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灵附体 真龙初现
玄月先生2017-02-23 20:093,841

  守门人黄守一将夜凡领到后花园之后就告诉他说,当家夜云正在祠堂里上香,让他在祠堂外等候,自己是外姓人,不能在此地久留,说完转身离开。

  夜凡将身上背的木盒取下,放在祠堂门外凉亭的石桌上,自己坐在石凳上等着当家夜云出来。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当家夜云就从祠堂里走了出来,他眉头紧锁,背着双手,步履缓慢,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在抬头看见夜凡后,夜云精神一振,看起来非常高兴,大步向夜凡走来。夜凡见状赶紧起身鞠躬行礼,虽然夜云平日里最疼爱他这个长子长孙,但是规矩就是规矩,丝毫马虎不得。

  “夜凡给当家请安。”夜凡鞠躬行礼。

  “起来起来”,夜云伸手将夜凡扶起,“一年没见,凡儿你成熟了不少,来,跟我进屋,咱们祖孙俩好好聊聊。”夜云边说边拉着夜凡的手向他的住处走去,夜凡不敢怠慢,背起木盒,跟着当家一路来到了夜云住处。

  夜云的住处就离祠堂不远,夜凡进屋之后就将身上背的木盒交给夜云。

  “爷爷,这是我爹特意给您准备的礼物,说是必须让我亲手交给您,为了将此物送到,这一路上我可着实受了不少苦。”夜凡说着迫不及待地拿起桌子上的点心胡吃海塞起来,然后又端起茶杯连喝了三大杯水,这一路上他小心谨慎,不敢吃路边的食物,甚至连水都不敢喝,怕的就是有扶桑忍者下毒,就这样一路奔波一直熬到回祖宅。

  “哦?”夜云接过盒子,却并没有打开,而是皱眉问道,“怎么回事?”要知道以夜家现在的实力,不管是谁得罪夜家都无异于飞蛾扑火,自取灭亡。是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抢夜家的东西?

  夜凡放下茶杯,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地讲给夜云,从扶桑忍者偷袭,黑袍老怪劫宝,再到白衣女子搭救,告知夜家将有大难等等全都告诉了夜云。

  夜云听后没有说话,而是眉头紧皱,仔细打量起这个夜空送他的这件东西,看样子这盒子里的东西不是一般的寻常刀剑,否则不会引来扶桑高手的觊觎。他将缠在上面的青布小心翼翼地一层层地打开,随即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长方形的檀木盒子。

  盒子古色古香,周身光滑,黄金包裹四角,一看就是老物件。盒子并没有上锁,而是有一个暗扣,暗扣造型是一条小鱼,小鱼用翡翠雕成,栩栩如生。夜云用手指按动鱼眼,啪的一声,盒子应声而开。

  夜凡伸长了脖子正准备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此神秘,居然让自己数次犯险。谁知道盒子刚被夜云打开,一道金光自盒子中冲天而起,顿时满室光明,气浪四散。屋子里的东西被这股气浪吹的东倒西歪,桌子上的茶杯茶壶更是被弄得跌落在地上,弄的是满地狼藉。夜凡一路上本来就担惊受怕,此时还未缓过劲来,看见有金光爆起,吓得他一下子跳开。

  再看那盒中,一柄宝剑正安静地躺在那里,散发出夺目耀眼的金光。待金光散去之后,夜云这才将宝剑从盒子里拿出,仔细查看。

  夜凡凑到跟前,想看看白衣女子口中能够拯救夜家的神兵利器到底长什么样。

  夜云手中的宝剑通体金黄,剑长三尺有余。剑柄顶端镶有一颗金黄色的珠子,下方有九只不知名的怪鸟环绕盘旋其上。怪鸟的四周雕有流云火焰,栩栩如生。剑鞘上雕刻的则是一副天象图,日月星辰排列其上。

  “金…金环剑…”刚才还一直心平气和的夜云此时却兴奋地浑身颤抖,两眼放光,“这,这就是金环剑……”

  夜凡一愣,自打他出生以来就从没有见过爷爷这么兴奋过,就算是当年爷爷击败众多夜家铸剑高手取得夜家当家之位时也没有像今天这样激动过。

  “爷爷,这金环剑……很厉害吗?”夜凡有些不解,夜家是兵器世家,爷爷夜云身为夜家当家,什么样的绝世神兵没有见过,今天这把金环剑竟然能让当家夜云如此失态,夜凡有些想不通,在他眼中,爷爷铸造的宝剑雪缕才是剑中至尊,神兵中的神兵。就连爷爷也曾说过,雪缕剑是他这辈子最满意的作品,天下能击败雪缕剑的兵刃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此时的夜云还沉浸在巨大的喜悦当中,并未听到夜凡对他说的话,依然低头仔细观赏着手中的宝剑,一边抚摸着宝剑嘴里一边喃喃自语,满脸虔诚的表情,看样子就差对这把宝剑顶礼膜拜了。

  夜凡见此场景有点想笑,都说人要上了年纪就像小孩子一样,看样子确实如此。他索性扶起刚才被气浪掀翻的椅子,一屁股坐在上面,等着爷爷夜云缓过神来。

  干坐着也没什么意思,百无聊赖的他把目光落到了桌子上的那个紫檀木盒上,整个盒子由名贵的整块金星紫檀制成,表面金星点点。因为从小就在当铺耳濡目染,夜凡对这种木料也略知一二,所谓十檀九空,能做出这么大的金星紫檀盒子,至少需要几百年的老料才能做的出来。夜凡习惯性地将盒子拿在手中,仔细的把玩起来。

