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碰瓷儿
作者大熊2017-03-01 19:153,249

  在谭霄羽家睡下的这一晚,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出现了很多人,甚至有那个一面之缘的阮修辰。

  大概真的是应了那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早上苏醒时,我是被谭霄羽用抱枕砸醒的,眼睛一睁,她就将我的手机举到了面前,气汹汹的:“拜托,一大早上七点就给你打电话,这人谁啊!”

  我看了一眼号码,是我婆婆。

  我狠狠的叹了口气,眼睛还肿的没能完全睁开,接起电话时,那头响起了她浓厚的方言:“芯瑶啊,你现在在哪呢?你嫂子出车祸被送到城里的医院了,你赶紧来医院一趟!快点!”

  我嫂子?也就是顾致凡他哥的妻子……

  我现在还有点迷糊,尽力让自己清醒后,理清思路反问道:“顾致凡呢?家里出事你告诉他了么?”

  “没告诉呢啊,这不是你妈在医院工作么,我寻思你妈正好能帮上忙。你赶紧把这事儿告诉你妈一声,让你妈帮我们想想办法,这医院的手术费实在是太贵了,我看这帮医生就是在忽悠我们!我知道医院内部都是有说法的,你让你妈出面,这样你嫂子看病还能便宜点!”

  我就呵呵了,现在想到我了?前两天还扇我巴掌占我家房子呢,现在出了事,就跟没事人一样的要求我出面帮忙,甚至还要叫上我妈?你也真够好意思的!

  我一下就清醒了,完全被气醒的。

  “出车祸就马上手术,医院那么多医生,他们每一个人都会想办法去救人,我妈去不去都是一个样,你现在最应该做的,是马上找顾致凡,而不是我。”

  婆婆那头立马就吼了过来,“温芯瑶!你这个白眼狼,我不就是让你来医院看看你嫂子,你至于拐弯抹角和我说那么多吗?你嫂子都快死在手术台上了,你不关心也就算了,现在还不让我找你,你是打算和我们致凡离婚吗?我告诉你,你要是想离,就赶紧给我离!”

  没错,我就是想和顾致凡离婚了,从你说话的态度里,我还真没听出来那个一面没见过的“嫂子”的病情到底有多严重,我听到的,只有“走后门”和“图便宜”这几个字!

  我在这边已经气的说不出话,眼泪就飙在眼眶里,满腹的委屈。

  那头,婆婆继续嘶吼:“我告诉你,你嫂子今天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就是我们顾家的罪人!你见死不救,你这辈子都别想好过!”

  “嘟嘟嘟……”

  电话挂断,我的眼泪也跟着啪嗒啪嗒的落在了被面上,那滑滑软软,带着点珠光的舒适被面,立马被浸染出了一片小小的水花。

  谭霄羽探着脑袋凑到我跟前,在看到被面上被搞脏的水印时,立马披头散发的冲着我抽起了疯,“你丫的温芯瑶!老子这被是上周刚买的,花了我四万多!你说哭就哭啊,脏了啊,你看,都脏了啊!”

  我泪眼婆娑的看着她,听到她气急败坏的吼我以后,我哭的更加来劲了,豆大的眼泪完全克制不住的顺着脸颊往下落。

  我都能想象到此刻的自己有多丑,脸一定红的跟猴屁股一样。

  谭霄羽抽疯一样的跳到了地上,扯着我身上的被子,狠狠的往床下拽,“你妹的温芯瑶,你给老子停!别哭了!我的被子都被你哭脏了!你给我停啊!”

  我看着她又激动又好笑的样子,哭着哭着,就大笑了出来,好像谭霄羽就是有那么一种魔力,不管你多难过,看到她,就能缓解很多。

  情绪稍微平复了一点,我故意跟着她的被子下了床,我“砰”的一下趴伏在被面上,使劲的用脸去蹭那条被子,一边蹭还一边沙哑着喊:“啊,四万块的味道好好闻啊……我的眼泪好值钱啊……”

  谭霄羽看到这一幕,崩溃的双手抱头,仰天长啸:“我靠,作孽啊……”

  诺大的卧房里,满满的都是她的回声,我抬头坏笑的看了她一眼,她却朝着我的脑门弹了个响指,“安慰你不哭的代价,可真够大的!”

