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拜义兄 不凡身世
玄月先生2017-02-23 20:103,594

  “为了他?”年轻人回头看向夜凡,皱眉问道。

  “没错,”“夜云”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我近日收到消息,三日之后,夜家会有大劫,弄不好的话还会被灭门。”

  灭门?一旁的夜凡听到这两个字后心中大为震惊,这剑灵所说的话与那个藤原千子说的话竟然不谋而合?夜家真的要大难临头吗?什么人有这样的实力,居然能将传承近千年的夜家灭门?难道是那些扶桑人?让他更为不解的是这个剑灵居然是为了他而来,自己怎么和他扯上关系了?夜凡眉头紧皱,越想头越大。

  不管这些了,夜凡想道,先听听眼前这二人怎么说。

  “灭门?”年轻人听了以后直皱眉,他伸出右手掐算几下,随即说道,“难怪这几日我觉得烦躁不安,感觉夜家会有什么事发生,一直暗中注意着夜家的一举一动。你说的还真没错,从卦象上看还真是一劫。”

  “国家将亡,必有妖孽。”,“夜云”叹气说道,“你在上面的消息应该比我灵通才是,天下即将大乱,这次外族入侵华夏,恐怕又要生灵涂炭了。”

  “你消息可真够快的啊,连这等天机都能窥破。”年轻人说道,“不过这一切都是定数,也是天意。华夏巍巍数千年,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都是常有的事。你我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何必管这等闲事。再说了,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年轻人说着看向夜凡。

  “闲事?呵呵,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只是普通杀伐的征战也就罢了。据我所知……”“夜云”走到年轻人跟前,将头凑到年轻人耳边说了几句话。

  “这是真的?”年轻人听后瞬间脸色大变,“你从哪里听来的?”

  “我从哪里知道的你不用管,这件事非同小可,已经不只是人界的事情了。”“夜云”说道,“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先把这夜家的事情处理好,然后再从长计议。你说呢?”

  “这……”年轻人犹豫片刻后说道,“金兄你有什么好主意?”

  “你在天庭身居要职,不能违反天规干预此事,而我虽然现在已经脱离天界,但是你也知道”,“夜云”说着用手指了指天上,“上面有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我,我也不想惹一身麻烦,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夜家人惹得麻烦就应该由夜家人来处理。你说对吗?”“夜云”一边说着一边盯着一头雾水的夜凡。

  “他?”年轻人盯着不知所措的夜凡看了好一会,“他?他是……”

  “邪月。”“夜云”眼睛看着夜凡,轻声说道。

  “邪月?”年轻人听后心中大惊,脸色阴晴不定。

  “当年我和他意气相投,乃是八拜之交。他散功自爆之后,我明察暗访多年才得知他投胎在夜家,”“夜云”提及此事,思绪万千,“六道轮回真是残忍,任凭你是漫天诸仙还是鸡鸭虫蚁,一入轮回,所有前世记忆统统抹杀。三寸气在千般用,一旦无常万事休,说的一点都没错。”

  “你这性格怎么也多愁善感起来了,”年轻人说道,“这是天道,你自己比我更清楚。”

  “天道?狗屁!”“夜云”骂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最烦你们这些所谓的正神,动不动就拿天道来说事。当年要不是你们这些所谓的上仙苦苦相逼,我兄弟他能散功自爆吗?还上仙?我呸!”“夜云”想起结拜兄弟邪月散功自爆的场景,情绪有些激动,“只可惜我当年被封印,无法出手相助,否则,”“夜云”说着回过头盯着年轻人,眼中金光闪耀,“我要他们形神俱灭!”

  “金兄,你冷静点,”年轻人劝道,“当年的事我也听说了,那些诸仙做的确实有些过分,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天威难测,天命难违。茫茫太虚,总要有规矩。再说,当年那些诸仙也都因此受到了惩罚。如今这件事都过去数百年了,你再愤愤不平也无济于事,况且对于你义兄邪月来说,再入轮回也未必不是好事,你说呢?”

  “夜云”听了年轻人的话以后,心绪渐渐平息了下来,眼中的金光逐渐恢复常态,“唉,你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当年我义兄确实有些自负,我也劝过他很多次,可是他就是不听,仗着一身修为随心所欲。最后落了个自我了断的下场。如今他投胎夜家,性格规规矩矩,一副书生模样,再也没有当年邪月的影子了。”“夜云”摇头叹息道。

  “金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想开点,如今解决夜家的劫难才是正事,金兄深谋远虑,想必已经想到了化解之法。”年轻人说道。

  “据我所知三日后会四名绝顶高手来上门挑战,目的就是他们夜家的《铸兵谱》,其中一人手里握有绝世神兵离火剑,还有一个修行多年的妖物。”“夜云”说道。

  “离火剑?妖物?”年轻人听后眉头紧皱,“确实有些麻烦。金兄有什么应对之策?”

