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话:女飞贼?
雷雷猫2017-03-28 12:003,209

  事已至此,着急也没用,于是夏秋略略静了下心,然后看着女子笑道:“这位小姐,光天化日之下,你就这么冲进了我家药堂,还口口声声要人,我实在是没办法满足您的要求,给您变出一个大活人来。既然如此,不如我们找警察来解决吧,我们这乐善堂在这临城开了百年,还从没人说过我家药堂有问题呢,怎么偏偏你一个外地人来了,就要听你的?”

  说着,她立即向大门口走去。

  “你做什么?想逃,没门!”

  看到夏秋的样子,以为她要逃走,女子又开始结那中奇怪的手印,念珠也被她高高的举了起来,看样子是想要做法。

  只是,听到她的话,夏秋只是回头看了看她,然后歪着头冷笑道:“逃?这是我家药堂,我为何要逃?”

  边说着,她已经打开了大门,对街道上的行人和两边的小贩招呼道:“各位大哥大姐大叔大婶,我们乐善堂已经在临城开了百年,刚刚这位小姐闯进来,非说有人进了我家,还要我把人交出来,不然就要教训我。各位,我今日就让大家给我们乐善堂做个见证,你们进来帮这个小姐找一找,看看我们乐善堂到底有没有藏人。”

  虽然乐善堂门脸陈旧,可是毕竟在临城已经开了百年,再加上乐鳌向来不同大家斤斤计较,义诊赊药的事情做过无数次,甚至有的时候家里的宠物畜生病了,让这位乐善堂的当家去帮忙诊治,他也从来没有二话。所以,乐善堂的口碑在这一带还是很好的。

  此时听到夏秋一招呼,很多街坊和摊贩都围了过来,对着夏秋身后站着的那个女子好一番指指点点。他们的态度很明显,就是全都以为她是来捣乱的。

  看到夏秋一下子将这么多人叫了过来,女子心中暗道不妙,看着夏秋怒道:“你以为这样,我就不敢出手了吗?”

  扫了眼她已经垂下来的手,以及被她有意无意掩藏在衣袖里的念珠,夏秋知道自己赌对了,心中也松了几分,然后看着她道:“这位小姐,我不知道您是哪里来的,谁派来的,来我们乐善堂捣乱又是为了什么。不过,既然东家将这药堂交给我照看,他不在家,我若是让什么人随便进来捣乱,东家岂不是白养我了?所以,今日,这五奎巷所有的大叔大婶大哥大姐,谁都可以来乐善堂找人,偏偏就你不行。让街坊们进来找人,是为了告诉大家,我们乐善堂光明磊落,不怕别人栽赃。不让你找,是因为我们乐善堂虽小,却也不是随便一个什么人随便找个借口就能欺负的。若是小姐觉得这样做还不满意,出了五奎巷,再拐几道街,就是富华大道,警察局就在富华大道上,咱们可以找警察局来解决,您若是怕麻烦,几条街道外就有巡警,让他们来也一样。”

  夏秋的一番话说的在情在理,立即有几个街坊嚷嚷起来:“乐善堂我们又怎么会信不过,定是这个女人趁着乐大当家不在来找事的!”

  “是呀是呀,这药堂从外面看一目了然,哪里有什么人在里面,这个女人是想闯人家后院呢,大概是个蟊贼,看到药堂就一个小姑娘看着,想要去人家后院打劫的,听说最近咱们临城来了个飞贼,专门杀人越货,连小商小贩都不放过,没准儿就是她!”

  “没错,我刚才在门口摆摊,只看到这个女人闯进去了,除此以外,其余的什么人都没看到,她这是真以为咱们五奎巷的人都是瞎子呢,今日抢了乐善堂,搞不好明日就抢到咱们家里去了……”

  人就是这样,说的人越多,越觉得自己找到了真相,于是,那个女子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周围的街坊便已经将她看做了胆敢在白天就入室抢劫的女飞贼,不但给她定了罪名,甚至还有人已经去找附近巡逻的巡警去了。

  这个女子把握再大,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敢用自己能力。否则的话,只怕她不但捉不到妖,反而还会被这些人当妖怪给捉了。

  也正因为如此,刚才的时候,当她察觉从自己眼前飞快跑过去一只活生生的妖的时候,并没有立即收了他,而是把他诳去荒郊野外后才动的手,结果,她还是低估了这只妖的本事,让他给逃了。

