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篇
玄同懒懒2018-11-05 10:2213,792

  第六章

  凡间之尘如埃细微,凤九还未还得及细数时,已过了一年之久。而她过去的一年在这后宫之中竟也相安无事。最主要的还是从她身侧的丫鬟处得知,她捆绑的这命数的贵人不受恩宠,进宫后还尚未被宠幸过。

  可意外却总在毫无准备下意外发生。凤九所历的意外便是后宫之主的王后为给皇帝的母亲庆祝寿诞,组织了一场家宴,后宫妃嫔需得悉数到场。这么一来,很久未出行的凤九只得硬着头皮在丫鬟的带领下,去到太后寝宫给其祝寿。凤九知太后喜研佛法,便在数日前抄录了一份《地藏菩萨本愿经》作为太后寿诞的厚礼一道带去了太后寝宫。

  凤九知此次寿诞是后宫妃嫔为太后祈福的寿宴,不会碰见皇帝,方放宽了心来到。孰料她前脚踏至,皇帝的龙驾随后而至,惊得她欲转身施礼相迎时,极不幸的与身后的皇帝撞了个满怀,使得最不起眼的自己,顷刻间受尽无数双不怀好意的目光投掷。凤九到底是青丘的小殿下,也曾在太晨宫内厮混过几百年,这样小小的场合岂会难得了自己,落落大方行礼后,便很是识趣地退到了最角落的地方,尽可能地淹没自己。

  这样的情势与她初来报恩的情形偏差太大。凤九竟有几分想逃的念头。待到那贵妃款款而至时,凤九被迫放弃了逃走的念头。因那贵妃身上的气息太过熟悉,与三百年前境外天时的气息一般无二。不为自己,凤九为报此恩,也得勉为其难将自己继续安身在这后梁皇帝的后宫之中。

  那贵妃的目光也睥睨了凤九一眼,彼此心照不宣,却又暗自较劲。贵妃愿成人之美,令她这凡间不白走一遭,遂启言道:“臣妾听闻淑贵人自幼善舞,今为太后老人家祝寿,若妹妹不弃,姐姐愿为妹妹抚琴伴奏一曲。”

  席上的后梁皇帝目光也为之一动,望向那角落处的贵人,眉头一蹙。他后宫中有如此美眷,而他却不曾听闻,更不知其存在。若不是今夜自己心血来潮忽然而至,或许又被自己错过了如此天赐良缘。

  角落内的凤九抬目时,席间所有的目光都投向自己这处,颇为无奈地站起身顺从道:“既是为太后祝寿,那妹妹献丑一曲‘莲生瓣’,还请姐姐受累一抚。”

  那贵妃听得‘莲生瓣’后,白皙的面颊蒙上了一层英红之色。她记得若不错的话,那是昔日东华帝君的净化录中的往生篇。那这托着凡身的女仙果真能将这净化灵魂的‘莲生瓣’以一曲舞姿的方式净化了自己。那她倒是拭目以待了。

  凤九向来不爱宫中花枝招展的扮相,今日出门也是简单的一袭素白,这样的装扮倒也应了她为太后献曲的素雅。素白的水袖在她手中宛若游龙,翩然游向了面前为自己抚琴的贵妃。她与她的斗法已经开始了。而席位上的凡人皇帝与那一众宫妃却浑然不觉,当真以为她在献舞,皆将目光投在了凤九身上。

  在青丘的时候,凤九的舞便无人可敌,就连她那生得极为美貌的姑姑,在这方面也自命不如凤九。修道的凤九自幼所习皆为道法,为能轻松记下那些道法,她将它们都编入了自己的舞步当中,就连最不喜欢的东华帝君的净化录,她也用自己的方法将其完全记在了脑中。那时还被长辈们嘲笑自己这修道修的都是触类旁通,没曾料到今日却真的派上了用场。

  不知何时,一阵狂躁的夜风趁势钻了进来,凤九一袭素白的衣袍在这阵风助之下,竟若仙娥下凡般有了几分神仙的翩跹的味道。那一刹那间,高座上的皇帝那双暗眸动然如火般明亮。那稍稍一瞬的变化,凤九自是不知道的,却落入了那抚琴的贵妃眼中。两人的较劲更是猛烈了几分。凤九目光瞬了眼四周,若在此时伤及无辜,日后回归仙班,怕是会累及东华帝君,随即抬手一挥,用了定身咒将在场一众凡人都定了身,只剩她与那女妖附身的贵妃二人。

  “就我二人唱戏,是否会孤单许多”抚琴的贵妃起手一挥,从她指尖幻化出一道黑气直奔高座上的皇帝而去。

  凤九的水袖甩慢了几分,待自己阻止时,那黑气已幻化成蛇妖盘旋在皇帝的腰间,并在他脖间印下了一道很深的牙印。

  那凡胎的皇帝到底是上古之神东华帝君的托身,被这妖物咬了一口后,竟有了几分知觉,脑中竟出现了一些模糊的画面,一袭紫袍白发的仙者身侧缠绕着一女人身的妖物,待他想更清楚的看清时,面前却被淑贵人额间那朵凤尾花吸住了目光。那朵凤尾花的主人手持利剑与他的贵妃,他再望去时,那贵妃的脸全然被黑纹所伴,像极了蛇脸。而那凤尾花的主人如他今夜第一眼所见,仍是淡然如尘般自若。他的目光在她身上竟再也无法移开。

