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话:夜将临
雷雷猫2017-04-04 12:003,283

  今日是十五,夏秋吃了午饭就走了,只说自己有些私事要去办,下午请半天假就不回来了。这几日正好前来看病抓药的人不多,连乐鳌都不怎么在药堂,陆天岐也便允了。

  其实若是前几天,若是夏秋这么做,他肯定会刁难一番的,可这两天,那个林鸿升,天天接夏秋上下工,不要说他们东家,就连他也烦了,好像谁家没有车似的。

  要知道,他家的车车牌是334,早就买了去上海上车牌,比林家的366要早好多天,只可惜这一阵子太忙,忘记去提车了,才让林家的车早一步开到了大门口。

  要是照他的意思,表哥就该将那车子往门口一停,看看那个林鸿升是不是还好意思天天在他们乐善堂门口接人送人。

  不过可惜,也不知道他家表哥怎么想的,明明家里也买了车,可自从林鸿升将车开了来,他就只让老黄……不对,应该说是小黄将车停在旁边一条偏僻的巷子里,连后院都不让停,再加上这几日夏秋晚到早走,没同落颜那丫头说上几句话,所以,直到现在,她还不知道他们乐善堂已经有了自己的小轿车了呢。

  而他自己,总不能无缘无故就对夏秋说,自家已经买车了吧,再怎么说,乐鳌和落颜这两个出资人还没提呢,他可不想替他们炫耀,反而显得自己太浅薄。

  但是他也看出来了,夏秋那丫头也挺烦这位林少爷的,以至于这两天连脾气都大了许多,刚才走的时候,他不过是多问了一句“办什么事”,就被她的眼神给瞪了回来。他尤记得她似乎咬牙切齿说出“烧香”这两个字时的表情,那副样子,让他深为这位自以为是的林少爷捏把汗。

  要知道,就连他这样一个大妖怪如今都不敢惹这位姑奶奶了,又何况是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公子哥。就算夏秋自己没有灵力,可她却有一肚子的主意,再不济,让落颜扒光了此君的衣服挂在树上还是能做到的。当然了,这也要看这位林公子能惹恼夏秋到什么地步了。

  其实,陆天岐以己度人,实在是想多了,夏秋虽然也烦这位林少爷,可今日也的确是有事,并不是为了故意躲他,再说了,人家送她也是好意,即便方法有些让人不适应,可她也不至于到想教训他的程度。

  而且,就算真有什么人惹恼了她,她也只会靠自己,而不是将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不过话虽如此,平日也就算了,这几日这位林少爷若是老跟着她,却是真的有些麻烦。

  因为她对陆天岐说的“烧香”也是确有其事,至于“咬牙切齿”什么的,其实是这家伙脑补出来的。今日,她要去的地方是灵雾山脚下的灵雾寺,每个月十五左右,她都会去寺里烧香,还会晚上在寺庙里吃过素斋再离开,而且是一连三天。

  这件事情乐鳌也知道,是她来乐善堂后第一个月来寺里的时候就对他说过的,而如今,她已经来乐善堂三个月了。以前都是她向乐鳌请假,刚巧两次都没当着陆天岐的面,而这次,乐鳌不在药堂,她还是第一次向陆天岐请假,也难怪他不知道。

  其实自从落颜住进乐善堂后,夏秋就觉出乐鳌似乎特别的忙,有的时候白天不在,有的时候直到他下工都看不到他。后来有了原田晴子的事情,他自然更忙了,往往是几日几日都见不到他和陆天岐的影子。

  不过,按说现在他也应该轻松许多了呀。要知道,如今整个临城的妖怪都知道了那个东洋女人的身份,大家行事自然越发小心,往往她还没出现,那些妖怪便闻风而遁,晚上也很少有妖怪出来乱逛。所以,即便没有林鸿升劝阻,那个女人这一阵子已经很少能在临城里发现妖的踪迹了。

  可是奇怪的是,他连老武,也就是那只白色的大鹦鹉都已经送去了神鹿一族养伤,可人却一点都不见清闲,仍旧是早出晚归,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让她连话都没时间同他说。若再这样下去,她也只能让落颜帮她带话了,就是她能不能在乐善堂陪落颜的事情。

  夏秋每个月都会连着三天来灵雾寺,而且还是下午来,甚至傍晚来,并不像一般香客那样是午时之前来,所以,这怪异的做法早就引起了灵雾寺里几个知事僧的注意,见她今天果然又来了,岁数最小的僧人了凡便急忙迎了来,对她笑道:“夏姑娘又来了?今天早了些。”

  夏秋也对他点点头:“来添些香油钱,顺道也看看我的父母。”

  夏秋的父母早已离世,当初她来临城上学,为了方便便将他们的牌位也一并带了来,供奉在灵雾寺里,所以,每个月来寺里的时候,她也会顺便看看他们。

  了凡听了立即念了声“阿弥陀佛”,这才道:“夏姑娘如此孝顺,月月都来,您父母在天之灵定然能看到姑娘的孝心。”

  夏秋笑了笑没有接话,她想这位了凡师父怕是忘了,去年之前,她还只是一年才来几次,何曾月月来过。

  见夏秋笑而不语,了凡又道:“今日还是吃了素斋再回去?”

