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防火防盗防婆婆
作者大熊2017-03-01 19:153,445

  506号病房门前,辱骂声嘶吼声不断,很难想象,此刻躺在病床上的嫂子是什么心情。

  我和谭霄羽站在楼梯口,进退两难,本来是想尽力在手术的事上帮帮嫂子,可现在闹这么一出,根本插不上手。

  而且婆婆的言辞和举止太过偏激,医院的医生都看在了眼里,如果日后进行手术,恐怕谁都不愿接手这个烂摊子。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身后的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我下意识的回过头,看到了行色匆匆的顾致凡。

  他瞧见我,立马凑了上来,“你和咱妈说了没?手术的事好安排吗?”

  我顺手指了指走廊里侧,冷着声,“你告诉我,怎么帮?”

  顾致凡看过去的时候,脸色真的是由平静过度到难堪,最后那铁青的脸,也着实暴露出了他的不耐烦。

  看样子,他也知道他母亲的做法有多拙劣。

  我拉着谭霄羽就准备离开,“等你把你妈处理明白再说吧!如果想尽快手术,那就别让你妈在这里干扰工作,否则我也无能为力。”

  可顾致凡一把拉住我的手腕,他将一袋子的早餐放到我手中,说:“你帮我去病房里照顾一下我大嫂,我妈那边我来处理。”

  身后,谭霄羽冷嘲热讽,“呦,知道给嫂子买早餐,就不知道给你媳妇买啊?我们两个大老远的开车过来,也没吃饭呢。”

  顾致凡脸色一绿,强压着情绪,“这件事处理完以后,我请你们吃饭。”

  谭霄羽冷哼一声,“谁特么稀罕。”

  谭霄羽拉着我就往病房的方向走,留着顾致凡在那里生闷气。

  我们俩人越过层层人肉围墙,推推搡搡,终于到了门口。

  婆婆就躺在门口的位置,死死不肯挪地。

  我想跨过去进到病房里,可根本就下不去脚,地上零零散散的摔了好多东西,甚至有医院里面的摆件。

  我和谭霄羽无奈的对视了一眼,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这时,身后响起了一个好听的男声:“所以你到底想怎么样?检查也做了,现在已经没有我任何责任,你还想让我赔偿什么?”

  我回头,一个二十五六的男人站在那里,一身的西装革履,皮肤白皙轮廓精致,看上去应该是个很通情达理的人,长相很让人暖心。

  婆婆就躺在地上,继续耍无赖,“我儿媳妇就是被你害死的!你欺强凌弱!撞了人不赔钱,还想要推卸责任!你这种人会遭天谴的!”

  那个男人一脸的无奈,皱着眉头简直是无话可说。

  的确,一个卵巢肿瘤,到底要绕多少个弯,才能和车祸挂上钩呢!

  这时,婆婆在地上再一次哭喊,“我儿媳妇要是因为这事儿没了命,我可怎么和我大儿子交代啊!我可怜的儿媳妇啊!”

  她一边说,一边拍着自己的大腿。

  看到这一幕,我在心里一万遍的感慨,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啊,儿子和妈,都这么会演!你说你们怎么就没去当演员呢?完全本色出演就可以了!

  一旁,谭霄羽实在是看不下去,她弯身就扯起了婆婆的手臂,声音硬气:“我说老太太,你儿媳妇没死呢!她好好的在我旁边这站着呢!你要是再这么闹,里面那个可能就要被你闹死了!”

  谭霄羽说话向来不客气,也绝不饶人。

  婆婆看了谭霄羽一眼,然后又将视线死死的落在了我身上,她的眼神立马精神,站起来便抓着我的手臂说:“芯瑶,你快把你妈叫出来!你妈不是医院的大领导么,你让她出来,只要她说你嫂子的病是车祸造成的,我看他们这些混帐东西还怎么狡辩!”

  呵呵,我缺心眼吧,我帮你说话?

  谭霄羽在一旁笑出了声,接着义正严辞的开始忽悠婆婆:“好啊!既然你想解决事情,那就心平气和的来谈判,你现在搁这里闹是什么意思,演戏呢?我看啊,你再这么演下去,警察都要来看戏了!”

  提到警察,婆婆还真就收敛了一点,她有些犹豫,但想了一会儿后,眼神发贼的盯了一眼那个车主,说:“好,这件事我们慢慢谈。”

  得到了婆婆的松口,谭霄羽回身冲着那些看热闹的人说:“得了,散了吧!小打小闹的,没什么可围观的!”

  顿时,那些人纷纷作鸟兽散,不过人潮褪去之后,走廊另一头,我就看到了顾致凡带着我母亲朝这边走了过来。

  我晕,他脑子到底是被门挤了还是短路了?明明我已经和他说的很明确了,不要在这个时候去找我妈,他是想让我妈的名声就此抹黑吗?走廊里那么多患者看着呢,他到底几个意思?

