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话: 落颜的心事
雷雷猫2017-04-09 12:003,336

  原田一愣,立即明白被戏弄了,不由得勃然大怒,干脆从地上站了起来,将念珠夹在双掌中,然后冷酷的说道:“好,我这就把我的血催进你的身体里,让你从里到外一点点腐烂,我既然继承了祖先猿女君的血液,就绝不能让你们这些东西蛊惑人间,就让天照大神赐予我们家族的力量将你烧成灰烬吧……”

  话音刚落,却见她突然舞动起来,念珠也飞快的转起,而随着她身体的快速舞动,只听“嗡”的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空中碰撞在了一起。

  而后,男孩只听到周围传来一阵又一阵让他头痛欲裂的咒文,几乎要将他扯成碎片,与此同时,就连那些包裹着他的血雾,也骤然缩紧,向他的全身上下压缩过来。

  此时,他的眼前只有满目的血红,让他几乎发狂,似乎有什么东西也要破体而出……

  ……

  今天晚上,落颜回来的很早,只是,等她回到乐善堂的时候,夏秋早就走了,想想自己已经有好几日没有看到夏秋了,甚至连晚饭都是她下学以后才做的,她突然有些想自己的夏秋姐姐,想她做出来的小馄饨的味道了。

  等吃了晚饭,她又在前面的大厅里练了一会儿字,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到了她该睡觉的时候,可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发现乐大夫也没有回来,更意识到,他似乎已经连着好几日都没在她睡觉前回家了,这让她忍不住问陆天岐道:“陆大哥,怎么看起来乐大夫最近很忙的样子?晚上连药堂都不回了,好多病人都是你帮着处理的,他到底在忙什么呀!”

  以前无论他们回来多晚,落颜都从不问他们的行踪,这还是第一次,陆天岐抬头扫了她一眼,又低下头:“怎么,你找他有事?”

  “没事就不能问问吗?”落颜翻了个白眼,然后还是实话实说道,“我就是想问问,夏秋姐姐同乐大夫谈的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搬来跟我一起住呀。我都等了好几日了,本以为以后可以天天同夏秋姐姐在一起了,可没想到,竟然好几日都没看到她了。难不成乐大夫不同意?”

  “什么?你是说,夏秋已经答应你要来乐善堂与你同住了?”陆天岐一愣,“她什么时候答应的?”

  看到他一脸惊讶的样子,落颜撇嘴道:“就是前几日,我本来要帮她同乐大夫说的,可夏秋姐姐偏要自己去谈,我就只好等着,结果等了这么多日子了,不要说她搬来住,连人都碰不到了。反正我也想好了,乐大夫要是不同意,我就同夏秋姐姐搬出去住,我在学堂里听同学说,她家在临城里有一处别院想要出售,不如我就买下来好了。”

  花神谷回信的时候,给乐鳌寄来的那些银票,乐鳌一张都没收,后来全都给了落颜,再加上落颜离开花神谷时带出来的钱财,如今她可是个小富婆,不然的话,也不会那么大方,肯出一半的车钱了,即便他表哥再三推辞也没用。后来没办法,他只好先替她将那一半的车钱收起来攒着,好等见到她兄长的时候再还给他。不过,落颜并不知道这些,如今她离开花神谷后,可以说是大开眼界,更是知道了钱财的妙处,出手也大方。

  不过,她这副暴发户的样子却是陆天岐极看不惯的,如今听她又口出豪言,忍不住讽刺道:“你问过夏秋的意思吗?”

  落颜脸一红,正要争辩几句,却见陆天岐从柜台后面绕了出来,笑嘻嘻的转了话题道:“好了好了,你怎么知道我表哥不同意?你不知道他这几天有多忙,还有夏秋,这两天也神神秘秘的,过了中午就走了,说是什么烧香去了,据说明天还要请假,大概是没顾上提吧。你真想知道,不如等明日见了她再问问她。明日,是你的休息日吧,你肯定能同她说上话的。”

  落颜一听,这次陆天岐说的还是有些道理的,而且,刚才他说的也没错,夏秋姐姐可不是个没主意的人,反正她肯定是做不了她的主的,倒不如等她开口。

  话一说完,陆天岐似乎若有所思,不再吱声了,落颜自然也不再说话,可这大堂中一静下来,落颜却感到有些寂寞了。

  这些日子,新学校新班级新朋友占据了她所有的精力,对学校生活她是感到新鲜的,对新朋友也是感到欣喜的,对未来的日子也是充满希望的,所以,这短短几周的时间,她比以往上百年都快活,因为她已经不再为一个人而活,而是有了自己的圈子和生活。