  凤九见高座上的妖物并未伤及东华帝君凡胎的性命,便锁定心思对阵面前被女妖附身的贵妃,手中的剑更是快了许多,若那定身咒施法过久,恐危及这凡胎人的性命,所以她需速战速决发动往生篇的最后一章‘往生极乐’。

  那女妖是上古之妖,与这普通妖物不同,若是这般容易消除,那三百多年前东华帝君便不会为此被困境外天多日。即便被灭后遗留的一缕黑气,其修为也断不简单。凤九知对手难缠,发动了自己六万多年的修为,强行将功力提升来催动‘往生极乐’的净化之招。净化的白光如白昼降临,将整个殿内笼的发白。当凤九以为自己会成功时,贵妃身上的女妖却猛然反扑了过来,那柄发乌的利剑已直直入了凤九的身体。

  就在凤九以为自己落败时,女妖身后忽射来一道‘往生极乐’的招式,将其一招毙命。那女妖不敢相信地转身望去,目光狰狞的可怕。她以为那东华帝君凡胎之身,早已失了仙界的道法修为,却不曾想这东华帝君即便入凡,他也是一个思虑周全的神仙。

  在凤九极招催动‘往生极乐’时,高座上的皇帝体内被东华帝君埋入的道法竟被牵出,本能地向那股黑气袭来。落败的黑气不甘心地伺机向高座上的皇帝靠近,却又被身后的凤九给了一剑。她来回望着他们,痛声大叫起来,而后很不甘心地消失在殿内。

  见黑气已除,凤九松了口气地喂自己一粒金丹,强行封住心脉后,缓缓走向高座的皇帝,查看他脖间的伤势,见无碍后,悄然喂了他一粒金丹,再又去到那倒地的贵妃身侧,施法清除她体内的瘴气后,给她喂了一粒还魂丹药后,催动了自己的道法,将时限送回到两个时辰以前,她便借机回到了自己的宫苑。

  凤九以为自己做的滴水不漏,却忘记了那凡胎的皇帝乃东华帝君的托身,有着常人无法估算的本领。她那道行的仙法抹除了后宫嫔妃们的记忆,却唯独没能将那东华帝君托身的皇帝记忆给改除。她更不知道的是那女妖释放出来的那道黑气,在咬了那皇帝一口后,他的意识便已清醒了过来。她与那女妖托身的贵妃之间的斗法,他从头至尾都看得很是清楚。

  第七章

  凤九的寝殿内,凤九将一袭沾染血渍的白衣褪去,将带有伤势的身体埋入她自己调制的药汤中,滚滚热汤来回在凤九四处翻滚,将药汤中的灵药送入她遍身的血气当中,助她疗伤。消耗过度的凤九,被热汤蒸的有了几分倦意,便靠着汤池旁昏睡了过去。

  凤九不知道的是,当她入热汤池时,身后便站着一道身影,一直怔怔地望着她。待她靠在汤池旁昏睡过后,那道身影竟担忧她着凉,跨着细微的步伐走了过来,将自己浸泡在她的热汤中,靠向了凤九。望着凤九那额间的凤尾花,他的手总是不自觉地会去抚摸它,最后竟忘情地在那凤尾花前落下了自己的印记。

  第二日晌午,凤九睁开眼时,面前出现一张她曾熟悉万分,却又有几分不同的脸。她怔怔地伸出自己的手,小心翼翼靠上前,在触碰地那一霎那,她惊慌地又急忙缩回了自己的手。在太晨宫的那三百年,她以狐狸真身伴在他身侧时,她时常会在他入眠之时,偷偷伸出自己的狐狸爪子去碰那张俊俏的脸蛋,却又不敢触碰的两难境地,此时竟又再次重现了。

  凤九想着这是在凡间,已不是昔日的太晨宫,即便自己碰了又如何。这么一想,她的手又再次地伸了出去,可来到他颊前时,那圣威不可侵犯的底线又再次难住了她,最后乖乖缩回自己那只为难的手时,竟被一张大手拦住,并拉入了他怀中:“醒了?”他目光温柔地望着她,好似宠溺。

  这一声惊醒了凤九,她惊得坐起身来,原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没曾料想这番情形是真实的。如此一来,她刚刚的举动将她推入了一场尴尬之中。想至此,凤九白皙的面颊浑出了红来,急身拉开距离,紧紧贴着墙角尴尬道:“皇上怎会来此?”

  “昨夜不是你带我来此的吗?”凡间的皇帝玩味地望向她,忍不住向她靠近:“昨夜侍寝的太监说,你入我后宫已有三年。这么一来,你我便是做了三年的夫妻,是也不是?”

