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盗梦
洛施2017-03-06 10:461,744

  深夜的世界被冬日的雾气蒙的混沌,天上挂着一只月亮,显得孤独而清冷。

  “我怎么会在这?”

  林娅子环顾周围的世界,竟没有一点熟悉的感觉。这是个老巷子,四通八达。林娅子顺着墙垣往前走,可是因为雾气太大,林娅子看不清路,更不知道要怎么走才能走出这迷宫一样的巷子。

  忽然,前方传来响声。林娅子走近,才看清昏暗的路灯下一群人在打群架。

  突然,一个人转过头看向林娅子。

  林娅子没缘由的感到恐惧,下意识地开始转身就跑,果然那个穿黑衣的人追了过来,手上还拿着明晃晃的刀子。

  林娅子不停转头,拼了命地跑,可是那黑影跑得飞快,在自己身后穷追不舍。

  “救我…救我…迟暮你在哪?”林娅子开始喊。声音尖锐,划破寂静的夜空。可是,没有回应。林娅子在交错的巷道里不停奔跑。

  那群打群架的人好像在瞬间都消失了,只剩下身后这个自己追杀着自己的人。

  林娅子总觉得,身后的人就是凶手,他要杀了自己灭口。

  今天的夜晚就跟在杭城的那个夜晚实在是太像了,一样的清冷,一样的雾气朦胧,一样的恐怖。

  林娅子跑得已经喘不上气,可是那求生的本能支撑着林娅子继续奔跑。林娅子知道自己不能停下来,一停下来必死无疑。

  “迟暮……救我……”林娅子几乎是祈求。她不想就这样死于非命。

  可是,前面的已经没有路可以走了,林娅子跑进了死胡同里。

  林娅子停下脚步,大口大口喘气。可是身后的人已经在慢慢靠近自己的。他没有喘气,平静得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他像一丝魂魄,飘着靠近自己,越来越近。可是,月光下,林娅子竟然看不到他的脸。

  他穿着同那天一样的黑色大衣,带着大大的帽子,整张脸都藏在了帽子里。他没有开口,只是悠悠地举起刀子。林娅子离他这么近,却还是无法看清楚他的脸。林娅子发现,自己不是看不清他的脸,而是这个人没有脸,他的帽子里,是漆黑的一片。

  “我要死在这了,我会死,谁都救不了我,我马上就会死在这个人的刀下。”林娅子此时的脑子里是一片混乱的。她深深地感觉到死亡的气息,已经缠绕在自己身上。

  匕首用力地刺向自己。恐惧到达顶点,林娅子从梦中惊醒,满身冷汗。

  大口的喘气许久之后,林娅子才清醒过来,才听到蒋迟暮正在喊着自己的名字。林娅子用力地将蒋迟暮包住:“迟暮,有人要杀了我。”林娅子身体和她的声音一样颤抖着。

  蒋迟暮抱着发抖的林娅子,抚摸着她的发,她的背:“是不是做噩梦了?刚刚一直叫救命,我怎么喊都喊不醒你。”

  “有人要杀了我,有人要杀我,一个看不清……不,他没有脸。他要杀了我。我叫你,你没…你没出现。我…我…”林娅子显然还没有从惊吓中平静下来,说话都显得有些语无伦次。

  “没事了,没事了,噩梦而已。”蒋迟暮不停在林娅子耳边轻声低语,安抚林娅子的情绪。

  林娅子趴在蒋迟暮的肩上,胸口一起一伏,然后慢慢平静下来。林娅子意识到自己是在乔镇,是在蒋迟暮的画廊里,是在他的身边。房间里的夜灯不亮,但是能让林娅子看见房间里的一切。

  “乖,没事了,没有人会杀了你的。”蒋迟暮哄着林娅子重新躺下。

  是的,在蒋迟暮眼里这只是噩梦,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在现实里。可是,林娅子觉得,这是一种预示。也许那个凶手在找自己,也许以后的某一天,那个凶手就会像梦境里一样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林娅子的内心充满恐惧,可是她不能说,什么都不能说。

  这场梦将这个夜晚变得无法安宁,林娅子再也无法入睡。

  “迟暮,我可能需要安眠药了。”林娅子突然开口对蒋迟暮说道。

  回到乔镇这么久,林娅子好不容易调整回来的作息,似乎在这一刻都崩塌了。在杭城的那一年多时间里,有过那么一段时间,林娅子试图调整自己混乱的作息,所以开始吃安眠药。安眠药是有助眠的效果,可是却也有它的缺陷。每次安眠药导致的睡眠,在醒来的时候,林娅子都会比睡前更加疲惫。

  “娅子,不要胡思乱想。如果你睡眠不好,那明天我去买些助眠的熏香来好吗?”蒋迟暮将林娅子搂进怀中。

  “好!”林娅子应着。她不知道熏香是否比安眠药有用,可是也不抵抗去试一试。

  夜晚安静,从窗口望出去能看到天边的零星。蒋迟暮又进入了睡眠状态,林娅子却无法入眠。她害怕自己哪天会在噩梦中说出什么话来,又害怕自己什么都不能说于是一切秘密在心里积成茧。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起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色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