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环显圣 天龙逞威 上
玄月先生2017-02-23 20:095,133

  眼前的这位年轻人一身白衣,头戴方巾,面若秋月,目若寒星,唇红齿白,道骨仙风。他推门进来之后径直缓步走向“夜云”,而“夜云”则是一脸微笑地看着他,神态自若。

  夜凡有些发懵,他本以为回到夜家祖宅之后就已经万事大吉,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这下倒好,水还没喝上几口就发生了这么多离奇的事情。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人应该就是祠堂里供奉的那位因为救了夜家先祖而渡劫成功的白蛇,不,现在是天龙。

  一个是金环剑灵,一个是天龙真身。这两位让夜凡平日里想都不敢想的人物此刻竟然同时出现在夜家祖宅,让他感到有些不知所措。所有的事情来得太突然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不过不管怎么样,天龙现身是好事,夜家供奉他这么多年,这次突然现身肯定会降服这金环剑灵,让爷爷夜云恢复神智。既然真龙亲降夜宅,自己又身为夜家子孙,怎么说也要行跪拜大礼才行。

  想到此处,夜凡不敢怠慢,双腿一软,跪倒在地。“恩人在上,夜家

  第二十八代玄孙夜凡给您叩头。”说完俯身足足磕了几个响头。

  “你先起来,站在一旁。”那年轻人开口说着,身形已经来到“夜云”跟前,眼睛紧紧盯着“夜云”。

  “是”,夜凡起身,垂手站在一旁。

  “几百年没见,想不到你竟然已经渡劫成功,成为天龙之身。”“夜云”终于开口。

  “你也不错,戾气都化去了八成,飞升之日,指日可待。”年轻人说道。

  “呵呵,那你说,现在是你厉害还是我厉害。”“夜云”笑道。

  “不知道。”年轻人摇头回答道。

  “呵呵,试试不就知道了。”“夜云”向前走了一步,二人的距离已经不到三尺。

  “你我二人要是比试的话,只怕这鹰愁峰都要毁了,再说我现在身居要职,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胡来。”年轻人微笑着说道。

  “你还是以前那样,做事处处谨慎,滴水不漏。”“夜云”说道。

  “你也还是以前那个臭脾气,不比出个高低决不罢休,你当时要是听我的话,早就已经白日飞升,又何必困在这柄宝剑里面。”年轻人继续说道。

  “你怎么变得婆婆妈妈的,比还是不比。”“夜云”不依不饶,“不比的话,我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你想怎么比?”年轻人似乎没有办法。

  “哈哈哈,老规矩,三招。”“夜云”见他同意比试,大笑着说道,“三招之内,我肯定把你打回以前大蛇的模样,你信不信?”

  “不行,我已经说过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胡来,要比试的话也可以”,年轻人笑道,“不过只能文斗。”

  “文斗?”“夜云”想了一下,“好,文斗就文斗。你说吧,怎么个比法。”

  “随我来,”年轻人说着转身走向门口,“我们换个地方。”

  “呵呵,恭敬不如从命。”“夜云”跟在年轻人后面走出房门。

  夜凡不敢怠慢,也跟着他们来到花园中的假山旁。此时是寒冬腊月,花园之中百草枯萎,一片萧索。除了一些高大的松树外只有几个荷花池和一座石头堆砌的假山,假山十几丈大小,五六丈高。

  “看到这假山没有,我们就比它。”年轻人身形停在假山前,开口说道。

  “怎么比,不会是比试移山之术吧,这也太小了点。”“夜云”鄙夷地说道。

  “规则很简单,你我二人各出三招,我来攻这假山,你来守这假山。三招过后如果假山上哪怕被我打坏一块小石子,也算你输。然后你我互换,你来攻,我来守,怎么样?”年轻人开始解释“文斗”的规则。

  “简单明了。”“夜云”似乎很高兴,他缓步走到假山后转身看着年轻人,“来吧。”

  “赌注还没说清楚,怎么比。”年轻人笑道。

  “你想赌什么?”

  “我要赢了的话,你要告诉我你这次的目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以你现在的修为,那盒子根本困不住你。”年轻人正色说道。

  “度过天劫的就是不一样。好,我答应你。不过,要是我赢了呢?”“夜云”歪着头侧眼看着年轻人,“你能给我什么?给我下一场雨吗?呵呵…”

  “呵呵,我要是输了,我就变一次原来的大蛇给你看,怎么样?”年轻人似乎很有把握。

  “哈哈哈哈,好好好,这个主意好,”“夜云”抚掌大笑,“光听说蛇化龙,还真没见过龙化蛇,说好了,可不许反悔。”

  “你我又不是第一次打赌,我什么时候反悔过?”年轻人笑道。

  “好,来吧!”“夜云”收起笑容,直接来到假山面前。

  站定之后,只见“夜云”整个身体慢慢飘离地面,在离地三尺处停住,全身金光笼罩,周身光影流动,如同天神降临一般,在这漆黑的夜晚显得格外醒目!

