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我死都不会借给你
作者大熊2017-03-01 19:153,258

  北北听说我要去他家,第一时间就拿着小板凳守在了家门口。

  他坐的一本正经,手里握着个空玻璃杯,也不知道此举是为何意。

  车子进了别墅,一下车,北北就扒拉着两条小腿飞奔了过来,两手高高的举着玻璃杯,眼神渴望:“我的花生奶呢,瑶瑶,我的花生奶呢!”

  花生奶……这个小毛头竟然还记得那个味道呢?我还以为他忘了。

  我刚想说今天没做,何管家就帮了我。

  “温小姐,家里有刚买的花生,如果你会做,可以用家里的厨房。”

  我回头,特意看了一眼冰山脸阮修辰,也不知道他是否介意我使用他家厨房。

  阮修辰没说话,眼神一带而过的在我身上游走,随后转移话题,给了何管家指示。

  “十分钟后出发。”

  何管家点着头,“好的,阮总。”

  阮修辰步伐轻缓的进了别墅,阮北北就抱着我的大腿不停的乞食,“瑶瑶,我的花生奶啊……”

  “做做做!我马上就给你做!保证让你喝个够!”

  阮北北咧着小嘴笑的十分开心,那两颗大门牙都掉没了,还要吃呢。

  身后,单泰铭停好车进了大院,他一把抱起阮北北,举到空中说:“你小子,想没想我啊?”

  阮北北淘气,一手将玻璃杯塞到了单泰铭的衬衫里,很是不耐烦,“你快放我下来,瑶瑶要给我做花生奶了,没空陪你玩!”

  哈哈哈……到底是谁陪谁玩啊……

  单泰铭一脸黑线,挠着小家伙的胳肢窝就要胁,“几周不见,你脾气真是臭的和你爸越来越像了!”

  阮北北撇过头,伸手就冲我求助,“瑶瑶,抱我!”

  我接过阮北北,放到了怀中,他趴在我肩头,冲单泰铭翻白眼,“我现在可是有救兵,你以后不能再欺负我了!”

  单泰铭奇怪的看着我,眼神里有着一知半解的疑惑。

  “小温,你怎么搞定他的?这家伙可从来不和女人亲近,你把他收买了?”

  我摇摇头,开玩笑的说:“可能是因为我会做花生牛奶吧……”

  他耸耸肩,“我假装信了。”

  去厨房忙碌的时候,何管家特意给我列了一个阮北北睡前事项清单。

  上面林林总总的从洗漱到睡前故事讲到了第几章,都写的明明白白。

  我深吸一口气,这简直比专业保姆还要费心。

  听何管家的意思,阮修辰他们三人今晚要外出参加一场商业聚会,所以回来的时间不确定,只能麻烦我一整晚都住在阮家。

  索性我也没什么事,住哪里都一样。

  等着他们一走,我就开始在厨房大显身手,阮北北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一把蜡做的“宝剑”,一边挥舞一边在我身边转悠。

  整整两个多小时,我的耳根子都没清静过。

  他精力怎么就这么旺盛?小孩子都不会累吗?

  花生奶快要做好的时候,阮北北围着个小围嘴就迫不及待的坐到了餐桌上,小眼睛一闪一闪的盯着我的煮锅,生怕我独吞了。

  除了花生奶,我还给他做了一些西式餐点。

  端到餐桌以后,阮北北直接递给我一部手机,说:“你给我爸发一个视频,我要让他嫉妒我!”

  让你爸爸嫉妒你?小子,你爸爸现在说不定正吃着满汉全席呢!

  从通话列表里找到了“老阮”的备注,我发了一个facetime过去,把手机支在桌面上,我去厨房拿了沙拉和番茄酱。

  回来时,小北北正一脸荣光的敲着碗筷,对着手机镜头说:“老阮,你看,这是瑶瑶给我做的晚餐!你不回来真是可惜了!”

  我撇着头往屏幕上看了一眼。

  阮修辰此时正在酒店房间,眉头微蹙的看着床上的四条领带发愁。

  看样子,他是在选合适的搭配,一会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晚宴。

  小北北闷了一口热乎乎的花生奶,赞叹着:“好好喝呀!老阮,要不要给你留一点?”

  屏幕上的阮修辰很冷静的看了一眼镜头,随意道:“甜的不能吃太多。”

  “那我到底给不给你留啊!瑶瑶下次做,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阮修辰挑了一个红色的领带,“随你。”

  我在旁侧搅拌着蔬菜沙拉,心想着这对父子还挺讨趣的,貌似平日里一向严肃的阮修辰也没那么不可靠近。

  他和自己儿子说话时,就像是在和哥们对话。

  我把沙拉放到北北手边,用勺子刮了刮碗里的沙拉酱,嘱咐说:“多吃蔬菜,甜的少吃一点,我看你已经在掉牙了。”

  阮北北压根就没听进去,抱着玻璃碗就冲阮修辰炫耀:“老阮你看,我还有沙拉吃!”