  凤九听后,皙白的肤色更添了几分红,尴尬地向后退了又退,却已是无处可退,只得认命回道:“臣妾的确入宫三年……”她话音未落,皇帝凑近的气息令她心神难宁,本想借机下榻,却不料被其攮入了怀中:“是在怪朕后宫太大,所以三年也不曾让朕见上一面。”

  这忽然而至的意外令凤九无所招架,若是换做旁人,怕是早就被她踹开。可他是自己心心念念想要报恩的东华帝君,即便他现是凡胎,却仍是那张他在天界的面孔,她嫩是硬不起心肠来,只得委身在他怀中。

  那日之后,凤九的宫苑便成了皇帝的栖息之所,无论白天黑夜,都会有他的身影。这可愁坏了凤九。她来这凡事只为了保他一生安平,不敢有其他的念想。司命星君临行前也再三叮嘱她,做个局外人保护他平安,不乱了他的气数便可。望着在自己殿内批改奏章的他,凤九彻底乱了方寸。她也不知近来到底是何缘故,他来的时候,她烦乱不安;可他不在时,又时常惦挂着,总觉得心里突突的少了一块似的。凤九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因上次与女妖斗法,伤了气元,才会如此。

  在与人相交方面,凤九的长辈便时常开凤九的玩笑,笑她有着天地都艳羡的美貌,却未有能匹配上这美貌般相应的心思。这点凤九从未否认过,她向来都是后知后觉的慢上几拍。她坐在院中的亭子内,望着殿内认真时的那个模样,恍惚间竟想起了昔日太晨宫内那袭紫袍白发认真时的模样,不自觉发怔了起来,竟未发现身前站着的身影,直到自己的唇边出现火辣辣的气息时,凤九才缓过神来,红着脸望去,那皇帝正蹙起眉极为不悦地端视着她。

  自那之后,皇帝便再也没出现在自己殿内。凤九细数了一下日子,竟有一十八天了。起初皇帝未出现,凤九松了口气的好似解脱了。而后一日又一日,他都未再出现。凤九竟是有了几分慌神。她整日望着外面,时常会恍惚他能突然出现。每次从早到晚,一坐便是一整日。这与她刚来时完全不同。那时的她心无杂念,求得心平气和,一方宁静。而今的她时常烦乱不安,目光总是锁在他身上。凤九不知这是怎么了,直到有一日,丫鬟偷偷埋怨皇帝恩宠贵妃时,她才明白自己心中的那股子不安,竟是凡间所说的心动。

  凤九挣扎了许久的心思,来这凡间一遭,终是明了自己对他与长辈的不同,终是明了心中的那股担忧与不安,皆是因为自己在意他,就像自己的母亲对自己的父亲那般,就像自己的姑姑对太子那般。原来她对他动了不一样的心思,皆是因为她捧出了自己的那颗真心,只为他所动。

  凤九知道了答案后,却越发消沉了。她知道自己所处的是凡间的后宫,这里的女人心全系在一个男人身上。若是她掺和进来,那势必会有很多女人受伤,又或许只是她一人受伤。这么一想,凤九便更加没有在凡间待下去的心思,准备着等那司命星君下凡看望自己时,托司命亲自来保护他凡身的肉胎一世,她再自行离去。

  凤九的意外总是不如凤九所想的那般轻松。在她还未来得及准备离去时,皇帝因微服私访受了重伤,昏迷时特命她去照应。这是他离开的第四十八天后,再次与凤九有所干系。

  凤九见不得他受伤,偷偷用了仙法和仙丹稳住了他的伤势。见他伤势无碍后,想着偷偷离开,却不知何时自己的腕间绑了一条红绳,竟与他的连在了一起。他昏昏沉沉嘟囔了一句:“朕不生你气了,但是这次说什么都不许你再离开。”

  凤九望着绑在自己腕间的红绳发呆。这又不是月老的姻缘绳,怎会这般莫名其妙出现。凤九想着用仙法挣开,没曾料到这红绳越是挣扎,缠绕的越紧。明明是个凡胎,怎会有这般仙术。凤九怔怔地望着榻前的他,只得放弃了逃离。

  第八章

  凡尘的四季很是分明,转瞬间,已入了深秋。凤九在凡间不知不觉又过了大半年。自那皇帝伤势痊愈后,与凤九更是一步不离。凤九也很好奇他伤势痊愈后,曾缠在他们腕间的那红绳竟也消失不见了。

  自明了自己的心思后,凤九也不再抵触他的靠近。既然有了这尘世的姻缘,那她便听之任之地为之便好。为了给他补养那伤势的亏虚,几百年不入厨房的凤九,又重拾了昔日在太晨宫内那认真的架势,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将皇帝的伤势养好外,还养刁了他的胃口。

  转眼入了冬,凤九虽为仙体,毕竟是借了凡胎的肉身,入了冬后,越发不愿踏出宫苑半步。她还时常困乏的很,靠在案头看书时,时常会不自觉进入梦乡。

  “小殿下近来可好?”凤九对声音的辨别是一流的,未启眼便知来者司命星君是也。

  “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凤九不自觉得一阵寒入体,将披在身侧的外套紧了紧。

  “那倒也是,毕竟是借的凡身,不如仙体耐四季之便。”司命星君坐了下来,从手间捧出一册子言道:“这贵人的寿限已至,大抵过不了这冬寒天了……”

  凤九这几日闲来无事,算了算这贵人的命格,知她大限所至,所以也不意外:“毕竟是借了几年的凡身,到底有些对不住她。”

  “我在天上也算出了小殿下已经帮助帝君老人家渡了他凡间该受的劫……”司命星君的言外之意是凤九是时候该弃身归仙位了。

  凤九蹙着眉,深然地望了他一眼后,而后靠在窗前,望那窗外的雪景之色笑道:“你不来提醒,我也会顺势而为。”凤九适时又有些乏了,遂闭上双目言道:“这恩算是还清了吗?”

