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飞雪

  这些身穿制服的人进来后,先是把这里包围成一个圈,然后把不相干的人驱赶出去,黑鬼则是在同伴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王队,就是这帮混账小子,马上给我把他们抓起来!”

  王队四十来岁,他当警察已经快二十年了,见过的人比黑鬼吃过的米都多,之前他接到电话的时候还在想是哪个不长眼的得罪了黑鬼,但是当他过来以后,心中却是想的黑鬼今天要倒霉了。

  王队还清楚的记得,那是十年前的一个凌晨,他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局长打电话把他叫起来执行一个特殊的任务,当时他不知道这个任务是什么,以为只是抓普通的罪犯。

  但是当他过去以后,那天看到的场景至今他都忘不了,当时有国外一名总统来北海市拜访,市里跟省里一把手都来了,但是站在前面的不是他们,而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四十来岁中年男子。

  这个人的气场很强大,就是省里的领导站在对方面前也比不上,当时王队只是路边一个站岗的,但是他却清楚的记下了那一对父子的样子。

  跟在中年男子身边的还有一个小孩,那个孩子当时大概也就十岁左右,恰巧总统的儿子也是十岁,两人在保镖的护送下一起玩耍着。

  不过那个孩子有些调皮,还把总统的儿子给打了一巴掌,当时总统就气的大怒,说要问责。

  然后那个四十来岁的男子就说了一句话:“我儿子薛东南虽然不懂事,但是也由不着别人来指指点点的人,如果你一定要问责的话,我的律师团队等着你,随便你在哪个国家起诉。”

  要知道当时那位可是一国总统啊,虽然只是一个小国家,但是那个男子敢说出这番话来已经让王队很震惊了。

  更加可怕的是,后来他也没有听说过任何大事发生,也就是说那件事可能已经不了了之了,这让王队都恐惧那个姓薛的到底是什么来头。

  虽然十年过去了,但是眼前这个叫薛东南的男子却是让王队觉得对方应该就是十年前的那个小孩,因为两人的眼睛一模一样,连五官都非常神似!

  在加上他听到餐厅的主管叫对方薛少,王队心中更加的明白了,眼前这个人就是十年前的那个小孩,背景已经通天的……

  “王队,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抓人啊!”

  黑鬼骂骂咧咧了起来,他看到王队无动于衷的站在原地,已经开始恼羞成怒了。

  “嘶。”

  王队深吸了一口气,为了先不得罪这个黑鬼,他往前走了两步,低声问白堂主:“你身边这位,可是姓薛?”

  白堂主挑眉,道:“是薛少,怎么了?”

  “是不是很有背景?”王队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了。

  白堂主用手指了指天上:“当今天子罩着的,你说有没有背景?”

  闻言,王队的身体都开始发颤了,他心中已经非常确定眼前这个人就是十年前的那个小孩,那个敢打总统儿子的小孩!

  黑鬼看王队还站着不动,他愤怒的一把抓住王队的领子,大声质问道:“你怎么还不抓人,你白痴了是不是!”

  王队冷笑起来,这个黑鬼仗着跟自己的上司有点关系一直嚣张管了,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踢到铁板上了,今天就算冒着被撤职的风险他也要把这个黑鬼给抓了。

  “来人,把这个黑鬼给我抓起来!”

  一声令下后,带来的人立刻把黑鬼给按在了地上,黑鬼怒吼道:“你眼瞎了是不是,我让你抓那个小子,不是让你抓我!”

  王队懒得跟对方解释,直接让兄弟们把对方带回去,免得在这里碍眼。

  “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临走之前,黑鬼还不断的叫嚣着,王队直接让人把头套给对方戴上了。

  等到黑鬼被带走后,王队拿出一根烟走到薛东南跟前,本想孝敬对方一下,没想到的是薛东南根本就不抽烟。

  王队转身就把烟递给了白堂主,还亲自把烟给点着了。

  “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你们忙。”

  薛东南摆摆手,带着张之初离开了这里。

  两人走了以后,王队眯起了眼睛,明知故问的问白堂主:“这个薛少到底什么来头?”

