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非分之想
言希2018-01-27 19:052,158

  这真是一件对我造成了一万点伤害的事情。

  因为这件事,我很久很久都没有去他的书房,而他则是一有时间就呆在书房,这样既可以赞赏一下那条小青花蛇,又可以避免我拿着一堆情书站在他前面错字连篇的朗读。

  想到这儿,我不禁开始万分同情起紫荆了,要知道,紫荆他向来修养好,定然不会如我二哥哥那般将女仙们的情书和礼物随手接下,随手扔的,他肯定会一封一封的看,到时候肯定累。

  我一边想一边叹气,闲庭听见我叹息,歪着脑袋坐在床上看着我道:“你做什么叹气?难不成你是怕紫荆他接受了别人?”

  “那倒不是。”我走到床边坐下,将自己所想讲给他听,末了说道:“所以说,我的想法很对啊,他不好意思不收女仙门的礼物和情书,又不好意思不看,看多了肯定眼睛累啊,这样就可以充分的发挥我的作用了。”

  “再说,他也不亏,我帮他念情书,他付给我微薄的薪水,这是多么天经地义的一件事,你说是不是?闲庭,你有没有觉得我很聪明的样子?”

  我说完,巴巴的望着闲庭那魅惑的眉眼等待他开口夸我,结果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见他说话,只看见他嘴角抽了抽,然后见鬼了一般打量我。

  半晌,闲庭靠近我很是认真的问:“主子,你老爹有虐待你么?”

  我看着他那认真非常的模样,很是疑惑,不明所以的摇摇头道:“没有啊。”

  “那你老爹有饿着你,渴着你,冻着你么?”闲庭又问。

  我摇头。开什么玩笑,我老爹最是疼爱我了好么。

  “那你老爹是缺了你零花钱么?”闲庭看着我的眼睛问。

  “没有啊,我老爹向来很大方的好吧。”我白了他一眼,扭脸不理。

  随即又回过头来问:“你问这些做什么!”

  “不做什么。”闲庭抱着手臂看着我道:“既然你老爹疼你,你又不缺钱花,那你做什么非要去给紫荆念情书?难不成是你怕他看着哪个女仙好,同意了?”

  我冷眼看他,“小亭子,我看你是最近太悠哉了。”

  他倒像是没有听见我的话一般,继续说道:“再不然就是……”

  我怕他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言论来,便赶紧出声打断了他的话:“我给我二哥蓐收念情书念出感情来了,看到情书就情不自禁的帮人念难道不行啊!真是的!闲庭,你就不能纯洁点?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啊!真是的。”

  嫌弃的斜睨了他一眼,努着嘴批判他那满是屎粪的脑思维。

  “说得好像你很纯洁似得,主子。”闲庭漫不经心的笑笑,双手背在脑后,翘着二郎腿躺在我的小床上。

  我无奈的看一眼被他整乱的床被,心道:“可怜我得小床为什么要受这种罪啊!”

  还未想完,便听见闲庭道:“主子,我来是有事要告诉你,你可要做好承受的心里准备啊。”

  听见这话,我心里一紧,皱眉看他一眼,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闲庭似乎也没有打算等我的回答,他看着我粉色的窗幔,勾唇一笑道:“主子,紫荆是东方伏羲帝的小儿子,你是西方金德帝的小女儿,按理说倒也门当户对,只是……”

  他说道这里顿了一顿,没有继续下去。

  我疑惑的皱眉,坐在床边看着他单等他的下文,可事他却偏偏不说了。

  等的好生心烦的我,便皱眉踹了他一脚道:“只是什么你倒是说啊!”

  “再说,我跟他门当户对个毛啊!我最讨厌蛇了,偏偏他还是一条灵蛇!哎呀妈呀,想想都觉得无比的恐怖啊!”

  我一想到蛇这种东西就忍不住浑身发抖,全身的鸡皮疙瘩都流窜了出来。

  “哎,既然你没有这份心思那是最好,我这次来啊,不过是来告诉你,你过些日子不是放假么?到时候家里有客人,估计是要给你相亲的苗头啊,啧啧……”

  闲庭说这话的时候笑的意味不明。我听了却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炸了。

  …………

  …………

  直到闲庭在房间里消失了许久我才从这件事的震惊中抽离出来,我微微抬头看着窗外的天色,远方的天似乎有些昏暗,如我所料的那般是一个阴天。

  此时,天色已然是大亮了,我走到窗前看这那些依旧翘首以盼,静待紫荆出来的女仙们,心中几经唏嘘。

  闲庭说,炎帝不久要带着儿子来长留山,为的是结亲,至于跟谁结,我老爹就我一个女儿,而人家带来的又是个儿子,所谓所为,明眼人一目了然。

  同是帝君之后,而炎帝神农又是太阳神。我小时候听说炎帝神农人身牛首,三岁知稼穑,长成后,身高八尺七寸,龙颜大唇。农业的发明者,医药之祖,有“神农尝百草”的传说,是伏羲之子,生平与贡献多不胜数,后来入了天宫便镇守南方。

  他的儿子炎居又被称为火焰之子,以火焰为攻击,刚好与我这个天生向往太阳的凤凰属于同一属性,因此,炎帝才想到让我来给他儿子当儿媳妇。

  只是,我从没见过炎居,一时之间也没有办法对他评价,可是,就这么见一面就要商量着订婚和大婚,我着实觉得不妥。

  可是,又一时之间说不出怎么个不妥来。只得咬着手指发楞。

  不过,刚刚我寻思这一点儿的时候,到时候发现一个很关键、很重要的信息啊……

  擦擦擦,跟我相亲的炎居竟然是紫荆的侄儿!

  炎帝神农是伏羲帝尚在尘世时候的儿子,紫荆是伏羲帝位居东方帝君的以后生下的儿子……

  啧啧……如此想来,我若是嫁了炎居,日后看见紫荆岂不是要喊一声“叔叔”了?啧啧,不知不觉间就低了一个等级,心里无论怎么想都觉得不爽啊,还叔叔……

  想想都觉得喊不出口啊,毕竟曾经是同学还是前后桌啊……

  毕竟还曾经勾肩搭背过……

  毕竟我还对他有过非分之想……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寻不到的后悔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池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