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原千子
玄月先生2018-03-19 16:304,033

  夜凡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他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个山洞里,身下铺上了软软的柴草,旁边有个火堆,火烧得正旺,木柴被烧得毕比剥剥的响。火上烤着着一只野兔,肉香四溢。

  “怎么回事?”夜凡惊醒道。他醒来后第一时间就查看自己的东西,还好,蛇影剑和木盒都摆放在他身边,东西一样也没有丢。

  “呼…”夜凡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福大命大,命不该绝,有人救了自己。此时的山洞除了他以外空无一人,既然救命恩人不在,那自己还是赶路要紧,夜凡想道。

  他顾不上浑身酸痛,强撑着站起身,把蛇影剑重新缠在腰上并试着将木盒子背在身上,无奈此时他的身体虚弱到连站起来都费劲,更何况背上这几十斤的东西了。夜凡叹了口气,把木盒重新放在地上,坐在火堆旁一边休息一边开始打量起这个山洞来。

  这个山洞是一个U形结构,非常宽敞,是一个天然的避风港。估计是山上好心的猎户经过,看见自己被冻僵,这才将自己弄到这个山洞用火来给自己取暖。夜凡心想。

  至于那个白衣女人,肯定是带着那个被自己寒气冻僵的黑袍怪下山了。

  夜凡正想着,冷不丁一抬头,眼前的景象惊得他差点倒在地上。说曹操曹操到,此时那个白衣人就站在离自己不到一丈的地方正看着自己。

  夜凡见白衣女子就在眼前,急忙站起身,可是由于起来的太急,浑身的酸疼让刚站起身的夜凡不得不又重新坐下。

  完了,夜凡心想,看来自己始终是逃不过这一劫了。这女人找上门肯定没什么好事,十有八九是来为黑袍怪报仇的。夜凡想着强撑身体缓慢地站起身,再次将蛇影剑抽出来,稳住身形。

  他想好了,若是这白衣人与他动手,自己就将这蛇影剑的寒气完全释放,来个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你还是省点力气留着赶路吧,”白衣女人看着夜凡说道,“我要想杀你的话根本不用我动手,外面的野狼和天气就能要了你的命。”白衣女子说着缓慢地走向火堆旁坐下,这是一个没有敌意的举动。

  夜凡明白过来了,自己就是这个女人救的,看来这个女人并不想杀死自己,可是她既然和那黑袍怪是一伙的,为什么要救自己呢?难道另有隐情?

  想到这里,夜凡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下来,一边满脸疑惑地看着这个蒙面女人一边又坐回到了地上。他这次留了一个心眼,没有把蛇影剑再次盘回腰间,而是放在自己的旁边,这样一来,如果白衣女人有什么动作的话,自己伸手就能拿到宝剑,不至于乱了阵脚。

  白衣女人仿佛明白夜凡的心思一样,一双美目白了夜凡一眼,冷哼一声,从火上拿下烤好的兔子放到鼻子下闻了闻,然后撕扯下一半扔给夜凡。

  接过烤兔,夜凡这才感觉到肚子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他看了看对面的白衣女人,又看了看手中酥香四溢的烤兔,心中充满了疑问,这个女人既然没有杀他,反而还救了他,想必应该不会在食物中下毒,夜凡心想,管他呢,吃饱了恢复了体力再说,以自己目前的身体状况不要说打了,走下山都成问题。再说了,谁知道那个黑袍怪死没死,万一他缓过劲来,找到这来找自己报仇怎么办,到时候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怎么和他斗?想到这里,夜凡也顾不得吃相了,狼吞虎咽地开始撕扯起烤兔来。

  这白衣女人的手艺还真不错,简简单单的烤兔烤的是外酥里嫩,通体金黄。

  半只野兔一会时间就被夜凡风卷残云地吃完了,一来是他饿了,三更天就起来的他到现在滴水未进;二来是这女人烤的野兔实在是太好吃了,从小到大,他什么样的美食没有吃过,什么样的佳肴没有尝过,可是那些美味佳肴和手中这野兔一比,简直就是索然无味。夜凡吮吸着手指,意犹未尽。白衣女人见此情形,将剩下的另一半也扔给了夜凡。夜凡一愣,道了一声谢,又低头不客气地忙活了起来……

  吃完了兔肉,夜凡抹了抹嘴,然后往石壁上重重一靠,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在迅速恢复,还好,自己的身体受蛇影剑的寒气的侵袭不算太严重。再休息一阵子就能下山赶路。他抬头看了看白衣女人,这个女人在他吃东西的时候一直看着他,目不转睛地看,似乎在想什么心事。

  “你怎么不吃?”夜凡被她盯得不好意思,开口问道。

  “你必须快速恢复体力,还有一场恶战等着你。”白衣人不冷不热地说道。

  “恶战?和谁?”夜凡急忙问道。难道是那个黑袍怪?夜凡猛然想到那个黑袍怪也许就在此地,想到这里,他连忙站起身将蛇影剑拿在手里,紧张地四处张望,却没有发现黑袍怪的身影。

  “他在附近?”夜凡紧张地问白衣女人。

  “就在这里,”白衣女人说道,“我把他也弄到这山洞来了。”

  “什么?在这里?”夜凡提着蛇影剑如临大敌般地看着四周,“他在哪?”

