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家祖宅 神秘祠堂 上
玄月先生2017-02-23 20:093,928

  夜凡赶到青云山山脚下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下山路的上,他感觉自己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那么的不真实,可是手中的玉坠却清楚地告诉他,这一切并非虚幻。

  此时他的体力已经恢复了八成,如果连夜赶路的话,明天一早就能到祖宅。可是夜凡不敢大意,他必须尽快回到祖宅,把所有的情况告诉当家夜云。

  现在他不能再抛头露面了,万一再碰上扶桑高手的话他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想到这里他从路边雇了一辆马车,扔给车夫一锭元宝后就钻进了车篷里,在告诉车夫目的地后,夜凡嘱咐车夫,只能走大路,如果晚饭之前到达祖宅的话另有酬劳。那个时候的一锭元宝可不是什么小数字,能够满足一家三口的全年开销。车夫见天降横财,顿时见钱眼开,平时几钱银子就够他干三个月的,如今这么容易就能赚到这么多钱,自然是卖力伺候。他把鞭子抡的啪啪响,马车贴着地面几乎快飞起来。

  幸好走的是大路,要是走小路的话,这马车非翻车不可,夜凡心想。他在车里不敢睡觉,必须时刻提防着有人拦路,要知道日本忍者最擅长追踪暗杀,想要跟踪他的话易如反掌。不过还好,这一路上竟然出奇的顺利,太阳下山之前他就赶到了夜家祖宅的所在地——鹰愁峰的山下。

  夜凡看着半山腰的祖宅,长长出了一口气,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看来那个藤原千子并没有骗他,走大路果然很顺利。

  夜凡给了车夫五两银子,告诉他原路返回,同样不能走小路。车夫有些不解,问夜凡原因,夜凡告诉他,小路上有土匪,他刚从小路死里逃生出来的。

  车夫听后吓得一身冷汗,千恩万谢地走了。

  他这么做既为车夫好,也为自己好。这车夫一旦从小路回去,被埋伏在路上的忍者逼问出他的消息后,肯定死路一条,而自己的行踪自然也会暴露无疑。

  他亲眼看着车夫从大路返回后,这才转身向鹰愁峰上走去。

  鹰愁峰,老鹰都犯愁的山峰。

  山峰高耸入云,据说从没有人到过山顶,山顶常年积雪,空气极为稀薄,常人根本无法到达。而夜家祖宅就建在这鹰愁峰的半山腰上,当年夜家为祖宅选址的时候特意看中了这里,第一这里人烟稀少,植被茂盛,到处都是原始森林,夜家人喜欢这里的清静;第二是这里四处都是悬崖峭壁,易守难攻,只有一条上山的羊肠小道。夜家总揽朝廷的军械,自然少不了敌国派人来暗杀夜家。所以夜家千选万选才选了这个地方建造祖宅。

  祖宅建造的气势恢宏,大气磅礴。占地达十余亩,全部用坚硬的花岗岩建成,不仅十分坚固,里面更是机关重重。

  除了夜家人之外,没有人知道如何破解里面的机关消息。

  据说夜家人当年为了测试机关的威力,将祖宅大门四敞大开,然后用强弩将三支由精钢打造的利箭射入门内,结果利箭刚飞入院落就听得叮当几下,利箭断为几节!

  更为神奇的是据说夜家秘密打造了三十三个铜人,铜人真人般大小,由内部机关消息驱动,到了晚上夜家就将这三十三个铜人放出来巡夜。当然这只是传说,传说嘛,都比较匪夷所思,夜凡长这么大也没有见过什么铜人,机关倒是见过,不过也只是一些暗门和地道而已。

  虽然祖宅建在半山腰,可是山高林密,夜凡到了祖宅门口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

  他敲了敲厚重的铁门,等着有人来给他开门。这道铁门是进入祖宅的第一道门,大门由五寸多厚的纯铁铸成,中间夹层部分是磁力极强的磁铁,这样一来如果有怀揣利刃的人进入祖宅就会被大门吸住,当场现形。按照夜家规矩,除了夜家人以外,任何人进入祖宅是不能携带任何兵器的,兵器必须交由守门人暂时保管。