  不过,初初经历新生活的欣喜之后,她却有些迷茫。她在学校里的日子,也同其她同学闲聊过,可发现,她的这些同学里面并不是每个人都胸怀大志。

  自然有想成为女先生的,但是也有早已订婚,只不过是在学校度过结婚前这段无所事事的时光,毕业后就结婚生子的,还有的是想来新式学堂镀镀金,日后好找一个乘龙快婿。

  她们在分享自己日后生活的时候,落颜却往往默不作声,因为,不管是思想摩登也好,胸无大志也罢,所有人都对自己的未来有一个规划,亦或是已经有人给她们做了规划,可偏偏她自己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的确喜欢在学校同朋友们在一起的日子,可是,她总不能上一辈子学吧。而且,不要说一辈子,只怕凭她这个样子,三年毕业后她的样貌还没有改变,只怕就要被人指指点点了,就像在花神谷时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在花神谷的时候,大家还只是对她嘲笑亦或是同情,可若是在这里,大家恐怕就要怕她了,把她当妖怪,她的那些朋友们,只怕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对她和颜悦色了,想必是唯恐避之不及了吧!

  果然,无论在哪里,她的身体无法长大这个事实,对她来说都是一个魔咒。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却听陆天岐突然又开口了:“落颜,你后悔吗?”

  落颜一愣,不过马上明白了陆天岐的意思,若是以往,她一定会想也不想就给他肯定的回答,不过这次,她却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才缓缓地说道:“要说不怨恨,那是不可能的。不过以前在花神谷的时候,不管谁问起,我都不会说后悔,因为我就算说了也没用,哪怕是撑面子,我也不能说自己后悔呀!”

  听到她的话,陆天岐被逗乐了:“这么说,你果然还是后悔的。”

  落颜斜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就想听我说后悔?不过可惜,我还真不后悔。因为已经发生的事情再后悔还有什么用,再说了,当时,我的确是心甘情愿替青泽哥哥挡住那个怪物袭击的。虽然他嫌我烦,可我当时就肯定自己是喜欢他的,日后也一定要嫁给他,所以,就算替他挡了也没什么。我若不帮他,让他受伤死了,只怕我会更后悔,那才是真正的悔恨交加。”

  听她这么说,陆天岐却有些羡慕起青泽来,然后又道:“有你这样对他,青泽也算是没有遗憾了。”

  “遗憾?”落颜眨了眨眼,“陆大哥为何这么说?”

  “没事,我只是觉得你对他真的不错!”看到自己差点说漏了嘴,陆天岐连忙打着哈哈掩饰道,“他本就应该对你更好。”

  只是听到他这么说,落颜的眸子却一下子黯淡下来,盯着桌上的烛火幽幽地说道:“不过,我只对他好又有什么用?”

  “你放心好了,青泽是个负责的人,你对他的好,他全都记在心里呢,只不过不肯说出来罢了。”难得的,陆天岐竟然没有像以前那样毒舌,倒是劝起落颜来。

  “我知道青泽哥哥是个负责的人。”不过,听了他的话,落颜却轻轻摇了摇头,“可我要的又岂止是他的负责。他失踪以后,我想了很多,这才发现,我有一个地方做错了。”

  “做错了?哪里错了?”

  落颜整个人都伏在了桌子上,也不看陆天岐,而是闷闷的说道:“我只说一定要嫁给青泽哥哥,可却忘了问他是不是想要娶我?也正因为他是个负责的人,所以,我一说了,他才会立即同意的吧。我……应该问问他的……要是当初问了……就好了……我在临城等他回来,就是想问他这句话,他若是……我再也不会纠缠他……”

  这一阵子同其她女孩子们在一起,自然也少不了谈这些女孩子们最关心的话题,落颜的心中也一下子豁然开朗,这才知道什么叫做两情相悦。

  这些女孩子们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更是把几本舶来的爱情小说奉为经典,落颜又怎么会不受其影响,自然也看了几本,更是深为里面男女主人公的浪漫爱情所感动。

  然后她又联想到自己这几百年来所过的日子,发现甜蜜极少,反而是孤寂更多一些,连小说里一半的罗曼蒂克都没有,更不要说山盟海誓了。

  除了刚刚定亲的那几年,随着青泽渐渐长大,他们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以至于到了后来,青泽半年才会抽空去花神谷一次,与其说是去看她,到不如说是履行义务,哪里有半点未婚夫妻的甜蜜。

  反倒是那个喜鹊,若是她说的是真的的话,他们倒真似般配的一对儿了。

  “青泽怎么会不想娶你?”陆天岐听出了她话中的意思,忍不住说道,“他这几百年来整日不在家,就是为了给你找药呀……”

继续阅读:第7话:地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