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话:兽医?
雷雷猫2017-02-28 22:473,096

  乐鳌看书看得正入神,却觉得眼前人影一晃,他将视线从书本上移开,只见夏秋已经站到了他面前,他眉头微微皱了皱:“怎么了?”

  夏秋快速的扫了乐鳌一眼,然后低下头用极小的声音嘟囔了句什么,声音小到连她自己都听不清。

  乐鳌撇撇嘴:“你大声点,我听不清。”

  看到乐鳌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夏秋只得提高了些声音,紧紧抱着自己的外套扭捏的说道:“那个,我想问,你们这里有没有针线。”

  “针线?”乐鳌一怔。

  “嗯,针线。”这次夏秋的声音又加大了几分,“我的衣服划破了,想要补一下。”

  “衣服破了?”乐鳌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发现小姑娘身上的衣服干干净净的,并没有看到破损的地方,然后他将视线在她手中抱着的外套上面扫了一眼,恍然大悟,点点头,“在柜台旁边的抽屉里,具体哪个我忘记了,反正就是那几个,你自己去找吧。”

  本来夏秋是想让他帮自己拿的,可看到他将地点告诉她后又重新将视线投回到书本上,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硬着头皮去了柜台,然后经过一番找寻,终于在最下面一个放杂物的抽屉里找到了针线盒。

  看到这针线盒放置的位置,夏秋就知道这东西很少有人用,再看里面那些还没拆封的线轴,她更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拿着针线盒回到大厅中,她先是将倒在地上的桌椅家具扶了起来,然后将针线盒放在一个茶几上,自己则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然后她将外套在腿上放好,这才开始翻找针线盒里的线轴。

  结果,她很幸运,很快就找到了匹配的线轴,她大喜,连忙穿针引线,然后找到自己外套上破损的地方,一针一线的缝补起来。

  线很细却结实,一看就不是本地的粗麻线,应该是从海外舶来的东西,再加上夏秋针线活儿了得,不过是半个小时的功夫,她就快把破损的地方缝补好了,她的心情也随着渐渐恢复原状的外套越发的轻松,差点就哼起了小时候母亲在给她缝衣服的时候经常哼起的那首江南小调。

  不过,眼看就要大功告成的时候,夏秋却听到店铺的大门一响,有人从外面推门进来了,等看到进来的那人,以及他身后牵着的东西,夏秋的脸色立即变了,手一颤,手中的针立即狠狠扎在了她的手指头上。

  她痛呼一声,急忙将手指凑到了嘴边,开始吮吸上面冒出来的血珠,而她的眼神却快速的闪烁起来,然后看了门口一会儿后,又转头看向了隔间里的乐鳌。

  这会儿,乐鳌也已经放下书本,他看着进来那人道:“怎么这么慢?”

  “慢?你知道吗,这位鹿兄这次像发了疯似的,跑的比豹子还快,就像有鬼在后面追它……咦,她怎么还在?”

  来人正是出去追鹿的陆天岐,大门的位置正好能看到隔间里的诊台,所以,刚进来的时候,他还以为屋子里只有乐鳌一个人。所以,直到他走进来之后,才看到了坐在大堂角落里的夏秋,当即眼角闪过一丝诧异,想要说的话自然也戛然而止。

  夏秋的眼珠骨碌碌的转着,没有应声,而乐鳌已经走向了陆天岐,他来到那头梅花鹿的身旁,用手轻轻抚了抚它的后背,然后转头对夏秋说道:“好了,你可以走了。”

  说着,他牵起鹿,带着它又向后院走去。

  这个时候,陆天岐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斜了夏秋一眼:“听到了吗?你可以走了。而且,我再告诉你一遍,我们这里不招工!明白了吗?”

  说着,他转过身,将大门大敞开来,摆出一副赶人的架势!

  事已至此,夏秋知道自己再也做不了什么,可她又看了眼已经绕到柜台后的乐鳌,犹豫片刻后,坚定的说道:“我知道你们不信,不过,这头梅花鹿我劝你们最好不要动,它同别的鹿不同,我放了它,不仅仅是为了它,也是为了你们好。那么多的鹿可以取鹿茸鹿角,你们为何偏偏要取它的呢?”