  一会功夫,门就被打开了,一个身穿长衫的老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夜家守门人,黄守一。

  黄守一是夜家祖宅里唯一的外姓人,当年夜云还未成为夜家继承人的时候曾机缘巧合地救出了这个人,当时他被十几个兵丁围住,情形危急,夜云此时恰好路过,他见此人正气凛然,身手不凡,面对十几个兵丁毫无惧色,视死如归。夜云宅心仁厚,便动了恻隐之心。他亮出夜家身份,声称要亲自审问,夜家势大,兵丁也不敢得罪夜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夜云将此人带走。

  夜云见此人身受重伤,便将他带到医馆救治,在将此人伤治好之后,夜云给了他纹银五十两,让他远走高飞,自谋生路。此人见夜云深明大义,慈悲心肠,当场就给夜云跪下,求夜云收留他,愿当牛做马报答夜云。

  夜云询问此人来历,得知此人姓黄名守一,江西人氏。自幼丧失父母,无依无靠,后被白莲教教头收留,并传授他一身武艺。在一次刺杀任务中,二人被叛徒出卖,深陷重围,紧急情况下师父豁出性命杀出一条血路才将他送出,而他的师父也为了保护他身受重伤,油尽灯枯,没过几日便撒手人寰。黄守一为了给师父报仇,明察暗访,终于查出叛徒的下落。

  那叛徒因为举报有功,已经被朝廷封了官,官拜千户。查出叛徒下落后的黄守一得知消息后当晚就直奔叛徒住处,趁叛徒沉溺酒色之际亲手了结了对方的性命。后来朝廷震怒,派人四处缉拿他,最终在一处僻静的山上找到了他,并且派出大批精兵围剿,声称要活捉此人,黄守一凭着一身武艺边打边跑,但无奈明兵太多,而且还派了神箭手,专射他大腿,意求活捉。最终他因寡不敌众,这才被团团围住。夜云看他倒也是性情中人,而自己身边正好也缺少一个信得过的随从,便将他留在身边办事。为了以绝后患,夜云还弄了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穿上黄守一的衣服交给了府衙,说此人受不了严刑逼供,咬舌自尽,这才蒙混过关,保了黄守一一条性命。

  黄守一自从跟了夜云以后,忠心耿耿,一心不二,办事干净利落,从不拖泥带水,时间不长就深得夜云信任。后来夜云成为夜家当家,按祖训规定,成为当家之后只能住在祖宅。夜云无奈,便破例将他安排在夜家祖宅外宅,让他当了守门人。

  “公子,您回来了。”黄守一见是夜凡,赶紧上前行礼,“各个支脉的人都到齐了,就差您了。”黄守一一边说着一边帮着夜凡拿木盒子。

  “黄叔,还是我来吧,你赶快带我去见当家,我有要紧事。”夜凡并没有把盒子交给他,父亲交代过,要亲手交给当家夜云。

  黄守一跟着夜云办事十几年,早已学会察言观色,自然明白夜凡的意思,便在前面引路,带夜凡去见当家夜云。

  夜凡边走边问黄守一当家的近况,身体怎样,精神如何。黄守一告诉夜凡,当家夜云身体很好,只是近日愁眉不展,好像有什么心事。现在正在后花园散心。

  两人边走边聊,一会就到了后花园,这后花园是夜家重地,当家住所,祠堂所在。按常理来说一般人家的祠堂里供奉的都是历代祖先牌位,可是夜家祖宅这所祠堂却不一样,供奉的不是夜家祖宗牌位,而是一条蛇,一条用昆仑白玉雕成的蛇。

