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寻不到的后悔药
言希2018-01-27 19:052,220

  关键是我对他有过非分之想啊!

  老天,倘若我真的嫁过去,紫荆又这般好看,我若还存着这样的心思,岂不是是大不道?

  我正想着门却吱呀一声被人打开,我以为是闲庭又折回来了,也没多想,只头也不回的道:“你放心,我是不会离家出走的。”

  “啊?”背后传来一道柔细的女声,“凤陌,你说什么?”闻言,我身子一怔,猛的回头看着站在门口的那女仙。

  “原来是你啊。呵呵……呵呵……”我潸潸的干笑了两声,心里捏了一把汗暗自庆幸:还好我刚刚没有喊闲庭的名字啊……

  那女仙先是疑惑,见我对她笑,便也回了我一个微笑。

  正如我前面所说,仙界的人向来十分的有礼貌、有教养。

  额,这话说的好像是我没有教养一样,其实我也很有教养的,而且是相当的有教养,这一点从方方面面可以看出,我就不在此一一列举了。

  “你怎么这么就回来了?”我注意到她手上那系着蝴蝶结的漂亮盒子,疑惑的问出声。

  “这个……额……”她眸光躲闪,有些不好意思。

  我说过,我教养很好,自然是不愿意为难人家,便打着哈欠往床边走,边走边道:“那个哈,我困了,我就先睡了,今天就不去上课了啊。”

  我说着鞋子一脱,便上了床,盖上被子,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的停顿,由此可见我对睡觉是好么的重视。

  “那个凤陌,你能不能帮我个忙?”我刚刚将被子蒙过头顶,便听见头顶那一道怯懦的声音传来。

  尚在被子里的我,在满眼的黑暗中眨了眨眼睛,须臾,缓缓的将被子拉下,只露出两个眼睛看着站在我床边,那白衣翩翩、仙气十足的女仙问道:“哪个,你想我帮你什么?”

  我话音落下,只见她羞赧的将那个系着恶俗蝴蝶结的盒子捧到我的面前,楚楚可怜的看着我道:“凤陌,我知道你跟紫荆关系好,能不能拜托你把这个交给他?算我求求你,好不好?”

  听完这话,我先是一愣,随即想了想,发现我跟紫荆关系也不好,虽然我们经常一起去饭堂吃饭,但也是他跟烈焰,我跟烈焰,全都是因为烈焰的关系啊。

  我跟他别说关系好了,仔细想来,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啊!

  可是见她说得委屈而又可怜的模样,我那如日光普照大地一般的爱心瞬间就被激起了,于是,我顿时同情起她来了。

  然后,我将被子拉倒胸口处,看着她缓缓道:“其实我跟紫荆没什么关系,只不过是因为他跟烈焰关系好,我跟烈焰关系也好罢了。”

  “哦,既然如此,我就不勉强你了。”她神情失落的低下头,将那盒子抱在手中,低着头苏就要往自己的床边走。

  我心下叹息,到底是个孩子真是顶不住气,我这话不是还没有说完么?

  我从床上坐起,伸手摸了摸额头,无奈望了望窗幔,接着道:“我的意思是,我可以把帮你把他交给烈焰,让烈焰再给他。不然,若是我直接给他就不好了。学社里的那些女仙们,要是看见,还不得把我给吃了!”

  闻言,她猛地转身,眼镜亮闪闪的看着我:“真得么?凤陌,你真的愿意帮我么?”

  我点点头,示意她不要激动,万一被隔壁的女仙们听了去,都找我帮忙到时候该如何是好啊!

  然而,她貌似并没有领悟到我的意思,抱着盒子便往我跑了过来,猛的将我抱住,欢喜的话都说不好了。“凤陌,我就知道你最好了,谢谢你谢谢你,凤陌。”

  我被她的热情吓的心脏跳露了好几个节拍,脸上的笑容都不禁僵了又僵。

  真是不习惯被一女仙这么抱着啊……

  感觉会做噩梦啊……

  我看着窗户外的天色,心想不过是一个礼物、一封情书而已,有什么啊?

  长留山和渤山的那些女子给我二哥蓐收送了那么多,至今也没有看见一个修成正果的啊!

  哎,这种事还是看缘分啊!

  她对我说了许多的感激之词,足足表达了半个时辰的谢意,才放过了我的耳朵。

  见她欢喜的奔出了房间,我噗通一声躺在床上,睡的天昏地暗。

  而那个系着蝴蝶结的盒子还有那粉白粉白的花瓣情书,则是被我放置在了床边。

  而后多年,当我再次想起这件事的时候,心中虽然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但如果可以重来,我一定不会去替她送那一封情书那一份礼物。

  要不然,也不会后来的许多事。

  阴差阳错,乱世浮华,我万万没有想到我那时候的一片烂好心,竟然会惹出这许多事。

  后来,我跟桃浅说:“我宁愿为人做嫁衣裳,也不愿做人前烂桃花,膈应了自己,又膈应了别人。”

  彼时,桃浅穿着一身白色衣裙,坐在石桌子旁边,正一杯一杯的倒酒,听见我说这话,不由得失笑:“要不你去问问太上老君,看看他那里有没有卖后悔药的。”

  “再说了,就算是你想给人做嫁衣,也要看人家殿下乐意不了啊,紫荆殿下的性子,可是连我师傅司音都未必清楚呢!”

  看着周身飘落的桃花,我沉默不语,自顾自的饮酒。

  这世间让人后悔的事情倒是不少,可这世间却偏偏又没有后悔药。

  不得不说这造物主的神奇,这世间连忘情水、易容丹都有,各种奇葩物灵皆是可寻。

  可是,纵使你上达黄泉穷碧落,天涯海角,翻山越岭,却偏偏寻不到后悔药这东西。

  …………

  …………

  等我一觉醒来的时候,天色还是那般昏昏沉沉,我伸手揉了揉眼睛,直觉得自己进来越发的能睡了,苍天呐,大地呐,我这是要提前进入冬眠的节奏么?咳嗽,我不是蛇啊!

  从小到大我看了那么多书,只听说过蛇要冬眠,还没有看哪本书上说凤凰也需要冬眠的。

  我正在发懵的时候,窗外忽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我顿时一个警觉,立刻跳下床穿上鞋子,就往外跑。

  擦,没想到我竟然一直睡到了午饭的时间,刚刚那钟声,就是饭堂开饭的提示音啊!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胜负未可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池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