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话:驱毒
雷雷猫2017-04-15 12:003,377

  看到夏秋的样子,乐鳌不知怎的却想到了以前夏秋对他提起的一件事情。他记得,落颜刚来临城的时候,夏秋似乎说过想让他帮忙,那个时候她好像是说有一个朋友,可后来,等喜鹊被送到鹿神庙之后,她再提出让他帮忙的时候,却只说想要随他学医治妖怪的本事。

  既然选择相信她,乐鳌自然也就不会咄咄相逼,而她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他也知道,这个话题是继续不下去了,于是笑了笑道:“也罢,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吧!”

  夏秋又回头看向乐鳌,这次眼神中充满了感激:“多谢东家体恤。”

  两人边说着话,已经到了半山腰,来到了那棵大槐树的前面。上次接落颜的时候,夏秋没能上山,并没有看到槐树的真正样子,而此时等她真正看到这棵老槐树后,却吃惊的说道:“它……什么时候变成了这副样子?”

  此时,她面前的老槐树树枝树干已经干枯得发黄甚至发黑,就像是被大火烧过一样,而且,虽然此时已经是暮春,别的树木都已经郁郁葱葱,而这棵老槐树上只有顶端向阳的地方透出来几片瘦弱的嫩芽,在春日的暖风中不停颤抖着。

  不过,幸亏有这几片嫩芽,才让人知道这棵树还没有彻底枯死,还是有些生机的,即便这生机也有可能在不久之后彻底消弭于无形。

  乐鳌眼神微闪,并没有揭破夏秋话语中透出来的信息,而是解释道:“如今它已经好很多了,若是前一阵子,只怕连这几片叶子都不曾有呢。”

  这个时候,夏秋才察觉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立即郑重的问道:“东家,落颜来的时候,这树也是这副样子?”

  “落颜来的时候,想必并不是这副样子吧!也真是难为他了……”乐鳌说着,向前走了几步,然后用手一拂,一道古朴的大门便出现在了他们面前,然后他轻轻敲了敲门,低声唤道,“青泽,我又来了!”

  乐鳌叫了门后好久,里面都静悄悄的,没有半分动静,就在夏秋以为那位青泽先生可能不在家的时候,却听大门突然发出一声轻响,却是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夏秋吓了一跳,连忙顺着缓缓开启的大门往里看去,却看到一个身材瘦削、脸色苍白的绿衫青年出现在门里。

  不过,他虽然看起来很虚弱,但是不得不说,长得却十分好看。他的眼睛不大,眼角向上挑起,即便此时由于生病,眼睑微微有些水肿,但是也不影响从他的眼神里面散发出来的特有神韵。他眉毛长长,却直插入鬓间,虽然不浓,却很舒展,让人一看就觉得很舒服。再加上他高挺的鼻梁、微厚苍白却饱满的嘴唇、一头齐腰飘逸的长发……

  夏秋觉得,若是此时给他穿上女子的衣服,梳上女子的发髻,就是活脱脱一个病西施,即便水中的锦鲤见了,也会觉得自惭形秽,不敢浮上水面,所谓天人,也不过如此。

  此时,夏秋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落颜对这位青泽先生念念不忘了。

  看到夏秋盯着青泽看个不停,乐鳌低低的咳了一声:“青泽,这是夏秋。”

  “我知道。”青泽微微一笑,“你能带来我这里的,除了她还有谁?你好,夏小姐。”

  “哦,啊!”这个时候,夏秋才终于惊觉自己的失态,脸颊立即有些发热,只是抬头一看,看到这位“大美人”正在对自己笑,只得急忙低下头,不敢再看他,而是低声道,“您好,青泽先生。”

  “什么先生不先生的,说得老气横秋的,叫我青泽就是。”青泽将大门又打开了一些,做了一个向里面请的手势,“别站在门口说话了,请进吧!”

  懵懂间,夏秋跟在乐鳌身后进了大门,往里走了一会儿之后,才发觉青泽的宅邸竟然大的可怕。

  虽然她在外面只看到一棵树,可那只是在外面看到的,真正进了里面后,夏秋才发现别有洞天,这里竟然亭台楼阁一应俱全,绕着院子甚至还有一条清澈的小河,而在前面不远处竟然还有一座假山……

  而这里的屋子几乎全部是用树木拼搭而成,有的甚至完全是在一棵粗大的树干上直接修成了小楼,造型创意都十分独特,实在是让人想不赞叹都难。

  此时,青泽正在前面带路,他们的目的地看起来是对面一座宽大的树屋,夏秋猜应该是客厅之类的地方,而在他们所走的这条路的两旁,围着很多花草树木,应该是专门修整出来的花圃。

  不过,虽然这里的花很显眼,草木却看起来没精打采的,让夏秋忍不住想起刚才进来之前,在门口看到的大槐树的惨状。她猜测,若是等这位青泽先生的病彻底好了,这些草木应该也会好起来了吧。