  玉蛇高达一丈,用整块昆仑白玉雕刻而成,栩栩如生。蛇身盘在供桌之上,蛇头高高抬起,双目如电,俯视下方,威严至极。据说夜家之所以供奉这条玉蛇,是因为当年在夜家还未发迹的时候,夜家祖先曾是一名玉工,有一次在昆仑山寻找玉料的时候,本来还好好的天突然间狂风大作,飞沙走石。电闪雷鸣,天降暴雨。本来昆仑山就地势险要,峭壁林立,再加上大雨倾盆,夜家祖先被狂风一吹,脚下一滑,翻滚着就从悬崖峭壁上跌落了下来。夜家祖先双目一闭,暗叫不好,这次自己恐怕要命丧昆仑了。他本以为自己肯定会摔在山涧之中粉身碎骨,没曾想却被一株在悬崖上的松树挂住了衣服,悬在了半空之中。

  夜家祖先心中狂喜,看来天不亡我。然而就在他想办法怎样才能爬上去的时候,他看到了他这一生中最令他惊恐的场面。

  悬崖之下,一条巨大的白蛇正在盯着他看,血红的信子来回吞吐不止。之所以叫巨蛇,是因为这条蛇太大了,一双绿幽幽的眼睛比车轮还要大,蛇身粗的估计几个人都抱不过来,在深不见底的山涧之中不知盘了多少圈,堆砌的如同小山一样。蛇头上面顶着一颗盘子般大小的红色珠子,红珠晶莹剔透,转动不已,外有五色光芒包裹其上。

  此时天上雷声轰鸣,碗口粗的紫色闪电一道接着一道劈向巨蛇,每劈一次,巨蛇的蛇头都会为之一震,可是巨蛇却依然毫发无损,闪电仿佛完全都被头顶上红色的珠子一一化解。

  夜家祖先被眼前的景象震撼的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呆若木鸡。就在他惊呆的这一瞬间,吱嘎吱嘎,树枝折断的声音传来,随即他身子一轻,再次从悬崖上掉了下来。

  完了,刚刚脱险,又入蛇口。自己今天是必死无疑了。他心中想道。

  随着他的逐渐下落,眼前的巨蛇越来越近,蛇身上的鳞片都看得清清楚楚,每一片鳞片都如同面盆大小。夜家祖先双眼一闭,直接等死。

  可是结果却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成为巨蛇口中之食,他只觉得身子一沉,身形一顿,便再无动静。等他睁开双眼,发现身下冰凉光滑,再定睛一看,自己居然就趴在那巨蛇的头上!!!而身边就是那个盘子般大小的红亮珠子!!!

  此时的他被吓得完全不敢动弹,头上雷声隆隆,身下白色巨蛇,他现在特别后悔来的时候没看黄历,这下可好了,不在家里好好呆着,跑到这里骑蛇玩。

  他正想着,身下的蛇突然开始动了,耳边风声呼呼作响,这巨蛇正在慢慢上升!他立刻紧紧趴在蛇头上,一动都不敢动。

  身下的巨蛇好像明白他的处境一样,上升得又快又稳,此时红珠的光芒已经将他完全笼罩,天雷滚滚,却没有再打下来。一会工夫巨蛇就将他升到了平坦的半山腰。蛇头停在半山腰,蛇尾却还仍在山涧之中,这巨蛇起码有数百丈长!

  巨蛇停住身形以后,脖子伸向山腰平地处,然后将头一低,他就从蛇头上滑落下来,平稳落地。此时天上的雷鸣闪电突然停住,瞬间风消云散,雨过天晴。再看那巨蛇,头上的红珠已然变了颜色,不再是红色,而是变成了金色,光彩夺目,金色晃耀。珠子比红色的时候整整大了不止一倍。

  那金色珠子此时仿佛有灵性一般,从巨蛇头顶上缓慢滑落,当珠子滑落到巨蛇嘴边时,巨蛇微微张口,将那金色珠子直接吞下。吞下珠子的巨蛇向夜家祖先三点头后就缓缓落向山涧,转眼没了踪迹,消失在茫茫雾气之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月天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月天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