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拿掉孩子
作者大熊2017-03-01 19:153,769

  出了医院,我第一时间给我爸打了电话。

  我想让父亲来医院接我妈走,只要别让顾家人缠着她,去哪都行。

  父亲一开始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后来我摆明了要离婚的态度,他发着怒火斥责了过来。

  他在电话那头生着闷气,我在电话这头解释的无力。

  而在与父亲通话的过程中,我才知道,顾致凡昨晚特意去了我妈家,打着找我的名义,和我母亲促膝长谈了整整一夜。

  从他和我相恋的大学生活,一直唠到了结婚的前后,我母亲向来善良心软,甚至于几度落泪。

  是,一个母亲最在乎的,无外乎女儿找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好人家,即便对方是演出来的。

  可只有我清楚,顾致凡的那些绞尽脑汁,不过是为了十万块钱,甚至更多。

  我真的很想知道顾致凡到底和我母亲说了什么,能导致她现在的立场出现了分歧,或许是苦肉计,又或许是什么无中生有的把柄。

  我仔细的询问了父亲,可惜父亲也并不知情。

  临着挂电话前,父亲很仓促的发给了我一个地址,是一个郊外的4s店,说是为新婚准备的车子已经买好了,本来是想给我一个惊喜,现在没必要了。

  父亲让我快些去提车,因为顾致凡昨晚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必须要赶在他之前,把车提走。

  挂了父亲的电话,我打车去了那个4s店,心里祈祷着千万别落在了渣男的后头。

  可是左防右防,还是晚了一步。

  4s店的管理人员告诉我,车子一大早就被开走了,不过不是顾致凡,是一个女人代办的。

  我顶着烈日站在马路一侧,周围很空旷,唯有几家并排而立的车店。我突然觉得人生很无望,觉得自己失败的一踏涂地。

  说到底,我输的一干二净。

  一个人发呆了好久之后,我给谭霄羽打了电话。

  她似乎是刚起,声音还有些沙哑。

  我清了清嗓,“霄羽,你有认识的律师吗?我想起诉离婚。”

  她的反应还算平淡,“律师倒是有,但你不是要抓他出轨的证据吗?我这两天正帮你调查呢。”

  “有进展么?”

  “有,查到那个女人的住处了,那渣男貌似每周日都会去那个女的家里。怎么,你准备行动了?”

  电话这头,我将我这几天的遭遇全部倾吐了出来。

  大道边上,我一边哭一边冲着电话喊。

  谭霄羽得知全部的经过之后,劈头盖脸的骂我蠢。

  的确,看上顾致凡,我真的是蠢到家了。

  从郊外往回赶的路上,我心里犹豫着要不要给顾致凡打电话,因为我想知道车子的下落,毕竟是四十多万的东西。

  可我心里又很清楚,他那种人,压根就不会把车子交出来,即便那车子是以我的名义买的。

  只是我万万没想到,临近下午的时候,他主动给我打了电话。

  电话一通,态度依旧恶劣。

  “你把新房的门锁换了?温芯瑶你什么意思!”

  看来,他是发现门锁被换的事情了。

  我故作镇静,冷嘲了过去:“你不是用水果刀差点把自己的腿锯断么?都伤的那么重了,还有心思管新房的事呢?”

  “你少在这转移话题!你凭什么换锁!钥匙呢,你把钥匙放哪了!”

  “凭什么?那我倒是想问问你,你把我的车放哪了?你怎么舔个大脸的就把我的车开走了?顾致凡你好意思么你!”

  那头的顾致凡开始不说话,从话筒里,我能听出他厚重的喘息声。

  我笑道:“我告诉你,这婚我离定了,别以为你能从我这拿走什么,我就是把房子烧了,都不会给你留下一分钱!”

  话落,我直接将电话挂断。

  后来他接二连三的给我打了好多通电话,我都没接。

  直到半个小时以后,他给我发来了一条短信,内容着实刺伤了我。

  “你以为这婚是你想离就能离的?别忘了,你肚子里还怀着我的孩子!你这辈子都别想从我身边离开!”

  是啊,我还怀着那个恶人的孩子。

  如果要彻底摆脱他,我必须亲手拿掉腹中的这个孩子。

  我万念俱灰,却别无他择。

  亲爱的孩子,这一切都是妈妈的错,明明是我选择让你来到这个世界,却又要亲手将你毁灭,对不起,我没办法给你一个健全的家庭,也没办法保证你出生以后的生活,对不起。

  我终于忍受不住的放声痛哭,伴随着窗口的呼啸风声,宣泄了我全部的苦楚。

  我拿起手机,给谭霄羽发了短信。

  “下午能陪我去医院吗?我想把孩子做掉。”

  谭霄羽隔了好久才回我信息,内容再一次让我失控。

  “看来这个干妈我是当不上了,但我永远支持你。”

  下午两点,谭霄羽准时等在了医院大门口,她看见我的一刻,温柔的给了我一个拥抱。

  她的手臂愈加的用力,和我心里的绞痛感一样。

  她拉起我的手臂,神色沉重,“我帮你预约了一个医师,只是一个小手术,不会有事的。”

