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话:解剖台
雷雷猫2017-04-21 12:003,319

  林鸿升不紧不慢的拿出一把在国外时,从一名英国士兵手里高价买来的工具刀,从里面找出一把细细长长的小刀,然后在挂在栅栏门上的那只大黄铜锁的锁孔里捅了几下……

  于是,随着“咔嗒”一声,那把巨大的铜锁应声而开,他立即取下铜锁,打开了栅栏门。

  他以前经常随着原田晚上行动,自然也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铁将军把门,这个本事也就练出来了。其实,就算刚才没有那粒小石子卡住铁门,他也是有办法将门打开的,只不过就是要多费些时间罢了。

  推开栅栏门,走进走廊,林鸿升发觉这里的光线不但更昏暗,而且一进入这里,一股难闻的消毒水味便迎面扑来。甚至不仅仅是消毒水味,在这种味道里还掺杂着一股潮湿发霉的味道,两种味道混在一起,让人连呼吸都不那么自在了。

  忍住心中的恶心,林鸿升向左右看了看,却发现他身体左边的走廊里,似乎有一扇双开的木门,凭着感觉,他觉得那里应该是这个密室的关键所在,于是他立即走了过去。

  挂在那扇双开木门门口的锁头自然被林鸿升不费吹灰之力打开了,然后他立即推开门,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

  只是,这一进去后,他却发现这里似乎只是一个档案室,有很多档案盒子被整齐的码在旁边的架子上。

  犹豫了一下,林鸿升顺手从架子上拿下一盒档案,然后打开桌上的台灯翻阅起来……没错,这个地下室竟然通了电,同筒子楼一样,显然是医院的发电机发出来的电。

  翻了这盒子里放着的几张表格后,林鸿升发现这些表格像是什么人的身体检查报告,很多表格不但在每一项上的检查后面画了不同的符号,在最底下甚至还写了健康或者不健康等评价,以及过往的主要病史。

  不过,这些身体检查报告上却没有人名,只有编号。比如,他翻的这几张表格,就是从八十号到一百号的报告。

  翻了几盒档案后,林鸿升没有发觉什么特别的地方,便索性将这些档案放回了原处,然后他离开了档案室,往旁边的一个房间走去。

  看样子,要想弄明白那些档案的来历,他只能一间间打开这些房间看了。

  很快,他就打开了另一个房间的锁头,不过,等门一推开,一股更浓烈的消毒水味便迎面扑来,确切的说是福尔马林的味道。屋子里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林鸿升凭着这几日在筒子楼居住的经验,摸索着将房间的电灯打开了。

  可这一开灯,等他看到屋子里摆放的东西后,却目瞪口呆……

  等他察觉的时候,已经到了一个冰冷的水泥台前面,这台子虽然是水泥的,可是在林鸿升的眼里却并不陌生,他在日本求学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这种台子,自然也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

  他又看向周围,因为围着这张台子有很多的木头架子。

  此时,在每一个木头架子上都放着很多玻璃容器,福尔马林的味道就是从这些容器里散发出来的,而每一个容器的福尔马林里都浸泡着某种器官,这些器官大小不一,有的甚至只是一部分……显然,这些器官原本的主人,年龄跨度很大。

  林鸿升是学医的,自然知道这些器官绝不可能是动物的。而他再仔细看,却见每一个容器的容器口处都用细线挂着一个标签,他立即走到近前辨认了一番,结果却发现这标签上记录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一个号码,而他眼前的这个则标着阿拉伯数字89。

  这让他一下子明白了,明白了自己刚才翻阅的那些表格的来历。

  林鸿升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他现在已经完全明白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虽然他早就听说国外有人专门用人体器官做实验,做教研,可他却没想到,这些实验的标本竟然是这么来的。

  而想到那些表格上最后写的健康或者不健康的评语,他更深深地怀疑,这些器官从这些人的身上取下来的时候,这些人是否还活着。

  想到自己此行的来意,虽然他不确定那位徐大夫出的意外同这里有没有关系,不过却可以肯定,如果那位徐大夫发现这里的一切后,是完全有可能出“意外”的。

  此时,他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待了,决定立即离开,不然的话,若是被人发现,只怕他这个实习生也要出“意外”了。