  “金光大阵?数百年不见你竟然修成了如此博大精深的阵法,看样子你早已经做好了渡劫的准备了,好,我倒要看看你到什么境界了。”年轻人说着从怀中掏出一物,是一枚核桃般大小的珠子,通体皆赤,瑞气缠绕,悬浮在掌心中,旋转不止。年轻人二话不说,甩手将手中珠子打向假山,只见一道红芒,如流星赶月一般直奔假山!

  轰!一声巨响,那珠子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假山上,顿时金光四射,假山周围的地面上瞬间气浪四起,激起的灰尘高达数丈!

  这是何等的威力!夜凡心想,莫说是假山,就是真山估计也肯定会被打出一个大洞,他现在忽然担心起爷爷夜云来,那剑灵被打成什么样他不管,不要打坏了爷爷的肉身才是关键。

  漫天的灰尘终于散去,夜凡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眼前的事物。这一看不要紧,惊得夜凡眼珠子差点掉地上!

  眼前并不是他想象中满地碎石的场面,不要说碎石,就连假山上的枯草都没有掉落一根!倒是假山周围的青石板已经完全被震碎,这青石板厚达数寸,即使是铁锤都很难将其打破,如今却是已经被震成碎沫!

  再看那“夜云”,仿佛没事人一样,别说受伤了,身上连一点灰尘都没有。

  而那枚珠子,依然悬浮在半空之中,旋转不已。

  “雷火珠?”“夜云”开口说道,“这东西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这你别管,这还只是开胃菜,小试牛刀而已,准备接我第二招!”年轻人伸手一招,那颗珠子立刻飞回他的手中。

  “这次我可要来真的了,你要小心哦。”那年轻人口中说着,掌中雷火珠红光暴起,瞬间将那年轻人包裹其中,形成一个巨大的红色光球,光球上面,紫色的闪电游走其上,滋滋作响!

  “早就应该这样,这才痛快!”“夜云”笑道。他将身形再次上升了三尺,身上金光大盛,须发飘动,宛若天神!

  说时迟那时快,年轻人手中的雷火珠再次如流星一般急速射出,这次射向的不是假山,而是直奔“夜云”!

  巨大的光球拖着长长的红色芒尾,如同彗星一样,隆隆作响,朝着“夜云”的方向呼啸而去!

  “这才像话”,“夜云”面对着飞驰而来的光球面不改色,将手中金环剑对准光球。

  “唰!”一道碗口粗细的金色光柱从剑鞘底部喷薄而出,硬生生地插进光球之中!

  轰!光球瞬间爆裂,一个红色的光环从空中迅速扩张开来,随着巨大的轰鸣声再次响起,整个后花园的参天大树在一刹那间齐刷刷地被急速扩张的光环拦腰斩断!地上枯萎的花草也被巨大的气浪连根拔起,刚才还好好的后花园转眼之间变得狼藉一片!

  夜凡被眼前的这一场景所震撼,惊得他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神仙不都是清静无为的吗,怎么眼前的这二位脾气怎么这么大?大家都是神仙,至少都有千八百年的年纪,有什么话不能坐下来好好说?

  那个天龙也是,文斗就文斗,弄个骰子来比大小不行吗,实在不行的话弄个银币来猜反正面也行啊,必须要打吗?打就打,可是你别在夜家打啊,你们都是神仙,要打的话到天上去打,实在不行就到山上去打,怎么着也不能跑到这后花园里来打,把好好的后花园弄得像被犁过的耕地一样,这就是所谓的文斗?那要是武斗的话是不是连这鹰愁峰也翻过来?这下倒好,假山是保住了,园子没了。

  夜凡很想发火,可是却不敢发火,眼前的二位谁都得罪不起,一个是护佑夜家的天龙,一个是据说能拯救夜家家族命运的剑灵。夜凡只能听之任之,任他们在祖宅里撒泼胡闹。

  年轻人此时脸上有些挂不住,招手将雷火珠收回揣入怀中。

  已经用了两招了,金光大阵还是没有破掉,反而将夜家花园弄得破破烂烂。自己怎么说也是夜家的庇佑者,好歹也承受了夜家几百年的香火,如今只剩下一次机会,要是还不能取胜的话,传到天庭里,好说不好听。

  “继续继续,还有一招。几百年都没有像今天这样痛快了。”“夜云”倒是一脸轻松。

  “你确定让我出第三招?”年轻人深吸一口气,认真地说道。

  “别婆婆妈妈的”,“夜云”笑道,“你我几百年没有切磋了,我还以为你渡劫的时候被天雷震的灰飞烟灭了呢,如今你渡劫成为天龙,实力不同往日,怎么着也要让我开开眼。”

