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割袍断义
言希2018-01-27 19:052,189

  话说,我有点扯远了,我本来是想说发色的问题来着。

  不用于他们俩个那飘逸的红发和高冷的银发,我不知是自己太善良还是基因突变,我竟然长了一头如墨般的黑发,这在众人的眼里,显然是不正常的。

  烈焰这厮就曾经几次扯着我那及腰的长发研究追问我是不是用了什么染发液染的黑色,还曾经几次扯断我漂亮的头发,放在他早就准备好的水罐里,加上一大堆他从家里弄来的不明要分,花上几天的时间研究会不会变色。

  苍天呐!我一个从来没有染过头发的人,发丝怎么可能会掉色?

  最后,烈焰看着那几根泡了一个月的却仍然没有任何掉色的发丝,神情哀婉,仰天四十五度叹了好久的气。

  而我则是万分无奈的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拎着那已经发臭了的水罐子往外面走。

  我摇头晃脑的想了许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回顾神来的时候,烈焰已经将柴火点燃,开始烤鱼了。

  我灵台还是很混乱,乱七八糟的想着很多事。

  话说回来,我又开始啃紫荆的出身问题了。

  紫荆是灵蛇,我最怕的就是蛇这种东西了。难怪我从来不敢挑衅他,可是,我是凤凰啊!高大上的象征着太阳的凤凰啊!而我竟然害怕这种软体的凉生物体,这实在是太有损我的仙资了。

  关键是,我最关注的问题根本不是上面这些乱七八糟的,我最关心的是紫荆要是幻化出原身,那该是什么模样?

  日光悠然,万里飘云,湛蓝色天空下,我开始歪歪紫荆的蛇身了。

  我记得,大地祖神就是灵蛇化身,我还在一本古书上看到过关于这些的记载。

  传说,盘古开天辟地后,天地浑浊一片,最初的世界就只有盘古一人,但是他劈开天地又将天地支撑起来以后,便化作了天地。

  原文大抵是“有神十人,名曰女娲之肠,化为神,处栗广之野,横道而处。”《史纪·补三皇本纪》云:“女娲氏亦风姓,蛇身人首,有神圣之德,代宓牺立,号曰女希女”。

  再有就是说她是伏羲的妹妹,女娲和哥哥伏羲婚配再创了人类,故尊女娲和伏羲为始祖。

  《山海经·郭璞注》说:“女娲,古神女而帝者,人面蛇身,一日七十变,此腹变为此神。”

  我在脑海之中搜罗了一番后,终于证实了父神母神是灵蛇化身。

  但是,我最纳闷的是他父神、母神他们是如何创造后代的……

  不过,貌似有点扯远了,我最初的中心思想应该是紫荆的蛇身啊。

  这般想着,便不禁问出了声:“哎,烈焰,你说紫荆的原身究竟是什么样呢?会不会跟父神、母神一般,都是蛇身人首?”

  “还有,你说,他那么厉害,会不会是一条银色的大蟒蛇?”

  我双手捧脸,看着烈焰无比认真的问道。

  烈焰那一双火红色的眸子此时正盯着木棍上的烤鱼,听见我的话冷哼一声后,耸了耸肩膀,白了我一眼道:“你猜。”

  “我……”我气结,我猜你妹啊猜,我猜你大爷的!

  真是的,一点儿都不配合。

  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撅着嘴巴不理会烈焰这只傲娇的火龙,随手捡起地上的树枝子往火堆里扔。

  过了好一会儿,烈焰实在是看不惯我如此折腾,便横眉冷眼的看着我道:“凤小陌,你要是再敢捣乱,你信不信我把你扔到天尽头去!”

  擦!太过分了!

  我蹭的一下从地上跳起来,蹦到三步开外,十分不满的看着烈焰道:“枉我对你这般好,每次从长留山回来还都给你带瓜子,没想到你竟然这般,真是太过分了!你知不知道我我带的瓜子多好吃,你知道不知道我每次都是忍着万分的心疼把瓜子分给你的?你竟然要把我扔到天尽头,实在是过分!我要跟你绝交!”

  “你说啥?”烈焰伸手掏了掏耳朵,挑眉看着我问道:“你确定你要跟我绝交?割破断义还是断发赌咒,你说吧,我都行。”

  烈焰一脸随便你怎么闹,我都无所谓的神情,优哉游哉的坐在地上烤鱼。

  他知道,我是打不过他的。

  因此,他很放心。

  听他这么坦然的态度,我竟然有些愣住了,天哪,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喷火龙烈焰么?

  难不成是因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几日被紫荆熏染的失了本性了?

  我缓缓的走进烈焰,在他的周围晃荡了一圈来打量这个不正常的孩子。

  “凤小陌,你不要盯着本太子爷看,就算你这么深情款款的看我一百年我也不会娶你的,你死心吧。你这蠢蛋。”烈焰翻动着手中的木棍,抬头扫了我一眼,满脸满身的嫌弃。

  对,没错,就是嫌弃。

  我特么竟然被嫌弃了!

  作为一只独一无二的凤凰,这完全就是对我神格的藐视和亵渎,更是对我的万分不尊重!堵上我作为高贵凤凰的节操,我这次是真的觉得不高兴了说。

  “烈焰,我觉得你的自我满意度早已经高出了你的身高,你对自身的喜欢程度早已经高出了你的火焰温度,而你的羞耻心早已经被你的过度自恋给淹没。对于这样的你,我实在是找不出一条可以让我嫁给你的理由啊!”

  出奇意外的,烈焰并没有被我激怒,他只是很悠然的看了我一眼,“呵呵……是吗?那你可是找到嫁个冰山美男的理由了?”

  我闻言一愣,张了张嘴巴,错开目光抿着唇角不说话。

  半晌,烈焰见我不说话,侧脸看着我慢悠悠的问道:“凤小陌,你在干什么?这么全神贯注可不像你的作风。”

  “我没有想什么啊!”

  我语气顿了顿接着说道:“我只是在研究割袍断义究竟是要割你哪里得袍子。”

  话落,我的目光扫过烈焰红润的脸,落在香喷喷的烤鱼上,微微转了下脖子后,便一手托着手臂,一手摸着下巴,双腿并拢坐在地上。看似在琢磨割袍断义这个深刻的问题,其实我只是在研究烈焰手中那条鱼的成色,是不是该熟了了而已。

继续阅读:第八章 :打个赌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池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