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裂痕
小雨林木风2017-02-25 20:445,090

  十天后…

  [曾经,我站在荒凉的大漠,茕茕孓立于历史的尘埃。

  有人说:大漠尽头孤魂永存。

  我狂笑不已,血丝布满了双眼,双手被坚实的铁燎夹出鲜血。光秃秃的皮包骨,经脉凸显。

  曾经,我身处贫贱与哀苦,默认着所有人特指的拥有。

  他们说:永恒的安逸一直亘古不变地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

  于是我撕碎所谓的安逸与现实残酷的桎梏。

  此刻,我站在岑静的冢场,身后尽是那些人的欢呼。

  是的,今天是我的临刑日,明晃晃的大刀即将斩断我的头颅,我嘲笑着并不挣扎。

  当一道白光闪过,我已人首分离,鲜血喷洒天边,而我坚信离去的那一秒是这我一生最美好的时光。

  两天之后,世界陷落,犹如堕落后的昨天。

  曾经,有个人,站在荒凉的大漠。]

  落笔:古月

  时间:七月二十二号,上午十点十一分。

  出处:知名小说家古月的网上微博

  点击量:30w+

  评论数:5w

  就在网友赞美、议论、转发的同时,很多网友开始纷纷猜测古月这首诗的用意。半小时后,他便又一次更新微博,一如既往的没有标题:

  [夏夜,岑宁的朦胧。

  我,化作夏季临末时节最后一盏幽灯。

  吊在古墓荒冢群之中,照净岁月的记忆。

  苍白无力的月夜骊歌为谁哀鸣?

  凄清的寒意袭过额前,震颤了整个灵魂。

  烛油一滴滴滑落,犹如我的泪流个不停。

  泪干时,人复活否?

  原野树梢上,一只萤火虫踩着黑暗冲进田野。

  冥冥之中似乎注定,似乎注定……

  这点冥光愈近……愈近……愈近。。

  不!不!我噙着泪水咆哮

  孩子,求你离开!

  可她依旧没能听见,

  终于,她急迫地钻进炙热的灯罩,

  刹那间被烛火轰灭!

  我感到身体在燃烧、流淌,躯体在崩裂

  顷刻间,我化作一滩烛水、泪水……

  而我看到这时的周围星星点点的烁火,

  它们从田野的尽头扑来,

  愈来愈多,愈来愈多……

  最后,光芒亮彻天空,

  这时,我知道,这个夏末一定会很长,

  这些光芒会一直存留,照亮黑暗,很久很久……]

  这一下子网友便炸开了锅,不到一个时辰各种评论已达数十万。而他们却不知道,这两天是古月人生中最黑暗最绝望的日子,亦不知道今天对古月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些天,天空总是那么黑暗低沉,暮云叆叇,大雨像是发情似地冷沥沥下个没停,昨天上午红头发夫妇前脚刚登上飞机,小爱便永远地倒在了血泊中,保姆牵着小爱在离学校不到百米的路上被一辆时速达一百公里的法拉利跑车闯红灯撞飞,两人身首异处当场死亡,肇事司机头也没回地逃离了现场。古月正在外地出席签售会,等接到电话的时候,他眼前一黑哭晕了过去。而上官已在家中失魂落魄,跪在地上嚎啕了整整一天。

  此刻,刚发完微博的古月正用布一遍又一遍地擦拭着那两把手枪,楼下丢失灵魂的上官拎着数十个油桶往屋里屋外到处倾撒着汽油。一个小时前他们得到消息,肇事者为某大型公司老总的儿子,目前肇事者尚未抓获,警方正在全力追捕。然而,上官已经等不及了,当他得知这位总裁并非只有一个儿子,还有一位儿子仍在读高中的时候。愤怒的古月与上官几乎同时看中了这一点,他花钱买通人将总裁的另一个儿子绑架在一间已经关闭的超市商铺里,复仇的欲望盘踞了两人的整个世界,他们要血债血偿!

  上官将所有的汽油倒光,点燃了屋子,这一走就没打算能活着回来,两人各配备一支手枪与匕首,带着“小饭团”开车驶离了住宅。

  上官今天没有扮成女人,只是将脸上的胡子挂得十分干净,皮鞋也擦得锃亮,临死前他无所畏惧,只想做最真实干净的自己。从昨天到现在,古月茶饭不思,要么就是哭,哭累了便拿着小爱的衣物陷入沉思,此时的他正行尸走肉般开车,他只希望早点到达目的地,亲手解决那个杀害小爱的人渣,让他也体会一下失去至亲的感受。上官抱着“小饭团”思恋起小爱,他抽噎了几下,可哭肿的眼睛却早已榨不出眼泪。

  车走得是条偏路,离居民区很近,走这条路几乎没有卡点,可沿途半路上却被一男一女拦了下来,男的扶起挺着大肚子表情十分痛苦的女人跪在地上不停地哀求,原来一旁的女人是他的媳妇,肚子八个多月刚刚突然之间便痛得不行,恐怕过不了多久就要临产了,两人在这儿跪了已有近十分钟,经过的车辆无数,却没有一辆停下来帮助。