  正想着,他们已经进入了客厅的大门。

  在厅中坐好后,青泽一脸歉意的说道:“实在对不住,我最近身体不好,怠慢夏小姐了,听说这段时间来,您对落颜十分照顾,在下心中非常感谢。落颜她已经很久都没朋友了,难为你知道她的身份,还对她那么好,我真替她高兴。”

  提起落颜,夏秋那因为美色而发涨的头脑才清醒几分,可是心中却也更加疑惑,从这位青泽先生的所说的话来看,他应该是很关心落颜的,可既然如此,那日又为何让落颜那么伤心?难道真如他所说,他只是可怜落颜,把落颜当自己的妹妹?

  想到这些,夏秋很有一种冲动,想当面质问他,但是想到自己此行的来意,却将即将出口的话生生咽了下去。如此一来,她也更冷静了,对青泽点点头道:“青泽先生放心,就算不看在落颜的份上,我同东家也会治好您的病,解了您的毒的。”

  她的话让青泽一愣,却一句话也接不上来了,还好有乐鳌在一旁,瞥了眼旁边的夏秋,打破了尴尬:“我今日将药炼好了,你一会儿服下,我们一同为你解毒。”

  “药?什么药?”青泽一怔。

  乐鳌眼神微闪,低声道:“可以让你元神聚集的药物,我已经炼了七日了,刚刚才炼好,不然早就给你用了。怎么,难道连我也信不过了?”

  青泽听了却自嘲的摇了摇头:“乐大夫我怎么会信不过?我只是怕你浪费罢了,反正我现在……也罢,咱们什么时候开始,在这里可以吗?”

  “现在就可以开始,不过,还是去后面的厢房吧,那里比较安静些。”乐鳌提议。

  “那好,你们随我来。”青泽说着,立即站起,往后面走去,夏秋和乐鳌自然也跟了上去。

  这一次,没耽搁很长时间,他们穿过了一条很短的过道,就到了后面的厢房里。房间里的摆设不多,但却很雅致,正对门是一张木头屏风,而绕过屏风则是一张木榻和一座茶台,茶台的周围摆着几张藤椅,同木屋的布置相得益彰,很有几分野趣。

  乐鳌似乎对这里已经很熟悉了,一进来,就让青泽盘腿坐在了木榻上,然后他先让夏秋在一旁看着,待青泽服下他给他炼制的那丸淡红色的药丸后,这才施法为他解毒。

  这一次,乐鳌没有将妖臂显露出来,因为此时同当日不同,当日他是为了求快,而这次是为了求稳,因为青泽所中的毒虽然药效不强,但是却很麻烦。

  由于这毒是下在他的本体上,又经历了很长时间,很多东西已经渗入了树干和附近的土壤,即便他的元神因为远离没有彻底感染,可如今他既然回来了,元神想要彻底同他的本体分开却十分不容易,因此,很难从他的体内祛除。

  而且,直到现在,乐鳌都还没查出他中的是什么毒,根本谈不上炼制解药,只能是硬驱。

  这法子,是最伤元气的,即便是身体强壮的妖也要脱一层皮去,更不要说青泽现在已经灵力涣散,元神大损了。

  乐鳌此法,恰如给虚弱病人治病时用了虎狼之药一般,能不能治好,一半看大夫的本事,另一半却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不过,青泽也算是运气不错,乐鳌先是替他找来了千年聚灵草,帮他炼制了丹药聚集元神培元固本,又带来夏秋打算帮他削弱净化之术的刚气,里里外外都给他做了充足的保障,将治愈他的可能提高到了七成。

  所以,这若是把他的治疗方法看作是一副药的话,这药方里君臣佐使的配伍运用足以让天下最好的大夫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服下药后,青泽就感到一股热流从全身聚集到胸口,血脉经络也似乎一下子通畅起来了,身体四肢也开始微微发热。这让他心中暗暗称奇,他知道,这是灵力流经身体的表现,也就是说,之前被他散去的元神灵气竟开始重新聚回他的体内。

  而这个时候,随着乐鳌施放的那道银黄交杂的灵气将他裹住,这种感觉愈演愈烈,他只觉得自己原本干瘪冰冷的血脉一下子就饱胀起来,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感也弥漫了他的四肢百骸。

  于是,不一会功夫,青泽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灵气充满了,仿佛全身都充满了力量,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但是,他还来不及高兴,随着这股力量越来越大,青泽心中却突然产生一股恐惧,觉得自己马上就会被这股力量撑爆似的,而随着身体内外一阵阵针扎似的刺痛,他的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浸透了。

  看到时机差不多了,乐鳌立即低声唤了句:“夏秋。”

继续阅读:第13话:惜花心无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