  没想到这一把玩居然被他看出了端倪。木盒此时已经打开,他看见光滑古朴外表的木盒里竟然也暗藏玄机,盒子里面竟然密密麻麻的布满了许多文字和图案:盒盖里的中间部分上有一朵莲花,莲开九叶,莲花中间有一个佛教卍字标志,整个莲花由许多类似梵文的文字围绕,令人吃惊的是文字和图案不是刻上去的,也不是写上去或者画上去的,而是镶嵌进去的!莲花的莲叶和莲藕分别用羊脂玉和翡翠制成,工艺十分精湛,叶子上的叶脉都做得极为逼真,整朵莲花看起来清净无染,栩栩如生。莲花上的卍字和其他的梵文则使用金丝镶嵌而成。整篇文字两千有余,金光晃耀,法相庄严,一派佛家风范。虽然夜凡不认得整篇梵文,但是梵文标题却是古篆,夜凡从小就被父亲夜空强迫学习古篆,毕竟当铺收的是古物,大部分的文字都是古篆。所以当这几个古篆映入眼帘的时候,夜凡不禁脱口而出“大佛顶首楞严神咒!”

  楞严神咒,佛教咒中之王,经中有云,“尔时世尊,从肉髻中,涌百宝光。光中涌出千叶宝莲。有化如来坐宝华中。顶放十道百宝光明。一一光明,皆遍示现。十恒河沙金刚密迹,擎山持杵。遍虚空界,大众仰观,畏爱兼抱。求佛哀佑,一心听佛。无见顶相,放光如来,宣说神咒。”这咒语是释迦牟尼佛顶上化佛所宣说的,微妙不可思议。据说可以降服一些妖魔邪祟。

  一脸惊奇的夜凡看完盒盖之后又看向盒底,赫然发现盒底也同样刻有图案文字。

  与盒盖的佛家风范不同,盒底是一派道家风骨。

  盒底中间位置有一个太极八卦图,太极图中的阴阳鱼是由顶级墨玉和羊脂白玉做成,镶嵌其中,黑白分明,交相辉映。周围的密密麻麻的文字夜凡认得,竟然是道教始祖李耳的道德五千言。

  这是怎么回事?一个剑盒而已,至于这么大费周章吗?夜凡想着,准备将此发现告诉还沉浸在金环剑里的爷爷夜云,谁知他抬头刚要开口,却发现事情有一些不对劲。

  此时的夜云已经不再观赏宝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窗口,双手抱臂,怀抱宝剑,直直地站在原地看向窗外,沉默不语,一动不动。

  “爷爷…”夜凡试探着叫了一声。自从得到金环剑之后,爷爷夜云的反应似乎有些奇怪。

  听到夜凡在叫他,夜云身子并没有动,而是将头缓缓地扭过来,对着夜凡微微笑了一下。

  这骇人的一笑惊得夜凡魂飞天外!

  眼前的夜云双眼已不再是正常人的眼睛,而是已然变成金色,精光四射,火眼金睛!

  他不是爷爷!惊魂未定的夜凡心中想着,明白了那盒子里的咒文的作用了!

  那些咒文一定是用来镇压这金环剑的,想来一定是这金环剑日久通灵,长期被佛家道家两派咒文压制,如今得以重见天日,剑灵便附在夜云的身上了。刚才打开盒子是的那道金光就是这剑灵破封而出!

  如今要想让爷爷夜云恢复神智,恐怕只有三个办法:第一个办法就是打败眼前这个附在爷爷身上的剑灵,逼他离开;其次就是想办法将金环剑从他手中取走,重新放入木盒之中将其再次封印;最后的办法就是和这个剑灵好好谈一谈,看看他想干什么,尽量满足他的要求,和平解决问题。

  第一个办法夜凡想都不敢想,从打开盒子时的征兆到夜云见到金环剑时惊骇的表情可以得知,这绝不是一般的神兵。再加上藤原千子跟他说的话,说这把宝剑是拯救夜家整个家族的关键。由此可见此剑威力着实不小,话又说回来了,宝剑都成精了,怎么可能会是凡品!

  第二个方法则是想办法将金环剑本体从夜云手中夺下并重新封印。可是这个办法说来简单,做起来却难如登天。

  如今之计夜凡只能选择用第三个方法,那就是和眼前这个剑灵好好谈谈,见机行事,走一步算一步了。

  想到此处,夜凡定了定神,起身向“夜云”拱手行礼,“不知哪位上仙光临寒舍,还请上仙明示。”夜凡先给他扣一个高帽子,称他为神仙,这样一来即使对方来者不善也不会突然发难。

  眼前的“夜云”慢慢转过身来,脸上的笑容更加神秘。“夜云”没有回答夜凡的话,而是用那双金光四射的眼睛看了夜凡一眼,然后看向祠堂的方向,“想不到此地藏龙卧虎,竟会有天龙护佑,难怪,难怪。”说完之后,再次将身子转过去,依然看着窗外,“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大名鼎鼎的邪月如今竟然变得如此彬彬有礼,又向我行礼,又叫我神仙,唉!真是天道无常啊!”“夜云”叹道。

  这些话夜凡听得似懂非懂,前面的话他听明白了,这剑灵果然厉害,一眼就看出祠堂里供奉的天龙。可是后面的话他就不懂了,自己明明是夜家长子长孙夜凡,怎么会是他口中说的邪月呢,邪月又是谁?

  就在夜凡准备开口询问剑灵为什么要附在夜云身上的时候,忽听得外面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刚才还好好的天气忽然变得乌云密布起来,窗子被外面飞起的砂石打得噼啪作响。紧接着就从祠堂方向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

  这寒冬腊月的,怎么可能会有雷声?

  夜凡正在纳闷,就见“夜云”嘿嘿一笑,“没想到居然是他。”

  说来也怪,雷声过后,外面的大风瞬间停止,就在夜凡狐疑的时候,吱呀一声,门从外面被推开了,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负手走了进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月天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月天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