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串门
枫无叶A2017-03-28 15:082,369

  张子和拿起勺子,看着碗中还带着热乎气的米饭,舀了吃下去,甘甜而又细嫩,吃了一口就停不下来,越吃越好吃,几口下去半碗就没了。

  “张子和,吃点菜,饭管够。”

  “小兄弟,你们部落也没有大米么?”

  “没有。”张子和被米饭噎住,用手顺着胸口,勉强从嘴里挤出几个字。

  张子和现在俨然和之前判若两人,丝毫没有了刚才的冷峻。

  桌子上又响起碗筷勺子的清脆碰撞声。

  “他们部落什么山珍海味没见过,但是没见过大米也不足为奇,爹,改天拉几车过去卖。你也就不用总是打铁铸剑了。”

  “你看你手上的老茧,厚的像疙瘩似的,爹,最近铸剑的多么?”

  “没活,还好有个清闲的时候。”卢玉升说。

  “哎,小兄弟,你们部落在哪啊?”卢玉升好奇的问。

  在哪?在哪啊,总不能在天上吧,刚才那句话,我真是多余说,卢言心想。又看向张子和。

  “要说他们部落也是挺远,一时半会还到不了呢,爹啊,这事你就先别想了。”

  “小兄弟,刚才你给卢言治疗的功法是什么,我从来没见到过这么神效的招式。”

  张子和刚想回答,却被卢言制止。

  “爹,这事也不要随便对人说,这是他们家传的功法,不要和别人提起,说出去可不好。”

  门外的斜阳染红了天边,片片白云遮挡住阳光,颜色红中泛紫,成群的飞鸟在天空遨游。

  三人又继续吃饭,卢言端起汤,眼神有些发直,有些疲惫。

  院子外的敲门声吸引了三人的注意力,张子和出去打算开门,刚才来了个爬墙而入的不速之客,现在不知道又是哪个闲人敲门。1卢言猜想,准是哪个调皮捣蛋的小孩故意敲门,一开门保准没人。卢言放慢了脚步。

  “咚咚咚。”卢言有些不耐烦,“谁啊?”

  门外无人应答,卢言好一会才开。

  “李叔,李叔你来啦。”

  只见门外立着个长衫高帽的中年男子,卢言口中的李叔正是他,那李叔和卢玉升交好,时常来这串门,那李叔是镇子上的矿石商,可以说能决定全镇子的经济命脉。

  两人走进去,卢言接下来他手中的烧鸡、鱼和一坛酒

  “老李,你看你每次来都带东西,这让我多不好意思啊。”

  “小事小事,卢言,把这鸡撕开。”

  “这不,我听说卢言回来了,我来看看嘛。”

  “时间也是快,转眼的功夫,这身旁的孩子都比自己能干得多了。”老李说。

  “毛头小子一个,往后还有他历练的呢。”

  “哎,我听说就你自己一人回来,那三十几人——。”

  “都死了,死的太惨。”卢言脸上一阵酸楚。

  “陨石呢?”

  “别提那陨石了,被怪物吃了,连同三十几人,一块吃了。”卢言信誓旦旦得说道,拿过来一盘子撕开的烧鸡,和几个碗。

  “你不知道那怪物有多大,那个陨石坑有多深多宽。”卢言又继续说起他这几天的遭遇。

  卢玉升和老李纷纷听得出了神,入了戏。

  “后来呢?”

  “后来我就遇见张子和了,他帮我解了围。”

  “卢言,平平安安就好,平平安安就好啊。想当初我——。”卢玉升看着三人话音又止。

  “行了,别说了,都是过去的事了。”老李看向卢玉升说。

  “老李,你鼓捣那些矿石,不也是挺滋润么。”

  “滋润不滋润的我倒是没见到,昨天有个人来我这把全部矿石都定走了,我怕影响镇子里,就让他先拿一半,我见那人气势汹汹,不像好惹的样子。”

  “什么人这么大手笔,把全部的矿石都定走了,这样镇子里,怎么活,镇上可都是用的你的矿啊。”卢言反问。

  “哎,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我好不容易把从山里挖出来的矿石放到仓库里,现在又让他们一筐一筐的又运回山里,不知道那人是何用意。”

  “老李,怪不得这两天没什么活,想必是有人从中作梗,来喝酒,喝酒。”卢玉升依次倒了四大碗,分给众人。

  “来,干了。”卢玉升举起碗。

  几人都举起碗,只见张子和不为所动,他依然吃着饭舀起菜。

  卢言看向张子和,看到他冷漠的表情,心里不由得嘀咕起来,这倒是给个反应啊,都在等你。

  “这位兄台是——。”老李看到张子和。

  “哦,他是我的救星,救星。大救星啊,来啊,我敬你一杯。”卢言端着酒等着他。

  张子和盯着碗中的酒,稍稍一闻,把鼻子缩得老远,又见众人在等他,不由得端起碗。

  “卢言,你俩要是不能喝就少喝点。”卢玉升说到。

  “大救星,谢你救我一命。”

  几人纷纷碰了碗,张子和刚喝一口,辣得直张嘴。

  “小兄弟连酒也不喝下去,这可不给面子了啊。”

  “我替他喝。”卢言把张子和碗里的酒倒入自己的碗里。

  天边泛出几颗闪烁的星星,几片云慢慢地散开,月亮在微微的风中好像沉睡。

  三人一碗一碗地喝,吃着烧鸡吃着菜,卢言脸上红晕阵阵。

  “李叔,明天我要去看看,你说的那人,岂有此理,这人绝对别有用意。”

  “好好好,侄儿,明天去我仓库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我看他是要囤货,准备大赚一笔。”卢玉升说道。

  “说不准呢,可是把矿石运回山里,也有点太奇怪了。”老李说道。

  张子和听他们的谈话,自己丝毫没有兴趣听,他现在只想着怎么回去,只想着龙元大陆的一切,这里的一切事物对他来说简直就不在一个频道上,他站起身,出了门,在院子里找了个石头坐了下来。

  屋内三人不断的谈论,伴着烛火,随着时间的流逝,三人的醉意也慢慢地变得更加浓重。

  “卢言,你不能喝就别喝了。”

  “这碗马上见底了,就这些。”

  酒过四巡,原本已经十分疲惫的卢言,现在困意随着醉意慢慢加深。

  桌边的烛火微微晃动,屋内的人影也在微微晃动,三人安静下来,没有言语。

  卢言看着桌子上的饭菜想到自己从未见过面的娘,这么多年来,卢言从来也没听见过他爹主动提到娘,而距离上次卢言提起,已经是三年前。或许三年只是一个轮回,经历过七个三年的卢言不想再让它积攒,甚至积攒到一生用尽,像一个谜题,答案却不清不楚。

  “爹,你讲讲我娘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言灵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