  司命星君望了眼册子:“按小殿下在凡间为帝君老人家挡得这些灾来抵,早已超了那时帝君对小殿下无意间的救命之恩。”

  “无意间吗?”凤九此时才真正的回忆起那段过往,他的本意是点化那青虎精,顺势救下了自己。既然她认定了此恩该报,这番了却了也好。

  年岁将近,凤九的凡身越发沉疴。她知大限将至,遂顺势而为地装扮下去。当凤九顺势而为离去时,意外再次亲临了自己。沉睡中的她听得太医诊治后回禀皇帝的话语:“启禀皇上,贵人沉疴已重,这肚中的胎儿怕是难保……”

  凤九一怔,按在腹部的手不自觉一紧。不知为何,她竟未能发现这个意外。细细回想起来,她被他无数次宠幸,有了他的孩子也是意料之内的事情。凤九这下犹豫了,若是拖着这个凡胎肉身,强行逆命生下这个孩子,那便是改了他在凡间的命数,乱了他的气运。孩子到底是她与他在凡间结下的缘,她不愿意一尸两命,遂在这凡身弥留之际,不乱他命数的情况下,强行解了捆命咒,用自己的仙体托着这尘缘微薄的孩儿暗自离去。

  凤九耗费了自己三万年的修行,将这本不该留在人世的孩子借青丘的夜明珠托身,养在了仙蚌之中。正因她暗自逆命坏了命数,导致其被命数所噬,陷入走火入魔之境,昏迷在仙境内的一片竹林之中,不知多少岁月。

  历劫回归的东华帝君依旧那副鹤发冠玉,着一身紫袍,仙骨道风的模样。只是回归后,凡间的记忆顺势带回了这太晨宫内,令他越发深沉。在他无尽仙姿的岁月里,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件事曾令他稍稍留意了一下。一是那三百年前的几百年间被养刁的胃口一夕之后又回到了过往,二是自己从凡间归来,那陪伴了自己三百多年的九尾红狐狸,已不在他的太晨宫内。还有一件令他起疑的是自己在凡间的那位淑贵人,她的厨艺竟和昔日太晨宫养刁他胃口的那段时日一般无二。还有她额间的那朵凤尾花,与自己宫内的那小狐狸额间的凤尾花竟出奇的一致。后来他忍不住找遍了整个天宫,都未曾找到那额间长着凤尾花的小狐狸。

  第九章

  神仙的日子往往都是以数千万年来算。凤九算算时日,自己来到启圣天尊的竹林仙府已有两千五百年之久。她仍不会忘记自己睁开眼见他第一面时的那股子震惊。因传说中的启圣天尊是与东华帝君一般的上古之神。可他与先前所见的元始天尊却又不同。他的样貌比东华帝君还要年嫩许多,以至于凤九以为其是冒名顶替的骗子,还大言不惭地对其大不敬起来。后来参观了这竹林仙府,方知自己错的离谱,却又极不好意思开口道出自己的错来,就这般在此借故继续养伤,正好那孩子的托身也需仙气养护,她这一耽搁,便是两千五百年之久。

  比东华帝君更不像上古之神的启圣天尊,性子却是极为随和,乍一看比那东华帝君高高在上不与仙凡亲近的模样更令凤九亲切的很。他从不在凤九面前端长辈的架子,凤九与他相处也时常忘记了自己晚辈的身份,与他从不讲礼数。这么一来二去,凤九便将过往报恩东华帝君的旧事悉数说与启圣天尊知晓。启圣天尊听闻凤九与那东华帝君的过往时,心间忽生出一股要捉弄这不食香火的东华帝君的阴谋来。

  启圣天尊自上古之战后,已有几十万年不去那九重天走动。这次他却动了玩念,将凤九那托身的孩子用自家的莲池结界保护起来后,便带着这粉娇娇的小后辈往那九重天而去。出发前,他特意交代凤九到了九重天,要懂得见机行事。凤九望着那无比亲切的童颜,想必不是害自己的叮嘱,便点头应允了他。

