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话:道歉
雷雷猫2017-04-02 12:003,142

  沉吟了一会儿之后,落颜对夏秋说道:“好,夏秋姐姐,我保证不去故意惹她,可她若是再做出什么对你不利的事情来,我是说什么都不会放过她的,必让她后悔来这世间一遭。”

  夏秋自然相信落颜的话是真心的,心中感动无比,于是又刮了刮她的小鼻子,笑道:“我的花神大人,我知道你是最厉害的,行了吧!”

  话说到这里,夏秋也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而是指着自己衣服上的酒渍一脸无奈的问落颜:“我的花神大人,现在你还得帮我一个忙,你有没有什么法术,能将我身上的酒渍去掉,这样还回去,人家必然是不干的……”

  夏秋衣服上的酒渍,落颜一时间还真没好办法去掉,便给她出主意,说是还的时候可以用个障眼法,那样肯定不会被人发现。

  虽然这的确是个办法,可夏秋却觉得太过无赖,不过后来,这件事情让乐鳌知道了,便让陆天岐出面将洋装买了下来,就当是给夏秋的补偿。

  难得的,这次陆天岐竟没有冷嘲热讽,二话不说就去时装店付了钱,回来还把收据给了夏秋。

  平白多了这么一件大礼,虽然这衣服已经脏掉了,可夏秋还是很高兴,于是便专门去洗衣房请教,最后还真的把衣服上的酒渍洗了七八分下去。

  虽然最后还是没能彻底清除,可月底发了工钱后,夏秋立即去绣房买了几尺丝绦回来,攒成小花缀在污渍上面,反而更添别致,连落颜看了都一个劲儿的说好看,非让夏秋在她新买的洋装上面也缀上几朵小花做点缀。

  这一阵子,乐鳌怕原田晴子再找夏秋的麻烦,便让夏秋留在乐善堂住,结果反而便宜了落颜,而这几日的同吃同住下来,落颜索性建议夏秋别在外面租房了,又费钱又不安全,干脆搬到乐善堂同她作伴。

  之前夏秋也的确同陆天岐说过,想搬到乐善堂住,不过那是为了打消他们的怀疑,好让他们以为她已经被抹去了记忆,并不是真的想搬过来。而后来她被乐鳌揭穿后,就再没提过这件事。毕竟她一个女孩子,又同乐善堂非亲非故的,就这么住进乐善堂,颇有些不明不白的意思。

  而如今落颜再次提起,她的确又动了心,因为如果有落颜在,她陪她的话,也还算说得过去。更何况,之前离开林家的时候,东家不是明明白白的对林少爷说了,说她是学徒,而既然是学徒,住在乐善堂也无可厚非。

  当然了,这其中最重要的当然还是落颜之前说的那两个理由,在外面住的确是又费钱又不安全。

  比如她住的那里,晚上的时候,不但经常可以听到枪声,而且,有的时候她还在半夜听到一些人喊打喊杀的从窗户下面跑过,似乎在追杀什么人,而惨叫声自然也是听到过的。

  往往一听到这种动静,她就一整夜都不敢闭眼,瞪着眼睛熬到天亮。

  而一回到家,四顾无人只有她自己的情形,也让她越发的想念她的朋友,想念那些在医专上学的时候,同同学们秉烛夜谈的过往。就这样,往事如烟云般时不时让她笼于其中,常常让她连睡觉的时候都不安稳,她时常沉浸在过去的梦境中无法自拔,好几次都觉得自己陷入了梦境中,再也出不来了。

  这虽然让她在寂寞的同时也多了些人生领悟……快乐其实是很单纯的事情,不过是同三五好友一起,度过漫长的日日夜夜罢了,可她知道自己不可以这样继续下去,否则早晚都会出事的。

  而落颜的提议,刚好说中了她的心事,再加上她只交了三个月房租,眼看再过几日就要续租了,若是真的决定搬来同落颜同住,也正好趁着这几日将房子退了,否则这一交房租,又得再交三个月,那对她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看到她动心了,落颜便要找乐鳌去谈,却被她阻止了,她决定自己去同东家谈。毕竟,她同乐善堂说到底是雇佣关系,当初说好的是一个月八块钱外加午饭,并没有其它附加条件,而如今她要重新同东家谈条件,自然也只能自己去。假手他人,即便是落颜,她都觉得不合适,哪怕她知道,东家九成都会同意,于她却不能失礼。

  打定主意,这日一早,夏秋就打算同乐鳌提这件事情,同时还计划着今日早点下工回去收拾东西,她的东西虽然不多,半天就能收拾好,可是房东那边还是要说一声的,结清租金后,押金也需要拿回来,而且,毕竟还有几日的租期,她受周围的那些邻居们照顾这些日子,也总该去同他们知会一声道个别。

  只是,早上刚开门,便来了几个病人,待乐鳌诊治处理了之后,夏秋刚要同他谈起,却不想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这个人,夏秋心中警钟大作,想要同乐鳌提的事情,也暂时放到了一旁。

  来人一进门,看到站在厅中的她便立即向她走了来,她躲不开,只得对他点点头,唤了一声:“林少爷!”

