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六仙 离尘世 下
玄月先生2018-03-19 16:334,860

  “皓月当空!”邪月见深陷重围,不敢怠慢,他调动气海内的至纯灵气,施展绝学傲月天章,双手齐出,瞬间在周身形成了一个厚达七尺的银白色护身光球!光球白光闪动,耀目夺睛,嘶嘶作响。

  “轰!”六路杀招结结实实地撞上了护身光球!瞬间光华四溅,振聋发聩!邪月的护身光球竟然硬生生地抵住了六位仙人的联手攻击!饶是如此,他的护身光球也被六路仙招逼得回缩一尺!光球中的邪月双手发力,不断用灵力填充灵气罩,以保护身光球不散;而将他团团围住的六位仙人则更是猛催仙术,全力进攻。双方一时僵持在空中,相持不下。

  “雷部何在?”一旁观战的仙翁见双方僵持不下,再次举起了自己手中的蟠龙法杖,“速降雷霆,助我擒敌!”

  老仙翁话音刚落,只见滚滚黑云之中,无数紫色闪电开始疾速穿梭,瞬间汇聚成一道碗口粗细的巨大闪电,嘶鸣着朝着下方的邪月凌空劈下!

  紫电转瞬及至,围攻的众仙见天降雷霆,不敢怠慢,各收法力,纷纷退让!

  “轰!”几十丈长的巨大紫电冲击上了邪月的护身光球!顿时雷声轰鸣,白光四散,邪月的七尺护身光球瞬间爆裂,化作白茫茫的一团云雾!

  滋滋滋……云雾之中,紫电的余威还在,时不时地泛起一阵紫芒。

  稳住身形的众仙纷纷调整自己的呼吸,刚才联手围攻邪月,已耗费了他们不少仙力。

  “呼……”锦袍仙人看着眼前的云雾,长长出了一口气,“傲月天章果真厉害,我们六仙合力竟然也只能与他打个平手。”

  “就是再厉害也难逃天雷轰击,”老仙翁说道,“他现在应该还有一口气,你们去把他擒住,我们立即赶回天庭复命!”

  “我来!”锦袍仙人笑吟吟地说着,催动脚下祥云,冉冉落下。

  那团亮白云雾还未散去,锦袍仙人凑到跟前,开口笑道,“本座再送你一程,如何?嘿嘿……”说着他伸出手去拨散那团云雾。

  谁曾想就在他刚抹开巴掌大的云雾时,一双散发着红芒的血红眼睛出现在他眼前!红色的瞳孔下面,一脸邪笑的邪月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

  “啊……”锦袍仙人被眼前的场景惊得连退几步,几乎从祥云上跌落!

  “竟然偷袭我?嘿嘿嘿……”邪月开始咯咯笑了起来,这笑声让在场的所有众仙都感到头皮发麻。这邪月在天雷的轰击下竟能毫发无伤!然而随着邪月周围的白色云雾逐渐散去后,眼前的场景更是惊得一众仙人心惊肉跳!

  此时邪月上身的月青色长袍已经被天雷完全轰碎,他睁着血红双眼,赤裸着强壮白皙的肌肉,悬浮空中。更诡异的是在他的后背之上,一弯红色弦月的图案正散发着诡异的红光。

  “嘎嘣……嘎嘣……”邪月闭上眼睛,开始晃动起脖子来,“我自入道以来,争斗无数,却还从未动用过血月,看来今天我只能屠仙了……”说完之后继续嘎嘣嘎嘣得晃动着脖子。

  屠仙?众仙听到这两个字后顿时涌起一股凉意。这句话要是别人说出口,恐怕他们听后会笑掉大牙,他们是谁?是上界真仙!是真仙!有哪个人敢说出这样的大话?不想活了吗?可是这句话从眼前这个人口中说出来,他们却是一点也笑不出来。六仙合力再加上天雷轰击都没有将这个邪月怎么样,反而他却是越来越强!众仙想到这里,都不约而同地后退了一步,并把目光聚集到了老仙翁的那根蟠龙法杖上!

  老仙翁见众仙心生怯意,便将手中法杖一顿,“邪月,你真的想与天庭做对吗?你可知道这样的后果会是什么吗?”