  “这是你说的,你可别后悔。”年轻人笑道,这次的笑却和之前不同,笑声里夹杂着一丝冰冷的气息。

  “你终于认真了”,“夜云”注意到了年轻人表情的变化,“把你最厉害的招数拿出来,让我见识见识,不用担心,你杀不死我。”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年轻人用手在虚空中单手一拂,一柄宝剑凭空出现,宝剑长约三尺,紫气萦绕。

  “知道我现在在天庭哪里供职吗?”年轻人伸手握住光华璀璨的宝剑,一边上下打量着剑身,一边开口说道。

  “不知道。”“夜云”笑着摇头。

  “雷部。”年轻人轻声说道。

  虽然年轻人轻描淡写地说出了这两个字,但是却明显起到了作用,“夜云”在听到这两个字后笑容立刻消失不见,没有了刚才的从容不迫。

  “这把剑想必你也认识,这是我和雷神打赌时他输给我的,将这剑借我用上一年。”年轻人一边笑一边抬头看着“夜云”,“以备不测。”“夜云”的反应似乎让他很满意。

  “雷钧…”“夜云”从嘴里吐出两个字。

  “没错,就是雷钧。不愧是在天庭呆过,就是见多识广。”年轻人此时心情极好,“这雷钧剑的威力,不用我多说了吧,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是否接我的第三招。”

  “哼…”“夜云”的反应大出年轻人意料,“这雷钧剑虽然是雷部神剑,但是你要明白,我出世的时候,还没有雷部呢。”

  “你……”年轻人被“夜云”气的说不出话来,“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再废话了,是输是赢咱们一招定胜负。”

  “好,今天我倒要见识见识,传说中的雷钧剑到底有多厉害。”“夜云”将身形升到离地九尺,负手而立,身上金光暴涨,形成一个一丈大小的光球,九只不知名的金鸟围绕着光球来回飞舞!

  年轻人微微一笑,双脚离地缓缓飘离地面,上升到和“夜云”同等高度后停住身形,然后将手中雷钧剑高高举过头顶!

  瞬间间,年轻人头顶上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九条紫色的闪电如同巨蛇一般在乌云中来回穿梭,气势磅礴!

  天威难测,天命难违。这至刚至阳的天雷一直是所有修道众生心中天威的代表,让他们既爱又怕,爱的是只有他们的修行到达一定境界才能引来天劫,怕的是能平安度过天劫的少之又少,万中无一。

  “天恩浩荡,森罗万象,”年轻人森然开口,“紫霄神威,雷霆万钧!”话音刚落,风云变色!

  头顶乌云中那九条紫色的闪电凌空直下,瞬间交织在他手中的雷钧剑上,九条闪电拧成一股巨大的紫色光带,如同一条紫色的巨龙盘旋在雷钧剑上!

  轰!伴随着隆隆的雷声,一条紫色的光柱随即从雷钧剑上冲天而起,直达云层,头顶的乌云被这紫色光柱击穿,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旋转不止!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年轻人凌空而立,高声说道。

  “阵势倒是不小,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中看不中用。”“夜云”笑道。

  “口气可真不小,我倒要看看你这上古秘术金光阵有多大的威力,如何能接住我手中的雷钧剑。”年轻人说罢,将手中雷钧剑凌空劈下!

  九条紫色闪电形成的巨大光柱伴随着一声巨大的雷鸣直直劈向“夜云”!

  地面被巨大的光柱瞬间映成了紫色!

  传说中天劫最多是九道天雷,但是都是一道接着一道,一道强过一道。而这次年轻人直接将九道天雷化成一道天雷,威力可想而知!

  “阴阳混沌,无生法忍。九阳至尊,金光大阵!”“夜云”不怒自威,身上的金光陡然暴涨,金色的光球暴涨至三丈,如同一个小太阳一般,金光耀眼,让人不敢直视!

  夜凡已经看得目瞪口呆,如痴如醉。他在想什时候自己的修为能达到眼前这二位的万分之一就心满意足了。不过估计这辈子是此恨绵绵无绝期了。

  紫色的闪电说到就到,眨眼之间就结结实实地劈到了“夜云”身上的金色光球上!

  轰!金色的光球与紫色的闪电瞬时碰撞在一起,顿时大地震动,气浪四起,气浪产生的冲击波以二人为中心急速扩张,整个后花园的所有青石板全部被瞬间震碎并飞向空中,顷刻间,漫天碎石如同暴雨一样落向地面,激起的尘土更是高达十几丈!花园中刚才被拦腰斩断的参天大树这时候也完全被生生连根拔起,飞至半空后重重落地!

  夜凡用长袖挡住灰尘后再看向那二人,两人依然定在半空之中,天龙头上的乌云早已散去,“夜云”身上的金光也已消失不见。

  不过令人震惊的是那座假山依然完好无损,上面的枯草都不曾掉落一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月天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月天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