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欣常在
江晚2018-03-07 16:202,200

  欣常在一直注视着墨绾,一见她开始频繁地扶额,连忙关切地问:“萧王妃,您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墨绾暗笑,面上却微微蹙眉,虚弱地道:“头有些晕,也不知怎么回事……”示弱的招数墨绾已经练得炉火纯青,没两天前某个可怜的护卫正因此失了小命,这下该轮到这位炮灰欣常在了。

  欣常当然不觉有疑,一丝雀跃快速从眼中划过,掩饰得不错,却没逃脱墨绾的法眼。

  “欣常在,可方便扶我去休息下?”墨绾眼睛半睁,身体靠向欣常在轻声呢喃,似乎下一秒就要失去意识。

  欣常在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扶着墨绾站起,朝皇后行礼道:“娘娘,萧王妃不大舒服,臣妾扶萧王妃去歇息会儿。”

  皇后唇角微不可及地挑动了一下,看着昏迷状的墨绾,颔首同意。

  墨绾眯着眼,任由欣常在扶着自己,手里还小动作不断,修长的指甲刻在皮肤上,痛感钻心。

  痛虽痛,但对于从小在深山里跑来跑去的墨绾来说,还远远没有达到她的临界点。墨绾眯着眼环视四周,没有漏过任何一位嫔妃送来的眼神。

  长时间浸染在后宫环境里的嫔妃们,自然没有天真地认为只是身子不舒服,但谁也不会多事地问出口,只是瞥向墨绾的眼神充满着幸灾乐祸和讥讽。

  墨绾微微冷笑,果真是世态炎凉。她很快又看到,那位冷傲的姑娘侧过眼,虽然没有正目相对,但两人都是一怔。

  萧王妃是装晕?!

  这姑娘真是后宫女子?!那一双眼烟波浩渺,容万物而不食烟火,这样美丽的眼中没有讽刺,有的只是一种悲悯天下的慈悲。

  墨绾不喜欢被同情,但面对这样一双眼,却提不起半点不喜,反而心绪平静了下来。

  欣常在扶着墨绾拐了个弯,那双眼被阻断在绿叶繁茂之后,墨绾收回目光,开始计划接下来的行动。至于那女子是否会告密,墨绾不需要疑虑。

  欣常在下的药是潇湘散,通俗讲就是春药。墨绾虽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但毕竟是医者,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并不陌生。

  想毁我清白?

  墨绾心中冷笑,她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神!

  那块蘸有茶水的手帕被攥在了手心,墨绾神识快速进入药灵,挑选了几样催化药效的药材。她当然没有奢靡到拿整株药材对付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人,只是摘了两片叶子,和着药灵里的灵泉捣烂,然后拿着药糜快速退出药灵。

  墨绾本就在装昏,神识短暂地抽离身体并没有引起欣常在的注意。墨绾悄悄松了口气,把一小块药糜攥在手帕中央,另一小块夹在指缝间。

  做好准备,墨绾突然把手搭在了欣常在肩上,眼睛仍是紧闭。欣常在浑身一抖,霍然扭头,见墨绾没有醒来的迹象,这才呼了口气。

  这是御花园?这才来得及环顾四周的墨绾一愣。

  按她的剧本,欣常在应该是随便把她丢在某间屋子里,关进去个男人,然后掐着时间“抓奸”就可以了。这欣常在要玩什么新花样?

  墨绾蹭了蹭欣常在肩膀,小声呻吟道:“热,好热……”墨绾做出一副痛苦的表情,眉头紧紧蹙起,耳垂却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

  欣常在见墨绾的模样,这才放下了心。她在潇湘散里混入了迷药,潇湘散既然起了作用,迷药的药效也能叫她至少半个时辰内没有任何意识。

  放松了的欣常在打开了话匣子,语气恶毒又幽怨道:“墨绾,你嫁入哪家不好,非要嫁给萧王!”

  墨绾一听,怎的,还有其他秘辛?连忙竖起耳朵听欣常在继续说。

  “我及笄那年第一次见到萧王,当时,就一眼,我就认定,他才是我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那是他还没有婚约,我觉得一切还有机会,我是尚书府嫡女,也不辱没他的身份……”

  “我和他没有太多相见的机会,只有宴会上,我才能远远地看到他。那年中秋晚宴,我奏了一首曲子,我想我的情谊,他能明白……”

  “可是,”她语气一转,变得尤为幽怨,“就在两年后,你被赐作准萧王妃,你知道么,我有多嫉妒你!萧王妃只能也只应该是我!”

  “后来我了解到,墨家是皇帝一派,我就知道萧王不会娶你,我还有机会!但也就是第二年,我被父亲送进了宫……”

  “我没机会做萧王妃了,但萧王也一直没有娶你过门,我想,萧王也许永远不会娶妃了……因为我!”

  墨绾已经听懂了起末,只得感慨这表面没心没肺的欣常在也是个苦情人,只是自恋过头。她有理由相信,南宫萧根本不知道欣常在为何人,更别提为她终身不娶。

  “都是你!你,墨绾!你这贱人趁着萧王受伤强嫁进萧王府!”欣常在声音不由自主拔高,好在附近没人。墨绾知道,这是药效开始起作用了,欣常在对自己的行为逐渐失去了控制。

  “萧王肯定不喜欢你,但迫于皇上的压力无法把你怎么样,没关系,这坏人我来做,我会给他一个处置你的机会……夫唱妇随不就是这样么?”

  墨绾几乎要忍不住扶额,夫唱妇随,也就欣常在能心大地说出这话。要传到皇帝耳里,怕是诛了李家一百族都不能解气。一面想着,墨绾一面把南宫萧揪出来鞭尸一万遍,耽误了本姑娘抢救药灵还不为过,还给我弄出这档子事!

  想着南宫萧那张人神共愤的俊脸,墨绾心累,隐形的情敌肯定不止欣常在一个,看来还是早日解了古禹蛇毒、摆脱萧王妃的身份为妙。

  欣常在发泄完时,已经扶着墨绾走到了御花园中央,挑了个石凳坐下。

  墨绾不解用意,难不成,野男人会从天而降?

  不过不等她疑惑多时,墨绾就眯着眼瞧见远处一人朝这个方向走来。待那人走近些,墨绾定睛一看,居然是太子南宫宸?!

  这下,欣常在的计划呼之欲出。若是她墨绾对太子做出越轨举动,丑闻传到萧王耳里,这下,就连皇帝也无法阻止南宫萧休弃她这举止放荡的正妃。

继续阅读:第9章 年度大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医妃宠妻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