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话:实习大夫
雷雷猫2017-04-17 12:003,263

  一回到林家,原田就生了场大病,林家的大夫说是伤寒,足足为她诊治了好几日,才将症状压下,脱离了危险。

  她一清醒,就看到了坐在屋子里的林鸿升,想起在那座荒山上发生的事情,就怒不可遏。即便林鸿升不眠不休的守了她好几夜,也被她愤怒的赶走,还扬言再也不想见到他。

  怕她情绪激动再让病情严重,林鸿升只得离开,不过离开的时候,他却再三叮嘱照顾她的丫头,让她们好好看着她,千万不要让她出门,最好连床都不要下,开窗都要小心,绝不可以再受风寒。

  不过,正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经过这场大病,原田根本连下地的力气都没有,更不要说出门了,入口的东西除了药就是粥,半点滋味都没有,搞得她浑身都软绵绵的,说话的声音语调甚至都比以前弱了不少。

  这种状态让原田晴子很不痛快,没过几日就嚷嚷着让林家人送她去临城里洋人开的医院去,想到那里输液打针,好让自己的病快些好。

  显然,相对于林家大夫的医术,她更相信洋人的医院,而且在她的家乡,洋人的医院诊所早就大行其道,很少有人再喝草药了,她也很久都没闻到草药的味道了。

  只是可惜,在林家如今除了林老爷子,就是林鸿升的话管用了,而林少爷既然说了不让她下床出门,好好在家养病,别人又怎么可能送她去洋人的医院?

  洋大夫的医术如何暂且放在一旁不说,单是这送去的路上,万一再次受了风寒,让病情加重,这个责任就没人付的起。

  所以,无论这位东洋大小姐怎么折腾,周围侍候的丫头们全都充耳不闻,照样该送药的送药,该送粥的送粥,一切还是按照林鸿升吩咐的步骤来。

  这让原田更加怒不可遏,故而也无数次打翻了丫头们端来的药碗粥碗。不过可惜,即便她拒绝治疗,却并没有难住林家的大夫,等她烧的昏昏沉沉的时候,那大夫便立即进屋替她施针,却是用针灸控制她的病情。

  醒了之后,感到自己浑身都痛,原田这回是彻底服了,也醒悟了,终于开始问丫头林鸿升的去处。她算是看出来了,如今她在林家,只要林鸿升不开口,谁说话都没用。

  不管怎样,他在日本也是学的西医,也曾经因为生病住过医院,一定能理解她的话,她实在是不想再受这种罪了。

  不过可惜,等她想起林鸿升的时候,却被丫头告知,少爷出门了,要一个月后才能回来。

  她问她他去哪里了,丫头也不瞒她,告诉她,她家少爷说是去医院实习了,再问她是哪个医院,丫头却说不知道。

  这个时候,原田实在是无语了,她想要住院不成,这个林鸿升倒好,主动跑到医院实习去了,让人打针输液不说,还把她一个人扔在林家喝苦药,实在是让她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不过话匣子打开后,照顾她的丫头又向她说出了林鸿升临走前留给原田的话,他让丫头转告她,她的病已经无碍,正是需要固本的时候,所以这个阶段还是食补调理对她身体最好,他还让她好好养病,等他回来后再向她负荆请罪。

  听了这句话,原田便知道,自己的病若是无法彻底痊愈,只怕永远出不了林家大门了,心中虽然忿忿,可是却也充满了无奈,而后,她果然不再折腾了,吃药喝粥也全都听大夫的,比之前乖顺了数倍。

  只是,大夫庆幸之余,却不知道,原田平静的外表下其实在心中已经恨死了林鸿升,并且打定主意,等自己的病好之后,就立即搬离林家,去富华大道上的日本会馆里去住,再也不受他钳制,在那里,他们原田家有自己的联络人。

  这一次不是她不想去找,而是她如今根本就没有能力,之前她想召唤式神帮她传递消息,可此时她实在是太虚弱了,剪好的纸人即便沾了她的血,也飞不出去,还没飞出房间便摔了下来。她是真没了办法才不得不老老实实呆在这里……

  此时的林鸿升自然不知道原田心中所想,这会儿他已经在学长的帮助下,化名林洪进入了雅济医院做实习大夫。

  原本实习大夫是要一个科室一个科室的轮科的,每个科室或一个月或几个月,好让实习生的能力得到全面提升。不过,林鸿升可不是专门来实习的,他另有目的,而且他也没时间花太多时间实习,林家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他去处理,所以,他这一来,就找了儿科作为第一个实习的科室,打算一个月之后就离开。