  白堂主撇了他一眼,淡然说道:“龙门你应该知道把,以前我是龙门的堂主,后来有个不长眼的坤哥得罪了薛少,龙门一夜之间灰飞烟灭了。”

  王队眼瞳一缩,骇然道:“原来龙门被灭,居然是得罪了薛少,那岂不是说……”

  “你我明白就行了。”白堂主拍拍王队的肩膀,说道:“这次你立功了,你回去以后不仅不会被责罚,说不定还会高升。”

  王队面露喜色,他当这个队长都快十年了,早就想往上爬了,没想到自己能够晋升全是因为认识了薛东南。

  “白兄弟,下班后来找我喝酒,咱俩聊聊。”

  王队以为白堂主跟薛东南关系很好,就开始想着跟对方套近乎了。

  ……

  薛东南牵着张之初的手在街上走着,起初他死抓着不放,后来之初开口了,他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手。

  “说,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张之初有些生气的问道。

  她明明找这份工作没有告诉过任何人,为什么薛东南偏偏就知道了。

  薛东南笑呵呵说道:“我家企业这么大,认识的人多,随便一个电话就能知道了。”

  “哼!”张之初气呼呼的说道:“你就是仗着家里有钱而已,没了钱你啥都不是。”

  “谁说的。”薛东南撇嘴道:“没了钱我还是帅哥啊。”

  张之初咬牙,然后踩了薛东南一脚,问道:“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要结婚了?”

  “结婚,跟你?”薛东南愕然问道。

  “不是跟我,是跟你的未婚妻。”

  说到这个气就不打一处来,张之初掐住薛东南的脸蛋,质问道:“你是不是在追我的时候已经跟别人有了婚约?”

  薛东南瞬间明白了张之初的意思,一定是对方看到她跟可乐姐姐在一块的场景了,给对方造成了误会。

  想明白后,薛东南立刻开始解释了,把前因后果大概说了一遍,意思就是他马上要退婚了,以后只会喜欢之初你一个人。

  之初听完以后,心中相信了百分之八十,毕竟她也明白有钱人的家里都是希望找个门当户对的,找个有钱人也很正常。

  想通了以后,心中那股气也终于顺畅了很多,她松开薛东南脸蛋,笑不露齿的问道:“那我想问问你,之前那个王队是怎么回事,怎么我觉得他在巴结你啊,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啊。”薛东南没好气道:“可能是他知道我家里有几个臭钱,所以就想巴结我呗,反正从我一睁开眼之后,身边人都是这样,早就习惯了。”

  张之初自然不相信薛东南这种鬼话了,因为在她看来大街上有钱人多了去了,每天不还是求爷爷告奶奶的去巴结掌权的,绝对不会像薛东南这样,谁看到谁巴结。

  不过薛东南不愿意说,那她也懒得问了,在她心中薛东南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而已,顶多也就认识认识区长那种级别的了,她还能够接受得了。

  “之初,我送你回家。”薛东南咧嘴一笑。

  “不用了,我觉得你送我回家是不安好心,我一个人回去就好了。”

  “还有,下次如果你在跟什么女人在一块,一定要提前跟我解释一下,要是再让我误会了,我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原谅你了!”

  看着张之初噘起可爱的小嘴,薛东南忍不住想要亲一口,张之初一脚把他给踢开,转身就上了出租车回去了。

  “嘿嘿。”薛东南傻笑了起来,因为他觉得之初马上就要接受自己了。

  这时,兜中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谁啊?”

  “姐夫,是宝宝,宝宝想……”

  啪。

  薛东南瞬间挂断了电话,对方再打过来他也不接,气的宝宝只好是给他发短信了。

  “明天下午去学校接宝宝,要是我看不到你了,我就把你对宝宝做的事情告诉可乐姐姐,哼!”

  读完短信后,薛东南差点要回拨回去骂几句,但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这家伙就是白痴神经病,而且还有受虐倾向,以后要少跟对方说话。

  想到这个,薛东南把手机放回兜里,然后打车回家。

  明天他要冒充一下富二代的身份,替同桌萧晓解围,而萧晓并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所以明天薛东南以什么样的身份过去都是一样,萧晓会认为他是冒充的。

  可是回到家后薛东南就犯难了,因为他的车库里面有很多豪车,几百万的几千万的都有,他都不知道明天该开哪一辆去见萧晓了。

  “兰博基尼不行,地盘太低,万一有高坡就丢人了。”

  “法拉利?”

  “也不行,红色太招摇了。”薛东南摇头否决了。

  “要不就低调一点的宾利?”

  “我看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神的私人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