  阮修辰抬起头,拿着那个红色领带在胸口处比量了几下,然后又否决的放回了原位,继续观察。

  看来,再完美的人也有缺点,比如阮修辰,不懂颜色搭配。

  我偷偷撇了一眼屏幕,然后小声的在北北耳边嘟囔了几句话。

  我以为北北能委婉的表达出来,结果谁知道,这小家伙可能是吃嗨了,直接对着屏幕里的阮修辰就喊了过去:“老阮,瑶瑶说了,你这套衣服要配蓝色的领带!红色的不适合你!”

  我一脸黑线,你不要提我的名字好吗?就当是你自己说的好吗!

  屏幕里的阮修辰一脸茫然,他一定没想到,我会贱兮兮的去偷看他和阮北北的视频通话。

  我以为他不会采纳我的意见,结果两秒后,他竟然真的选择了蓝色那一条,并整整齐齐的系好。

  我松了一口气,好在他没生我的气。

  视频通话快结束时,我安静的在一边拨着剩下的花生,北北冲着镜头挥了挥手,道着晚安。

  不过临着挂断的前一刻,我还是在手机里听到了冷冷的命令。

  “温小姐,阮北的伤口记得换药。”

  我刚要回应,阮北北就手快的按了挂断。

  他一脸无辜的看着我:“哎呀,手快了……”

  我笑了笑,伸手抹掉他嘴角的花生奶沫。

  北北舔了舔嘴,“瑶瑶,以后你每天都来我家吧,你只给我一个人上课就可以了,我爸养的起你。”

  养我?这个词怎么听的这么别扭。

  我随口问道:“你妈妈呢?一直不在家吗?”

  阮北北的脸色有些差劲,“我没有妈妈,生下来就没有,你不知道么?”

  我……真不知道……

  我咽了咽喉咙,“对不起啊小北北,阿姨真的不知道……”

  北北鼠标大的小手拍在桌面上,假装生气,“罚你每天给我做好吃的!”

  我摸了摸他的额头,还真是个让人又恨又爱的小朋友。

  原来,阮北北是没有母亲的,我到今天才知道。

  环顾着整个一楼大厅,一股单身汉的味道顿时袭来,也难怪了,在这个家里,是一点女人的痕迹都没有。

  我拉着北北去刷牙洗澡,回到卧房时,床头柜上的绿药膏已经用了一半。

  看样子,阮修辰真的有把我的话听进去。

  彻底把阮北北哄睡着,已经是傍晚十点。

  我打算去客房休息,可谁知,手机在这时闯进一条短信。

  是来自银行的帐户余额提醒。

  两分钟前,我的储蓄卡被人划走了五万块钱。

  我一慌,急忙回房间翻了翻钱包,我的工资卡还在,可卡里的钱数却发生了变化。

  抛除丢卡的可能性,我想应该是有人通过网络银行转走了我的钱。

  而能猜到我网银密码的人,除了顾致凡,应该没有别人了。

  我急忙给顾致凡打了电话,结果那边是他的冷嘲热讽:

  “还知道给我打电话?你和那个肇事车主逃跑的时候,不是挺开心的么!”

  我直入主题:“我卡里的钱是不是你转出去的?”

  他装疯卖傻:“什么卡里的钱?我怎么听不懂?”

  我立马嘶吼:“顾致凡你别和我装傻!能知道我密码的人,除了你不会再有其他人!”

  他冷笑:“所以呢?你现在要怎么样?和那个车主一样,报警么?”

  “顾致凡,你没资格动用我的私人财产!你这根本就是偷抢!”

  他笑了笑,回答的理所当然:“我偷抢?如果不是大嫂要手术,你以为我想用你那两个破钱?今天都是因为你帮着肇事车主说话,所以才会让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

  我崩溃,“因为我?你们顾家无理取闹,现在竟然赖到我头上?抢走我的工资不说,还想让我来承担后果?”

  他讪笑:“家人有难,你还能见死不救吗?”

  “家人?你好意思说家人?未经我的允许就转走我的钱,你觉得你做的那些破事,是家人应该做的吗?”

  顾致凡没再说话,而我已经气的语无伦次。

  最终,顾致凡稍有松口,“好,我知道你不愿意出这个钱,那就当这钱是我借的,大嫂的手术一结束,我就还给你!”

  还?你拿什么还?

  我声嘶力竭的冲着电话大吼:“顾致凡你把钱还给我!我死都不会借给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