  类似的事情,夏秋从小到大遇到过无数次,很多次她都会像今天这样劝说别人,不过可惜的是,根本没几个人听她的,甚至还把她当怪人、当做迂腐的滥好人。可如今到了这般田地,即便她知道自己说了也没用,仍旧会像以前那样被人说蠢,可她还是要说出来。

  别人都以为这是因为她心善,见不得生灵受苦,就连她的父母也是如此认为,可又有谁知道,她这么说这么做,可不仅仅因为那些动物,更是因为那些作出这种事情的人——有的时候,大自然的力量可比人们想象的大多了,也可怕多了!

  像往常那样说出最后的忠告,夏秋立即扯断线头,打算穿上外套离开,即便衣服没有完全补好也顾不得了。

  “等等!”

  只是,她刚穿上一条袖子,却听有人在身后唤她,她转头,却是乐鳌。

  此时,乐鳌将已经掀起了一半的帘子放下,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你以为,我们是要取它的角?”

  “难道不是吗?”夏秋一愣。

  “噗嗤”一声,站在大门口的陆天岐竟然笑出了声,同时还嘟囔了句“傻瓜”。

  这下夏秋有些蒙了,这里是药堂,他们抓了鹿来,难道不是要杀了它炮制药材吗?

  而这时,乐鳌已经牵着鹿又从柜台后面绕了回来,然后来到夏秋面前,指着鹿的后腿说道:“你看。”

  顺着乐鳌的手指望去,夏秋这才看到,这头梅花鹿的后腿上有一道深深的刀痕,像是被什么东西砍的。不但如此,原本整齐的刀口两旁,此时还隐隐有开裂的迹象,也就是说,这鹿本来受了不轻的伤,结果经过刚才的一番逃跑,不但旧伤没有得到治疗,反而更重了,甚至还有创口扩大的迹象。

  这个时候,夏秋才恍然大悟,看着乐鳌结结巴巴的道:“你的意思是,你是要为它治伤,而不是……而不是……”

  而不是要杀了它?

  夏秋明白了,看来自己这次是真的做了蠢事!

  见她刚刚才明白,陆天岐为了表达自己的鄙视之情,于是用比刚才高几倍的声音再次大声说了句:“傻瓜!”

  然后,他也不再同夏秋啰嗦,催促道:“难道你来我家找活的时候没有打听清楚吗?我家不仅给人治病,还是兽医,当然也给动物治病了。好了好了,不管怎么样,这都同你没关系了,你还是快点走吧!”

  兽医?

  虽然经常有大夫兼做兽医的,可夏秋怎么也没想到,身为临城六大药堂之一的乐善堂竟然也兼做兽医!

  一般有名的大夫和药堂,不是最避讳这一点吗?怎么到了这里,倒仿佛百无禁忌了呢?

  而且,她之前打听六大药堂情况的时候,也的确没听说过这个乐善堂还兼做兽医,只知道他们行事很低调很神秘,但医术却不错。

  事情搞清楚之后,陆天岐也不再在大门口守着了,走到了夏秋面前,嗤笑一声:“怎么,难道你以为多呆一会儿,我们就会用你吗?”

  “不是!”夏秋沉吟了一下,“我只想知道,你们想怎么给它治疗?”

  她的话让陆天岐一怔,眸子闪烁了一下,冷哼道:“怎么治就是我们的事情了,你要再赖着不走,可就别怪我动手了啊!”

  “它的伤口是刀伤,若是正常情况下,只要金疮药就足够了,不过,经过刚才的剧烈运动,它的伤口又撕裂了,创口已经很不整齐,里面的各皮层创面只怕也会参差不齐,只怕光用金疮药是不行了,如果肌腱撕裂,有可能还会落下残疾,腿会瘸掉,再也跑不快,所以,现在这种状况,需要帮它缝合?”

  听到夏秋说的头头是道,乐鳌的脸上露出一丝兴味:“这么说,你会缝合?”

  夏秋点点头:“这件事情,归根结底是我莽撞了,如今害它受累,是我的错,所以我必须亲自弥补。你们放心,只要帮它缝好了,我立即离开,不会赖在你们这里不走的。”

  说最后一句的时候,她是看着陆天岐的,结果却换来对方一声更不屑的轻哼。

  夏秋当然知道,就算不用她来治疗,这临城六大药堂之一的乐善堂也会将这头梅花鹿治好,可是,既然这件事情是因她而起,她总要负责任才行,不然又怎么能安心。

  而且,就算他们乐善堂真的兼做兽医,她也没有完全相信他们的话,毕竟,她所知道的兽医,一般都是医治家禽家畜,比如猪牛羊什么的,亦或是骡马,还从没听说有人医治野生动物的呢,她总要再观察一番才能放心。

继续阅读:第5话: 大馅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