  凤九与启圣天尊此行说巧也巧,正赶上青丘的那位姑姑与天界太子的大婚。凤九作为侄女,更该前往道贺一番。这么一来,她的问题来了。这启圣天尊是上古避世的大神仙,这样一个婚宴怕他也不会给薄面前往赴宴。如此这般,凤九就得将他暂时撇下,自己单独赴宴。可新的问题又来了。那东华帝君是这九重天上的神仙,怕是会参加此次的宴会的吧。这么一来,她得与其碰上。虽已过了两千五百年之久,可是昔日凡尘的情事,凤九心里从未忘却过。这样一来,那曾经的夫妻,现在的陌人,于凤九而言,还是得花些工夫适应。

  “瞧你这般为难的模样,是不打算带我一道前往吗?”启圣天尊在她身侧盯了她许久,见她眉头蹙了又蹙,一副举棋难定的模样,忍不住打断了她问。

  “我以为你会讨厌这般宴会”凤九松了口气笑道:“这么一来,我就不会有负罪感了。”

  “我不去,会令你有负罪感?”启圣天尊很是好奇地挑眉问道,倏然一阵仙风而过,将凤九鬓角的发丝吹乱,他很自然地伸手帮她顺好。

  这亲密无间的举动却落入了前来赴宴的东华帝君眼中。刚刚他便望见她额头那朵艳红的凤尾花,便忍不住向她靠近。没曾想昔日的好友与她竟这般亲密无间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一时进退两难时,却听身侧司命星君开心地叫道:“小殿下,刚刚远远望去像你,没想到真的是你。”

  在见到东华帝君与司命星君一道前来时,凤九着实一惊,却很快便掩饰了过去,对着东华帝君施礼请安道:“帝君”见东华帝君面无表情的样子,也就不再言语,而后很快又转向司命星君:“司命,你可也是来参加姑姑的喜宴?”

  司命星君目光游移地飘了眼帝君,而后望了眼凤九身侧的那位与帝君拥有一般气势的神仙,再转而看向凤九:“小殿下这许久去哪了,小仙可担心的……”司命星君意识到东华帝君还站在自己身侧,急忙闭上了嘴,拉着凤九去到旁处,低声问道:“那时你突然离体,而后我找了你许久,怎得也没有你的踪迹。”

  “当时强行解开捆命咒时出现了一些意外,误入了启圣天尊的仙林,被他所救,才刚伤愈,便听得姑姑大婚,便赶了过来……”凤九话音未落,启圣天尊突然出现在侧,拉过她的手:“时辰将至,进去再聊吧。”启圣天尊与老友东华帝君只简单交流了各自一个淡而清浅的眼神后,便再无交集。

  望着凤九与启圣天尊入内的身影,东华帝君冷冷问那司命星君:“你方才唤她小殿下,可是你的旧识?”

  在上司面前,他本是个懂得隐其锋芒,而不随意外露的人。可这次他竟一时情急过分关切了青丘的小殿下,如此一来,怕是会造成帝君他老人家对自己的一些不必要的猜测,坏了他曾在帝君心目中那刚正不阿的形象。司命星君思忖至此,在心里头暗自骂了自己无数回后,而后恭谦回禀道:“方才是青丘的凤九小殿下,是咱天宫太子妃的侄女。”

  “你何时与她认识?”东华帝君提起了兴趣。

  “凤九小殿下曾跟十里桃林的上神来天宫为青丘的那位姑姑说亲,那时小殿下在天宫迷了路,才与小仙相识的。”司命星君在帝君面前不敢有所隐瞒,却又不敢完全脱出。

  “你们的缘分倒是不浅”东华帝君玩味地丢下话后,径直消失了仙影。司命星君望着他离去的仙影,心头打了个哆嗦,赶紧擦去额间的冷汗,往宴会的方向而去。

  第十章

  喜宴上,凤九突然的出现,令青丘的几个长辈很是吃惊,特别是与她一道前来的启圣天尊更是令他们吃惊不已。在他们的记忆当中,向来不给仙家面子的除了东华帝君外,便是这竹林内的启圣天尊。

  东华帝君入内,便见启圣天尊与凤九二人靠在外侧坐着。他扫了一眼后,径直去向自己的座位,耳畔却突然响起凤九小小的不愤声:“你怎么可以抢我的糕点,还来。”这启圣天尊何时变得跟顽童一般的模样,令那面无表情的东华帝君不禁眉头一蹙。

  “你不是向来不喜欢吃坚果类的糕点吗,怎么这会儿爱吃了。”启圣天尊故意放大了声音质问道。

  凤九翻了一记白眼,耐住脾气道:“明明是你自己不爱吃……”凤九伸出的手的糕点,被他直接抓了过去,送入了他口中:“我何时告诉过你不爱吃了”两人亲密无间的动作,在一众人眼中也瞧出了几分端倪,也包括那冷眼旁观的东华帝君。

  凤九却浑然不觉有何不妥,她在竹林时,启圣天尊便是这般孩子气的模样,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只是当她忽而抬起头时,目光不经意与东华帝君不知何时添出的几分怒意的目光碰撞在一起时,她委实一惊,而后尴尬地低下头,小声问身侧的启圣天尊道:“这个糕点可没我做的好吃,你今日倒没挑嘴,真是难得。”

