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瑶姬
言希2018-01-27 19:052,174

  苍天啊!我当然知道这不是幻觉,只是烈焰他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难道他真的是舍不得啊?哎呀!不过是放个假而已,烈焰你不至于吧!

  烈焰却是哼笑一声,居高临下的打量着我。

  “凤小陌,你就装吧!从我走到我回来,也一刻钟都不到,你还幻觉!你就算是幻觉也不会幻觉到我吧?我可不觉得你心里会有这般思念我。”

  我没想到烈焰会这么坦然的拆穿我,于是,我诚恳的发出了一句感叹:“咦。”

  烈焰依旧是勾唇浅笑着,只是他的笑从来都不会让人感觉到温暖,能感受到的只有丝丝的寒意以及周身的威压。而他此时眼中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含着一抹笑,整个人印在逆光之中,看起来竟是让人觉得仙气满满。

  这个想法着实让我觉得有些不妙,所以我别过脸去不看他,免得被他迷惑忘了他本质。

  大概是烈焰觉得我不说话是生了他的气,他看着我好一会儿后叹了口气,蹲在我跟前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知道了,凤小陌,你一直呆在这里肯定是因为还没吃饱,看在咱们同桌一场的份上,本太子爷就大方一回,你坐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再抓几条鱼吃。”

  我仍旧是坐在地上不理他,虽然我并未生气,但是对我来说能多吃两条烤鱼也不是什么坏事。

  烈焰跟我说完话之后,真的去抓鱼去了,我坐在原地不动,暗暗寻思着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需要伏羲帝专门派人来找紫荆?难不成是魔族叛乱了?还是水族闹事了?

  想到这里,我看了看正在抓鱼的烈焰,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如果说魔族叛乱的话,烈焰这个魔族太子爷应该早就跑回去了才是?

  毕竟跟天宫想必,魔族还是有点弱势的。

  可,除了魔族之外,其他部落好像更不行吧?

  我以排除法在脑袋之中将紫荆被召回去的原由排除了一遍,却终究没什么线索。

  而烈焰却已经杀了鱼回到我跟前开始烤鱼了,经过刚刚那一闹,他再次恢复了平时里魔族太子爷的模样,跟我说话也是漫不经心毫无章法。

  吃饱之后,我们在同翔园周围晃荡的时候,遇到了西王母的青鸟,还有西王母的女儿瑶姬,瑶姬曾去过长留山给我老爹送心,彼时看见我还认得,便欢喜的给我打了招呼,还分了些果子给我吃。

  我觉得她真是个好人,于是欢喜的跟她道别。

  那时候的烈焰还不认识瑶姬,也尚未见过她。他一边吃着果子,一边询问刚刚飞过的那只鸟是个什么东东,我倒是不介意他话里的不恭敬,人烈焰好歹也是个魔族太子爷,地位本就高,不需要对谁恭敬。话说烈焰除了在黄帝他老人家那里还有点尊老爱幼外,剩下的那些个神尊,他可是向来不放在眼里的。

  我先是吃了烤鱼,而后又是吃了果子,心情正好。便好心的解释给他听。

  “刚刚飞过去的那是西王母的青鸟,乘坐青鸟的那时候西王母的四女儿瑶姬,说来,好像跟我年纪差不多大。”

  我说完之后想了想,觉得有些不大对,遂改口说道:“不是不是,我说错了,应该是比我小些才是。我曾经在我老爹那见过她,那时候好像也是像今天这般拎着一篮子果子,只是,那天是送给我老爹的,今天不知道是送去给谁的。”

  不过,瑶姬送来的果子,是真甜啊!

  我咬下一大口,又从怀里掏出两个,递给烈焰一个,自己吃一个。先前瑶姬去长留山的时候就知道我爱吃这种果子,所以刚刚她看见我,才招手跟我打招呼,又多给了我一些。

  虽然烈焰一直说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可是我心里却从来没有拿人手短的愧疚感。要是拿了别人的东西就要心里不好受的话,那我早就该难受死了。毕竟我收了长留山和勃山的女仙们老多东西了。

  但是,我可没有白拿,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事情我可是牢记在心的。

  在说,我不是帮他们去送情书给我老哥了么?说来,也算是两清了。

  至于瑶姬么?虽然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找我送过情书啥的,但是,我知道,总有一天她会来找我办这种事情的,因为我总觉得吧,瑶姬她是看上我二哥蓐收了,不然也不会看到我这般热情亲切了。

  嗯,一定是的。

  因为上次她去长留山的时候,是我二哥蓐收接待的,而且我记得她当时脸红了。

  想通这一点后,我欢喜的和烈焰分享我的发现,他却只是淡淡的扫了我一眼,然后就继续咬果子吃了。

  ……

  那时候,我总觉得我跟瑶姬的缘分一定是跟我二哥有关的,可我万万没想到后来多年我再与瑶姬的交集竟是因为烈焰。

  只是,那时的烈焰已经褪去了年少青涩张狂,已然不是现在这般模样了。

  我和烈焰回到学社后已经是到了放学吃饭的时候了,因为下午吃了太多烤鱼的缘故,我已然吃不下别的东西,所以便直接回去睡觉了。

  同住的女仙回来的时候,我躺在床上都快睡着了。她关上房门,走到我床边先是喊了我两声,见我不说话,便又喊了我两声。

  我被她喊得没法在继续装睡,便缓缓地睁开眼睛,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那女仙见我醒来,眸中露出一抹欢喜,又露出一抹紧张。

  “凤陌,你可曾帮我把……把……交给紫荆?”

  许是她觉得直街说’情书‘那两个字有些不矜持,含羞了半天后,终是略过那两个字直奔了主题。

  她与我选的科目不同,上课的学社也是不同的,想必是不知道紫荆没在学社这件事情的,但我素来脾气好,人也好。

  所以,我揉了揉眼睛对她说了这件事情。

  她听了不免有些失落,轻轻咬着嘴唇一脸的伤感,我看她一副难过的快要哭出来的模样便宽慰她,告诉她等紫荆来了,我一定会帮她交给紫荆的,让她不要着急。

  再说了,她的没送出去,别人的也没送出去啊!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泱泱祸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池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