主!

  单泰铭若有所思的想了想,随口道:“小温,你家在哪?我们在哪里停车比较方便?”

  可是我刚要开口,阮修辰就破天荒的说了话。

  声音依旧冷的要命,但还是蛮好听的。

  “温小姐晚上如果有时间,帮我去别墅照看一下阮北。”

  他这是在征求我的意见吗?还是命令?我怎么一个问号也没听出来?

  我急忙点头,“好,没问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