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缘起
落之2017-03-07 18:033,407

  这本书还是得从秦始皇焚书坑儒讲起。话说公元前213年,丞相李斯主张禁止百姓以古非今,建议嬴政焚烧除列国史记及私学经典外的所有书籍。那场火烧了有七天七夜,倒是有一本书逃脱此劫,眼睁睁地看着兄弟姐妹们化为灰烬。

  那奇书在土坑里哀叹了一千多年,终通了些灵性,便想早日重见天日,让那愚昧的世人长长眼见。又过了一千年,它盼着,总算从十来米下的臭泥坑里挣扎出来,却发现周围是一片荒地,数十年来也不见个人影。它便整日借着风力,翻动着自己的身体,每看见一个墨水印,就孑然叹息。一日,正当它晒了个太阳,打算再欣赏自己一遍时,突然仰看有一个乞丐瘸脚而来,外貌虽是丑陋,手上的拐杖却绣着一龙一凤。见到这破书,那乞丐随手翻了几页,便说了声:“妙!”这书听了自是欣喜,便问:“妙在何处?”那乞丐笑道:“这书里的故事,我是听过的。”

  听罢此言,这书怪一惊,料想自己是本失传几千年的佚书,理应当世人不该知道的。又仔细端详乞丐的面容,便已知晓了几分,赶忙伏下身子,用书封作了个揖,道:“先生,请带我离开这里,重回世间吧。”那乞丐笑道:“不是我不帮你,你若此时到世间,也免不了一场灾祸。你且稍安勿躁,另待良机。四十年后,你自也躲不了此劫。”说着,便拄着拐杖离开了。

  果不其然,四十年间,再无人来此地叨扰。这怪书眼看着自己入世无望,倒有些自暴自弃,闲暇时便在自己的身体里涂涂改改。原本尚可以和四大名著比肩的奇书,却堕落成如今这副模样。好在某天,有个捡垃圾的小男孩糊里糊涂地来到此地,将它拾了去。可这老书此时已奇丑无比,连收废纸的都看不上。小男孩被母亲臭骂了一顿,便把此书胡乱一扔。

  直到十来年后,这男孩逐渐发迹,收拾旧宅时看见此书,苦从心来。于是便花钱请了个大学生,用了三个月,才重新编辑了一遭。这位大学生平时忙,常在来校的九十二路公交车从事创作。合着便给此书取了个名,唤作《第九十二路公交》。他自夸这书名又简洁又深邃,为此自豪了许久,以至于很多年以后,他连在工作简历上,都要加上一句——第九十二路公交作者。外行人不经意间看,都以为他是交通大学毕业的。

  我本该就此打住,劝君莫再往后翻。因此书几经修改后,变得荒诞不羁,失去了原本奇书的面目。这怪书同样后悔,想着因自己的一时情绪,负了主人的才气。一日夜深人静,终于在几番犹豫后跳进了火坑。朦胧中,他从一片灰烬中出来,周围黑乎乎地,也不知是何处。忽见远处来了位老乞丐,端着一跟蜡烛,笑嘻嘻地走来。只听那乞丐招呼:“好久不见了。”怪书默然。那乞丐捡起它,拍了拍它身上的灰尘,笑道:“上回还说要重返人世,今番怎又来寻死?也罢,反正你一生无人欣赏,烧了也好。只可惜了你书中的这些人物。既然如此,我便让他们在世上走一遭吧,也算帮你把心愿圆了。”说罢,忽听得山崩地裂,骆子腾在图书馆大叫一句“二舅舅”,睁眼只见桌上已满是口水,至于那梦中乱七八糟的事,全当自个读《红楼梦》——读傻了。

  骆子腾能在图书馆睡出口水,绝不是因为他懒,而是昨天坐了十六个小时的火车,才从老家赶到渝州,实在太累。上个世纪,渝州出了个巨富,靠挖地皮起家,纵横十来年,赚了几十个亿。为了回报家乡,也为了移民美国不至于受人辱骂,他出资五亿,带头组建了南翔职业技术学院。渝州的学生也争气,有一次在街头偶遇钱钟书,死缠烂打,逼得他写了“南翔”二字,回去拼拼凑凑,成了金字招牌。钱钟书成了学校的代言人,生源也愈趋现代化、国际化,后来不知从哪里找来几个非洲教师,学校摇身一变,就成了现在的南翔外国语大学。

  学校既然带着“外国语”三字,俄语、日语、阿拉伯语等小语种,自然稳稳站在歧视链的顶端,接受着各大专业学生的仰望与朝圣。英语因其普遍性,脱去神秘外纱后,只得退而求其次,安心做个二当家。然后在剩下那些有爹生,没娘养的专业里,国际关系的歧视商学院的,商学院也只有歧视人文学院的份了。

  人文学院的广告系学生骆子腾对此很有意见。他认为广告系虽不敢与小语种、英语争锋,但与商学院比,自然要略胜一筹。因为他的录取通知书上,明明写着“国际广告学”五个大字。国际——可见学校对此专业的重视。