  是啊,四万块呢。

  早上洗漱好,我接到了顾致凡打来的电话,看样子他已经得知嫂子出事的消息了,给我打电话时,态度特别诚恳。

  他的目的很单纯,想让我母亲出面给找一个好一点的开刀医生,顺便能预约上一个比较好的病房。

  起初我以为嫂子是真的伤的很严重,但是问过以后才知道,只不过是轻微的碰撞而已。

  嫂子的身体没有外伤,只不过在接受全面检查时,发现了有卵巢肿瘤的症状,因为不知道是良性还是恶性,所以医生给出的建议是马上治疗。

  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不禁触动,毕竟卵巢肿瘤这种病会导致女人不孕,而婆婆又是那么看重顾家香火的延续,如若这病治不好,恐怕日后会遭尽虐待和白眼。

  这一点,我可是深有体会。

  最后,我同意了将此事告知我母亲,并答应会尽力帮忙,倒不是因为顾致凡出面我才松口,而是同样作为女人,我认为我应该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

  而且,我听顾致凡说过,他们顾家一共就他和他大哥这两个孩子,早些年家里为了供致凡读书,年纪轻轻的大哥18岁就下工地赚钱,所以在顾致凡那,他一直觉得自己欠哥哥很多。

  虽然我没见过顾致凡的哥哥和嫂子,但早有耳闻,这小两口为人都还算淳朴,以务农为生,前些年生了一个小女儿,这几年一直在努力的生儿子。

  同样,嫂子也吃了不少婆婆给她求来的“灵丹妙药”,有一次,还活生生的把孩子给弄没了。

  说来也真够讽刺的。

  早上没吃早饭,谭霄羽开车带我去了医院,她怕我被婆婆欺负,所以执意要从早到晚的陪着我。

  到了医院,我先去了五楼,506的病房门外聚集了很多人,其中就有婆婆一个,显眼的很。

  那头吵吵闹闹,黑压压的站了很多陌生面孔,我看不懂眼下是怎么一回事儿,谭霄羽在旁边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先别去,我看那头状况好像不太对,我去问问怎么回事。”

  的确不太对,好像是两伙人要打起来了一样,而且,我并没看见顾致凡的身影。

  谭霄羽一路火花带闪电的钻进了人群中,我眼看着她消失在那攒动的人头里,然后里面突然就响起了婆婆的呼喊声。

  “苍天啊!老天爷你快开开眼啊!现在的恶人都丧尽天良到什么地步了啊!我的儿媳妇马上就要死了,撞人的恶魔还死不承认,我不活了!我不活了啊!”

  这尖锐的声调,差点就把我的耳膜刺穿了。

  满满的,病房门口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以至于整个五楼的走廊,都站满了人!

  我想,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把我妈叫出来,她一定会觉得没脸见人了……

  还是暂且不叫了……

  那头闹了好一会儿,谭霄羽又从里面钻了出来,她一路端着嘲笑加讽刺的表情,最后站到我面前说:“你这婆婆挺牛逼啊,我生平第一次遇见这样的。”她特意回头看了一眼闹哄哄的人群,神色复杂。

  我心情急躁,“怎么了?别卖关子。”

  她挑了挑眉,“碰瓷儿明白什么意思吧!”

  “……”

  “你婆婆正在玩碰瓷儿的好戏呢!”

  听了这话,我显然有些不敢相信,任凭她平日里对我百般苛刻,也不至于到外面丢人显眼吧?

  而接下来,在我听到谭霄羽的描述后,不得不感叹人心的险恶。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钱。

  嫂子车祸的发生地点在车流量巨大的火车站,虽然不清楚她来城里的目的,但显然是奔着婆婆来的。

  因为火车站的交通秩序混乱,嫂子一出站整个人也比较懵,结果就很不小心的被一辆suv给撞到了。

  好在车速不快,只是轻微的擦伤。

  不过幸运的是,那辆suv的车主为人还不赖,他觉得这件事责任在自己,所以执意要带嫂子去医院做一下彻底的检查,如果发现什么因为车祸而造成的伤害,对方愿意进行赔偿。

  听到这,我觉得嫂子是遇到好人了,可谁知,在嫂子告知婆婆自己在医院以后,婆婆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婆婆和车主都在医院等待最终的检查结果,其实一开始是担心嫂子会有轻微脑震荡,但结果一出来,嫂子的脑部没有任何问题,身体却查出了陈年累积下的疾病,卵巢肿瘤。

  医生说嫂子的情况比较严重,如果不抓紧手术,很容易丢命。

  按理说事情发展到这,已经和车主没什么关系了,可婆婆非抓着人家车主不算完,说如果不是因为车祸,也不会让病情发展到需要手术的地步。

  我就纳闷,一个长年累月才能患上的卵巢肿瘤,和这起车祸能扯上什么关系?

  这不明摆着就是碰瓷儿吗?

  而直到谭霄羽继续说下去,我才明白,这一切其实都是因为钱。

  嫂子的手术,大大小小换算下来,可能需要十万。

  这十万,婆婆根本就不会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