  车上两双通红的眼睛相互一视,几乎没有犹豫便将两人拉上了车,而如此一来他们就要原路返回了,风险一下子大了无数倍,因为医院附近的道路警力繁多,就怕是有去无回了,于是他和古月商量了下便将“小饭团”留在车外,他不愿连小爱最爱的“小饭团”也跟着他们死去。

  果不其然,再回来时,已有数十辆警车在身后穷追不舍。古月一面加大马力开车,上官一面开枪不断还击,而他们不知道,在身后遥远的地方,一条棕黄毛发的秋田犬,瞪着圆圆溜溜的眼睛,一直跟在他们身后追赶着。

  十分钟后他们到达目的地,将被绑架的人质亮出来,与警方开始对峙,要求人质家属前来谈判。那时候的古月发了生命里的最后一条微博,阐述且坦诚了近五个月以来城内发生的命案和劫案,将自己与上官的关系公之于众,并且在网上发了最后一张也是唯一一张“全家福”,照片上他、上官还有小爱以及小爱手里抱着的仅有四个月大的“小饭团”十分温馨。那天是小爱第一次过生日,她高兴极了。古月作为父亲,送给她一条价值不菲的纯银竹节项链,戴上小爱脖子上,煞是漂亮。而怀里的秋田犬则是上官送给小爱作伴的宠物,那时候它还是圆圆胖胖的小家伙,上官说它长得像个饭团似的,就因为这无意的一句话,他们共同决定将这只小狗取名叫“小饭团”,此后它便成了小爱最好的贴身朋友,感情甚笃;除了小爱去上学,其他时候那真可谓是形影不离。上官买了两个铃铛,一个挂在小爱身上,另一只系上“小饭团”的脖子;离世这两天,它整夜吠叫,铃铛声响个不断,一口饭也没吃,看得两人更加悲痛了。

  看着照片上小爱的笑容,古月再也没能忍住,泪水再次落下。随后就是对绑在地上的人一阵暴打。

  他攥紧了拳头,自言自语地吼道:

  “最该死的两个人还活着,最不该走的人却走了!老天爷,你到底要告诉我们什么!”

  又过了将近半个小时,四周聚集了大量的媒体记者与普通民众。被古月与上官帮助过的一大波平民百姓来了;被杀害的富商与腐败官员的一大波家属也来了,两方人推推搡搡,互看不爽。当然,人质的老爸来了,人质老爸的情人与妻子也来了,也开始互相推搡起来。不过他同意与自己的儿子做交换,于是他成了人质,他的这个儿子被放了出去。

  古月与上官根本无视他的勇敢,胶布封住他的嘴轮流殴打,眼看着快要被打死,一盆水又浇活了。

  哀大莫过于心死,上官已经打得失去了理性,他目眦尽裂进入异常踔厉的发狂状态,提起砍刀出了屋子,要求撞人的肇事者两小时内立马到这儿来,否则他的父亲性命难保。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又过去了,肇事者未出现,古月的亲生父亲出现了,他心急如焚不断地给古月打电话以劝导,直到古月砸烂了手机。

  周围密密麻麻的武警持枪严阵以待,上官倒也不怕,毕竟有人质在手中。而他忘了就算是警察,那也有忍耐的极限。眼看着两个小时过去了,古月很有可能要对人质下手,警方立即执行了营救方案。

  不久,警方劝告投降的喇叭声停止,人群里发出无比嘈杂的声音,一阵浪如潮水的惊叹伴随着铁器碰撞的声响回荡在空气中。

  古月急忙放下怀里的那具烂肉,疾身走到窗前,拉开一丝缝隙凝望着室外。

  只见外面大量警察把守,手持枪械的武装部队排立在警戒线前,警戒线外聚集着不少围观群众。

  “立刻放下武器!缴械投降!”喇叭声再次洪亮响起,古月提着砍刀一瘸一拐地向警车趔趄而去,警车前站着那位戴着金框眼镜的警官不急不缓地掏出手枪瞄准了他。

  “最后一遍警告!立刻放下武器!停止前进!”

  古月拭去嘴角的鲜血,冷笑地停住,阴鸷的目光凶狠地锁定前方那名带着金框眼镜的警察。

  当两名全副武装的人员悄悄地躲至他的背后,手提铁棒准备一拥而上时,他猛然转身甩刀迎了过去。

  “咣当!”一声,刀具势大力沉地砍在铁棒上,人群再一次发出一阵尖叫。眼见袭击未果的两人急忙撤了回去。

  古月不再看下去,一屁股坐在地上,茫然失措。他深吸一口气,炯炯有神的目光变得暗淡,攥紧匕首挪到地上那位半死不活的中年男子面前,再次将匕首架在男子脖子上,只不过这一次用力很深。男子垂死呻吟着请求饶恕,尿液随着裤腿细细流下。古月面无表情地眈眈相向,怒火中烧。心一横,即刻他闭上眼睛赑屃一划,鲜血犹如喷泉立刻迸溅在他脸上,地上的男人蜷缩疯狂挣扎,片刻后停止了呼吸。