  “反正难免一死,倒不如痛痛快快地杀一场。”邪月说着停止了晃动,睁开那双血红的眼睛,将手对着虚空一伸,瞬间手上多了一坛酒。

  “啪!”邪月用手拍碎黄泥酒封,顿时酒香四溢,他将酒坛先放在鼻下深吸一口,然后一仰头,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众仙纷纷皱眉侧目,这邪月性格豪爽,严格说起来并不算坏人,若非违背天条,将来必定白日飞升,也许和他们成为朋友也不一定,可是天规森严,天命难违,就算他们再不愿意,也要按照天规办事。

  “痛快!痛快!哈哈哈……”邪月喝完一整坛酒后将酒坛一扔,仰天大笑,“只可惜我洞府内的那几十坛百花醉了,呵呵,便宜金大哥了。”邪月说完之后,豪情顿生,他再次将手对着虚空一伸,“唰!”一弯如弦月般的弯刀凭空出现,悬浮在他手掌之上!刀如莹莹残月,长约一尺,形状与弯月一般无二,周身青光缠绕,冷光艳艳。

  残月刀!传说中邪月耗费近百年时间炼制的绝世神兵!众仙见后,脸色大变。就连手持蟠龙法杖的老仙翁也不禁眉头直皱。

  “残月,”邪月对悬浮在掌心之上空的残月刀说道,“今日恐怕就是你我诀别之时,我死以后,你可再找一个新的主人。”

  “嗡……”残月刀听完邪月的话后竟然抖动起来!唰!它瞬间脱离邪月的手,高速地围绕着邪月转动起来,嗡嗡直响!

  “你要听话,不许胡来。”邪月见残月刀护主心切,便接着说道,“我早已算到今日乃是我大劫之日,无可避免。我屠仙之后,上天必不容我,你追随我多年,灵性已现,不必与我一起粉身碎骨,我已交代聂青和白升,托他们照看你,你现在就走吧!”

  “嗡……”残月刀在空中鸣叫着左右摆动,誓死不离。

  “你是不是不听我的话了?”邪月平静地问道。

  残月刀停止盘旋,定在空中,身上的青光不断闪动。鸣叫不止,如泣如诉。

  “走!”邪月厉声喝道!

  残月刀刷的一声飞到邪月面前,轻轻地用刀身划过邪月的脸颊。

  邪月闭眼,一言不发。

  “嗡……”残月刀绕着邪月盘旋三圈后,周身瞬间光华大盛,一声悲鸣,刷的一声破空而去,长长的尾芒逐渐消失于天际。

  邪月睁眼,望着残月刀远去的方向怔怔出神。

  良久,他转过身,面对着众仙,瞪着一双血红双瞳冷声开口,“你们谁先死?”

  众仙被邪月忽然散发出来的杀气所惊,不禁各自倒退一步,谁也没敢接话。

  “蟠龙法杖在此,岂能由你肆意妄为!”老仙翁拄着法杖占到了众仙前面。

  “那你就是第一个。”邪月嘴角一弯,杀机顿现。但见他周身红光暴起,如烈焰般飞舞蒸腾,血红的双眼,赤裸的上身,冲天的长发,配以后背那血色残月,简直如同杀神临凡,修罗在世!

  老仙翁见此情景,不敢怠慢,他将手中蟠龙法杖重重地一顿,顿时脚下金光万道,升腾而起!但见霞光万道,瑞气千条,祥云顿生,金光晃耀!

  一金一红两团冲天光焰相对而立,一触即发!天地为之变色!

  “凡儿!切勿动手!”就在二人准备动手之时,一个浑厚的声音从空中传来!紧接着一道紫芒冲破云层,划破夜空,顷刻间来到了邪月身边。

  紫芒散去,一个一身白袍的中年道人出现在邪月面前。但见他身穿玉色阴阳道袍,脚蹬金色步云鞋,面若秋月,丰姿英伟,相貌轩昂,齿如白玉砌,唇红口四方,双抓髻,青丝绦。周身祥云缭绕,紫雾盘旋,双目精气流转,一身道骨仙风。

  “师父……”邪月见到此人后,二话不说,散去红光,扑通一声跪倒在中年道人面前。

  “天机子……”老仙翁见到这中年道人后,口中喃喃自语,也收了道法。

  其余众仙听到老仙翁的话后脸色瞬间一变,楞在当场。此人不是别人,乃是大名鼎鼎的散仙-------天机真人。传闻此人在两千年前修为就已达到天仙境界,可是他却因为上界规矩太多而不愿上归天庭作天仙,更不愿做地仙,而是做了逍遥自在的散仙。虽是散仙,可是地位和声望在仙人中却是极高,怎么,他竟然是这邪月的师父?众仙心中打鼓。

  “老仙翁,贫道有礼了。”天机道人向老仙翁打了个稽首。

  “无量天尊!”老仙翁赶紧回礼,天机真人成道时,他还只是个在人间疯跑玩耍的小娃娃,怎敢造次。

  见老仙翁都向此人行礼,剩余众仙更是不敢怠慢,纷纷向天机真人稽首。天机真人以礼相还,这些仙人虽然不如他辈分高,却是天仙之位。

  “不知老仙师此次前来,所为何事?”老仙翁开口问道。

  “不瞒仙翁,”天机真人朗声说道,“专为此人而来。”说着低头看了一眼跪在他跟前的邪月。邪月跪在那里,低着头,像个犯了错事的小孩子,一言不发。

  “老仙师是想搭救与他?”仙翁开口问道。

  “非也非也。”天机道人摆手说道,“我何德何能,敢逆天而行?此次前来是来替诸位降服他的。”

