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捡了个野男人
言希2018-01-27 19:052,203

  看着我满头黑线的皱眉,额头上青筋暴出,闲庭脸上的笑容微微的颤了颤,有些不好意思的朝我求饶似的笑了笑。

  我皱了皱眉头,从床上坐起来,看着他一本正经的道:“闲庭,你要是再这么的对我用魅术,对我胡言乱语的话,我就休书一封,让我老爹把你扔到天尽头去!”

  “再有,你也太胡闹了些,这里又不是长留山也不是渤山,你如此胡闹,若是被其他的女仙们看见,我要怎么活啊?你要知道我代表的可是我老爹和二哥哥。若是再此丢脸的话,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闲庭将脑袋放在我脖子边蹭啊蹭,声音闷闷的撒娇:“人家知道的,知道的,名节不可丢嘛,我知道的。”

  可是,环在我腰间的手却是如何也不松,我当即有些恼了,万一这时候有人进来,可如何是好?

  我不能给老爹丢脸面的。

  “你知道了你还……”

  我话未说完,就听见他低声含笑说道:“哎呀,知道了知道了,不就是修了我吗?我听到了,你不用重复了主子,只是,要休也得成亲了再休啊!现在一个未嫁一个未娶的,这可没办法休呢!”

  “……”我语噎,黑着脸僵硬着身子不动弹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心情,闲庭稍微将脑袋抬起来一些,神色温和的望着我,岔开话题温声说道:“你放心好了,跟你同住的女仙去排队给紫荆送礼物去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至于其他人么?估计整个女仙阁楼里,除了你就再无旁人了。”

  “诶?”我讶然,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情况。

  “紫荆不是来了好久了么?要开欢迎会也不至于选今天这个日子啊?我刚刚观了观天象,发现今日里是个阴天啊。”我想了一会扣着嘴角道,说这话的时候还不忘记瞟一眼窗外,的确是阴天啊!

  给上仙接风啥的难道不是应该选一个风和日丽、晴空万里的好日子么?

  难道我的思维不对么?

  闲庭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敲了敲我的脑袋道:“真是笨死了,怎么还那么笨?!真是不知道你脑袋里装的究竟是什么东西,难不成是稻草?”

  “你脑袋里才是稻草,你祖宗八代都是稻草!”竟然质疑、贬低、侮辱我的智商,实在是过分!实在是不能忍。

  “对,我祖宗八代都是稻草。”闲庭歪着脑袋窝在我的肩膀处嗤笑,没有丝毫的生气。

  很多年以后,我恍然发现,这些年来,似乎只有闲庭一直被我骂,被我打还能一点儿都不介意,一点儿都不生气,继续对我好,继续跟着我。

  从我遇见他,一直到他离去。无论我处境有多艰难,无论发生什么,无论我多么的过分,无论我对他有多不好,他也不曾怪过我一句;他也都从来没有变过,一直一直那么的好。

  他啊一直一直都是那么温柔待我。

  我想这大概是我此生的一种幸运吧!

  当然,这也是一笔无法偿还的债,前世今生来生来世都还不清的情债。

  所以,有时候我会觉得我不只是一个贪吃、懒惰的凤凰,我还是一个很作的人。

  对,就是很作。

  我只会欺负那些对我好的人,也只会对那些宠爱我的人无理取闹。

  然而对那些真的欺辱了我的人,却是忍让再三亦或是束手无策。所以从某方面来说,我真的是一只很差劲的凤凰,差劲到对不起我凤凰的神格。

  如果非要说我此生究竟是做了什么对得起我神格的事得话,那一定是闲庭了。

  话说闲庭是青丘的一条九尾狐狸,一只妖娆又风骚额狐狸。

  时间退回万年之前,我哪天兴致勃勃的去宛丘挖野菜,因为我看书上说宛丘有一种长得如小帐篷一般的野菜,吃了可以让人变漂亮,于是我就跟老爹打了个招呼,自己拎着小竹篮去了宛丘。

  却没成想,我哪天野菜没挖着,野人倒是见了一个。

  那时候青丘内战,闲庭身负重伤逃到宛丘,我遇见他的时候只看到血粼粼的一尸体,吓的我顿时跳到了三步开外。

  原谅我的胆小吧。作为一只纯种凤凰,竟然如此胆小,着实不应该,着实失了我凤凰的面子。

  但是我觉得如果闲庭知道我用尸体来形容他,一定会很不高兴,并且会为此克扣我的零花钱。

  要知道,我的零花钱都是老爹先交给他,然后再有他交给我的。

  不过,这不是现在的重点。

  重点是在我尖叫之后,那尸体竟然动了,哎,你们能想象到一血粼粼的手臂像你伸过来的场景么?

  我那时候尚且年幼,为此可是做了好久的噩梦呢。

  他那时候仙身已经大损,嗓音沙哑且有气无力,他的脸上都是血,眼睛睁不开,只挣扎着说:“救我……”

  我听了这话,哇的一声,没出息的哭了出来。后来这件事被闲庭当做笑话讲给我老爹和哥哥们听,足足让他们笑话了我好久。

  不过,即便是胆小如我,我还是勇敢、坚强的、颤抖着双手将他给救了。

  那时候他眼睛受伤,我还是个小姑娘,于是便撕了衣裙,卖命的将他拖到泉水边给他擦身上的血迹。

  等我把他的脸擦干净以后才发现:哎呦,小伙子长得不错呦。

  然后,我便将他带回了家。

  我累死累活的把他从云彩上拖下来走回房2的时候,我二哥正翘着腿嗑瓜子,而我的老爹正在逗蛐蛐。

  见我这般狼狈的模样,我二哥哥蓐收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跳到了门口,看着我问:“小妹,你不是说去挖野菜,怎么野菜没有,倒是挖了个野男人回来?”

  我彼时已经累得出气多进气少,懒得理会这个无耻的男人,冲着我那正在斗蛐蛐的老爹泪眼汪汪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爹……”

  许是我当时太过虚弱,声音太低;也或许是我老爹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听完小女儿的呼唤竟然纹丝不动继续斗蛐蛐。

  彼时,看着怡然不动的老爹,我委屈的不行,眼泪哗哗的就涌了出来,继而使了吃奶的力气中气十足的大喊了一声:“爹……”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没见识的小狐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池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