  古月撕票了,因为他明白,此时此刻自己早已穷途末路。外面那个他挚爱一生的男人同样没了退路,与其这样,毋宁痛解女儿的仇恨。只可惜这是他亲手杀的第一个人,也是唯一的一个;一瞬间他感到天旋地转,良久,他不再愤怒,而是转化为悲怆;他后悔了,当他脑海里反思着过往的一切,然而早已噬脐莫及。当他听到室外依旧人声鼎沸。他下决定绝不允许自己仅剩下的唯一挚爱以沉沦的方式离开自己,绝不允许!这一刻他也终是明白了屋外这个男人为自己所付出的一切,心中的愧疚与自责犹如洪水滔滔不绝。 

  古月颓然起身,支起颤颤巍巍的身子,拿着鲜血淋漓的匕首向门口走去,就在这时,一枚金光闪闪的金币一声脆响掉落在他的眼前,古月望着凭空掉落在地上的金币,神情有些恍惚,那是他十天前,也就是那天晚上送给他的幸运币,怎么突然在这儿?从哪儿掉下来的?但此时的他早已没空多想,并未停下脚步,而是捡起金币,拉开厚实的铁皮门,大步流星地向男人方位走去。不远处狙击手将准心对准了他的脑袋,所有人的视点一瞬间聚集于此。

  五分钟后…

  一行清泪从上官的眼角火辣辣地滚过,他攥紧手中古月送给他的幸运币看着模糊的前方说了声:

  “如果爱你也是一种罪,请判我为死刑。再见了!古月!”

  阵阵微风静悄悄地拂过,宽敞的警戒线内,一个茕茕孓立的身影踉跄地举起砍刀向警车一路狂奔而去,密集的子弹一刹那像雨滴一样穿过他的身体。砍刀重重地摔落在地,他感到身体飘了起来,随后訇然倒地。天昏地暗,身上仿佛压了二十多年的整座大山顷刻间瓦解了,那感觉舒服极了,他要睡去,永远地睡去。他太累了,二十多年,这一刻释放得彻底。心底响起一声沉闷的呼唤——“小爱,我来陪你了!”警戒线外数以百计跪地民众听到密密麻麻的枪声后发疯似地向警戒线处跑去。

  与此同时,一条脖子上挂着铃铛的秋田犬吐着舌头一路狂奔地准备冲进警戒线,可那时已经晚了,它模糊地看见古月跪在血泊前,亦看见倒在血泊中的上官。它更看见了古月愤怒地拔出手枪,不遑站起身子就被高处的狙击枪一枪放倒在地上。随后,那个戴着金框眼镜的警官丟下枪跑向古月,声泪俱下。

  它满身灰尘地跑到古月面前,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为了追上他们,它已经连续狂奔了三个小时,这会儿它一边喘气,一边不停地咳嗽,一口又一口殷红的鲜血从它嘴里卡出来。古月眼前愈渐模糊,可他还是依稀看到了“小饭团”不停哀叫着舔舐自己脸颊,弥留之际他用最后一口气碎碎念:

  “好好活着,就像这世界是天堂。”

  *****************

  翌日清晨,当晨曦闪出第一道熹微的光芒时,天边一抹磅礴透亮的鱼肚白显露无疑。无处可去的“小饭团”再次顺着小爱出事的地方嗅到了熟悉的味道,那种缥缈的味道随着微风翩翩起舞,它的眼前出现小爱的模样,此刻她正穿着火红的小裙子腰间挂着铃铛踩着轻快的蹁跹舞步,它跟着她的舞步追去,却嗅着嗅着一直跟随到了海滩,它抬起头使劲地闻了闻,发觉这种熟悉的味道一直延伸至大海的远方。它竖起耳朵顿时兴奋地原地打圈,不多时一个猛然起身跳入海中,跟着那熟悉的味道奋力地向海的尽头游去。不知游了多久,它已看不清海岸,不远处一道巨大的,美轮美奂的彩虹映入眼帘;彩虹后是一座漂浮于海面如诗如画、生机勃勃的岛屿。岛屿低处平旷的空地上小爱正拿着铃铛使劲摇摆着召唤它,古月与上官站在上方远眺着自己。它摆着尾巴拼命地游啊游啊!快上岸的一瞬间脖子上的铃铛滑落沉入深海,它也许不知道,这仅仅是故事的开始。小饭团游到岸上,摇头摆尾地甩干身上的水珠,一见到小爱便疯了似地原地打转,跳来跳去了呜咽。 小爱一蹦一跳地迎过去,小饭团摇着尾巴一头扎进果果的怀抱。

  不多时,一双燃起熊熊烈火的马车载着幸福的一家飞向那永恒的天堂。

  ******************

  两个月后,一架从萨摩亚前往国内的班机上,一对红头发夫妇与前座那位手拿上官照片的漂亮女人相互一视,三双冰冷的目光交织着,令人不寒而栗。(完)

继续阅读:wuyu wen cangtian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堂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