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制药
江晚2017-06-02 20:312,158

  端详了半晌,墨绾才认清药方上如群魔乱舞的行草,又闻了闻瓶中药丸,墨绾点头评道:“还不错。”

  伍六钱咧嘴一笑。

  “药房勉强及格,手法差了火候。”

  伍六钱嘴角一抽,克制不了那股不服软的劲儿,梗着脖子问道:“请王妃赐教!”

  墨绾睨了他一眼,也不怪罪,拿起药材抬脚走进一间药室。

  “进来,关上门。”

  伍六钱照做,心脏不自主地剧烈跳动。他有预感,萧王妃,将为他展示奇迹!他想嗤笑这莫名冒出的想法,预感却愈发强烈。

  墨绾清洗了手,也不叫伍六钱来搭手,几只坩埚一同点起加热的当儿,自己麻利地清理了几株药材。

  细火慢焙,这个过程要精细,一般大夫都会寸步不离地守着,可墨绾注定不是凡人,看好了火,又径直去挑出几株不需烘焙的药材洗净开始研磨。

  伍六钱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他目光死死注视着细小的火焰,生怕一阵微风过来吹过了火候。

  墨绾也并非全让不管,没过段时间,总会绕一圈,将每只坩埚里的药材该翻的翻,该铲出的铲出。一袭青衣流转于不大的药室中,步履轻盈,药香萦绕其周,如同壁画上惊世的舞蹈。

  伍六钱心快悬到了嗓子眼,又不敢出言提醒。解毒丹本身难度不大,但若是墨绾的配法,难度便足足翻了几翻,更何况她现在一心好几用,最是不能分心之时。

  墨绾的手触碰到药材的那一瞬,心已静如晴海,任何事也惊不起半点波澜。若她分半点心瞧眼伍六钱,一定会轻声安抚道,孩子,莫慌,这种药对本姑娘来说早已是信手捏来。

  ……

  “王爷,这药方,是老夫参考王妃修整过的,说来也是惭愧。”

  南宫萧捏起一枚紫葡萄送入口中,闻言挑眉道:“她有如此厉害?”

  药老点头,道:“论医道,老夫也许占着多活了几十年能压半头,可若论药理论天资,老夫自愧不如。王妃之成就,不超过十年,必在老夫之上。想来,鬼蜮那几个眼高手低的家伙,这下该碰到硬板子了!”

  南宫萧目光晦暗,沉思良久才,笑着回道:“然而,她是进不了那里的。”

  整点的钟声敲了两响,一侍卫来报,跪地道:“王爷,王妃去了药房,正在药室亲自制药。”

  药老身子一振,想即刻奔去一览,又克制了下来,看向南宫萧。

  “和谁?”南宫萧却是抓住了另一个要点,眯着眼问道。

  “药房大夫伍六钱,王妃正为他演示。”

  “那便去看看。”南宫萧欣然起身,率先走出屋子。

  药老跟上,心中乐呵,六钱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终于惹了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

  南宫萧与药老到时,墨绾的工序正进入收尾阶段。

  药室的门开合无声,两人的走进,墨绾虽有感应,但知了是谁,更懒得理会。

  墨绾将文火熬了有一刻钟的药浆舀到小陶罐中,加了几包药粉,搅了一半,又转去将另一锅中的药浆摇了摇。

  墨绾神色肃然,嘴角噙着一抹温和的笑,一心几用却不显急乱。南宫萧静静地望着两米外的女人,他第一次知道,药师制药的样子,可以优雅如斯。

  比起伍六钱狂热的敬佩,药老的欣赏还算残留了最后的理智,在墨绾药泥将要舀出前,拉了拉两人示意出去等。这是大陆对药师的尊敬,墨绾虽不在意这些形式化的礼节,也不阻止。

  三人走出药室,伍六钱这才后知后觉气氛不对,找了借口溜走,留南宫萧药老二人唤了茶来对饮。

  “王爷,”药老神色认真,“你找了个不错的王妃。如果可以的话……珍惜吧。”

  南宫萧眉头一蹙,最终不置可否地勾了勾唇。

  没过多时,墨绾便出来了,揣着几个小瓷瓶,笑容明朗。

  “王妃……”

  墨绾递上一瓷瓶,药老连忙打开,轻嗅之下面色震惊,赞叹道:“王妃真是了得,小小解毒丹也该玩出了花样!”

  药老所掌握的解毒丹制法自然不是王府次品,但还不及墨绾制的清香内敛。说到底,不论眼界高低,又有几人愿意像墨绾这般曾为一解毒丹研究数月?

  夸赞之词墨绾一向不缺,也不至于因此沾沾自喜,只是微笑回道:“过誉了。”拿回瓷瓶后辞别两人,墨绾去取药材进入下一轮制备。

  望着墨绾清丽的背影,南宫萧对药老的话第一次认真思考,她,该不该让她进那里,以什么身份?萧王妃?一声嗤笑,南宫萧笑自己想法荒唐,就听身侧药老感叹。

  “后生可畏啊,老夫真是想收徒了!”

  南宫萧偏头,带了几分威胁道:“墨绾在本王府里一日,不要多动心思。”

  药老翻了个白眼,对于萧王爷的变脸见怪不怪,一面走出药房一面嘀咕道:“不让我收绾丫头?切,有本事你把她一辈子留在王府!”

  走出有七八米的药老低估了南宫萧内力之深厚,更没有料到,他这一番无心话,让本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萧王,瞳孔骤缩。

  ……

  除了吃饭睡觉其余时间都在制药,清苦又充实的生活让墨绾好似回到了前世,在大山中苦修的日子。

  望着绾院里堆起的药瓶子,如儿又兴奋于小姐的厉害,又担忧墨绾每天每夜的制药怕是会走火入魔,甚至向风畔讨教魔怔该如何解除。消息传到墨绾耳里,逗得她一阵好笑。

  眨眼间两日过去。夜晚灯已熄,墨绾睁着眼睛,似乎能瞧见梳妆台最里侧那装满了一饰品盒的药丸,还有偷偷炼制的,藏在了药灵里的几瓶上品药。

  可惜藏心刚种下不久,还无法取用,否则她炼出一批活死人医白骨的“碧落黄泉”,寻药一行才是万无一失。

  伴着春日微风,墨绾缓缓闭上眼。突然,急风奇袭,墨绾双眼霍然睁圆,略一判断下起身披衣,坐正在床边,朗声道:“来者何人?”

继续阅读:第19章 诱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医妃宠妻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