  夏秋又点点头:“劳烦师父安排。”

  ……

  下午四点的时候,林鸿升准时来到了乐善堂,只是左右一看,发现乐善堂里只有陆天岐一个人,不禁问道:“夏小姐呢?”

  陆天岐已经等他好久了,看到他终于来了,他这次难得的一脸笑容的从柜台后面绕了出来,来到林鸿升面前,不紧不慢的说道:“走了。”

  “走了?”林鸿升一愣,“去哪儿了?”

  陆天岐又是一笑:“烧香去了。”

  “烧香?”林鸿升显然不信,“我早上送她来的时候,她并没有说起呀。”

  “她是中午去的。”陆天岐继续不紧不慢的说道。

  “中午?”这下林鸿升更不信了,“哪有下午去寺庙烧香的,不都是上午吗?”

  “要不,林少爷亲自去问问她?”对林鸿升的反应满意急了,陆天岐又道,“反正林大少爷有车,不如去庙里找找看?”

  虽然心中仍旧不信,可陆天岐这么说,林鸿升只得问道:“那夏小姐去哪个庙了?”

  “这个嘛……”陆天岐故意拉长了声音,然后又是嘿嘿笑了两声,“不知道。”

  “不知道?”

  “她没告诉我呀!”

  “我知道了,谢谢。”知道再也问不出什么,林鸿升只得对陆天岐道了谢,然后重新上了外面的车。

  一上车,林家的司机便问道:“少爷,夏小姐呢?”

  “去庙里了。”

  “去庙里了?”林家司机听了立即道,“那咱们回去?”

  “不回去。”看了眼站在乐善堂门口,貌似送他出来,正看着他一脸笑容陆天岐,林鸿升笑了笑道,“我们也去庙里。”

  “也去庙里?”林家司机一愣,“哪个庙?”

  这临城内外,加上城外灵雾山上的灵雾寺,少说也有不下十个大大小小的庙宇,随便一句去庙里,只怕要把整座临城跑个遍了。

  林鸿升刚刚从东洋回来,但是临城毕竟是他的家乡,对家乡的情况他还是了解几分的,于是沉吟了一下说道:“我记得临城有三座很大的庙宇都在城外,另外东湖边上还有一座道观也不小。听说夏小姐中午就走了,那个时间去烧香,不是那里离得比较远,就是要晚上在那里用斋饭的……”

  想到这里,林鸿升吩咐道:“道观就不必去了,咱们去城外的那三座寺庙里找,他们在临城的三个方向,由近到远,一家家找起,反正也是绕着外城转,这样最省时间。到了寺庙,只要问门口的僧人就行,毕竟下午上香的香客不多,他们一定知道。”

  “是,少爷。”林家司机听了,立即发动了车子。

  小轿车缓缓动起,却听林鸿升又缓缓地自言自语道:“我记得,最远的那家应该是灵雾山脚下的灵雾寺吧,不过,好像离夏小姐的住处,那里却似乎是最近的一个……”

  在灵雾寺用了素斋,天已经擦黑了,夏秋便慢慢的往临城城里走去,而等她进了城门,天色已经黑透,不过,此时她却不着急回去,因为今晚她还要顺道去雅济医院走一趟。

  当初选这个灵雾寺作为她父母牌位的安放地,是因为这座灵雾寺虽然是离临城最远的一座寺庙,可却是离雅济医专最近的一座寺庙,她当时只是想着祭拜父母方便。

  而如今,她租住的地方,虽然同其它寺庙比起来,灵雾寺还算比较近,不用穿过整座临城才能到达,可还是有些距离,当然了,离雅济医院也有些距离,所以,她在医院办完事后,必须快点往回赶,否则的话只怕等她回家的时候,都要子夜了。

  本来她不必如此,前两个月,她都是下午三点的时候从乐善堂出来,而那个时候,老黄往往已经等到门外了,然后花一两个小时到达寺庙烧了香吃了素斋,然后立即去医院办事,办完事之后,老黄也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所以,等他载她到家的时候,一般不会超过八点。

  不过可惜,老黄现在不在,她就只能一个人赶路,所以,今晚看起来要多耗费不少时间了。

继续阅读:第2话:找到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