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
江晚2017-06-02 20:312,393

  寒气入骨,阴风习习,墨绾霍然睁眼,一瞬间,冷汗涔涔。

  逼仄的空间,紧闭的门窗,昏暗而阴冷。她姿态扭曲地躺在地上,地上有些潮。

  这是哪里?!

  墨绾记得,自己探身去摘悬崖边的一株草药,脚下岩石松动,她躲闭不及,从万丈悬崖上坠落。风声在耳边呼啸,嘴里浓浓的血腥气,然后,便失去了知觉。

  自己居然没有死?这可不是好消息,被关在如此地方,说明对方可不是什么悬壶济世的大菩萨,若不小心落入那些家族仇敌,或是蛊医毒医之手,当真是生不如死。

  墨绾想撑起身子,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身体竟如此虚弱,这简简单单的动作竟耗费了她全部体力。

  不对,这不是她的身体!

  墨绾抬起手,浑身僵硬,她那双终年爬山挖药的手,怎么可能如此白嫩?更何况,她身上套着的这件诡异的……

  大红嫁衣!

  素来思维敏捷的墨绾一时当机,还不等她回神,陌生的记忆如潮水般席卷而来。

  南楚国,墨家大小姐,萧王未婚妻……不,准确说,是萧王刚入门的正妃。

  只不过墨家大小姐这准王妃做得太过憋屈。皇帝想将她安插近萧王府,做不成奸细总能恶心萧王一把。墨家得圣宠,就差掏心掏肺来讨好皇上,哪有功夫在意她这娘亲早逝的可怜嫡女。

  她的未婚夫萧王呢,对这场婚事自然是拒绝,但不想太过拂了皇帝面子,于是大展拖字神功,从墨绾及笄活生生拖了三年。若不是萧王遇刺受了重伤,皇帝以冲喜为由把墨绾塞进萧王府,她怕是要成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

  三方势力博弈,墨家大小姐,只是一颗微不足道的棋子。

  说是大婚,其实除了墨绾一身喜服,墨家萧府内外没有半点喜事的装扮。墨绾被轿子抬进萧王府侧门,然后直接被扔进柴房,原主不堪受辱,服毒自尽。

  而她墨绾穿越了,灵魂占据了这位同名同姓的可怜大小姐的躯壳。眼下浑身无力,正是因为体内余毒未清。

  墨绾梳理清楚这些要害,反而冷静了下来。前世早亡,很多药理还没有琢磨清楚,不过没关系,研究可以异世继续。

  至于原主多舛的命运以及牵扯的利害,墨绾还没放在心上。对于这位前世能被眼界极高的墨家老祖评为鬼才的妖孽式人物,只要她的望闻问切的基本功没丢干净,混个风生水起不是难事。

  墨绾望着有些腐朽的横梁,目光微冷。

  “喂,你说王爷会怎么处理里面那位?”

  “杀了呗,那还用说?”

  墨绾眉头微蹙,但还是竖起耳朵听了下去。这种下人的嚼舌根有时能包含很多信息,而她现在最缺乏的,就是有关萧王和萧王府的一切。

  “说的也是,墨家大小姐趁着王爷昏迷被塞进来,别说王爷这种人上人,是个男人都忍不了!”

  “听说王爷已经醒了,估计不多会领队就得来动手了,嘿嘿,咱俩就不用在这干站着了。”

  “只是可惜了,听说这墨大小姐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两侍卫的谈话越来越低俗,墨绾微愠,好在对这种言语侵犯近乎免疫倒不至于暴怒,她的心思全落在了侍卫之前的谈话上。

  墨绾的记忆中有关萧王的内容不多,但毫无疑问,他是个骄傲并且有资本骄傲的男人,她敢肯定萧王对原主的“强嫁”无比憎恶。更何况,这萧王府内多少秘密,又怎是她这个有奸细嫌疑的外人可以染指的?

  侍卫猜测萧王会杀她,并非无稽之谈。

  墨绾面色凝重。她现在浑身无力,若是萧王不分青红皂白地下令杀她,就算来者武功平平,她也只能引颈等死。

  但她怎会是等死之人?

  墨绾清了清嗓子,好在,毒素没有侵染声带。

  计上心头,墨绾酝酿少许,突然放声尖叫:“啊啊啊——快来人啊!”

  墨绾故意不说清楚,侍卫不知发生了何事,也不敢不闻不问。这种小技巧,墨绾可谓信手捏来。

  果不其然,门很快吱呀地被打开,光线闯进阴暗腐朽的柴房。

  墨绾已经恢复了平躺的姿势,她需要保存体力。此时,她只能尽力去瞥进来的两个侍卫。

  “叫唤什么?还当自己是大小姐啊?!”

  “就是就是,临死还不忘给我兄弟俩添堵!”

  墨绾唇角挑起一丝冷笑,这两个侍卫的底子她已经摸得八九不离十。脚步不轻浮也不算沉稳,说话中气不虚也不太足,看来只是两个再平常不过的打杂小厮。

  心中落定,墨绾的声音却愈显虚弱,“这…这里……”后面的话,声音小到连她自己都听得不甚清楚。

  “什么这里那里的,多事的娘们!”

  侍卫骂骂咧咧地走近,伸脚正准备踢躺在地上装死状的墨绾,却不想脚腕上被大力一扯,整个人骤然失去了重心。

  墨绾扯倒侍卫,自己就力跃起,早已备好的木条尾端重重地砸在侍卫脑门。只听一声脆响,侍卫侧头倒下,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另一侍卫,还在几米之外,见自己的同伴眨眼间被击倒在地,本该夺门而逃,却因为对方是个貌似柔弱的女子,竟不由自主地冲了上去。

  墨绾瞥了一眼昏厥的侍卫,甩了甩手臂。方才一番行云流水的动作,耗费了她不少体力,不过再控制下眼前这位,应该不是难事。

  冲来的侍卫倒不是太傻,捡了根还算粗壮的木棒,直朝着墨绾腰间挥下。

  墨绾不动如山,直至木棒仅距两寸,身体向后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折去。这一躲,木棒落了空。

  与此同时,墨绾手中木条的尖端刺出,直中侍卫手腕间的穴位,木棒不受控制地脱落。还不等侍卫回神,墨绾就附在了他身后。

  纤长白净的手指,碳黑的木条,这不甚和谐的搭配看在侍卫眼里却宛如索命修罗。抵在脖颈上的木条尖端不算很锋利,但侍卫无端相信它可以毫无阻碍地洞穿自己的血管,温钝只能带给他更绝望的疼痛。

  “姑奶奶,是小的错了,小的有眼无珠冒犯了您……还望您高抬贵手放小的一条活路……”

  侍卫浑身筛子似得战栗,往日倚仗自己在萧王府做事的耀武扬威荡然无存,若不是墨绾掐着他的脖子,想必早已跪地求饶。

  墨绾语气轻柔道:“放心,我不杀你。”

  侍卫要哭了。能说出不杀,说明杀没有超出她的考虑范围,杀与不杀在这位姑奶奶一念之间,可自己的小命只有一条。

  墨绾很满意侍卫的恐惧,继续道:“想活命很简单,带我去见王爷。”

继续阅读:第2章 妖孽萧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医妃宠妻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