  “要对付那离火剑的话就只能靠他了,”“夜云”说着看向夜凡,“在来里这的一路上我观察过他,天生灵脉,仙骨珊珊。是难得的修行材料,况且他手中的蛇影剑寒气凛冽,正是那离火剑的克星。只可惜他修为太浅,虽然是天生灵脉,然而毕竟年轻,如今只有三日时间,正常的修炼肯定是来不及了,所以…”,“夜云”说着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我想帮他打通全身经脉,顺便再指点他两招,毕竟是当年我义兄转世,怎么着也不能太丢人。这样的话你我二人既不必亲自出手,也不会触犯天条,还能解决夜家的问题,岂不是两全其美?”

  “这…这能行吗?”年轻人说着看了夜凡一眼,“他现在毕竟是凡人,只凭他一人……”

  “当然不是他一人了,”“夜云”笑道,“你庇佑夜家这么多年,应该比我更清楚,这夜家可是藏龙卧虎之地,且不说这夜家当家实力不俗,夜空的空灵剑法举世无双,就说这鹰愁峰山顶那位,实力可是着实不小。虽说夜家规矩森严,可是到了这被灭门的紧要关头,规矩不规矩的也就不那么重要了吧?有这四人顶着,相信应该能逢凶化吉。”

  “你说的是……”年轻人说着用手指了指山顶,“他?”

  “夜云”点了点头。

  “可是他会出手吗?”年轻人皱眉问道。

  “你去劝劝他,应该没问题。”“夜云”说道。

  “我?”年轻人问道。

  “你比我会说话,还是你去比较好。”“夜云”笑道,“再说你是上面的人,面子也比我大。”

  “那好吧,我试一试。”年轻人无奈地说道。

  “至于我刚才对你说的那件事,你一定要想办法查清楚,这件事可是非同小可。”“夜云”说道。

  “这你放心,我回天庭后想办法打听一下,如果有最新消息会提前通知你,如果妖界和仙界真的也参与此事的话,相信上面应该不会置之不理。”年轻人说道。

  “天界那边交给你了,妖界我比较熟悉,而且消息也比较灵通。至于人界,你我二人不便趟这趟浑水。我帮他打通经脉之后会回到老地方,有什么消息你可以到那里找我。事不宜迟,你尽快返回天庭。”“夜云”说道。

  “好,那这里就先托付于金兄你了。”年轻人说完转身看着夜凡,“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我也无需多说了,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问他,这次劫难是命中注定,能不能安然度过就看你的造化了,你好自为之。”年轻人说完之后拂袖一摆,消失不见。

  夜凡在一旁听得是脑子发懵,如同听天书一样。从二人的谈话中他只听懂了两件事:第一,自己前世就是他们口中说的那个邪月,和眼前这个剑灵是结拜兄弟,听他们的口气,这个邪月还很厉害,最后是自尽而亡。第二,这鹰愁峰上还有一个世外高人,不过自己却从来没听别人说起过。他所知道的,就是这些了。

  就在这时候,“夜云”转过身来缓步朝他走了过来,夜凡一脸紧张,不知该说什么好。

  “啪!”“夜云”走到夜凡身边后,直接将手搭在夜凡的肩膀上,说了一个字,“走。”

  唰!二人瞬间消失不见!

  等到夜凡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的场景惊得他目瞪口呆,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中:耳边呼呼的风声,脚下飞驰而过的云彩,天上皎白的明月。这一切的一切都告诉他,他在腾云驾雾!再看身边,一脸坏笑的“夜云”背着那个檀木盒子,正在像看笑话一样看着他。

  “怕不怕?”“夜云”问他。

  “不……不怕……”夜凡看着脚下飞逝而过的流云,结结巴巴地说道,“就是有些……有些冷。”

  “哈哈哈,不愧是邪月转世,要知道当年你的风云决可是独步天下,就连那些所谓的神仙都追不上你,我每次和你比试脚力都是不分胜负。”想起当年的情景,“夜云”感慨道,“你现在没有灵气修为,当然感到冷了。”

  “额……上仙,请问您……您要带我去哪里?”夜凡问道。思前想后,他还是觉得还是叫上仙比较稳妥。

  “什么上仙不上仙的,老规矩,和当年一样,你叫我金大哥,我叫你夜老弟。”“夜云”说道,“刚才的话想必你都听到了,你是我义兄邪月转世,我数千年以来就结交到这么一个如此意气相投的朋友,还被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狗屁神仙给逼死了,如今得知你已投生夜家,而夜家又遭临大难,我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你送死。我现在带你去的地方就是当年你的洞府,知道这个地方的没有几个人。你去了就知道了。”“夜云”说着放慢了速度,他怕速度太快,冻伤了这位转世的义兄。

  “是,金大哥。”夜凡说道,“额……金大哥,当年的邪月……也姓夜吗?”

  “是姓叶,不过不是你这个夜,是口十叶。”“夜云”笑着回答道。

  “当年我叫什么名字?”夜凡问道。

  “叶不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月天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月天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