  谭霄羽也看傻了眼前的状况,她盯着渐渐朝我们走来的顾致凡,嘴里骂道:“妈的,他特么是脑残吗!”

  是的,没错!

  等着我妈和顾致凡走到病房门前,我直接站到我妈身边,扯着她胳膊小声说:“你这个时候来干什么!让别人看见了多不好!”

  我妈一脸为难,“我现在还不知道事情是这么回事呢,致凡求着我来的,我也不能不来啊!”

  顾致凡啊顾致凡,你可真够缺德的。

  我拉着我妈往一侧拽,“你先回办公室,这里不需要你。”

  可婆婆看到我妈后,立马就冲到我妈身边,“哎呀芯瑶妈啊!你可算来了!你可得帮我做主啊,我这大儿媳妇啊,眼看着就要……”

  说着,婆婆就哭了起来,我妈本来就是那种特心软的人,一看婆婆哭就更受不了了。

  她立马就要去安慰婆婆,我直接阻隔在两人之间,对我妈严肃道:“你马上回办公室!”

  婆婆不算完,拉着我妈就不松手。

  真的,她想害谁都行,但我妈清清白白在医院这么多年,如果她企图让我妈开口给她做什么狗屁证明或是怂恿我妈站在她那边,我死都不能让。

  “你给我松开!”我一把拉开了婆婆的手,活生生的把她推到了一边。

  我妈有些生气,觉得我行为太鲁莽了,我回头递给谭霄羽一个眼色,让她带我妈离开。

  谭霄羽机灵,拉着我妈就强行回了楼上的办公室。

  只是这两人一走,婆婆和顾致凡就开始对我吹胡子瞪眼。

  好啊,你们随便生气,反正别想拖我妈下水!你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最好折腾到警局去!

  我不说话,门口的婆婆怒火中烧伸手就要扇我,眼看着巴掌就要落地,突然,我的面前窜出了一只手。

  皮肤白皙,修长有力。

  我侧头,原来是那个年轻的车主。

  车主似乎沉默了好久,他脸色稍差,漠然的说:“你口口声声说护着自己的儿媳妇,却还要动手打人,这是什么逻辑?”

  婆婆狠瞪着眼,顾致凡也一脸茫然。

  我转头对着那个车主说了一声谢谢,然后进了病房。

  我把早餐放到了床头柜上,发现嫂子正蒙在被子里偷偷哭泣。

  我轻轻碰了碰她的被角,说:“你还好吧……”

  她不好,一点都不好。

  在此之前,我和嫂子从未碰过面,最多的接触也不过是相片而已。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在被子掀开的一刻,我看到她的脑门上,有着一道不深不浅的疤痕,似乎有些年头了,很是显眼。

  我心里一咯噔,假装不去注意。

  嫂子哭的很凶,从被子里出来的时候,一直不停的念叨自己不会再怀孕了,说自己以后如果生不出儿子,一定会被婆婆赶出家门。

  听她说这些话,起初我还有些不相信,但看看门口那恶毒的婆婆,也就理解了她这种恐惧的心态。

  我将早餐一盒一盒的打开放到她手边,安慰着:“先吃点东西吧,吃饱了,你才有力气手术治病。”

  她的眼神锃亮,“我真的能手术吗?”

  对于这个问题,其实我并没有什么答案,但在那样一张质朴无华的脸庞面前,我点了点头,“对啊,而且手术会很成功的。”

  嫂子开始闷头吃东西,鼻子一抽一抽的。

  我有些心疼,转头看向门口时,顾致凡正在和那个车主谈判,婆婆就像是个监听一样,寸步不离的守在旁边。

  我是真不知道,这事有什么可谈的。

  突然,正在吃饭的嫂子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她红肿着眼盯着我说:“弟妹,你本人比我在照片上看到的要漂亮多了,你们城里人的皮肤可真好!”

  我笑了笑。

  她继续道:“不过,如果我手术治病了,以后谁去你家照顾你和致凡的生活起居啊?”

  我一愣,“谁让你来照顾我和顾致凡了?”

  嫂子一脸天真,“婆婆让的啊!她说你们家的房子可大了,她一个人收拾不过来,让我搬到城里住,等着致凡他大哥那边的农活一忙完,也来城里找工作!婆婆说这是你和致凡的意思!”

  我眼神即刻灰暗了下去,“她真这么说的?”

  “对啊!可谁知我这一来,就出了这么大的事……”

  我幽幽的叹了口气,拿着电话就走到了窗边,直接拨通了谭霄羽的号码。

  那头一接,谭霄羽喊道:“你楼上楼下的打什么电话,你妈已经被我看住了,不会下楼掺合他们那点破事的,放心吧!”

  我冷冷道:“你现在去我爸那里拿我家婚房的钥匙,一个小时内,把婚房的门锁全给我换了。”

  谭霄羽愣了半晌,“就是你爸给你的那个小复式?”

  “对。”

  “你疯了?换门锁干什么?”

  我回头,看了一眼门口那对让我恶心至极的顾家母子。

  “防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