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话:女人
雷雷猫2017-04-23 12:003,195

  所有的一切都是在电光火石间发生的,还不等夏秋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听到一个女人的惊呼:“啊呀,糟了,我的定胜糕!”

  然后,夏秋只看到一个女人在她眼前蹲下来,对着地上已经散架的盒子不停的念叨着“坏了”,而她的手也不停地捡拾着地上那些从散架的盒子里摔出来的一块块糕饼,一副想要挽救的样子。

  原来,她刚才提在手里的是点心盒子!

  就在这个女人蹲下来的功夫,夏秋已经向后退了几步,全身上下都戒备起来,如临大敌,就等着她继续出招。不过可惜,这个女人似乎只关心已经碎了一地的糕饼,再没有任何后招。

  这让夏秋的心中有了一丝动摇——难不成她刚才的感觉错了,这个女人只是普通人而已。

  想到这些,她再次悄悄驱动起自己体内的气息,向眼前这个女人探去,而这一探,非但没有解除她的疑惑,反而让她更加可以肯定,这个女人果然不是普通人。

  只不过,她身上非人的气息少之又少,同刚才那股汹涌强大的力量极不相称,但即便如此,夏秋却可以肯定,刚才那股强大的灵力,肯定是属于这个女人,而不是属于什么其他藏在暗处的东西。

  妖同人一样,都有属于自己特有的气,而且不会轻易改变,这也是为什么有的妖即便幻化成了别人的模样,也照样会被熟悉的人认出来一样。而夏秋,也正好有这种力量。

  有一件事情她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对东家和表少爷他们说。自从学了东家教给她的导引之术,她分辨起妖同普通人来,比以前要敏感多了。如今,除非她不想,亦或是对方太过强大,否则的话,这世上几乎没有什么妖气能逃过她的眼睛。

  而且,即便对方强大,她只要动用自己更多的力量,她仍旧能够感觉得到,比如陆天岐,经过最近的一次探查她知道,他的道行绝不止他说的千年。

  所以,眼前这个女人的突然出现,在夏秋看来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居心叵测!

  试想,一个看似柔弱的“女人”突然接近她,还要隐藏自己的真正身份,又怎么可能是抱着善意?

  这让夏秋立即想到了一个人,就是那个原田晴子,大概这临城里,只有她才会三番两次的找她麻烦、试探她,而这次,这是想派个人到她身边监视她,好拆穿她的“真面目”吗?

  不过,听说她自从地震之后就病了,一直呆在林府没有出门,甚至听说她连床都下不了了,所以,林鸿升这一阵子才没工夫来找她,而是在府里陪着她养病。

  可若她真的病成了那样,还敢让人来试探她,甚至这个试探的人还是一只妖……那么,这个女人的执念也实在是太可怕了,被她缠上,也的确是挺头痛的。

  想通这点,夏秋知道,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同这个女人周旋,让支使她的那人打消怀疑。

  其实夏秋想想也挺可笑的,明明自己是货真价实的人,竟然为了要打消别人的误会极力证明自己是个人。而证明自己是人的办法也很简单,就是继续做自己……自己何苦,那个原田晴子又是何苦?

  于是,夏秋沉了沉心,也蹲了下来,帮着眼前的女人捡拾着地上的糕饼,并一脸歉意的说道:“实在对不起,我没看到您……”

  不过,不等她说完,却见眼前的女子抬起了头,反而对夏秋一脸抱歉的说道:“对不起,是我太着急了,没看路,错在我,是我撞了您才对。”

  直到这个时候,夏秋才看清楚这个女子的样子,却见她上身穿着一件藕色的斜襟儿大褂,下面穿着一条蛋青色百褶裙,梳着妇人的发髻。虽然她的样貌不是最漂亮的,可五官却很素雅,小巧的鼻子小巧的嘴唇配着巴掌大小的小脸,实在是让人感到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她有一双微微上斜的狭长眼睛,很容易让夏秋想起戏台上看到的花旦的眼,只不过,花旦的眼睛是油彩特意夸张的画出来的,而这个女人的眼睛虽然比不上戏台上的妆容夸张,却十分传神。确切的说,她的眼,就是戏台上戏子在真实世界中的模板,那种勾魂夺魄的感觉,即便是夏秋一看到它,也有些出神。

  不过很快,这个女人便将眼睛重新垂了下去,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到一地的点心上,看起来应该是被夏秋盯得有些不自在。而这个时候夏秋也回过神来,有些尴尬的说道:“姐姐,你没事吧,我扶你起来!”