  东华帝君的耳力向来灵敏,此次也不例外。听闻她时常为启圣天尊做好吃的讨好他,眉头竟不自觉微微一蹙。他这细微的变化或许其他仙家不会察觉,却唯独没有逃过启圣天尊的法眼。凤九还未反应过来时,启圣天尊便将其推了出去笑道:“凤九说今日她青丘的姑姑大婚,她也没来得及准备其他的礼物,遂想献上一舞聊表心意。”凤九尴尬地站在殿中央,进退两难时,启圣天尊又启言道:“我既是与她一道前来,也该表示一下我的心意。”他别有深意地望了眼对面的东华帝君,而后笑道:“就由我为凤九抚琴伴奏吧”

  凤九很是为难地望去新婚席上的姑姑,求救道:“姑姑……”

  青丘的姑姑,天界的太子妃见自己的侄女有些为难的模样,遂为其开脱道:“凤九,今日是姑姑大婚,你既有这份心意,姑姑当然开心”可当自己的目光触碰到那似笑非笑的启圣天尊时,太子妃只得干笑道:“你权当陪天尊的可好?”

  “凤九,东华帝君那篇净化录中的‘妙法莲华’倒是挺应今日这气氛的,就这篇如何?”启圣天尊竟为凤九擅自做主起来。这就更加愁坏了凤九。幼时的自己不懂事,记不住那些道法口诀,方用了舞姿这种偷懒的方式来加深记忆。而今正主面前,她怎可无的放矢。

  东华帝君在听得自己净化录中的章节,被凤九编排成了舞蹈,非但不气恼,反而有了几分期待,就像那次在凡间的皇宫中,她翩跹起舞的模样,他至今仍是清楚的记得。

  启圣天尊不顾凤九反对,径直在琴案上抚起琴来。凤九见在座的一众神仙都一脸期待的模样,只得投降道:“姑姑,凤九献丑了。”

  青丘的几个长辈脸上却有了高昂的姿态,只有他们知道凤九的舞姿在青丘无可比拟外,放眼这天宫怕是也没两个仙家可与之相比的。凤九这是长了青丘的脸面,于他们长辈而言,心里那是欢喜的很。

  凤九在太子婚宴上的这一舞竟是一舞成名,天宫与下界都知这青丘的小殿下不但貌美,舞姿更是了得,就连那厨艺也是一顶一的好。这么一传十,十传百,慕名求亲的人将这天宫的门墙都快踏破了。

  凤九睁大自己那双愤恨的目光,一直紧紧瞪着那始作俑者的启圣天尊:“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这么一来,你的亲事就有了着落了。”启圣天尊觉得自己可是帮了大忙。

  “你明明知道我……”凤九说到一半的话,还是咽了下去。

  “你难道不想知道他的想法吗?”启圣天尊可是好奇地很:“他都当了几十万年墙壁上的挂像了,是时候该挪挪地了。”

  “难不成你想占那一席之地”凤九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上古的神仙都是怪胎吗?”

  他不以为然的摇头:“至少我曾光明正大爱过”

  “你可从没在她面前表露过,还害得她嫁作他人妇。”凤九可不敢苟同启圣天尊那段尘缘旧事。

  “那时历劫,我以为会羽化……”他何尝不后悔。

  凤九便是这样,她说不过的时候,便会闭嘴不言语,遂站起身出了宫门,漫无目的的走着,缓过神时,自己竟站在了太晨宫门外。凤九一踌躇,觉得还是不打搅为好,正准备离去时,从里面突然传来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既然来了,进来坐坐也好。”

  凤九入内,他还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凤九一时不知如何应对,便尴尬一笑道:“打扰帝君了。”

  “我曾见过你?”东华帝君开门见山问道。

  凤九一怔,难道他这是要兴师问罪的?她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还有孩子要照顾,千万不可在此时露出了马脚,便承言道:“凤九自幼长在青丘,若不是姑姑大婚,怕是也没这样的福气能来这天宫一遭。”

  “司命可是说过小殿下来过我这太晨宫”东华帝君目光灼灼望着凤九额间的那抹凤尾花,逼着她就范。

  司命星君为何不告诉她一声,便不打自招了!凤九心里暗自发愁,嘴上仍是不承认道:“帝君说笑了,凤九自幼……”

  东华帝君双手合掌一拍,便见几个厨娘入内:“见过帝君”几个厨娘抬起头时,见凤九时不禁一怔,而后笑道:“原来小九是青丘的小殿下呀,那几百年在厨房里给我们打杂帮忙,辛苦你了。”

  凤九尴尬的笑了一笑,而后望向东华帝君:“帝君……”

  “说说吧,青丘的小殿下来我这太晨宫做了五百多年厨娘,为得是何?”东华帝君玩味的目光紧紧盯在凤九脸上,很是期待。

  “报恩”凤九自知无从隐瞒,只得如实招来:“报三万五千年前帝君在东荒山的救命之恩……”

  “我不记得何时救过你……”东华帝君对自己的记忆向来很是自信,被凤九这么一提,自己却全无记忆,眉头不禁暗自一蹙说道。

  “那时帝君点化青虎精,顺带将我从他的虎口下救出。”时至今日,凤九才明白帝君顺带的救命之恩于他算不得什么,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