  不过,有一件事情她也很奇怪,就是她进了这家乐善堂之后,便试图找到那只妖的藏身之处,查寻他的气息,可结果,连她在他身上种下的特有的标记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若不是她可以肯定那只受伤的妖进了这里,只怕也会怀疑自己找错了地方呢。

  如今的情形已经不是她能不能找到那只妖的问题了,而是今日她到底能不能从这里离开。因为随着人越聚越多,整个五奎路全都被人给堵死了,到了最后,巡警果然被人叫了来。

  来的那些巡警也是五奎路上的邻居,领头的一个姓李,从小就受乐善堂的照顾,比乐鳌他们也小不了几岁。

  此时挤过人群,李巡警看到竟然真有人敢找乐善堂的麻烦,脸色立即沉了下来,领着同伴走到女子面前,先是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然后阴森森的说道:“你不是临城人吧,行了,前因后果我都知道了,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看到这巡警竟然真的不知死活的想要抓她,女子冷哼一声:“你抓我?呵呵,我怕你是好抓不好放,你可想好了!”

  巡警见过横的,却没见过一个女子竟然也有这么大的口气,于是冷笑道:“老子今天就抓你这个女飞贼了。”

  说着,就让几个弟兄围了过去。

  夏秋自然知道这个女子并不是飞贼,而此时又见她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心中一动,急忙拦了李巡警,小声道:“李大人,虽然这个女人居心叵测,不过,我看她年岁不大,应该是受人唆使,不如您就网开一面,看在我们乐善堂的面子上,饶她这一次吧!”

  “看你们乐善堂的面子?”此时李巡警已经被这个女子激怒了,誓要给她点颜色看看,于是冷笑道,“那谁给我面子?这个女人来历不明,偏偏咱们临城最近又闹飞贼,好几处地方也都被人闯了空门,甚至还有人失踪了,所以,她的嫌疑最大。为了临城百姓的安危,我只能带她去警察局走一遭了。”

  说到这里,他缓和了下语气,对夏秋道:“等你家东家回来后你对他说,最近别老让你一个人看门了,省的再像今天这样。你这是没让她得逞,若是让她得逞了,你一个小姑娘,岂不是只有吃亏的份儿?”

  事已至此,夏秋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没用了,便不再阻拦。而且,她也不担心这个女子会吃亏,毕竟,连老黄都能伤成那样,她的本事又岂是几个巡警就能对付的,怕是还到不了警察局,就已经自己脱身了。

  听到夏秋竟然为自己求情,女子只以为她是心中有鬼,更加怀疑起夏秋来,于是她冷笑道:“不用你假好心,你真以为他们带的走我?”

  “老子今日怎么就带不走你了……”听到直到现在这个女子还不知死活,李巡警已经将手铐亮了出来,准备锁人。

  可就在这时,却见这个女子突然从随身的包包里拿出了一个小册子,在李巡警面前晃了晃,然后压低声音说道:“巡警大人,现在你还认为我是女飞贼吗?”

  夏秋不知道她拿出来的是什么册子,也没来得及看到册子的封面,但是却可以看到她那本册子的第一页上,好像贴着一张照片,看起来好像是本证件。

  而看到这本册子,李巡警的脸色立即变了,他刚想拿过来再仔细看看,这本册子却被女子收回去了,然后只听她小声嘀咕了句什么,语气音调同之前大不相同,夏秋也没听明白她在说什么,倒像是什么地方的方言。

  只是,听她说了这句话后,李巡警的脸色更难看了,整个人也仿佛呆掉了一般。这个时候,女子推开他们走到夏秋身边,盯着她的眼睛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夏秋立即警惕起来。

  “你不告诉我也没关系,我早晚会知道的。”女子的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我也知道,你绝不是普通人!”

  说着,她不再理会夏秋,而是大步的走下了乐善堂的台阶,在街坊的怒目而视下,她抬了抬下巴:“让开。”

  本来大家都已经看到李巡警要抓这个女人了,可没想到,不过是短短时间,李巡警竟然又放了她。可巡警都不拦着她了,他们这些老百姓还能做什么,于是众街坊相互看了一番,默默让开了一条路,而那个女人也不客气,沿着他们让开的通道,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他一走,街坊们立即围向李巡警:“怎么回事,李大人,您怎么不抓住这个女飞贼。”

  这女子一走,李巡警又仿佛活过来了,看到围过来的街坊,一脸不耐烦的嚷嚷道:“行啦行啦,她肯定不是飞贼,都散了吧,都散了吧。”

继续阅读:第6话:学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