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借花献佛
思楚2020-01-01 14:001,691

  “不行,绮儿,你带着小篱走,我去寻你们阿爹!”谢玉娘不容拒绝道:“你们年纪小,去了无用。”

  “不!娘,我还是凡人,正道的修士为了渡雷劫,很忌讳对凡人出手。正因为如此,我去反而更安全。”江蓠主意已定,斩钉截铁道:“娘亲,你准备些疗伤的药草,我去见阿爹!”

  “小篱说的不错!”楚珮赞赏地看了江蓠一眼,劝道:“谢道友,你如今是炼气期六层的修为,对上筑基期的修士,不比凡人强上多少。倒是小篱,她年纪小,又不曾修炼,反倒是没几个正道修士愿意对她出手。”

  “好吧!”谢玉娘终于重重点了点头,从腰上摘下来一个储物袋,塞进江蓠怀里:“我和绮儿在城外等着你们!”

  江蓠却将那储物袋推了回去,说道:“娘亲,给我几块灵石就好。”她现在没有灵力,用不了储物袋,带在身上非但无用,还容易招灾。

  谢玉娘此时也想到了这一点,将十多块小指大小的透明晶石塞到一个荷包里,交给江蓠。

  江蓠点了点头,不再多话。一任楚珮抱起她,施展御风术,一刻钟之后,来到了城里的交易区中。

  江云天的地摊前一片狼藉。地上留着几滩紫黑色的血迹,却没有一个人影。

  难道是被毁尸灭迹了?不,不能慌,江蓠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问旁边摆地摊的男修:“仙长,您可知道在那里摆摊的人去哪了?”

  男修见问话的是个不曾修炼的孩子,不甚在意地摇了摇头,明显是不愿意搭理。

  楚珮直接把一块灵石甩到了他跟前。男修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说道:“你是问那个姓江的修士?他卖出去的符箓炸伤了贵人,被人家的侍卫抓回去问罪了。”

  “可知那贵人住在哪里?”

  “城主府!”

  人还活着就好。江蓠感激地对楚珮笑了笑。

  她的手里的确有灵石,可一旦拿出来,反而让有贼心的人惦记。楚珮现在替她出了灵石,她稍后悄悄还回去就是。

  云阳城的城主名叫秋池,是个筑基后期的修士。

  这位城主有个金丹期的散修师尊,做事还算公道,南来北往的人都会给几分面子。但江蓠知道,秋池有个很不光彩的癖好,他喜好男风,尤其喜欢相貌出众,气质淸贵的少年。

  原著中,轩辕墨逃到云阳城,就被这城主看中,骗进了府中。秋池对他下手的时候,他几乎拆了半个城主府,还顺手把城主府的府库搜刮了个干净。

  至于这个秋池,自然就沦落成被灭杀的炮灰了。

  现在,江蓠就站在城主府的门前。

  “仙长,小女这里有一封信,或许对受伤的轩辕公子有用。能否劳烦您辛苦一趟,把这封信交给轩辕公子的护卫。”江蓠面上露出一个讨好的笑脸,将信封连同两块下品灵石递过去。

  “好吧,你在这里等着!”护卫略一沉吟,转身走进大门中。没多会儿,他折返回来,诧异地打量着这个没有修为的小女孩,说道:“两位前辈请你进去说话!”

  “多谢仙长!”江蓠恭敬道谢,跟着走进城主府,来到了一个女修跟前。这名女修穿着一身月白色襦裙,眉如新月,眸若秋水,端的是个柔美娴静的玉人儿。

  “江蓠拜见仙子!”江蓠说着,做势要行大礼,白衣女修轻轻一拂袖,一股暗劲将她托了起来。她顺势站起来,就听白衣女修道:“你叫江蓠?江云天是你什么人?”

  “是我父亲。”江蓠恭敬道。

  白衣女修轻轻颔首,又道:“你在信中说,知道冰月莲花的下落,此事可是真的?”

  “小女不敢妄言。”江蓠编瞎话道:“三个月前,小女外出时,遇上了一个垂死的老仙长,他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小女,让小女筑基时去采。小女本想把此事告诉父母,怎奈父母修为低微,去了那地方只有送命的份儿,就一直没说。”

  “倒是个有心计的丫头!”白衣女修轻轻笑了笑,“如今,你待如何?”

  江蓠低头说道:“轩辕公子因为父亲而受伤,小女愿意与父亲一道,助仙子采得这株冰月莲花。”

  被符箓炸伤这个理由实在太荒谬,她觉得,江云天十之八九是个替罪羊!既如此,她索性不去辩白,而是直接认下了,并用那株在十年后就会被轩辕墨收入囊中的冰月莲花,换父亲江云天的性命。

  “如此,我便信你这一次!”白衣女修说着,便吩咐人去请江云天过来。江蓠能想到的,她也能想到。看得出,这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聪明的女孩子不会做傻事,如今,他们父女的命都在她的手里,谅他们也翻不出来什么大浪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