  老仙翁听后,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若是天机真人真要救邪月的话,恐怕自己就是蟠龙法杖在手也难以抵挡。

  身后的六位仙人听后也暗中松了一口气。他们虽是天仙,可是修为和眼前的天机真人比起来简直是玉土之分,天渊之别。

  “师父。”邪月小声开口。

  “我两百年前将你已逐出师门,你怎么还叫我师父?”天机真人侧目看着低头的邪月。

  “一日为师,终生为师。”邪月低低说道。

  “唉!”天机真人长叹一声,“你起来吧!”

  邪月听后,纹丝未动,仍旧跪在那里。

  “五百年前你拜入我门下之时,云中子那老家伙就跟我说你戾气太重,邪气过剩,我当初念你求道心切,资质过人,又见你一身仙骨,不忍断你仙缘,这才收你为徒,”天机子摇头叹道,“本以为你入我门下可以修身养性,戾邪之气会逐渐消散,假以时日,正道归真。却不想你道法虽成,道心却败,以至于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唉!”

  “师父……”邪月声音哽咽,“徒儿不孝,辜负您老人家的期望了。”

  “唉,早知今日,还不如当日我拒收于你,让你做一个普通的凡人也比现在好。”天机子叹道。

  “师父,我可有救?”邪月哽咽问道。

  “你起来吧!”天机子说着伸手将邪月扶起,“事到如今,就是为师也帮不了你了,所谓天命难违,今日你是难逃一死了。”他将邪月扶起来后接着说道,“诛仙台上那一刀下去之后,你的修为顷刻化为乌有,魂魄烟消云散,与这个世界再无关系了,就算你今日屠仙又能如何?至于你有没有救,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

  天机子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你修为不浅,早已算知会有今日,除了屠仙之外,你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吧。”

  邪月听后,心中一惊,师父就是师父,自己的所有一切都逃不过他老人家的法眼。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你我师徒缘分未尽,下一世我自然会度你,你放心的走吧!”天机子拍了拍邪月的肩膀。

  “师父,替我向三位师兄师姐道别。”邪月对天机子说道。

  “死者,生之尽也;生者,死之尽也。死死生生,生生死死。你们四人皆是修道之人,怎么还和世人一样,”天机子笑道,“我来的时候他们三人吵着要来送你,尤其是你花师姐,哭着求我半天,我还是没答应,生死这关要是过不了,岂能成道?”

  邪月听后,缓缓点了点头。

  “行了,我该走了,你,去吧!”天机子对邪月说完后对不远处的老仙翁一拱手,随即化作一道紫芒,消失于天际。

  就在众仙疑惑不解天机子为什么会走的时候,邪月转身,面色祥和地看着众仙,平静地说道,“你们离我远一些,否则一切后果与我无关。”

  “离你远一些?”锦袍道人冷笑一声,“事到如今,你还口出狂言?”

  “随你们吧!”邪月淡淡地说着,身上红芒再起,后背上的血色弦月更是红光闪耀,光华大盛。

  众仙见此情景,立即全神戒备。倒是老仙翁的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

  “天道无极,大道至简,仙道茫茫,人道再现。”邪月口中说着,身上的红芒更盛,化作三丈大小的红色光球。光球之中,紫电穿梭不止。

  “不好,他要散功!”老仙翁猛然开口说道,“快散!”

  众仙听闻后,震惊不已。震惊之余,各自化作清风祥光,哄然而散。

  老仙翁见众仙已散,也立即将手中法杖一挥,消失不见。

  “滋……滋……滋……”邪月的红色光球瞬间暴涨至九丈!

  “轰!”光球瞬间爆裂!大地震动,气浪四散,漫天红亮光斑,莹莹而落!就连漫天的滚滚黑云都被邪月散功自爆产生的冲击波瞬间击散,天空之中,弦月再现。

  “他……他……”锦袍道人被眼前的场景惊得话都说不利索,“他……竟然散功!”

  其余众仙沉默不语,刚才邪月说的让他们离得远一些就是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以他的修为,若是不提醒他们而直接散功,在场的除了老仙翁有蟠龙法杖在手能够幸免于难以外,其余人恐怕早已被震散真元了。

  “这次我们没能生擒邪月,恐怕天庭会降罪于我们。”五色霞衣的仙人说道。

  “恐怕这就是天意吧!”白鹤真人看着空中逐渐消散的点点红芒,开口叹道。

  老仙翁一言不发,伫立良久后带着众仙返回天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月天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月天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