  之所以选择儿科,是因为这个科室可以更好的隐藏他的身份。虽然他刚刚才回来,可经过前几日的宴会,这临城稍微有些头脸的人家都见过他,他只有在儿科才能最低限度的遇到熟人。毕竟,来这里看病的多是一些小孩子和妇孺,这样一来,他被认出来的几率就要小很多很多了。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雅济医院的儿科比较靠后,从这里的窗户可以直接看到后面办公楼里院长和财务室的窗户。既然知道了夏秋每个月都来还钱,还大赞这里的肖会计人很好后,他自然要先从肖会计入手了。

  林鸿升的学长姓段,也是刚到临城不久,其实本来他是想直接问段学长的,不过可惜,段学长新年后才来,那个时候,夏秋早就离开医院了。

  说起如何来的这里,段学长说,当时他本来在别的医院,不过,却被这家医院的院长高薪挖了过来,而且一来就是做这里的外科主任。

  当时因为太急,他觉得心里不踏实也打听了两句,后来才知道,原来这家医院校董的儿子也是从国外回来的外科大夫,是这里的外科主任,结果年前出了意外,可这个职位又不能一直空着,这才在年后紧急招人,让他有了这个机会。至于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出的,他却一概不知,来医院这么久,也不曾听到有人说起,只说是因为私事出了事。

  学长知道的也就这么多,再问就有些太刻意了,但是校董儿子的事情也引起了林鸿升的注意,他决定有机会也要好好打听一番。不过,事情总要一件件的办,为今之计,就是先要去探探那个肖会计的底细。

  实习医生是没有薪水可拿的,但是医院却管饭,需要林鸿升从会计那里领取用餐的餐牌。

  雅济医院的后面有一座食堂,是专门供应医生护士们吃饭的,有的时候也供应病人的餐饮。只不过,医生护士凭着餐牌就可以吃饭,病人却要花高价才能用餐。于是,这便成了他接近肖会计的机会。

  故而,他拒绝了段学长为他代领餐牌的好意,在午休之后,特意去找了肖会计一趟。

  会计室在三楼,同院长室很近,门口挂了白底黑字的木牌,很容易找到。林鸿升到达会计室门口的时候,门是虚掩的,他本想敲门来着,可手指即将碰到房门的那刻,他突然改了主意,而是将门轻轻地推开了,尽量放轻脚步走进了屋子里。

  会计室里有两张对着放置的桌子,不过此时靠房门的那张桌子是空的,里面那张桌子的后面则坐着一个秃了半截头顶的中年人。

  在来之前林鸿升就打听过会计室的情形,知道里面除了肖会计还有一个年轻的出纳,据说是另一个校董的亲戚,但是这几日出纳请了假,会计室里只有肖会计,正是这个秃顶男人。

  林鸿升进来的时候,肖会计似乎在低头翻看着什么东西,手也不停的拨弄着算盘珠子,似乎在算账。不过他帐算得太入迷,再加上林鸿升故意放轻了脚步,所以,直到他都到他桌前了,这个肖会计也没有察觉。

  而这个时候,林鸿升快速的看了他翻看的那东西一眼,发现上面竟然写的是外文,而且,看那单子的制式,倒像是一张汇款单。不过可惜,凭他此时同桌子的距离,无法看清楚单子上的数额。

  林鸿升正想走近些再看看清楚,肖会计这边也算完了帐,终于发觉了不对劲儿,他抬起头来,结果发现竟然有人,立即被吓了一跳。

  不过接下来,他却马上下意识的用旁边的一张报纸将那张汇款单遮住了,随后瞪着林鸿升怒道:“你是谁?来做什么?这会计室是能随随便便进来的吗?”

  看到被发现了,林鸿升立即赔笑道:“您是肖主任吧,我是新来的实习大夫,我们主任说,要来您这里领食堂的餐牌。”

  “实习大夫?”肖会计脸色一沉,看向房门的方向,“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看到门没关,就进来了,不过,您似乎太认真了,我也不好打搅您,所以……所以……”

  “难道你的家教没教你进来要敲门的吗?”刚才实在是被吓倒了,肖会计叱道。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疏忽了!”

  林鸿升连忙赔礼,结果过了好一会儿,肖会计才不同他计较了,然后用钥匙打开旁边的一个木柜,拿出一个小木盒来,随即问道:“名字。”

  “哦,林洪,我是新来的实习大夫林洪,现在在儿科实习。”

继续阅读:第2话:筒子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