  “被我从境外天救出的小狐狸是你?”东华帝君回忆着过往,大胆揣测地问道。

  “是”凤九老实回答。

  “那凡间的淑贵人也是你?”东华帝君的眉头更是一紧。

  “是”凤九便不再隐瞒。

  “那孩子可在?”作为皇帝时,他记得她曾为他怀有子嗣,而后离世时,太医请脉入殓竟没有那胎儿的气息。那时尚在凡间,他即便有所怀疑,却仍是未往别处想。直到那日太子大婚,他在见到她额间的那朵凤尾花时,才明了最不可能之事也是会发生的。

  “没有了”这是凤九唯一的秘密,她要守住。她目光真诚地望向他:“当年那贵人的凡胎病入膏肓时,凤九来不及应对,便强行离体,奈何仙法不够,未能护住……”她缓缓道来,合情合理,即便是帝君也不会怀疑的吧。

  第十一章

  天宫的云层厚厚的,飘压在天宫上端。凤九很不喜欢这样的天宫,忽觉心里头很是沉闷。待她意识清醒时,自己已回到了住处,迎面而来的是那玩世不恭的启圣天尊:“脸色这般难看,怎么了?”

  凤九摇头:“我刚从太晨宫回来……他都知晓了”

  启圣天尊一怔,倒也不是很意外:“以他的能耐,知晓一切很正常。”

  “我想回仙林”凤九一刻都待不下去了。

  “你想逃?”

  “我隐瞒了孩子的事情”凤九有些后悔自己为何要隐瞒他。

  “为何不说清楚?”

  “我还未想好如何面对”凤九心里头乱糟糟的,理不出头绪来。

  太晨宫内,东华帝君手间的那杯茶已然冷却了温度,却浑然不觉。过了许久,他那严峻的面颊上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他腕间的那道红绳未断,也就是说他与她的缘分未断。曾为天地共主的他,本不该有任何姻缘能绊住他。他也问了月老,那是他们结出的一道缘,因那道缘还在,他们的缘分便断不了。帝君不知的是,月老所说的那道缘其实是指的那不该存活的孩子。正因那孩子的存在,与他本无姻缘的凤九,就与他牵出了那红线的姻缘来。

  不多久,东华帝君应邀去到元始天尊府邸参加法会,席间元始天尊提起当时东华帝君困于境外天之时,青丘的小殿下也凑巧来他处借取灵清剑去往境外天之事。东华帝君听闻后,整张脸沉了下去。这背后竟还有他尚不知悉的情况。东华帝君回到太晨宫后,唤来司命星君几番盘问,方问清了缘由。原是自己被困境外天,那小丫头一心为报救命之恩不顾性命之忧去到元始天尊那受了三雷九电借取了灵清剑,劈开了阿修罗道,闯入了他被困的境外天。之所以会以狐狸真身出现在他面前,完全是因当时的伤势过重,无法修回人身,只得暂以真身伴其左右。后知他下凡降妖,不顾一切地又跟着他去了凡间,还心甘情愿成了他后宫众多妃嫔中最不起眼的一个,为得能在凡尘保护好他。

  东华帝君恍惚间听得司命星君所言:“于小殿下的这番报恩来抵帝君的救命之恩,是超的不知多少。”这么细细比较起来,他当时无心下的救命之恩根本算不得什么。她难道只是单纯为报恩吗?东华帝君不禁疑惑起来。

  “帝君,启圣天尊来访。”沉思中的东华帝君耳畔听得下人来报。

  凤九正陪着姑姑在天宫的花园内闲逛,却没有赏景的心思:“姑姑,明日一早,凤九想回青丘去了……”

  “是和那启圣天尊一道吗?”做姑姑的总得提点一二:“论辈分是长了许多,但他那模样的长相,在这方面还是看不出吃亏的。”

  “姑姑说什么?”凤九不太明白。

  “你爹和你几个叔叔都很中意这启圣天尊,你若嫁了他,虽辈分高了许多,但到底是配的良缘,姑姑和其他几个长辈还是很乐意的。”

  凤九惊诧的瞪大双目:“姑姑误会了,天尊于我就是长辈,这玩笑可是开不得的。”

  那太子妃眨着美目,不相信道:“那日整个天宫都看出来了,难道你却不知?”

  凤九这次是完全被惊到了,有些语无伦次道:“凤九心里容不下其他人……”她这神仙的一辈子,怕是只有那东华帝君才能令她融在心中。

  太晨宫内,启圣天尊品着东华帝君的仙茶,也愿成人之美一回道:“那孩子的仙胎养在我竹林的仙池内,这笔收养的费用,帝君该如何与我清算?”

  东华帝君显然没料到是如此结果,震惊之余,仍是安若泰山道:“她是怎么入了你的仙林?”