  生平以来,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谭霄羽这般文静,就连说话声音都小的不能再小。

  突然,她将我揽进怀中,狠狠的哭了起来。

  “你这么就变成这样了!当初那个被人羡慕的温芯瑶,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她的哭声一阵一阵,而我却怎么也哭不出来。

  眼睛干的发涩,涩的没了情绪没了悲伤。

  在病诊室外排队时,谭霄羽下楼去帮我买吃的,顺便交钱。

  我一个人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整个人放着空。

  也不知道是我幻听了,还是悲伤过了度,突然,耳边响起了孩子的叫喊声,一声接着一声,越来越清晰。

  我茫然的侧过头,视线散漫,却在人潮涌动的走廊那头,看到了一个弱弱小小的身影。

  好像是阮北北,又好像是不是。

  我揉了揉眼,异常的干涩。

  “瑶瑶!我在这啊!”

  蓦然,阮北北冲到了我面前,他手里握着已经开封的棒棒糖,直接扑到了我怀里。

  我这才反应过来是他,神情仍是散漫,“北北来了……”

  阮北北盯着我上下左右的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将视线定格在我憔悴的面庞上,伸着小手就去摸我的脸,说:“瑶瑶你都不问我为什么来医院吗?你怎么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我走神走的太过严重了。

  深深的喘了一口气,才算是缓过来一点。

  我朝着北北身后看了看,问:“你和谁来的?大人呢?”

  阮北北回头看了一眼,满不在乎,“不知道啊,刚才我就冲着你跑过来了……”他又回头看了两眼,“我爸爸是不是走丢了啊,还是我走丢了?”

  我叹了口气,“当然是你走丢了啊,小鬼。”

  我将他抱起,径直朝着原来的路走去,“你和你爸爸来的吗?来做什么?”

  “做体检,老阮说了,如果我不做体检,他就给我找后妈。”

  听到这句,我原本压抑的心情,总算是有了一个笑点。

  “你爸爸还真是风趣。”

  走到楼梯口,我的体力实在是不支,将阮北北放在地上,拉着他开始寻亲之旅。

  阮修辰应该就在这个楼层,不会走远。

  突然,身后有人朝着我们飞奔而来,我下意识的回头,发现是何管家。

  “温小姐!温小姐!”

  我笑着点了点头,“何管家。”

  阮北北在一旁双手抱怀,“老何,我爸呢?”

  何管家一脸的拧巴,对阮北北是又爱又恨,“少爷,你下次能不乱跑了吗?”

  阮北北指着我的大腿说:“我看见瑶瑶了。”

  何管家冲着我礼貌的问了好,“谢谢你了温小姐。”

  我将孩子还给何管家,打算就此告别,可阮北北看我要走,立马冲着我说:“瑶瑶,你还没说你来医院做什么呢!你生病了吗?”他想了想,突然眯着小眼坏笑,“你是来检查肚子里的小宝宝的吗?”

  我心里一颤,格外的难受。

  特别是听到这句话从阮北北的嘴中说出来,更是难受到不行。

  情绪似乎就是在这一刻爆发的,明明已经没有眼泪了,却还是不争气的哭了出来。

  北北看我莫名其妙的哭了,他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也跟着哭了,甚至比我哭的还凶。

  整个医院走廊里,我们俩瞬间成了一道奇怪的风景。

  22岁的大龄少女,和一个6岁孩子,对着哭。

  也不知道是谁欺负了谁。

  倏然,我的面前出现了一张纯白的纸巾,我睁开眼,看到了阮修辰宽厚的胸膛。

  他面无表情的站在我面前,递给了我一张干净的面纸,转身,他弹了弹阮北北的脑门,命令道:“可以了。”

  阮北北像是演戏那样,抽着鼻子停止了哭泣,他从何管家的怀里下来,走到我身边,递给我那颗还没吃完的棒棒糖,“瑶瑶你别哭了,打针没那么疼的,真的。”

  是啊,如果我仅仅是来看病打针的,那该多好啊。

  这时,我的身后突然响起了小护士的呼喊声。

  “温芯瑶!温芯瑶是哪位?预约下午手术的那个温芯瑶呢!”

  我回过头,急忙打了招呼:“我在这里,马上过去。”

  我打算和阮修辰他们告别,可对视的一刻,发现他看我的目光特别怪异。

  大概是因为护士的那句话吧,这一层是妇产,再提到手术,应该没什么比这两个词更明显的暗示了。

  我一时愧疚难堪,点着头同他们道别,“如果没事,我就先走了……”

  可我刚回头,阮修辰就叫住了我,“等等。”

  他的声音浑厚而沉冷。

  我回身,依旧不敢抬头。

  “晚上六点来我公司一趟。”他将一张名片递到我的面前,“如果需要车接,打上面的电话。”

  这是他的私人号码……

  不对,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

  我努力让自己清醒。

  “阮总,我一会儿还有手术……可能……”

  说到“手术”俩字,我自己都心虚。

  阮修辰没回答我,转身就拨了拨阮北北的小脑袋,示意他离开。

  我冲何管家使眼色,企图让阮修辰收回刚刚的命令,可何管家一脸无奈,直接给了我一个“再见”的手势。

  搞什么,难不成我还要做完手术以后,去给他工作吗?

  这根本就不可能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捉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