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5 估计我也能记到死
北以2019-03-15 09:042,501

  温浅被训得窝火,推开他低着头一通跺脚,鞋面那些脏污的印子却像是粘牢了一样,纹丝未动。

  她闷声闷气地抱怨:“去哪里我们直接打车去不好么,为什么一定要来这里找人拼车,如果觉得浪费钱,我回北京了还你啊……”

  说到最后,自己都没了底气。

  听着她近乎哭腔的嗓音,白纪然到底是动容了。

  他拎过温浅的肩膀,索性手也没再离开,半推半就地把她圈在怀里继续往车站门口挤。

  “第一,按照你的思路来看,对方和你爸的意图相同,这事儿不能惊动警察。如果我们真的被人跟踪了,选择拼车离开,车里有其他人在场,他们终究是会多了一道顾忌。”

  温浅在他怀里待着,安静听他讲话,没吭声。

  白纪然垂眸看她一眼,继续说:“第二,还是上一个假设,我们现在已经被人盯上,这样的环境氛围下,对方不小心跟丢的可能性,也很大。”

  温浅沉默了一下,才别别扭扭地“哦”了一声。

  跟白纪然的心思缜密相比,她那些大脑一热的产物简直就是小儿科。

  “老大。”温浅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扯了扯他袖口,一脸担忧,“我现在这幅拾荒者的打扮,你会不会嫌弃啊?不对,应该这么说,我这才刚把不是女人的称号摆脱了,这回头再给你留下一个不修边幅的形象怎么办?你看我衣服和鞋,两天没换,都快脏死了。”

  她说着,还像模像样地踢高腿,把那只被人踩得脏兮兮的鞋子对着他晃一晃,然后又揪过自己夹克领口,鼻子凑上去嗅了嗅,最后拧起眉毛,一副自己都嫌弃的模样。

  她大概怎么都想不到,这套小动作在白纪然眼里有多可爱。

  于是他没忍住,低低地笑了一声。

  温浅权当他是默认了,不服气地梗起脖子:“不是,你好歹昧着良心否定一句啊,你笑是个什么意思?要不然这样好不好,等我把事情办完,回北京之后,我半个月不见你,然后你用这半个月的时间把现在的我彻底忘了,咱们重新来个偶遇,这样行不行?”

  白纪然无奈地叹了口气,耐着性子问:“你说行不行?”

  “啊……”温浅烦躁地跳脚,“我是在搞笑吗?最近这两天发生的事情都赶上火星撞地球了,别说半个月了,我估计能记到死。”

  白纪然“嗯”了声:“估计我也能记到死。”

  短短几百米的一条路,两个人硬是走了快要十分钟才看到车站大门。

  拎着人站到路牙石边上,白纪然拿开一直搭在她肩头的手,迅速扫一眼四周,并未察觉异样。

  “饿了没?”

  温浅兴致乏乏地摇头,眼睛一直在看不远处几个举着标识牌拉客的司机和一些派发旅行社传单的大妈。

  白纪然顺着她的方向看去,有些头痛地摁了摁眉心,开始考虑接下来的行程走哪条线。这时迎面出站口正巧有两个背包客打扮的女生经过,一人一句在低声埋怨。

  “这都约好了的事情,琳子怎么能说反悔就反悔啊,咱们包车的定金都交了,现在怎么着,四个人的车费,最后就我们两个人均摊?我下个月的生活费都垫进来了,真是没法说。”

  “谁让他们一下飞机就又开撕了,走吧走吧,看押金能不能商量一下退掉,我们还是改坐火车去吧。”

  “退什么啊,当时网上支付的时候都有过提示……”

  从气质谈吐和穿衣风格来看,两个女生就是普通大学生,没什么需要怀疑的。

  白纪然心里有了想法。

  他低头,率先看到温浅那截修长白皙的脖颈上正在自己跟前晃悠。他抬手过去勾了一下上面那根黑色花纹的颈链,温浅迅速回头,目光不善地瞪他。

  这人似乎喜欢极了她的颈链。

  殊不知,白纪然只是觉得,那东西看起来和宠物狗的颈圈很像。

  他扬着下巴朝刚经过的那两个女生点一点:“过去问问,她们准备去哪,需不需一起拼车。”

  温浅没动:“你为什么不去?”

  白纪然单手抄进口袋,无辜地耸了耸肩:“怕她们想跟我私奔。”

  温浅:“……”

  她前脚刚迈开,白纪然后面也便跟上来。

  温浅可以发誓,这绝对是她人生有史以来第一次主动找人搭讪,想跟对方一起拼车。

  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嗨,”她从背后轻轻拍一下那个身高稍矮的女生的肩膀,等对方疑惑地转头看过来,她露出一个温和的笑: “美女这是准备上哪玩去?我看你们很有眼缘哦,所以,咱们要不要搭个伴?”

  白纪然:“……”这搭讪方式,真是简单粗暴。

  两个女生互相交换了个眼神,表情都变得微妙起来。

  然后就扭头飞快地走了,好像见了鬼一样。

  温浅黑着脸看向身后一副看好戏模样的白纪然。

  白纪然没理睬她,越过她提步追上两个女生,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个女生居然很配合,完全没有要跑的意思。

  温浅觉得老大好像是在故意玩自己。

  很快,白纪然回来勾住她肩膀,亲昵地把她往怀里带了带,语气温柔:“她们要去凉山西昌,看邛海和泸沽湖,怎么样,有兴趣吗?”

  温浅微笑,嘴里说的却是:“还真是没什么兴趣。”

  白纪然淡淡“哦”一声,对两个女生说:“那就一起吧。”

  温浅瞪大眼睛:“……?!”

  毋庸置疑,老大就是在玩她没错了。

  原本因为同伴临时爽约超出车费预算而闷闷不乐的两个女生听到白纪然确定加入的消息,立马就笑着松了一口气,兴冲冲地带着他们找到等在约定地点的包车司机。

  温浅瞥一眼停在路边的那辆哈佛H6,二话没说,直接越过白纪然,去开副驾驶的车门。

  才刚搭上拉扣,白纪然直接抓住她的手。

  “坐后面去。”

  温浅不依不饶,拼命挣了两下没挣开,扭头小声对白纪然说:“给你个跟美女聊骚的机会,去啊。”

  白纪然低头笑了声,突然松开压在她手背的那只手,拎着她的肩膀稍一用力,把她拉到自己怀里。

  温浅的心跳猛地漏了两拍。

  白纪然低头埋在她耳边:“有你这只光感太强烈的灯泡在场,我恐怕有点施展不开,要不你自己换个地儿玩去,我们三个去西昌?”

  下一秒,温浅抬手勾住他的脖子,踮脚凑近他耳边,温声软语:“老大,那我跟你一起坐副驾驶怎么样?四十三公斤的体重,跟你腿的长度刚好很配哦。”

  白纪然罕见地没有推开她,反而抬手落在她头上,轻轻地揉了揉:“觉得自己目标不够大的话,你就来,或者想要再招摇一点,我现在去给你租一宾利,后面整一条幅挂着,上面写,温氏珠宝神秘小女儿温浅微服私访?”

  温浅被准确戳到软肋,顿时就不再造次了。

继续阅读:Chapter 26 我有幽闭恐惧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路向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