  事实上,学校对广告系的重视,已经在新生见面会的顺序上,体现地淋漓尽致了。他们令其压轴登场——你知道的——压轴登场都是天皇巨星才有的待遇。校领导也承认,广告系历来是南翔外国语大学最具决定性的专业,因为它常常决定着整个学校的最低录取分数线。

  学校里还有一个与骆子腾持相同观点的人,他叫卢仲宵。卢仲宵这人长得就很叛逆,倒三角的眉毛,约翰尼德普同款胡须,五官争锋相对,好像随时都要打起来。卢仲宵高中成绩原本还不错,班主任老陈还指望他能考个重点。可这货也不知道为何,在高考前五个月,迷上了鲁迅。自此之后,专攻语文,为高考作文精心准备了几个模板,都是参照《药》、《祝福》、《孔乙己》。结果那年高考作文,考了道议论文,卢仲宵徒有一身功夫,使不上劲,无法如愿登上高考满分作文参考书籍。其他学科考得一团糟,只得委身渝州,沦落到与骆子腾同校的下场。

  高考失败后,他看得开了。不再迷恋鲁迅的小说,开始移情别恋,改看鲁迅的杂文。一时看得汹涌澎湃,填志愿的时候就选了新闻系,决心要当个社会评论家。

  有人说,南翔外国语出来的学生都是评论员。这话很有道理,因为毕竟经历恶心的事足够多了,指责的时候,就可以摆出“老子是过来人”的姿态,倒是很有底气了。南翔外国语大学旁的堕落街就是恶心他妈,恶心之源。这里满街的大排档,藏污纳垢,像是从流浪汉的指甲缝里抠出来的。到了晚上,狭小的街道凉风阵阵,人影不断从校内飘来,尽是排队来买烧烤串的。在烧烤摊的尽头,各色妇女依街而站,使男人胸口皆燃起火来。她们公然穿着白衣,在黑夜中徘徊,偶然扬头探望,倒像是等待丈夫归来的良家妇女。也总会有一个穿越拥挤的人潮,走向她,递给她一两百块钱。

  这里的妓女与沈从文笔下的湘西妓女有着同样的道德风尚,知道学生钱不多,性欲又强,常会买一送一,譬如说好的两百一次,倘若你几分钟败下阵来,她们也会让你再把招式用个够。她们深谙商业之道,明白宁愿一人来千次,不要千人来一次的道理。但大排档的老板却常连妓女都不如,每次故意算错账不说,还会在食物中掺些劣质品。卢仲宵等有志于从事新闻的青年,总会在与大排档老板的争吵中,找寻社会评论的灵感。这相当于新闻系的写生练习。

  卢仲宵进大学,这还没几天,就勤快地进行了五次写生练习。他这人很谦虚,害怕在攀比中会让同学没了自信心,叫骆子腾要将此事隐瞒下来。可骆子腾不是这样的人,一回寝室,他便忍不住要说卢仲宵的光辉事迹:“老卢,他又和人吵架了。”

  二零六寝室的张旭笑点不是一般低,听见“又”字,就哈哈在床上缩成一团。有很长一段时间,骆子腾觉得张旭是个神经病。因为他说话跳跃性极强,从不顾别人的反射弧长度。你要是问他:“三花路怎么走?”他准能从花到绿叶,从绿叶到绿帽子,迅速构建一条从三花路到教导处主任的联系路径。然后指出一条南辕北辙的路。

  卢仲宵曾这样评价他:“鲁迅先生说中国人看见短袖子,就会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私生子。我看张旭不是普通的中国人,他看见短袖子,就能想到私生子了。”

  “可能要送张旭去神经病院”这一观点,是在一周后的班长竞选中,才在骆子腾心中彻底确立的。那天,广告专业的学生群聚一堂,纷纷讨论自己虎落平阳的经历。有高考当天发烧的,也有填志愿发生失误的。张旭建议,他们都可以不上大学,直接去当中国男足赛后的新闻发言人了。

  班主任诸葛弘初进教室时,大家一致认为他是个调皮捣蛋的学生。直到他竭尽全力,大喊了声——“安静!”大家才有条不紊地静下来,转头望向这位身材矮小的新科班主任。只有一位女生愣住了神,轻声说了一句:“啊?”

  诸葛弘将眉头一皱,极其勉强地装出生气的表情,问道:“你啊什么?”女生环顾了周围,挠着头,叹了口气:“因为我叫安静,刚才还以为你叫我。”台下的学生笑作一团,陈安静就这样,不费吹灰之力就完成了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自我介绍。

  张旭起初以为,现在的学生胆子小,自己有不战而胜的可能性,所以没背稿子,草草准备了个自我介绍的开场白。没想到,真有人主动请缨,还是个女的,这让张旭始料未及。台下的同学顿时掌声一片,都盼着这场好戏赶快上演。连辅导员黄后雄,也闻讯赶来,要为这竞选煽风点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九十二路公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九十二路公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