  女有些腼腆,听到夏秋的话,继续垂着头讷讷的道:“我没事,姑娘快回家吧,这次真的不关你的事。”

  说着,她站了起来,显然是已经放弃了地上碎掉的糕饼,而后,她一转身,却是要重新返回她刚刚出来的巷子。

  夏秋一愣,不禁问道:“姐姐,您做什么去?”

  她不是应该趁机缠上她,然后想方设法随她回乐善堂,好调查她的身份吗?

  夏秋的话让女人回了下头,但她又立即垂下,小声说道:“我要去再买一份,去的晚了,糕饼店就关门了。”

  “糕饼店?”夏秋皱了皱眉,“姐姐说的不会是千禧巷的那家得意斋吧?”

  在临城里,得意斋的定胜糕做得最好吃,还常常被人当做特产送给远来的亲朋好友。而她刚才略略扫了眼盒子上的字,也的确写着“得意斋”三个字。

  不过,千禧巷离五奎巷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就算如今开了夜市,可这个女人若是再回去,肯定里面的糕饼已经卖完了,搞不好夜市都要收市了,肯定是要白跑一趟的。

  不过……

  夏秋转念又一想,若是这个女人使用法术,那倒是可以很快的赶到那里,只是,她难道不是来抓她把柄的吗?

  夏秋觉得有些地方似乎同自己设想的不对,不过,即便如此,她也只以为是这个女人的花招,也许,她是想让她“送”她一程?那样的话倒是有可能,而且,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暴露“妖”的身份。

  果然,听到夏秋的话,女人顿了顿,然后她可怜兮兮的看了夏秋一眼,点了点头:“姑娘说的没错,好像的确有些晚了。”

  从她的眸子里透出来的可怜,让夏秋的心也不由得软了软,她敢肯定,若是此时有只妖怪在这里,搞不好就真的自告奋勇去送她了。不过可惜,她只是普通人,也早看透了她的把戏,又怎么会上当。

  只是在这个时候,却听这个女人继续说道:“可我先生今天难得早回来,他最喜欢那家店里的定胜糕了,是我笨,才会将糕饼打翻了,所以我若是不去一趟,岂不是对不起他。多谢姑娘提醒,天晚了,你还是快回家吧!”

  说完这句话,这个女人一转头,竟然就这么走了。而这个时候,夏秋才看出,她的身材十分单薄,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她吹倒似的,而不一会儿功夫,她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黑漆漆的巷子里。

  她的背影消失了好一会儿,夏秋才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只怕是真的弄错了,这个女人有可能真的只是不小心撞上的。

  可是,虽然她走了,她最后说话时的眼神却让夏秋好久都忘不了。从她那双眸子里透出来的忧郁、哀伤的感觉也让她觉得似曾相识,更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就在这个时候,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突然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怎么,不放心她?”

  这个声音把夏秋吓了一跳,她连忙回头,却见有一个人正站在她身后五步远的地方,虽然光线昏暗,夏秋也一眼认出了他,莞尔一笑:“东家,您怎么来了?”

  见她看到了他,乐鳌才慢慢向她走来,边走边不紧不慢的说道:“我去了肉铺,知道那里关门了,便猜着你去了另一家。”

  夏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也没想到他家这几日没开张,是不是落颜他们饿了,咱们这就回去吧。”

  此时,乐鳌已经走到了夏秋的身边,却继续看着那个女人消失的小巷,而后只听他低低的说了句:“我也不放心,去看看吧!”

  说着,他握住夏秋的胳膊,微微笑了笑:“可能会有些晕,不过一会儿就好了。”

  “啊!”立即明白了乐鳌的意思,夏秋吃惊的道,“我们跟踪她?”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乐鳌说着,已经开始结起了手印。

  “可是东家……”夏秋看了看手里拎着的肉,“落颜他们还等着我回去做饭呢……”

  不过,她只来得及说这句话,而后便听到乐鳌慢悠悠的说道了句“饿一顿又死不了”,然后她果然感到一阵眩晕,于是立即紧闭上了眼,紧接着,随着耳边一阵呼呼的风声刮过,等夏秋再睁眼的时候,已经到了千禧巷旁边一条僻静的小巷子里,竟是已经到了。

  这个时候,只听她旁边的乐鳌淡淡的说道:“只能到这里了,咱们走过去。”

继续阅读:第3话: 守株待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