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慵懒猫儿?
江晚2018-03-07 15:152,324

  药田被切开一道道深壑,土皮外翻,无数名贵药材裸露在地表,根已然折断。失去了土壤中灵气的庇护,哪怕只有半个时辰,药效也失了七八分。

  墨绾的心在滴血。

  她明了,药田的毁灭与她穿越时受到的空间挤压脱不开关系,但十余年的积累千百中稀有药材就这么毁于一旦,任什么理由也无法抑制她的心痛。

  缓了缓情绪,墨绾开始动身寻找尚可拯救的药材,只要根没有受到毁灭性伤害,就有一线挽救的生机。

  神识奔波于广阔的药田,所有精力完全投于田中每一株药材,墨绾没有注意到外界,一人施施然走进了她的房间,站在了她的身侧,眉头蹙起,狭长的桃花眼中满是审视意味。

  南宫萧!

  想着身上叫人头疼的蛇毒,南宫萧竟不自主地走到了给墨绾随意安排的废旧小院。

  走进院门,就见得力暗卫流水正笔直地站在木门外,这位惯于隐藏于黑暗的白衣少年,在微暖的春阳下,性格中执拗的一面初显端倪。

  “怎么回事?”

  “王妃路上晕倒了,流水扶、扶王妃回来的。”

  南宫萧没有错过流水少见的局促,眉头微不可见地蹙起,又快速舒展开,吩咐道:“你先回去吧,本王已叫大夫来了。”

  流水面上似划过一丝懊恼,然后白影一闪,便失了踪影。

  南宫萧望着流水离开的方向,脑海中浮现出女子明媚笑靥,良久,他转身,抬脚走进屋子。

  若是平日,对于外面的动静神识状态的墨绾都会第一时间察觉,但不知这次是与身子不够契合,还是心伤过度,竟任由南宫萧上上下下将自己打量无数遍,直到大夫把上脉搏,才猛然察觉,霍然睁眼。

  把脉的并非药老,那位名满天下的药谷谷主在萧王府好歹也算是座上宾,来者只是个普通的王府大夫,愣是被墨绾的惊乍吓了一跳。

  “怎么样?”

  可怜的大夫先是被墨绾的过激反应吓了一跳,又被积威已久的南宫萧逼问,心理素质不过关,专业素养也不够硬,只得硬着头皮答道:

  “墨小姐体内有封喉,但剂量不够,没有致命,只是导致浑身酸软无力……”

  南宫萧面色阴沉,一把拉起墨绾衣袖,轻闻后猛然甩开,脸色更是难看。

  他不懂药理,但浸淫政治争端多年,封喉这种味道浓郁因此多用来自尽的烈性毒药对他而言并不陌生。

  凭他的显赫身份以及不俗外表,想嫁进萧王府的妙龄姑娘能从宫廷排出城门,她墨绾就厌恶他至此?不惜服毒自尽也不愿做萧王妃?

  骄傲如南宫萧,受不得此般变相侮辱,却也拉不下身段质问。

  王府大夫无心插柳,叫南宫萧脑补了一出逼嫁戏码,倘若药老出手,定能看出封喉药量其实足够,只是不是是何原因消耗了大半。

  墨绾见南宫萧脸色难看,很快理通关窍,却不吱声,乐的见成。

  一面隐忍怒火濒临爆发,一面看似闲适实则不输气势,这个苦了王府大夫,冷汗擦了一层又一层。

  墨绾本想坐着看好戏,却没料到不小心和这位萧王爷拼上了气场。墨绾体内毒素残余,后劲本就不足,快到撑不住的关头赶忙挥手示意大夫出去。

  这一挥手于大夫而言,如同抓住救命稻草,哪管她是墨家大小姐还是萧王妃,留下几枚解毒丹后便夺门而逃,消失的速度竟不比流水差太多。

  赶走大夫,墨绾突然松了气场,换了个舒适的姿势软在椅子上,眼前这位可是掌控着自己生死,在这种小事上还是不要太拂了面子。

  南宫萧脸色已然阴沉地快要滴水,见墨绾突然服软,竟一声轻笑化解了濒临爆发的怒意。这女人,人前装得有模有样,卸了面具却似一只时而挥挥爪子的慵懒猫儿,有趣得很。

  也幸亏南宫萧心思掩盖得好,若这些心中所想叫墨绾知道,她必得掏出药灵里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几株药材,捏作一枚毒药丸,塞进南宫萧格外殷红的薄唇。

  “本王问你,你的医术是从哪学的?”

  “母亲留下的古籍,自学的。”

  墨绾瞎话编得理直气壮,南宫萧无奈地按了按额角。以他的性子,说杀便杀,何曾跟一女人绕弯子,此番还因为这个墨家女儿破例了不成?想通这点,南宫萧再看向墨绾的目光,杀意不经意划过。

  墨绾捕捉到南宫萧眼中点点杀意,浑身一震,暗道这男人真是反复无常琢磨不清,却不敢完全无视,正色道:

  “王爷,我的医术从何而来,我怎么解释你也不会完全相信。但你可以相信的是,一,我没有害你的心思,二,我的医术过硬,能解你身上的古禹蛇毒。”

  南宫萧轻轻点头,不置可否,墨绾却察觉出他眼底杀意褪去,化作浅淡笑意,以及不可名状的……侵略意味。

  莫名其妙,墨绾暗啐。

  说到底,这位骄傲又有些小别扭的王爷只是想给自己寻求一个给她机会的理由,虽然把墨家女儿留在府里看上去不是一个太明智的选择。

  墨家……

  南宫萧双眼微眯,皇上的走狗,爪子不够锋利,却总爱不自量力地上门骚扰。他睨了眼坐姿端正的墨绾,或许这个不太一样?

  “墨家主近日如何?”思及墨家,南宫萧状似不经意地问到。

  墨家,有她那一心讨好皇上的生父,有一后院不消停的聒噪姨娘,还有隔三差五欺辱原主的庶姐庶妹。但无论是原主还是现在的墨绾,除了对那位早逝的神医生母慕容天心心怀敬意,其余均是厌恶为多。

  墨绾此刻警戒状态还未褪去,头脑正处于顶峰,思绪稍转便懂得了南宫萧的用意,连忙表忠心:“嫁出来的女儿泼出来的水,墨家好赖与我无关。”

  南宫萧挑眉,道:“那可是你本家?”

  墨绾笑道:“生我的是母亲慕容天心,墨家不过当年母亲眼拙所嫁非人,母亲既逝,墨家又与我何干?”

  南宫萧噙着抹略显诡异的笑容,缓缓朝墨绾逼近。墨绾望着视野中扩大的妖冶面庞,心下有些慌乱,身子后仰,却不想南宫萧继续逼近,一时间,两人姿势多了几分暧昧。

  南宫萧满意于墨绾青涩的招架,薄唇抵至她耳畔,热气喷撒至她耳郭。墨绾浑身一颤,耳垂瞬间通红。

  一声轻笑近在耳畔,那磁性的嗓音缓缓道:

  “小绾儿,愿你今日所言都是实话。”

继续阅读:第5章 该来的,终于来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医妃宠妻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