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娅子的后花园
洛施2017-03-02 10:442,229

  小镇的时光总是流淌得缓慢一些。从画廊门口往外望,这个像画一样的小世界里,没有步履匆匆赶地铁的白领,也没有早晚汽车的拥堵,没有车水马龙的繁华,也没有灯红酒绿的夜色,让人觉得时光都慢了下来,如同那爬行的蜗牛,于是人也跟着变得慵懒起来。

  连续几天的晴朗日子,让薄薄的积雪很快融化,小镇露出了它原来的样貌。

  林娅子躺在阳台上晒太阳,浑身都暖洋洋的。这几天,不用每天压迫着自己写稿子,交稿子,林娅子感觉到了从所未有的放松。就如同压在身上的一座山被放下了一般,轻飘飘的,无比舒畅。但是林娅子没有改变自己宅的习惯。连续几日,林娅子甚至没有走出过画廊一步,阳台上的躺椅似乎有一种魔力,林娅子仿佛被它吸住了一样。日子过的慵懒而惬意。

  蒋迟暮会按时给林娅子准备好三餐,会在林娅子在躺椅上快睡着的时候给她盖上毯子,也会陪林娅子喝茶聊天,然后剩下的时间就自己作画。

  偶尔林娅子也会烟瘾突犯,可是比起熬夜的时候,烟瘾又轻了很多。每当想抽烟的时候,林娅子总会一遍遍告诫自己:你答应了迟暮不再抽烟。

  “等风来”画廊阁楼上的小阳台成了林娅子的蜗居地。蒋迟暮见林娅子十分喜欢呆在那,于是又将那里布置了一番。原来只有一张简单的躺椅,后来蒋迟暮在那里放上了各种各样的多肉和植物,又放上了一个精致的秋千椅,还在窗台上摆上了各种书,其中还包括林娅子自己写的。小小的阳台,瞬间变成了秘密花园。

  林娅子对蒋迟暮说:“迟暮,你觉不觉得现在的我就好像是你养的宠物?”

  蒋迟暮温柔地抚摸着林娅子的长发:“要是你真是我养的宠物就好了。”

  林娅子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笑,蒋迟暮也跟着笑。

  蒋迟暮轻吻林娅子的额头:“娅子,我下楼画画,第四幅马上就完成了,等会上来陪你。如果你觉得无聊,也可以出去走走。”

  “恩。”林娅子点点头。

  此时的林娅子才不愿意出门,甚至觉得自己死在这里都愿意。林娅子闭着眼睛,享受阳光。林娅子确定,离开杭城是自己做的最正确的一个决定,再没有任何时刻,能比现在幸福满足。

  半睡半醒之间,林娅子感觉到有人在靠近自己,并且轻柔地抚摸自己的头发。不需要睁开眼睛,林娅子微微一笑:“不是要画画吗?怎么又上来了?”

  “明明才离开一下,我又想你了!”蒋迟暮蹲在林娅子的身旁,言语温柔。

  “那你的画怎么办?不是就快完成了吗?”林娅子睁开眼睛,眯成一条缝看蒋迟暮。

  “画不着急,比起画那些,我更想画你。”

  “画我?”林娅子惊讶地问道。

  “恩,你躺着别动,继续睡觉,如果不想睡我们就聊天,我就在边上。”蒋迟暮说着,退到一旁,拿起刚刚带上来的画具,专注得画了起来。

  在这样一个秘密花园里,被阳光和植物所包裹着的林娅子就像一个睡美人,蒋迟暮觉得,这么美的画面如果不画下来,那就实在是太可惜了。

  林娅子慵懒地躺在躺椅上,内心却是抑制不住的喜悦。和蒋迟暮上大学的时候就认识了,可这么多年,蒋迟暮却是第一次画自己。她很好奇,最后的画纸上会出现一幅什么样的场景。

  “迟暮,这个阳台就归我了好不好?”娅子开口道。

  “它本来就是专属于你的,就像莫奈的花园,你也可以给它取个名字。”蒋迟暮边画着,边对林娅子说。

  “娅子的后花园。”林娅子脱口而出。

  “好!”

  时光在蒋迟暮的笔下流淌,美好而安静。而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却打破了这一刻的美好。蒋迟暮起身,从屋子里拿来林娅子不停作响的手机。林娅子眯着眼睛接过,显示屏上显示着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这是谁?”

  林娅子本想接起,可是当注意到归属地是杭城的时候,林娅子愣住了。

  “怎么不接电话?”蒋迟暮好奇地问。

  林娅子深呼吸一口气,按下挂断键:“陌生号码不是广告就是保险,不想接。”林娅子回答道,内心却不免担忧了起来。

  果然,电话铃声再次响起,还是刚刚那个来自杭城的号码。

  林娅子再次挂断。

  这个电话,将林娅子一下拉回到了那个夜晚,那场凶杀案,那双眼睛的现场。林娅子想不到会有谁给自己打电话。在杭城认识的人里,自己都有存姓名。可是,对方又是怎么知道自己的电话呢?

  “娅子,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蒋迟暮看出了林娅子的反应是异常的。

  电话第三次响了起来,林娅子的脸色煞白。就在林娅子准备再次挂断的时候,蒋迟暮将手机拿了过去,并在林娅子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接起了电话。

  林娅子脸上再没有一丝血色,紧紧地盯着蒋迟暮。

  “喂。什么?哦,好的好的,我让她接。”蒋迟暮将手机递给林娅子:“是你的房东呢,你是不是拖欠人家房租了?”

  蒋迟暮的话让林娅子瞬间松了一口气,林娅子用手按住胸口,大口呼吸。这才想起来,今天是交房租的日子了。

  林娅子接过电话,告诉房东自己已经搬离,不再租住,押金也不需要退还之后才挂了电话。

  “你回来的时候没退房子么?”蒋迟暮疑惑地看着娅子。

  林娅子握着手机点点头:“那时候回来房东不在,就没退。回来之后就给忘记了。”

  蒋迟暮又坐回到刚刚的位置上开始画画,而林娅子仍然躺在那,内心依然无法平静。那个穿黑色大衣的男人,那个被杀害的女人,那个夜晚,似乎又回来了。

  她此刻才意识到,房东那里有自己的全部资料,暂住证上有自己的姓名和电话甚至照片。如果凶手假扮房客或者找了什么理由在房东那里套取了自己的资料呢?阳光好像在一瞬间没了温度,林娅子双手冰凉。一种从内心里滋生出来的恐惧迅速生根发芽,藤蔓蔓延开来,开满了暗黑色的花。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灵摆小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色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