  “喏,在这。”白衣人说着用手中的柴火棍指了指火堆,“他被你的寒气冻得太厉害,我把他埋在火堆下面了,要不然的话一时半会儿很难缓过来。”

  “火……火堆……下……下面?”夜凡一边结结巴巴地说着一边看着熊熊燃烧的篝火,咽了咽唾沫。

  他见过有人用泥巴糊住整只鸡埋在火堆下面烤过,好像叫什么叫花鸡,可是却从来没有见过把大活人埋在火堆下面烤过。他甚至在想这黑袍怪会不会一会儿就被烤的外焦里嫩,热气腾腾,和这女人烤的野兔一样?夜凡抬头看了看一脸平静的白衣女人,心中嘀咕道,这女人真会玩火,又烤野兔,又烤人。

  “你还有一场恶战,一切等你回到家以后就自然明白了”,白衣人拨了拨火堆,继续说道“还有一两个时辰,这个家伙就会苏醒过来,相信我,他不会再被你冻住第二次,你现在体力应该也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收拾一下赶快启程,记住一定要走大路不要走小路,回到家以后把你身后背的东西交给你们当家,那个东西也许能挽救你们家族的命运。”

  夜凡听了白衣女人的话后一时有些发蒙,他有太多太多的疑团弄不明白,听她的口气夜家会有大事要发生,会发生什么样的大事呢,居然会影响到家族的命运?开玩笑吗?要知道现在临近春节,夜家各个支脉都会选派高手赶赴夜家祖宅,这些人实力强劲,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再说有当家夜云坐镇,还能出什么事?那可是高手中的高手,铸兵谱的继承人,一身修为已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手中那口雪缕剑更是无人能敌。如果说夜家人铸造的兵器是神兵利器的话,那么雪缕剑就是神兵中的神兵,利器中的利器。据说夜云继承铸兵神谱以后,用了三年时间才将神兵铸成,剑成之日,有白光自剑炉中迸出,三日不绝。夜云斋戒沐浴,焚香祷告之后才将宝剑从剑炉中取出。宝剑通体雪白,精光四射,更为神奇的是这把剑天生带有剑气,用发丝飘向雪缕剑,还未碰到剑身便已经变成两段。夜云见宝剑如雪后一缕阳光般灿烂,取名雪缕。

  夜凡并没有见过爷爷夜云的修为,只知道夜云虽然年过半百,可看起来如同四十岁左右,一点也没有老人的样子。夜凡也从来没有看过那把雪缕剑的真面目,因为那把剑被供奉在祖宅大厅之中镇宅,除了夜云以外,任何人也不能动。

  如果别人对夜凡说夜家要遭大难,他肯定会不屑一顾,夜家是什么地位?那可是大明朝赫赫有名的名门望族,不管是朝廷大员还是绿林好汉,哪个不是毕恭毕敬的?就算是本朝皇帝都要给夜家人几分面子。可是这话要是从眼前这个身法如鬼魅般的白衣女人嘴里说出来的话,他就不得不相信了。

  “你们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救我,夜家会遭遇到什么大难?如果夜家有一场恶战的话,对手是谁?”夜凡问道。他并没有问那个黑袍怪为什么要与他为敌,原因很简单,黑袍怪想要他的东西。

  “你知道的已经够多了,别再问了,收拾一下赶紧走,过一会这人醒过来的话,我可不会拦着他。”白衣女人说道。

  既然对方不想说,夜凡也不多问,不管自己有多少疑问,眼下必须尽快回到祖宅,将这个消息告诉夜云,提前做好准备才行。夜凡想着将蛇影剑收入腰中,背好木箱,转身离去。刚走出洞口,夜凡又转身返回洞内,白衣女人正在火堆静静地坐着,不断地拨弄着火堆,心事重重。

  “怎么回来了?”白衣女人头都不抬地问道。

  “不管怎么说,你都救了我一命,大恩不言谢,我叫夜凡,敢问恩人尊姓大名。”夜凡双手作揖。他明白眼前这个白衣女人和那个黑袍怪是一伙的,但是对方毕竟救了自己一条性命,而且还提醒自己夜家要遭难。虽然夜凡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不过她始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

  白衣女人听后眉头一皱,扭头盯着夜凡,良久过后,嘴里说出几个字“藤原千子。”

  藤原千子?果真是东瀛人?夜凡心里想着再次行礼,“夜凡谨记恩人大名,日后自当报答。”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白衣女人开口叫住了夜凡。

  “恩人还有什么事。”夜凡转身回答。

  “这个你先拿去,对你有用。”白衣女人说着从怀里摸出一样东西伸手递给夜凡,夜凡双手接过,接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白衣女人的手,只觉得冰肌玉骨,柔软非常。白衣女子迅速收手,虽然她戴着面纱,可是从脸上露出的皮肤来看,肯定是脸红了。夜凡也觉得十分尴尬,收回目光来打量手中的物件。这是一个红色吊坠,外形是一只展翅翱翔的凤凰,周身晶莹剔透,可能是由于白衣女人贴身收藏的缘故,入手非常温暖,并且散发着女人身上的香味。

  “这是……”夜凡不知道白衣女人为什么要给他这个东西,这种东西历来只有情侣之间才会互相赠送,难道……难道这个女人看上自己了?想到这夜凡抬头看了白衣女人一眼。

  “你临敌时戴着它,自有妙用。”白衣女人冷冷说道。

  “这……这也太贵重了,我怎么能……”

  “是借给你,不是送给你,过了这一劫,我会来取。”白衣女人打断夜凡的话说道。

  “多谢恩人,夜凡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千子前辈能够成全。”夜凡作揖道,什么不情之请,他就是想看看这个女人的真面目。

  “说”。白衣女人说道。

  “千子前辈是夜凡的救命恩人,虽然我知道了恩人的名讳,但是还不曾见到恩人的庐山真面目,为了将来能够报答前辈,恩人能不能将面纱……”夜凡话还没有说完顿时就觉得一股劲风扑面而至,身子被这股劲风直接吹的倒飞起来,扑通一声,重重地落在了洞口之外。

  这一跤摔得夜凡七荤八素,差点将刚才的兔肉吐出来。等他挣扎着站起身后,洞里传出了一声娇喝“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月天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月天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