  这么想着,他也立即这么做了,马上向门口走去。

  不过,他刚刚踏出房门口,突然感到一股凛冽的风迎面向自己扑来,他大惊,连忙向旁边躲去,总算是躲过了这充满杀气的一击。

  而趁着躲闪的功夫,他也顺势来到了门外的走廊上,这才发现,一个秃顶男人,正拿着一把铁锹向自己挥来。而就是这功夫,他又向他挥来了第二锹。

  在日本的时候,整日跟着原田出去,林鸿升自然没有少锻炼,而且,他小的时候甚至还跟着一位在临城当地有名的师父学过一阵子拳脚,所以身手自然比一般人灵活。

  因此,当此人向他挥来了第二锹、第三锹的时候,他都灵活的躲闪过去了,而且,他边闪边退已经退到了铁栅栏门处,只要一转身,就可以沿着原路逃回去。

  可看到这种情形,那人的铁锹挥舞的更疯狂了,看样子是誓要留下林鸿升在这里。

  林鸿升打从心眼里不想同他缠斗,一心只想离开,所以后来眼看能逃离的时候,便没怎么还手。不过,就当他瞅到机会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耳后突然凉了一下,仿佛有一股凉风从他的后颈吹了过去。

  他先是一怔,然后立即会意,在躲闪对面那人的铁锹时,突然身子一矮,然后他的腿就地向后一扫……结果,随着他听到“哎呦”一声惊呼,立即有人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他手中的木棒也被他重重的扔在了地上。

  这个人摔倒在地上后很久都没起来,对面用铁锹攻击他的那人也似乎一下子被眼前的情形吓呆了,竟然暂时停了手。

  而趁这个机会,却见林鸿升已经灵巧的转到了倒在地上那人的身后,然后,只见他拿出一把乌黑的东西抵在了这个人的太阳穴上,冷笑着对对面那人说道:“肖主任,我觉得咱们是该坐下来好好谈谈了……”

  ……

  第二天,林鸿升被王主任狠狠地骂了一顿,原因是本来昨晚值班的他突然间不见了,后来病房里有一个孩子高烧不退,值班护士没办法,便连夜将他请了回来。

  本来开心地回家休息,没想到是这个结果,被人从热腾腾的被窝里揪出来,还不如不回来,王主任还能不生气,所以,今早一来,他就让林鸿升收拾东西走人,最后是段学长苦口婆心替他说了很多好话,林鸿升又再三保证下不为例之后,才算是将这件事情压了下来。

  事情解决后,林鸿升请学长吃饭,当然不是在食堂,而是在离医院最近的一座酒楼里,这个时候,段学长才想起来问林鸿升昨晚离岗的原因。

  林鸿升只告诉他,自己打热水的时候不小心摔了暖瓶,弄湿了身上的衣服,这才回去换,哪想到,换好衣服后本想休息一下,却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听到他竟然晚上去打热水,段学长也吓了一跳,连忙叮嘱他,后院晚上很邪门,让他千万不要再去了。

  原来,他刚来的时候不信邪也晚上到后院去过,结果还真遇到一些怪事。只不过林鸿升既然没打算在这里长留,实习医生又不用值晚班,他怕他害怕,就没对他提起。

  林鸿升立即向段学长道谢,并保证日后绝对不会再去后院,连白天都不去了,段学长这才放了心。

  出酒楼的时候,林鸿升遇到了正要进来的肖会计,他立即笑嘻嘻的对他打了招呼,不过肖会计见了他却像见了鬼一般,低着头就往楼上去了,这让段学长大为奇怪,结果却被林鸿升一句“肖主任脾气大”给遮掩过去。

  出了酒楼,林鸿升无意间往酒楼的二楼看了一眼,却看到一个秃了一半的脑袋狼狈的从窗口缩了回去,这让他又是冷冷一笑。

  他在雅济医院的实习这才过了计划中的不到三分之一的时间,离一个月之期还有很长,所以他不急,有些事情,他可以慢慢来……

  林鸿升一脸轻松的离去,可却不知,此时在酒楼楼顶上,一个人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却笑得意味深长。

  此时夜幕降临,天色已经全黑了,此人先是抬头看了看天空,然后拍了拍蜷在自己脚边的一个黑影的头,满脸称赞的道:“做的不错。”

  那个黑影晃了晃,却并没有因为这句话显得有多开心,而是看起来非常害怕。

  紧接着,却见此人又笑了笑,低声道:“作为奖励,你往生去吧!”

  听到这句话,这个黑影仿佛想要逃,却终归一动都不能动了,而后却听此人冷哼道:“怎么?不愿意?呵呵,你要知道,人妖殊途,这是你们最好的选择……”

  随着此人话音落下,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随手一拂,这个黑影一下子就像是雾气般烟消云散了,而后,随着一股冷风卷过,这个楼顶上的身影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医院诡事》完)

继续阅读:第1话:夜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