  启圣天尊若有深味地望了他一眼后说道:“两千五百年前,她耗费自身一半多的仙力护那肚中的胎儿,走火入魔后,被正巧路过的我所救……”

  “她……”东华帝君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她很坚强,从不落泪”启圣天尊还记得初时的她,即便自身难保,还想方设法保下孩子,遂敬佩道:“虽说你为护苍生,断了自身的姻缘,可是这样一心为你的女子,世间怕是再无旁人了吧。”

  东华帝君露出自己腕间的红绳怜惜地笑道:“我入凡尘一遭,这命中竟有了属于自己的姻缘……怎会有不珍惜之理”

  望着东华帝君腕间的姻缘,启圣天尊一怔,而后松了口气地笑道:“这该是你的,终归会是你的,强断也终会出现不是”

  东华帝君露出了难得的一抹灿烂笑容说道:“你说的对”

  凤九回到殿内,却见启圣天尊的留书,说是要驾外仙游一些时日,暂不与她一道回仙林了,叫她自行而回。这启圣天尊走的突然,凤九有些小小的失落,很快便应付了过去,独身往启圣天尊的仙府方向驾云而去。

  她去往天宫虽短短数十日,于她而言却比在人间的几年都长。她担忧仙池中刚塑成人形的孩子,入了仙林,便急匆匆往仙池的方向而去。

  一阵孩子的哭声惊得凤九加快了脚步,待她入内时,一袭紫袍鹤发仙风道骨模样的他很突然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怀中正抱着刚刚苏醒过来的孩子,冲自己牵动了一下嘴角:“你该作何解释?”

  望着他似有似无动怒的目光,凤九一惊,往后退了几步道:“他是我一人的孩子……”

  “没有我,怎来的他?”东华帝君单手抱着孩子,向凤九的方向信步而来:“青丘的礼数有哪一条是教你该对自己的夫君撒谎?”

  这帝君到底在胡言乱语什么,他们何时成为夫妻了?凤九尚未摸清头绪,他的脸已挨在了自己面前:“尘世间,你以我宫妃的身份,与我做着夫妻,还需我来提醒你不成!”

  被他这么一提,凤九倒有了反驳之言:“那后宫中的女人皆是帝君的,何尝少我一个。”

  “那倒不假,我也从未否认过”东华帝君磨着牙耐住性子与她好好聊聊这前因后果:“可众多后妃当中,只有你一人与我牵了这红绳……”他一抬腕,那腕间的红绳果然显了出来,直接带出了凤九腕间的那根红绳:“瞧见没有”

  望着那红绳,凤九的记忆回到了凡间他受伤的那次,自那次过后,这红绳再未出现过。当时她还以为是他的道法,没曾想过是他们间的姻缘,一时顿住:“怎会如此?”

  “你扰了本君的命数,无端牵出了这段姻缘,还在本君不知情的情况下,让本君从一个孤家寡人变成了一个父亲……”他瞬地抱起怀中与自己模样相像的孩子:“这笔糊涂账,青丘的小殿下打算如何善了?”

  凤九被彻底搅糊涂了,一时理亏道:“帝君说如何便如何吧”她想着自己坏了帝君不该有的命数,若罚她去凡事历劫一番也是她的报应,便一副听之任之的模样静静候着。

  “你当真不明白?”这次换成帝君一脸苦瓜相的蹙起了眉头,指着自己的孩子问道:“这孩子叫你什么?”

  “长大后当然会唤凤九一声娘……”凤九话音未落,帝君便急急问道:“那他称呼我什么?”

  凤九暗暗翻了一记白眼,没好气道:“当然是爹……”凤九还未来得及反应时,她的唇被一道温柔而又霸道的力量侵占:“那我们的关系不就是夫妻么”凤九彻底凌乱了。她何时承认过这种关系。在她还未来得及理清头绪时,她与襁褓中的孩子已被昭告入了太晨宫的府门,自后便是这太晨宫内的人。

  这在若干年后,仍是天界一道传奇的佳话。都说这曾经的天地共主手段非凡,在启圣天尊那般情势之下,还能将毫无看头的局势来了个大逆转,将这青丘的美人一个接一个放入了天宫之中,还不许旁人偷顾。

  被众仙津津乐道的当属那鲜少入世的启圣天尊,都颇为同情这位上古之神的凄惨遭遇。就连启圣天尊自个听的传言后,也俨然觉得自己是那无辜的受害者,明目张胆跑去那太晨宫要个说法,惊得东华帝君一怒之下将他踢去了凡事历劫一遭。

  太晨宫内,一阵仙风带动了凤九腕间的衣袖,露出了那条细细的红绳,却是牢固的绑在她的腕间,时时连在那帝君的腕间处。依偎在帝君怀间,凤九仿若梦境般,不敢闭眼,却被滋扰的仙风扰的起了困意,歪斜地靠在他怀间入了她的梦。是那九生树的梦境,凤九这次清楚的看清那九生果早已入了自己体内,化作了一道仙缘,结出了腕间的这道红绳,将她和帝君牢牢捆在了一起。睡梦中的凤九很是满足地喃喃说道:“原来如此……”她倦累的又朝他的怀间钻了钻,惹得一本正经翻阅书册的他不径丢下手中的书册,托起她那绝色的面容,在她的唇间印上自己最温柔的印记后,再也不愿放开。

  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生若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