  “夏小姐,那晚真是失礼了,我这次来,是特地向乐大当家赔礼的!”

  走到夏秋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林少爷似乎松了口气,然后立即将手中包得极其漂亮的盒子举了举,连忙道:“上次弄脏了小姐的衣服,这是我赔给小姐的!”

  不待夏秋说话,陆天岐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然后半遮着她笑嘻嘻的看着林鸿升道:“林少爷大驾光临,本药堂实在是蓬荜生辉,哪里还敢收您的礼?那晚是哪晚?我怎么不记得您做过失礼的事情呢?还是说,时间太久,我年龄又太大,所以记不得了呢?还望林少爷能提醒一二。”

  陆天岐虽然是笑着说的,可言下之意很清楚,就是嫌这位林家大少爷来的太晚了。其实这次也不能怪他小气,从宴会那晚算起,如今已经过了好几日了,这位林少爷现在才来赔礼道歉,也的确是晚了些。

  “天岐!”这个时候,乐鳌从诊室走了出来,喝住陆天岐道,“还不快给林少爷看茶。”

  说着,他又看了眼夏秋,一脸温和的说道:“你刚刚不是说要出去吗?”

  夏秋听了立即会意,连忙道:“是的东家,我正打算出门呢。”

  然后,她对林少爷说道:“林少爷您先坐着,我去忙了。”

  说完,她立即出了乐善堂的大门,往菜场去了。

  以往这个时候,她都是要去菜场买菜的,也不知道东家是知道她出门的时间,还是故意将她支开才这么说的。总之,有一点她还是很感谢东家的,那就是她的确不想同林家的人碰面,即便这个林鸿升林少爷,当时也算是救了她。

  不过,后来想起来她却很想知道一件事,就是这个林少爷当时说已经来了一阵子了,见原田晴子出手才出来阻止,那他家东家又是什么时候就藏在一边了呢?总不会比这位林少爷还晚吧。

  只可惜,虽然她一直想问东家这件事,可总是忘记,以至于到现在还没有问出口。

  夏秋离开后,陆天岐又被支去倒茶,乐鳌便同林鸿升在诊室中坐了下来,双方寒暄过后,林鸿升再次道歉道:“乐大当家,我知道这次的确是我们林家的不对,是我们失礼了。刚才陆少爷说的没错,我应该早就来登门道歉的!”

  乐鳌眉毛一挑,然后面无表情地说道:“林少爷刚回来,定然很忙,有这个心就够了。”

  “那怎么行!”听到乐鳌这么说,林鸿升反而激动起来,“乐大当家,这次的事情您挑理是应该的,若是我,我也不会高兴。我一回来就听说家父的事情了,知道若不是当时您就在旁边,家父只怕连命都保不住,可后来,我们家发生了一些事情,我的那些亲戚竟然……竟然那样对您说话。您知道吗,听到这件事情,我第一反应是立即找您,感谢您的救命之恩,并为那些亲戚向您道歉,可想了想,却不敢,因为,我生怕会因为我家那些人的所作所为,被您给赶出来,那样的话,我也实在是忒没面子了些!”

  林鸿升说的这么直白,倒有些出乎乐鳌意料之外,但他还是不动声色的笑了笑:“林少爷说笑了,再怎样,我们乐善堂也不会将林家未来的当家赶出去呀!”

  听到乐鳌这么说,林少爷似乎如释重负,然后他又摇了摇头苦笑道:“没错,我知道您不计较这些,可前几日,我带来的那位原田小姐竟然对夏小姐做出那种事情,我实在是更觉得无颜来见您了,所以,这几日我把几件紧要的事情处理完后,就鼓起勇气向您负荆请罪了,我们林家的道歉也实在是不能再拖下去了!所以,这次我已经下定决心,无论您怎么罚我,我都毫无怨言,哪怕您让我登报道歉,我也绝无二话!”

继续阅读:第11话:菁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